刚刚更新: 〔万界皇尊〕〔FateChina玉玺战争〕〔欧皇崛起〕〔穿越异界之我是大〕〔魔性手机〕〔游戏王之灵摆神话〕〔无敌超能高手〕〔斗战神〕〔我家后山成了仙界〕〔诸天头号大反派〕〔狠戾总裁,腻宠痞〕〔那些热血飞扬的日〕〔无上空神〕〔乡野小村医〕〔灵符天尊〕〔夜少的失散千金〕〔从励志到丽质[重生〕〔重生凰宠倾天下〕〔武神圣帝〕〔神级龙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5章 不平凡的旅途
    :

    商绍城最近忙的脚不沾地,哪怕岑青禾住在他那里,每天也就只能在床上见他一面。

    二十五号的时候,岑青禾好不容易放了假,可他临时要飞外地,她心里当然是失落的,毕竟下午就走了,但在工作面前,她不能耍小性子,还得反过来劝他:“去吧,反正你过两天就来了,我回家等你。”

    商绍城特别喜欢岑青禾说‘回家等你’四个字,以前他觉得家只是一个名词,跟房子酒店是一个意思,但是因为有了她,无论他在哪儿,心里始终有个念想,他得回去,家里还有人在等他。

    给他劝走之后,岑青禾带上早就装好的行李箱,给孔探打了个电话,中午约他和丁然一起吃饭,高铁是下午三点五十的,几人三点就去了车站。

    在休息室等的没意思,孔探买了一副扑克,三人打5,10,k,时间倒也过得快。临上车之前,岑青禾给商绍城发了条短信,说是要走了。

    商绍城没有马上回,她知道他在忙,索性拎着行李箱排队过安检往里走。

    车票是孔探买的,连着三个座位号,等到进去才发现,丁然跟孔探不是一起的,岑青禾对丁然说:“你跟狗探坐一起,我单坐。”

    孔探主动过来帮她举行李箱,嘴上还欠欠的说道:“哎,单身狗啊。”

    岑青禾剜了他一眼,心想臭显摆什么,我是不乐意跟你炫耀,这年头谁还没个对象啊。

    孔探跟丁然坐在身后一排,岑青禾在本是丁然的位置落座,然后习惯性的掏出手机插上耳机,放了首歌,耳边响起熟悉的旋律,娓娓唱道:“我怎么都不想睡,天特别亮夜特别的黑……”

    车厢中不断有人进入,经过,除了歌声,依稀也能听见乘客的交谈声和行李与行李架碰撞的声响。

    岑青禾没抬头,她早就想好这八九个小时要怎么度过,手机上下了一个泡泡龙的游戏,她昨晚已经一不小心打到三十几关,现在继续打。

    “说不出有多快乐,还是不够,这感觉这一切,就好像飘在外太空,别的星球,只有我们存在……”

    歌放大了大半,岑青禾垂着的目光中,忽然多了一双腿,男人的腿。

    她身边的座位一直没人坐,看样子终于等来了漫漫旅途中的同伴,出于好奇,岑青禾抬头看了一眼。

    男人个子很高,穿了件黑色的过膝羊绒大衣,里面是白色毛衣,他正往头顶的行李架上放箱子,手臂挡住脸,她不好一直盯着人看,免得被人觉得不礼貌,重新低下头玩儿游戏,岑青禾不以为意。

    直到男人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道:“这么巧?”

    岑青禾耳机中刚刚好放完一首歌,空档时间,因此听得分外清楚,侧头看去,当她看见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俊美面孔时,她顿时惊得眼睛一瞪,三秒都没有说出话来。

    靳南见状,面不改色的问:“你是惊讶还是惊恐?”

    岑青禾赶忙摘下耳机,后反劲儿似的回道:“怎么是你?”

    靳南手里正好拿着车票,递给她看,“我没坐错。”

    岑青禾赶忙满脸陪笑,“哈,真是巧啊,你也去冬城?”

    靳南‘嗯’了一声,岑青禾道:“对啊,你就是冬城人。”

    蔡馨媛已经跟她说了,靳南他爸是靳辉,h省副省,岑青禾见过最大的官就是安泠副市,所以对于副省这个级别,迷之崇拜,连带着对靳南也比从前更多了几分……敬畏?

    反正他挺不好聊的,岑青禾有些怕他。

    怕也没辙,毕竟算是熟人,就这么尴尬的结束对话,岑青禾总觉得有些冷淡,所以她硬着头皮问道:“你怎么没坐飞机?”

    问完,她发现这个问题挺白痴的,人家爱坐什么坐什么,关她屁事儿?她不也坐高铁回去嘛。

    好在靳南面上没什么波动,开口回道:“不敢坐飞机。”

    也许是没买到头等舱的票,也许是不想,可以有很多种的原因,但是岑青禾怎么都没想到,他说,不敢坐飞机。

    一时间来了兴趣,岑青禾认真脸问:“你恐高吗?”

    靳南不动声色的回道:“不恐高。”

    “那你就是单纯的害怕坐飞机?”

    “嗯。”

    岑青禾心想,还真是怕什么的都有,大男人怕什么飞机啊。正想着,她脑海中忽然灵光乍现,想到曾经有一次跟商绍城聊天的时候,他说他认识一个人,遭遇过空难,从此就不敢再坐飞机了,难道这人就是靳南?

    但这事儿太敏感,岑青禾就压下好奇心,可不敢明目张胆的八卦靳南。

    这个话题结束,岑青禾在短暂的几秒时间里,绞尽脑汁,又想到一个好问题,“就你自己吗?”

    “嗯。”

    “我跟我朋友一起回家,他们坐后面。”

    靳南点了下头。

    岑青禾暗骂,靠啊,好不容易挑起的话题,丫不能尽量接一接话嘛,还让不让她聊了?

    估计是老天爷听到她的抱怨和召唤,所以靳南竟是主动开口,对岑青禾问:“绍城没来送你吗?”

    话音刚落,岑青禾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他的袖子,对他比着噤声的动作,“嘘。”

    她偷着回头往后看,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生怕让孔探和丁然发现。

    靳南抿着好看的唇瓣不出声,岑青禾压低声音解释,“我没跟我朋友说我有男朋友,低调,别说漏了。”

    靳南隔了两秒,出声说:“不好意思。”

    他一这么说,倒是让岑青禾不好意思起来,尴尬的摸了下头,她笑着说:“没事儿。”

    “你俩说什么呢?”头顶突然传来熟悉声音,岑青禾偏头一看,是孔探趴在她跟靳南的座椅靠背之间。

    岑青禾心里一慌,也不知道孔探听没听见,下意识的回道:“遇见朋友了。”

    孔探看了眼靳南,笑眯眯的说:“这么巧啊,那正好一会儿开车,咱四个打扑克,路上也没那么无聊。”

    岑青禾怕靳南觉得孔探闹腾,所以替他回道:“我们几个玩儿就行,人家还要休息呢。”

    话音落下,孔探兀自叨咕,“上车就睡觉多没意思。”说罢,他直接对靳南说:“哥们儿,玩儿一会儿呗,正好咱们四个人,二打二。”

    岑青禾暗道完了,她仿佛已经遇见孔探被拒的后果。

    “打什么?”靳南扭过头,看着孔探问。

    孔探眼睛一亮,“欸?你也是h省人?”

    “嗯。”

    孔探主动伸出手,笑着说:“老乡啊。”

    看着靳南跟孔探握在一起的手,岑青禾先是觉得自己对他太不了解,随即接踵而来的,她对自己产生了怀疑。为什么靳南跟孔探相处起来这么亲和,但是跟她相处的画面……简直就是一场悲剧。

    在她兀自沉吟思索之际,孔探已经跟靳南商量好,就打5,10,k,东北人都会。

    此时所有乘客都已经就坐,广播中也传来即将开车的讯息,孔探让岑青禾跟靳南把座位调转过去,四人面对面,中间抽出桌板,随时可以开打。

    “你跟青禾是同事吗?”孔探倍儿八卦,揪着靳南问个不停。

    靳南回道:“不是同事,算同行。”

    孔探问:“你也是做售楼行业的?”

    “嗯。”

    “那你在哪个公司上班啊?”

    “你调查户口的?”岑青禾生怕靳南不耐烦,所以试图抢先把孔探的好奇心扼杀在摇篮里。

    孔探不以为意的说:“聊天嘛,漫漫长路。”

    “我在正南上班。”那边两人犟咕的时候,靳南已经面色无异的开了口。

    孔探马上说:“正南是大公司啊,滨海也有很多正南集团开发的楼盘。”

    他身旁的丁然补道:“我爸爸的好朋友最近买的一套房,就是正南开发的。”

    “那你跟青禾是工作中认识的了?”孔探问。

    岑青禾想起她跟靳南的第一次见面……当真是往事悠悠,不堪回首啊。

    反正她是不知道怎么回答,余光撇着身边的靳南,他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唇瓣开启,声音如常的回道:“比较特殊的情况下认识的。”

    以岑青禾对孔探的了解,他一定会问……

    “什么特殊的情况?”孔探唇角带笑。

    靳南说:“你问她。”

    孔探马上看向岑青禾,岑青禾不敢对靳南怎么样,但是面对孔探,她佯装不耐的口吻说:“你别做软件开发了,给你送刨根问底儿栏目组去,这么爱问呢?”

    孔探看了看岑青禾,又看了看她身边的靳南,单从外表上来说,两人端的是男貌女貌,登对得很,而且岑青禾对靳南的态度,与其说是朋友,但还莫名的带了几分忐忑和尴尬。

    眼球转了几转,孔探似乎明白了什么,他抱着双臂,笑得意味深长。

    岑青禾太了解他,一看就猜到他心中想什么,所以瞪眼道:“别笑得贼眉鼠眼的,玩儿不玩儿?不玩儿我转过去了。”

    孔探老神在在的样子,靠在宽大座椅中,对靳南说道:“兄弟,她这酸脸暴脾气,你受得了吗?”

    岑青禾瞪着眼睛,抬腿要踹他,奈何商务座椅之间隔得实在是不仅,她的腿都够不到对面。

    靳南见状,唇角忽然一勾,同样是意味深长的表情,出声回道:“总有人受得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军妻鲜嫩:权少宠〕〔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