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少夫人〕〔重生最强商女:首〕〔护花高手在都市〕〔神医狂妃:傲娇鬼〕〔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自带神攻略〕〔穿越蛮荒:拐个野〕〔魔音狂妃:千面邪〕〔仙武都市〕〔民国大特工〕〔穿越,作死,玩脱〕〔军门枭宠缠绵不休〕〔科技图书馆〕〔大反派魔王〕〔风中雨〕〔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异世收割〕〔农门小富婆:带着〕〔女帝在上〕〔变身少女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4章 长在他心头
    :

    任何人喊岑组长,都不会太让人多想,除了一个人,章语。

    章语进盛天售楼部四年,前阵子还公开跟张鹏作对,两人互争互抢,大家都以为她是很有可能晋升主管的人,却没想到,雷声大雨点小,到头来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张鹏是走了,但主管的位置还是空的,他临走前还特地升了岑青禾来堵章语的心,但凡心眼儿小的,真是要活活气死了。

    岑青禾跟章语四目相对,慢半拍才笑着打招呼,“章组长。”

    蔡馨媛跟金佳彤也随后叫道:“章组长。”

    章语微笑着回应,然后对岑青禾说:“岑组长,你的办公室想要北边那间还是南边那间?北边的大一些,但是窗户朝向不太好,夏天会热,冬天也会阴,南边那间小一点,但是坐北朝南,光线还不错。”

    岑青禾笑着回道:“我都可以。”

    章语说:“你挑一间,我让人帮你把办公室清出来,换一套新的家具进去,年后你来上班,直接就可以搬进去了。”

    岑青禾道:“那我要小的那间吧,小的好打理。”

    “好,我叫人帮你收拾。”

    “谢谢章组长。”

    “不用客气,往后兴许我还有事请你帮忙呢。”

    “有事儿你随时说。”

    两人笑着说了几句,章语离开后,蔡馨媛道:“丫还真沉得住气,搁我可笑不出来。”

    金佳彤说:“她气色不好,一看就是昨晚一夜没睡。”

    她懂些中医医理,所以说出来的话格外让人信服,蔡馨媛也更加笃定,大家都是人,没有不生气的,只是分当不当面发作。

    晚一点儿的时候,商绍城打给岑青禾,开口便道:“岑组长,怎么早上走也不跟我打声招呼?”

    岑青禾顺着话茬回道:“岑组长人红事多,部门里面一堆事儿要处理呢,哪顾得上你?”

    商绍城打趣道:“是么,比我还忙?”

    岑青禾说:“别以为你总裁就了不起,我现在距离你又近了一步,难道你就一点儿危机感都没有吗?”

    商绍城道:“你还真别说,我晚上都做噩梦了,梦见我一推门出来,看见你坐我办公室外面。”

    岑青禾挑眉道:“我受累打听一下,你定义为噩梦的理由是什么?是我不配出现在你办公室外面吗?”

    商绍城终是忍不住笑出声,“岑组长,一早上别这么大的火气,新官上任三把火,你往外面烧,别坏了家庭和睦。”

    岑青禾说:“就冲你这猖狂的样子,我也早晚爬到你对门!”

    商绍城说:“你知道我对门是谁吗?”

    “我不知道,反正我要爬,谁也拦不住我!”

    “行,有骨气,就冲你这句话,我送你一个升职礼。”

    “什么?”岑青禾秒变八卦脸。

    商绍城道:“别管了,到时候看见就知道了。”

    “切,神神秘秘的,不知道我这人最讨厌惊喜,最喜欢直白吗?”她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商绍城不答反问:“昨晚是谁大半夜顶风冒雪来送惊喜的?”

    岑青禾回道:“我睡不着闲的蛋疼!”

    商绍城道:“你要是有这个,就用不着我了。”

    开黄腔她黄不过他,只能悻悻骂了几句,突然想到一件事儿,她‘欸’了一声,转移话题道:“对了,跟你说个事儿,狗探和他女朋友今天来夜城,我不打算告诉他咱俩在谈恋爱,他嘴不严,再说还有他女朋友,我就说我单身,你这两天也不用现身了。”

    商绍城说:“重友轻色。”

    岑青禾得意道:“那是,昨晚爽过了。”

    当着他的面,她不好意思说的如此直白,但毕竟是打电话,她肆无忌惮。

    商绍城都能想象出她那副欠揍的样儿,恨的牙根痒痒,偏偏心里喜欢得紧。

    “行吧,你陪玩儿陪吃饭,总不能连睡觉也陪,晚上知道家门朝哪边开就行。”

    得了圣旨,岑青禾心情倍儿好的应了一句:“喳。”

    中午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起出发,去见孔探跟他女朋友,上次去滨海没见着女朋友庐山真面目,这回一见,跟想象中差不多,是孔探一贯喜欢的类型,个子不高身材却很有料,起初因为不熟悉,所以大家都搂着说话,但是聊着聊着说开了,女朋友也是爱说爱闹的人。

    孔探揽着女朋友肩膀,大咧咧的说:“我真不是那种光看脸和身材的肤浅之辈,她要是性格不好,我能喜欢她?”

    话音落下,女朋友手肘一拐,瞥眼道:“忘了你当初跟屁股后面追我的时候了?”

    岑青禾跟蔡馨媛表示一点儿都不心疼,丫就是嘴欠。

    席间几人聊到何时回东北的话题,蔡馨媛说:“我得等年后,跟我爸妈一起回去。”

    孔探说:“那青禾呢?”

    岑青禾道:“我们二十五号放假,最迟也就二十六走,二十七不就过年了嘛。”

    孔探道:“那就二十五跟我和丁然一起走呗?“

    岑青禾挑眉道:“你俩这是要见家长的节奏了?”

    孔探笑说:“丑媳妇早晚也得见公婆嘛。”

    说完,本能的伸手做出防备动作,怕身边人打他。

    丁然剜了他一眼,转而对岑青禾说:“你要是还没固定安排的话,咱们三个一起走,路上也是个伴。”

    岑青禾道:“我都没问题。”

    孔探说:“那我现在订票,咱几个得坐高铁走了,丁然晕机。”

    岑青禾说自己没男朋友,这种时刻又不能临时出去给商绍城打个电话商量,哎,二十五和二十六回去,其实也没差什么,就算她多留一天,他也未必有空陪她。

    再说了,人不能这么重色,家人也是很重要的。

    所以岑青禾自己拍板了,二十五跟孔探和丁然一起坐高铁回家。

    孔探问了岑青禾的身份证号码,当场订了三张票,说他跟丁然没事儿的时候会去拿票,后天直接去车站就行。

    下午岑青禾跟商绍城打电话,她说二十五号跟朋友一起回家,商绍城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道:“你们就放到下个月十号吧?早点儿回家也好,多陪陪家里人。”

    岑青禾确实是这么想的,但他一点儿都不挽留,她噘嘴道:“我要走了,你不想我?”

    “有什么好想的……”

    岑青禾刚要发脾气,商绍城已经主动开口接道:“你二十五号回家,我这边如果顺利的话,二十九号过去找你。”

    岑青禾闻言当即美眸圆瞪,吃惊地说:“你要来安泠?”

    “不能去?”

    “不是……你就这么直接过来?”

    “我会准备礼物的。”

    “不是,我是说你就这么过来,好吗?”

    “你在家里还藏人了?”商绍城问。

    岑青禾急得想揍他,她的意思是怕他大摇大摆的来,这一路多少人知道他的动向,往后身份曝光的时候,他来过安泠的事儿必会被人扒出来。

    安泠又不是什么旅游的大地方,他没事儿往那儿跑什么。

    商绍城自始至终都知道她心中所想,他开口回道:“我开车过去。”

    岑青禾说:“安泠很冷的,比夜城还冷十几度,你有这个心就行了,不用来。”

    “再给你一次机会。”

    “真的,我没说反话。”

    “再给一次。”

    “我不让你来,开车那么长时间,还累……”

    “最后一次。”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她还以为回家就得小半个月看不到他,谁料到他要来安泠看她,岑青禾心里高兴的不行,违心的话顶多说两遍,毕竟再一再二没有再三再四嘛。

    商绍城几乎可以透过她的声音,看见她心底的柔软,他岂会不知开车十个小时会累?但他乐意。

    自打喜欢上她,他就跟打了鸡血一样,只要对面有她,哪怕天上下刀子,他也得去看她。

    “别美了,你要有良心,晚上早点儿回家,我尽量早回去吃饭。”他不用看也知道她定是感动的眼泪汪汪。

    岑青禾应声:“知道了,那我下班买菜回去做饭,你想吃什么?”

    “随便,反正你也就会那么几样。”

    她秒翻脸,“瞧不起人啊?”

    商绍城笑说:“不敢,你现在都是有官职在身的人了,我哪儿敢瞧不起你?”

    说着不敢,事实上真没少笑。

    岑青禾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嘴噘得都能挂二斤酱油瓶。商绍城笑完之后,还是轻声哄着,“你得说话算话。”

    她仍在气头上,痞里痞气的回道:“我说什么了?”

    商绍城说:“你得一步一步爬到我身边来。”

    不知道是他说话的低沉嗓音特别诱人,还是他话里带着浓浓的期望,岑青禾心头上似乎有一朵含苞待放的花朵,就这样随着他的声音突然绽放。

    心,已经不能单纯的用柔软来形容,是很美丽,很温暖,如阳光沐浴,那人站在风光最盛的地方,等着她过去。

    岑青禾拿着手机,唇角逐渐勾起好看的弧度,她出声回道:“你等着,以后我的聪明和机智,早晚的事儿,你总裁的位置坐稳了,别回头我太优秀,公司决定撸你让我去坐。”

    商绍城笑了,“这个你放心,我怎么看都是我爸妈亲生的。”

    岑青禾原本还想骂他拼爹,丫不要脸,自己说了,她还拿什么话堵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