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余白杭〕〔养成系超人〕〔重生之修仙玉佩〕〔婚非得已:盛先生〕〔囚婚〕〔放开那个原始人〕〔我的大小仙女〕〔快穿:反派男神,〕〔变声大佬〕〔全球狙杀〕〔穿越七零:农媳翻〕〔燃钢之魂〕〔神级卡徒〕〔权色声香〕〔海贼之不祥暗影〕〔一夜危情:豪门天〕〔女总裁的特种兵王〕〔雨中猎人〕〔大侠给跪〕〔带着地球去封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9章 不知谁帮谁
    :

    两人拉扯了几秒钟,陈博轩亲也亲到了,怕弄急了她翻脸,顺势松开。

    蔡馨媛也没矫情,直接双臂交叉环抱,看着他道:“小白刚才送了我一句话,我拿来跟你分享分享,她说你是我抢来的,让我钻住了,免得以后再被其他人抢走。”

    陈博轩端详蔡馨媛脸上的表情,尽管看不出喜怒,可他还是明哲保身,很快回道:“我不会被其他人抢走。”

    蔡馨媛说:“别急着打包票,我不是想让你给我承诺什么,我也不大信男人在恋爱初期的承诺,我只是先跟你表个态,我这边不强求一旦在一起就得天长地久,毕竟分开的因素太多,数都数不过来,今天此时此刻你还喜欢我,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怎么样,我只有一点要求,如果我们在一起,万一,我是说万一,以后我们两个任何一方有不想继续的心思,希望大家诚实坦白的跟对方讲,不要为难,更不要尴尬,哪怕你跟我说,你不喜欢我了,我也能接受,我不希望不清不楚。”

    陈博轩跟蔡馨媛认识这么久,他一直以为她只是大气开朗,却没想到她也有这么‘通透’的一面儿。

    确实,现在他可以轻而易举的说就喜欢她,但谁又能保证一辈子?毕竟一辈子那么长,就算他没变心,万一她变了呢?

    太多的未知数,所以不要让承诺成为两人以后的负担。

    陈博轩唇角轻轻勾起,淡笑着说道:“我怎么有种危机感,还没处就怕你甩了我。”

    蔡馨媛一脸傲娇,半真半假的说:“吼,这可说不定,别以为只有你有甩人的权利。”

    陈博轩眼中笑意更浓,“就喜欢你这种不走寻常路的。”

    蔡馨媛翻眼骂了句:“瞧给你贱的。”

    陈博轩笑问:“那咱们……”他朝她挤眉弄眼。

    蔡馨媛说:“不能白挨一顿骂,原本我心里还觉得对不住小白,不想这么快答应你,但现在一看,在她心里咱俩早成狗男女了,我怎么做她也不会领我的情,我还不如想干嘛干嘛。”

    陈博轩佯装害怕,拿眼睛打量她,“你想干嘛?”

    蔡馨媛弯起眼睛,微微一笑,“你放心,干什么都不干你想的那事儿。”

    陈博轩闻言,顿时一脸死相,蔡馨媛绷不住得意地笑。

    吃完饭已经夜里十一点多,两人一起出门,陈博轩问:“你晚上还回去吗?”

    蔡馨媛道:“不回去了。”

    他马上眼放精光,她平静接道:“去酒店住一晚得了,不去打扰他们两个破镜重圆。”

    陈博轩说:“住酒店干什么,去我那住吧?”

    蔡馨媛侧头朝他瞪来,陈博轩解释道:“你别想歪了,我们家好几个房间,我不是那种坐怀不乱的。”

    说完之后的几秒,他自觉不对,又临时改口道:“不对,我不是那种趁人之危的。”

    蔡馨媛唇角一抽,冷笑着说:“果然真心话都在不经意间说出口,你暴露了。”

    陈博轩见她心情不错,跟她软磨硬泡,蔡馨媛说:“你不用磨我,我说不去就不去,你再磨叽我回家了?”

    陈博轩也知道她不是认识三天就能带回家的人,刚刚也不过是闹闹而已,帅气的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他出声说:“我不能让女朋友自己去住酒店,心里不放心,走吧,我跟你一起去。”

    蔡馨媛又拿眼睛横他,陈博轩说:“开两间房,我住你隔壁!”

    蔡馨媛终于高兴了,“这还差不多。”

    吃饱喝足,两人开车去酒店,车上,陈博轩道:“欸,青禾这么久都没给你打电话,你说他俩这是和好了?”

    蔡馨媛说:“青禾脾气可大呢,就看你哥们儿有多大本事了。”

    陈博轩笑说:“绍城不是你偶像嘛,怎么这会称呼变成我哥们儿了?”

    蔡馨媛说:“他哄得好青禾,我叫他什么都行,哄不好,他可不就是你哥们儿嘛。”

    陈博轩摇头感叹,“女人的脸啊,变得可真快。”

    岑青禾跟商绍城一人吃了一整份的外卖,后期不够还煮了两包方便面,吃了一盒黄桃罐头,好几袋天使土豆片。

    人在饿极的时候,胃里像是无底洞,可是一口气儿吃完,马上就撑得不行。此时岑青禾正跟沙发上平躺着,伸手捂着胃,从饿得疼到撑得疼,前后不到二十分钟。

    商绍城说她没出息,让她下地走几圈,岑青禾又懒得动,毕竟躺了一整天,浑身骨头软。

    没辙,他只能让她枕他腿上,伸手帮她揉胃。

    电视随便挑了个频道,里面演什么岑青禾也没注意,人一吃饱就容易犯困,起初她只是闭目养神,但不知什么时候还真就睡过去了,耳边依稀传来熟悉的声音,商绍城轻声说:“困了去房间睡。”

    她晃了一下,微微睁开眼,他正低头看着她,出声问:“我抱你去房里?”

    岑青禾懒洋洋的不说话,他起身打横把她抱起,放回卧室床上。

    “我先去洗个澡。”黑暗卧室中,他说。

    岑青禾闭着眼睛,即便很不愿意说话,可还是出声说:“你不回家吗?”

    商绍城说:“大晚上的你撵我走?”

    岑青禾心想,这厮脸皮是有多厚,这就打蛇随棍上,住下了?

    但是这么多话,她真心懒得说,困意袭来,她没再管他。

    商绍城俯身亲了她一下,然后转身出去洗澡,等他再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熟了,他悄悄攥紧被子里面,从她后面抱住她。

    岑青禾身上不是很暖,却很柔软,商绍城忍不住把她抱得紧了一点,感受她在他怀中的触感,想到这几天来发生的事,好像过了很久,仿佛很久没有距离她这么近。

    岑青禾睡得迷迷糊糊之际,是被商绍城不安分的手给弄醒的,他的手伸进她睡裙里面,挑拨着她自己都不会去触碰的地方。

    她哼了一声,商绍城知道她醒了,所以主动去亲吻她的耳垂,手上动作更加肆无忌惮。

    岑青禾隔着衣服按住他的手,低声道:“别闹。”

    这种程度的阻止,于商绍城而言几乎算作变相的鼓舞,他原本躺在她身侧,此时更是想直接翻身压上去。

    岑青禾一来困得心焦,二来心底深处还压着没有痊愈的火气,所以当即双手一推,愣是把翻到一半的某人从身上推到一旁。

    “哎呀!”

    她陡然发火,声音尖锐又刺耳。

    岑青禾能明显感觉到,商绍城愣在原地。

    后知后觉,她可能反应太大,所以只能蹙眉‘啧’了一声,往回搂道:“我太困了。”

    商绍城又不是第一次从梦里把她弄醒,以往也没见她发这么大的脾气,她这摆明了是燥。

    至于为什么燥,他很快就想明白了,声音低沉轻柔的问:“大姨妈迟几天了?”

    岑青禾没想到他会主动问,或者说她没想到他猜中她焦躁的点。

    沉默一会儿,她出声回道:“上个月七号来的,迟了一个多礼拜了。”

    黑暗中商绍城握住她的手,低声说:“对不起。”

    岑青禾心头一酸,差点儿哭出来,吸了吸鼻子,出声回道:“也不赖你,记吃不记打的又不是你一人。”

    商绍城把她搂到怀里,抚着她的后脑,轻声说:“以后我再也不让你担惊受怕了,也不会再让你吃药,我管得住自己。”

    岑青禾终于哭了,把脸埋在他怀中,手臂紧紧地攀着他的后背,将委屈的源头尽数化作液体流出体内。

    吵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架吵完了,但是问题还没有解决。

    岑青禾这次愤怒的点只有两个,一是商绍城不想要孩子,二是他既然不想要孩子,还每次都不注意措施,这让她觉得,他并不重视她。

    如今他该解释的已经解释了,该承诺的也承诺了,岑青禾是个大度的人,她原谅他了。

    但大姨妈迟到这么多天,即便没怀孕,心里也堵得发慌,所以这是两人在一起这么久,第一次什么都没做,只纯洁的睡觉。

    第二天早上醒来,商绍城‘负荆请罪’,主动穿衣服下楼帮她买验孕棒,岑青禾还特地嘱咐多买几个,这种东西,图个安心嘛。

    商绍城下楼十几分钟,再回来手里拎了个塑料袋,竟是买了整整半袋子。

    岑青禾瞪眼问他,“药店的人没以为你是倒腾验孕棒的吧?”

    商绍城面无表情着一张俊美面孔,想到女导购一直盯着他的脸看,他避重就轻的回道:“又不是不给她钱。”

    岑青禾说:“卫生巾多买点儿也就算了,买这么多这玩意儿,留给谁用?”

    商绍城说:“不是还有蔡馨媛呢嘛。”

    岑青禾马上瞪了他一眼,商绍城笑了笑。

    蔡馨媛一晚上没回来,跟陈博轩在一起……啧,也不知道这回是谁帮谁。

    岑青禾去洗手间测,商绍城站在门口问:“怎么样?”

    过了会儿,岑青禾说:“一条杠。”

    商绍城说:“那就是没怀吧?”

    岑青禾马上怼道:“你怎么知道?你常用?”

    商绍城一脸无辜,“我怎么用?”

    岑青禾开门站在门口,抬眼看着他说:“你常给别人买?”

    商绍城受不了了,蹙眉反击,“我这辈子第一次去药店买避孕棒,就是给你买,撒谎我……”

    他后面的话还没等说完,岑青禾就抬手捂住了,“跟你开个玩笑,急什么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