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圣魔仙传〕〔无限世界重叠〕〔耀华之梦〕〔金刚不朽〕〔通天神途〕〔苍元鉴〕〔上神奇缘〕〔诡瞳禁忌〕〔灵气复苏中的黑店〕〔天道代言人〕〔贴心萌宝荒唐爹〕〔沈浪苏若雪〕〔魂破九天秦朗〕〔颜汐洛乔陌漓小说〕〔游荡在漫威的灰烬〕〔逆几率系统〕〔这个地府有点假〕〔入侵里世界〕〔变成少女的我决定〕〔七零军嫂奋斗生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6章 起死回生
    :

    “我没说气话,你真的不用道歉,是我自己没调节好情绪,乱跟你发脾气。”

    岑青禾很冷静,但是因为声音有些发闷,所以多了几分鼻音,听起来不那么冷漠严肃。

    商绍城没想到她意外的好哄,下意识的去握她的手,岑青禾却做了个小动作,她把手指蜷起来,捏着被子边。

    她宁愿捏着被子也不愿意让他碰,就这么一个动作,即便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可敏感如商绍城,他也察觉到她并没有原谅他。

    果然,她接下来便理智的说道:“我们聊会儿吧。”

    商绍城莫名的心底一沉,不对,不是莫名,是事出有因。

    沉默数秒,他低沉着声音道:“你说。”

    岑青禾径自道:“我先跟你道个歉,昨晚手机没电,没有跟你打声招呼,我去招待两个朋友,一个是蓉城人,叫白宇,另一个是海城人,叫段言,他俩先在海城碰的面,随后又来夜城找我,我们去顺德府吃的饭,晚上在后宫玩儿到半夜两点多,直接在隔壁酒店开房住的,早上我从酒店出来的时候,碰见薛凯扬,我俩一起吃早餐,他送我回家。”

    她事无巨细的解释昨天的全部行程,就差连几点几分都标注出来,商绍城听得一阵胸闷,不知是因为她波澜不惊的声音,还是因为她话中的内容。

    她心里还是有气,气他一时口无遮拦,不信她昨晚到底去了哪里,见了谁。

    她说完之后,商绍城没有马上接话,岑青禾只好开口继续,“我承认,昨天没跟你打电话联系,是因为我心里有情绪,我故意的,让你找了我一晚上,对不住。”

    “今天我躺在床上想了挺多,觉得你没做错什么,我开玩笑逗你,说我怀孕了,你也没说让我打,你还说让我生,但我还是不高兴,可能是我自己太作了吧。”

    心像是被一把针同时刺中,即便这些话已经在岑青禾脑海中盘旋了一整天,她准备随时跟商绍城摊牌,可真当到了这时候,她还是控制不住的心酸心疼。

    喉咙刚刚有些发紧,她赶紧不着痕迹的停下来,悄悄吸了口气,待到酸劲儿褪去,她依然平静的道:“你这么害怕要孩子,也是怕有了孩子以后不知道怎么办,不好让我不生,只能为难自己让我生。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不仅开心很重要,其实对于未来的理想和目标是不是一致,也很重要,当然我不是怪你的意思,我现在真心不怪你了,你早就跟我说过,你不想结婚,我就记住你不想结婚的事儿,忘了孩子也不能开玩笑,害你一早上起来就吓一跳。”

    商绍城如鲠在喉,刺耳又刺心,他忍不住打断,“昨天的事儿是我错了,我不是不想要……”

    岑青禾又打断他的话,“你先听我说完,你也知道我是什么性格,我说不怪你就不怪你,我也没想说什么反话让你道歉,我是真的觉得,开玩笑是小事儿,过了也就过了,但玩笑背后的东西,值得咱俩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聊聊。”

    商绍城宁愿岑青禾哭,宁愿她闹,宁愿她做他向来不屑的一哭二闹三上吊,总好过现在这种,她心平气和,像是谈完了,他俩也就走到头了。

    男人都说女人不讲理的时候很讨厌,那是他们没试过女人讲理的时候,真的不讨厌,只是很心疼。

    他晃神的时候,岑青禾已经撂下她今晚谈话的主题,她说:“以前我总觉得,两个人只要性格合适条件允许就能在一起,事实证明我们在一起处得确实不差,但我忽略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在一起到底是一个瞬间动词,还是持续性动词,我们是能在一起一阵子,还是在一起一辈子?你可能觉得我有些矫情,但我仔细想了想,我好像真的不能跟谁谈一辈子的恋爱,始终……没个结果。”

    孙倩的那句话一如梦魇,始终缠绕在岑青禾左右,如果他连婚姻都不能给,甚至不敢承诺,那他有一天突然就走了,她要怎么办?还有没有勇气一个人走下去?还有没有可能重新再爱上另一人?

    恕她自私,如果他真的没有一个明确的未来规划,她不想走一条没有奔头的路。

    强压着喉头处的酸疼,商绍城开口说:“我承认听你说怀孕,我是吓了一跳,我也确实没准备好接受一个新生命。”

    他开诚布公,声音是岑青禾从未听过的紧绷,“不怕你笑话,听我们家老一辈儿的佣人说,我下生开口会说的第一句话,叫的不是爸也不是妈,是带我的一个月嫂,她姓孟,我就一直喊孟。”

    “我妈生完我就喂了十几天,马上就开始忙工作,后来回家听我喊孟,她还一直以为我喊得是妈,开心得在家陪了我三天,还有照片呢。”

    他声音中似有得意和炫耀,但更多的是自嘲,岑青禾听得头皮发麻,眼眶又有些发热。

    想徐莉跟她说,当年从怀她到生完之后的一年,整整两年没上班,哪儿都没去,就在家待着陪孩子,爷爷奶奶叔叔舅舅,各个亲戚都围着她转,这才是小公主的正确打开方式。

    原以为寻常人家生个孩子都重视的不得了,更何况是商绍城这种超级豪门家里,岂料他小时候这么‘落魄’。

    “这么多年,我跟我爸妈见面的次数,说过的话,估计也就是你跟你爸妈的十分之一那么多,也许还不够,不仅我见不着他们两个,他们互相也不常见,我都怀疑他们生我的时候,是不是特地排了档期。”

    “哧……”

    这笑点来的猝不及防,岑青禾一个没忍住,但是笑完之后,她立马眼眶含泪,伸手擦了下鼻尖,吸了吸鼻子。

    “我不想结婚,也不想要孩子,我不想夫妻俩过得像工作拍档,也不想生下的孩子像我一样,第一句开口喊得是月嫂或是保姆。”

    眼泪滚落眼眶,岑青禾从躺着变成靠着床头,抽过一边的纸巾擤了下鼻涕,她闷声回道:“你咋这么可怜啊?”

    韩剧男二号的童年都没他惨,这哪是豪门皇太子,简直就是当代版小白菜。

    她又哭了,卸下了冷漠和理智,又变成平时多愁善感情绪化的样子,如果商绍城想讨巧,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机,可他没有笑,也没有顺着台阶往下走,他只是声音如常,认真又带着几分让人心里发酸的口吻说道:“青禾,我以前没这份心,哪怕现在也排斥,但我从来没想过玩儿玩儿而已,也从来没想不负责任,我对你怎么样,你心里有数,但你问我什么时候想结……”

    他话未说完,岑青禾已经伸出双臂,主动过来抱他,一边拍着他的后背,一边道:“行了,我都懂。”

    她一下一下的拍,像是大人哄小孩儿,商绍城以为他会极其不屑,但事实上他嘴里泛酸,所以本能的回了句:“你不用可怜我。”

    岑青禾说:“谁可怜你了?我这是同情你。”

    他没出声,岑青禾改为一下一下摸他的后脑,轻声道:“你早说嘛,你说清了就是恐婚症,说不清就是人渣,何必担这个骂名?”

    商绍城道:“有区别吗?”

    岑青禾闷声回道:“当然有了,害怕婚姻不幸福而不想结婚,你这是病,得治;你要是单纯的因为主观原因不想结婚,谁知道你是不是随时准备撤?有人跟我说了,男人要是不想结婚,那就是随时都要走的。”

    商绍城眉头一蹙,沉声问:“谁挑拨离间了?”

    岑青禾说:“那能告诉你嘛。”

    商绍城道:“蔡馨媛?”

    岑青禾马上锤了他后背一下,“别说馨媛坏话,她平时竟帮你说好话了,我都以为你背地里给了她什么好处。”

    她终于恢复如常,听着心上人熟悉的话语,哪怕是挨揍,商绍城都觉得心里痛快。

    收拢双臂紧紧地抱着她,把脸埋在她脖颈处,深呼吸,他什么都没说。

    岑青禾摸着他的后脑,眼泪在眼眶打转,她强忍着,用轻快地声音问:“今天想没想我?”

    “嗯。”

    “多想?”

    “很想。”

    “很想是多想?”

    “想得饭都没吃。”

    岑青禾马上回道:“你是一顿没吃,我让你气得从昨天早上就吃不下饭,两天一夜,你要是再不来,回头就只能给我收尸了!”

    商绍城道:“谁说我只有一顿没吃?我也一整天没吃了。”

    两人真是越说越饿,岑青禾胃里咕噜噜乱叫,她让商绍城开灯,灯光乍亮,她伸手挡住眼睛,掀开被子下床。

    不知是躺了太久还是真的饿极了,她双腿发软,伸手让商绍城扶她。

    等她目光适应了光线,拿开挡在眼前的手,商绍城看见她双眼肿的不行,就剩一条缝。

    抬手用拇指轻抚她的两边眼皮,岑青禾把眼睛闭上,出声问:“丑吧?”

    “嗯。”

    她‘嘶’了一声,佯装不悦的道:“我气还没消呢!”

    商绍城问:“你不同情我了吗?我这么可怜。”

    话音落下,岑青禾喉咙有些哽,笑不出来,她抱住他的腰,轻声道:“现在不想结婚不要紧,我们慢慢处,要是以后你还不想结婚,那就算了。”

    商绍城马上弹了她额头一下,她睁眼呲牙瞪他,他面无表情的回道:“什么就算了?想分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