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灵诡校〕〔重生,将门嫡女〕〔娇妻养成记,王妃〕〔透视兵王〕〔龙皇演舞〕〔网游大魔王〕〔网游之剑履山河〕〔英雄联盟之套路至〕〔房产大玩家〕〔穿越之苏家有女初〕〔高冷帝少,惹不起〕〔末日阳山〕〔双姝〕〔娇妻入怀:腹黑总〕〔路过漫威的骑士〕〔镇鼎〕〔网游之领主纪元〕〔一品带刀太监〕〔斗之巅〕〔龙破九天诀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3章 我想离你越来越近
    :

    随便穿了条打底裤和毛衣,外面套了件羽绒服外套,岑青禾不给自己迟疑的机会,毅然决然的出了家门。

    现在是凌晨两点,街上路灯全熄,小区里面也是漆黑一片,唯有门口保安室的窗户透过几平米的白光。

    岑青禾一路用手机照亮,小跑着出了小区大门。她回来的时候,外面还只是下小雪,此时雪势渐大,地面已经白了一层。

    知道这个点不好打车,她已经事先用手机叫了车,原地等了不到五分钟,计程车由远及近,逐渐驶来。

    拉开后车门坐进去,司机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岑青禾把自己捂的严严实实,就快连眼睛都看不见。

    司机确认了一下地址,“去盘古世家吧?”

    “嗯。”

    半夜三更,一个女人打车去盘古世家,司机心里也得犯嘀咕,毕竟对普通人而言,一扇大门之隔,门里门外仿佛是两个世界的人。

    岑青禾也是贼,生怕等商绍城身份曝光之后,任何的蛛丝马迹都会成为暴露的导火索,所以她把自己打扮的跟躲狗仔的女明星一样,帽子口罩,就连许久不戴的平框眼镜也翻出来戴上。

    车子开了二十几分钟,停在盘古世家大门外,岑青禾下车一溜小跑,她有这里的门卡,一路畅通无阻。

    直到进了商绍城的家门,岑青禾站在玄关处轻手轻脚的换鞋,‘哒哒哒’的轻微声响传来,是小二听见动静,一路颠儿过来。

    “小二。”岑青禾压低声音,捧住小二的头,亲昵的亲它的大鼻子。

    许是她身上酒味依旧在,小二在她怀里略微挣扎,岑青禾在楼下陪它玩儿了几分钟,摸着它的脑袋,哄着道:“乖乖睡觉,我去找你爸玩儿了。”

    小二也是见惯了人情冷暖的,自打岑青禾登堂入室以后,它在这个家的地位每况愈下,看到岑青禾抬步往楼上去,它偷着横她一眼,转身趴回客厅地毯上睡觉,反正也没它什么事儿。

    岑青禾点着脚尖一路往里走,二楼主卧房门是关着的,她屏气凝神,轻轻拧开。门内一片黑暗,好在她在楼下也没开灯,目光早就适应,倒也不怕看不见。

    他卧室地面铺着长毛地毯,岑青禾踩在上面,一点儿声音都没有,顺利拐过廊厅,侧头往里一看,大床上隆起一具身影。

    岑青禾是很恶趣味的人,她刚在楼下的时候就曾想过,万一一进门,她看见一双女人的鞋,那她到底是惊还是喜?是上去大吵大闹一番,还是默默走开直接分手的好?

    越走近,越能确认床上只有一个人,岑青禾站在床边定睛一瞧,商绍城背对着她,怀里冒出一截毛茸茸的东西,是一个公仔,平时她在这边住的时候,都是她抱着。

    唇角无声勾起,岑青禾把衣服脱了,轻轻掀开被子躺进去。

    她身上凉,而他身上很热,她慢慢贴过去,从最初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到最后的身体侧躺,把整个人贴到他后背上。

    商绍城被她明显低温的手给摸醒了,恍惚间没能一时反应过来,直到试探性的扣住她的手,摸了摸。

    岑青禾把脸贴在他后背处,像是能黏在玻璃上的气垫一样。

    商绍城掰开她的手臂,整个人翻转过来,黑暗中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凑近她的脸看。

    岑青禾咯咯笑出声,商绍城震惊的问:“什么时候来的?”

    其实他是想问,你怎么来了?

    岑青禾一声不吭,只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往他怀里扎。商绍城别提多震惊,震惊过后就是想都不敢想的狂喜。

    他没想过她会来,半夜三更,外面还下着雪,他都心疼她睡不够,所以提前挂了电话,怎料她……突然就跑来了。

    这才是惊喜,让人猝不及防,却满心欢喜。

    她将自己脱得精光,一如洗干净的笋,身上带着沐浴液的香味儿;商绍城睡觉也不爱穿衣服,浑身上下只穿着一条裤衩,就像是一场黄粱大梦,老天爷可怜他最近工作太忙,都没什么时间跟她见面亲近,所以让他一睁眼,她就已经躺在他身边。

    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商绍城低头吻下去。

    岑青禾很想放纵,所以借着酒劲儿肆意撒欢,磨得人浑身燥热,惹得商绍城就快招架不住,送上门的美食,他能吃多少算多少。

    商绍城已经兵临城下,大可一举攻入,可饶是在这种时刻,他脑子里面还是有一个警钟。

    漂亮的唇从她唇上抬起,他低声说:“等等。”

    岑青禾原本闭着眼睛,全身心的等待他的征伐,突然说等一等,她不由得睁开眼,不知道什么事儿能让他在这么紧要的关头喊停。

    商绍城下半身被她缠住,只抬起上半身,打开床头柜,从里面摸出一个银色的铝箔包。

    原来他说等等,是要戴套。

    岑青禾低声说:“我大姨妈刚走,没事儿吧?”

    商绍城边戴边回:“图你安心,省得你担惊受怕,回头背着我偷吃药。”

    岑青禾心里一片柔软,刚想说话,却因为他的突然进入而变成难耐的低呼。

    心里,身体,尽数被他占满,岑青禾紧紧搂着商绍城的脖颈,摸着他光滑的后背,只想天长地久。

    摸到旁边手机,岑青禾按亮,距离她来到现在,刚好过去一个小时。

    岑青禾已经无力再去拥抱身上的人,瘫在床上,她不想天长地久了。商绍城一边挥汗如雨,一边哑声说道:“能不能配合点儿?”

    岑青禾摇头,她不会再上当了,同样的话她听了好几次,每次他都说快了,结果五分又五分,这都过去十二个五分钟了。

    商绍城沉声哄她,“你说些让我高兴的话,我尽量快点儿。”

    高兴的话……

    岑青禾灵机一动,忽然道:“对了,我升职了!”

    “升职?”他口吻波澜不惊,小腹处的莲花因为摩擦而变得火一般灼热。

    岑青禾强忍着蚀骨滋味儿,屏气回道:“嗯,我升组长了。”

    商绍城鼻间呼出沉重气息,低声说:“看来我们之间又近一步了。”

    他是玩笑口吻居多,却突然给了岑青禾一记流星滑过般的指引,只是刹那之间,她忽然扣着他的手臂,认真说道:“对啊,只要我不停升职,早晚就能离你越来越近,到时候我随时随地想见你,只要敲开你的门就行。”

    她也是无心的一句话,却恰到好处的讨好了商绍城的心,以至于他突然情动,就这样猛地一番动作,交代在她身体里。

    岑青禾也不晓得他情绪怎么来的这么快,死死的抱住他,她咬紧牙根,才抵住那番强烈的攻势。

    浑身上下,从头到脚,就连灵魂都被冲刷,每当这种时刻,岑青禾都觉得自己跟商绍城‘活该’一辈子在一起,因为他们真的是太适合彼此了。

    有一种默契,叫:床上床下都无可替代。

    事后,商绍城要去洗澡,岑青禾懒着不动,叫他自己去,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依稀记得他将她搂过来,在她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岑青禾已经不会思考了,也就没往心里去。

    第二天她起来的时候,商绍城还没有醒,她轻手轻脚,没吵醒他,自己去上班。

    刚进售楼部门口,保安就朝她笑着打招呼,“岑组长。”

    岑青禾下意识的点了下头,顿了一下之后才反应过来,意外道:“你也知道了?”

    保安笑说:“咱们这里没什么秘密,我昨晚就听说了。”

    岑青禾笑而不语,继续往里走,平日里都只有点头之交的同事,今儿清一色的笑脸相迎,一口一个岑组长叫着,直叫得岑青禾有些不好意思,怪不得蔡馨媛要私下里锻炼她,这称呼一改,感觉自己都不是自己了。

    走着走着遇见金佳彤,金佳彤弯着眼睛打招呼,“青禾,早。”

    说完,不待岑青禾回应,她马上打趣道:“不对,应该叫岑组长了。”

    岑青禾走近后伸手推她,压低声音说:“连你也逗我是不是?”

    金佳彤笑说:“现在是工作时间,我们要公私分明。”

    岑青禾马上道:“你还真不怕我给你穿小鞋。”

    蔡馨媛从另一处拐过来,佯怒道:“我看看,谁要给人穿小鞋啊?”

    岑青禾闻声望去,出声打招呼,“来了?”

    蔡馨媛道:“幸好我定了三个闹钟,还指望你叫我起来,你丫什么时候走的?”

    岑青禾左右看了看,没人,这才小声道:“嘘,用不用我给你装个喇叭?”

    金佳彤笑着对蔡馨媛说:“你还敢凶领导?”

    蔡馨媛眼球一转,立马双手合十,对着岑青禾服软道:“哎呀,忘了忘了,岑组长海涵,看我这记性。”

    岑青禾伸腿要踢她,蔡馨媛躲得很快,嘴里叨咕着,“喝多了还往外跑,城城是有多大魅力?”

    岑青禾作势要追上来打,正巧身后有人喊她:“岑组长。”

    岑青禾本能转身,只见身后不远处,站着一身职业装的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