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在漫威世界〕〔穿越到1931〕〔奕王〕〔EXO之十二殿下〕〔从过气到大牌〕〔韩硕传〕〔木叶之封火连天〕〔信用卡球星系统〕〔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宸王宠妃枕上书〕〔甜宠专属:小太太〕〔我的极品女神〕〔水浒之风云再起〕〔重走生死路〕〔鹰扬美利坚〕〔大秦游戏攻略〕〔暖婚似火:陆少,〕〔美食诱获〕〔超级捉鬼公司〕〔缔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60章 平地有惊喜
    :

    商绍城能不急嘛,再不急人渣的帽子都要扣上了。

    她没怀孕,也没来大姨妈,正所谓停车那啥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商绍城下楼的时候捎带脚买了一盒避孕套,他把盒子掏出来给岑青禾看,言下之意,昭然若揭。

    岑青禾却直接没收了小盒,甩他一句:“大姨妈没来,没心情。”

    商绍城跟在她身后说:“你来了我没心情啊。”

    岑青禾咻的转身瞪向他,商绍城被她看得败下阵来,抬起双手,投降了。

    以前没男人的时候,完全不care大姨妈来不来,什么时候来,如今岑青禾心虚到恨不能做手术流血,在她千盼万盼之下,皇天不负有心人,又过了两天,她的大姨妈终于姗姗来迟。

    她激动到挨个通知,商绍城马上要进会议室开会,接到她的电话,只听得她在电话那头兴奋的低呼,他还以为她中彩票了,结果她神秘兮兮的道:“我大姨妈来了!”

    商绍城也是受她影响,一时间开心的说:“可算来了。”

    “可不是嘛,以后我不能叫它姨妈,我叫它祖宗!”

    商绍城陪她打趣几句,后来恍然发觉,她来大姨妈,一来最少四五天,他岂不是……

    “岑青禾,我昨天说什么来着?”他咬牙切齿的问。

    岑青禾马上回道:“哎呀,也就四五天的事儿,挺一挺就过去了。”

    商绍城气得翻白眼儿,木已成舟,他不可改变,只能压低声问:“现在心情好了?”

    “嗯,好得很。”

    “晚上去我那儿。”

    “我晚上……”

    “行了,我要开会,晚点儿再说。”

    他有好多种方法不用憋着,只要她心情好,他委屈点儿没关系。

    一晃岑青禾这个姗姗来迟的大姨妈也结束了,一月也过了四分之三,还有一个礼拜就结束。

    今年二月七号过年,所以现在算是实打实的年关将至。

    无论哪个公司,年头年尾都是最热闹的时候,分红,福利,年会,随便什么都够人忙活的,而对于盛天的职员而言,一切的一切都被放大了无数倍。

    岑青禾被评为这一届的销售新人王,分红拿了六位数,还不是小数字打头,一众人等羡慕嫉妒恨,毕竟大多数人忙了一整年,还没她半年的业绩多。

    但销售这行拼的是运气也是本事,岑青禾的本事有多大,看她这一路过关斩将却依然留在盛天,这就是最好的证明,大家眼红也没辙。

    大家多有多拿少有少拿,当然也有没分红的,比如蔡馨媛,之前犯了事儿,张鹏惩罚扣她全年分红,蔡馨媛本来已经忘了这茬,如今看到众人领红包的领红包,领支票的领支票,她捶胸顿足,感觉心都在滴血。

    她没少在背后骂张鹏缺德,每当这时候,岑青禾都会安慰她说:“别骂了,他也要下台了。”

    蔡馨媛顿时觉得顺畅了不少,可随即一想,章语也不是个好饼,“你担心章语上台,第一个要对付的人就是你。”

    岑青禾沉默数秒,随即一脸认真地表情问:“我现在认怂还来得及吗?”

    蔡馨媛也跟着她插科打诨,“你俩要是异性,这事儿保不齐还有的商量,但是同性又同行,啧啧,赤裸裸的仇恨啊!”

    岑青禾觉得盛天很好,排除有商绍城,有蔡馨媛,金佳彤和吕双等一众朋友不说,人这么起早贪黑拼个什么,还不是图钱嘛。她真没想到盛天的年终奖发下来会是这么大个红包,这更坚信她必须得在盛天立稳脚跟。

    但是话又说回来,利益从来都是双刃剑,谁都能看得见盛天是块儿肥肉,谁都想上来咬上一口,可僧多肉少,有的人来,总有的人要走。

    今天是章语把张鹏挤走,谁又知道下一个,会不会轮到自己?

    临放假之前,售楼部年会聚餐,直接订的盛天酒店顶层宴会厅,里面可以放几十桌,能容纳几百号人。

    因为是公司的集体活动,所以大家都穿着制服出席,男男女女,一水儿的职业装,关键是颜值高,走哪儿都是风景线。

    岑青禾左边蔡馨媛右边金佳彤,刚进厅就被人招呼着往前面首桌走。

    首桌除了张鹏跟章语之外,坐的不是元老就是业绩突出者,岑青禾必然占一席。蔡馨媛以前也可以坐,但是因为这次没领到年终奖,被好些人在背后笑话了几天,她心烦不想坐,故而跟金佳彤一起坐到别桌。

    张鹏跟章语都到了,从前两人都是坐在一起,但这次却是坐对面,两人前阵子在部门里面闹得很凶,一度吵到水火不容,最近关系倒是缓和了些,大家以为他们会象征性的饰演一出其乐融融的戏码,毕竟年会嘛,但只有少数知道内情的人才懂,不可能,因为张鹏马上要走了。

    岑青禾跟蔡馨媛她们开玩笑,说她要去抱章语的大腿,实际上也不可能,一来她没这种见风使舵的习惯,二来她跟章语之间只差没撕破脸,互相都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就算她现在示弱,章语也未必不会秋后算账。

    所以想来想去,岑青禾就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来到桌边,她跟桌旁的每一个人打招呼,就连向来眼睛长在头顶上的李蕙梓,岑青禾也是微笑着点了下头。

    大家在一起工作半年多了,就算成天吵架,也吵出了几分感情。

    张鹏笑着对岑青禾道:“小岑拿了咱们售楼部的‘新人王’,有何感想啊?”

    李蕙梓就坐他身边不远,岑青禾一时间有些看不懂了,这不摆明了不给李蕙梓面子嘛,谁都晓得李蕙梓跟她争得最凶。

    可能是人要走了,变得肆无忌惮了?

    心中如此想着,岑青禾面上笑着回道:“不敢想不敢想,都是借大家的光,大家照顾。”

    张鹏道:“说句实在的,你来售楼部的时候,正赶上章组长公出,基本没对你们这批新人有什么系统的培训,即便后来突击了几天,也总觉得没能带好,你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绩,谁都不靠,就靠你自己。”

    捧杀!

    岑青禾如今深谙办公室说话之道,恨不能别人一开口,她就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

    眼下章语才是真得罪不起的呢,岑青禾心里一激灵,表面却不动声色,继续笑道:“没有,谁能只靠自己,我能有今天这样的进步,真的都靠大家,章组长私下里也帮了我很多。”

    教她什么叫知人知面不知心,凡事儿都要留个心眼儿。

    他们总提到章语,一直没出声的章语微笑着说道:“售楼部最大的就是张主管,要论功,我可不敢居功。”

    这话说的桌上人皆是但笑不语,岑青禾因为是话中主角,不得不开口,笑着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一会儿开席,我必须敬大家两杯。”

    这话就这么岔开了,岑青禾还没等吃饭就已经堵得慌,好想大家开诚布公的互相骂一场,实在不行,出门拉个场地打上一架,她宁可费体力也不想费脑力。

    时间一到,晚宴开始,首先是按照流程,有专门的主持人上台开场,随后又有从外面请来的表演团队,现场演奏。

    服务员开始走菜,台下已经正式开席。

    酒过三巡,张鹏上台讲话,大家都以为是主管例行公事发表感言,总结一下前一年的工作,再预估一下明年的目标,起初确实是这样的没错,就连岑青禾也没觉得丝毫异样。

    但是说着说着,张鹏忽然话锋一转,笑着道:“我从进入盛天到现在,整整七年,七年时间里,我一直服务于夜城分部,我一度以为,不管我怎么样,是升职还是降职,我都一直会在夜城分部工作下去,这里是我的家,但是最近接到总部通知,由于工作调整,可能这是我最后几天在咱们夜城分部工作了。”

    话音落下,无一例外的,台下寂静无声,再看众人的脸,九成九的震惊。

    岑青禾第一反应就是偷着去瞄章语的方向,但见她面色无异,似是早就知道。

    哎,岑青禾心里忽然有点儿难受,虽然她不喜欢张鹏,但如今斗败了的人是他……

    “年后我将去蓉城,任蓉城售楼部经理一职,在离开之前,我有两件事要跟大家宣布。”

    岑青禾心里一惊,蓉城售楼部经理?

    这么看,张鹏是不降反升?

    她还没从这个惊讶点回过神来,张鹏在台上已经径自说道:“我离任夜城售楼部主管一职,暂时不会有人升职或者暂代,因为总公司决定派夜城区营销总监亲自下来督导工作,年后总监会来部门接受工作,这是其一;第二件事,也是我特别欣慰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今年的业绩新人王,岑青禾。”

    突然被叫到名字,几百双眼睛齐刷刷的落到她身上,岑青禾难免一脸茫然,心中既紧张又纳闷,她怎么了?

    张鹏从台上注视着岑青禾,笑着道:“岑青禾进公司半年,业绩大家有目共睹,盛天从不会埋没任何一个有能力的人,哪怕是纯新人,所以我决定,提升岑青禾为售楼部组长一职,以后跟章语组长同级,两人不分高低,共同为大家服务,至于日后谁升主管一职,那就看大区总监的意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