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级升级系统〕〔神剑至尊〕〔渣男要洗白[快穿]〕〔万古金身〕〔宋少的亿万新妻〕〔独占娇妻:闪婚老〕〔我的绝美鬼夫〕〔蜜宠田园:农门娇〕〔头条天后:君少,〕〔我创造了巫师〕〔超级神仙抽奖系统〕〔福星高照农家郎〕〔口袋逗游〕〔圈里的大神都爱秀〕〔医妃在上:九爷,〕〔豢养人类〕〔剑叩天门〕〔重生七零俏娘子〕〔快穿女配:宠你,〕〔宠物小精灵之王者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5章 低头
    :

    商绍城无端的心慌,手上劲儿一过,眼看着要入球袋的球,堪堪弹到案边,就这么撞开了。

    女人都敏感,斯文见状,还以为商绍城对冯冯有什么想法,马上暗道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商绍城直起身,侧头看向斯文,面无表情,出声问:“不是要结婚嘛,怎么突然不要孩子了?”

    其实他这么聪明的人,已经猜到最有可能的原因是什么,但还自欺欺人,不听回答不罢休。

    斯文面对商绍城渴望听到回答的表情,只觉得自己是开弓没有回头箭,早知道就不该卖别人的隐私企图笼络客人,如今她不可能说一半不说,只能硬着头皮回答:“好像,好像是冯冯姐的男朋友现在还不想要孩子,冯冯姐一怒之下就去做了人流,当天就跟他男朋友提了分手。”

    商绍城忽然觉得有些呼吸困难,像是喉咙被人掐住,一瞬间窒息到心口都在发疼。

    冯冯的男朋友说要娶她,结果听她怀孕却不想要孩子。

    岑青禾虽然没怀孕,但是那时那刻,她在开玩笑的时候,是把自己当做一个正怀孕的人吧?

    他没说不要,可他自己也知道,沉默,犹豫,甚至是刹那间的惶恐,即便最后权衡之下说了生,但他们彼此都明白,心不甘情不愿,委屈之下的肯定,又能让人有几分欢喜?

    冯冯的孩子没有了,这原本跟商绍城一毛钱关系都没,可他却一下子代入其中,感觉像是……岑青禾肚子里面的孩子没有了,是他的责任,他不想要。

    之前他也猜得到她因为什么不爽,但却没从根本上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总觉得是她把事情放大,继而有了后续的争吵。

    如今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摆在眼前,商绍城终于懂了,那一刻岑青禾心中的额失落,是恨不能丢了孩子,跟他分手的伤心。

    他脸色陡然变得难看,斯文不知怎么办才好,商绍城是黑8出了名出手阔绰的大客户,如果在她这里被得罪了,老板一定拿她是问。

    正想着,只见商绍城放下球杆,斯文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转身迈步往门口方向走,斯文怯怯的叫了声:“商先生?”

    商绍城头也没回的说道:“钱我直接给前台,你去找他们要。”

    出了黑8,他快步上了车,一边发动车子,一边掏出手机打给陈博轩。

    陈博轩那边显示正在通话,可还是临时切换成他的,“喂?”

    商绍城言简意赅,直奔主题,“蔡馨媛在家吗?”

    陈博轩顿了一下,随即道:“在啊,你问她干嘛?”

    “你约她出来,叫她把钥匙放在门口。”

    陈博轩过了遍脑子才惊讶说道:“你要去找青禾?”

    商绍城就是这么想的,还故意支走蔡馨媛。

    陈博轩没听到回答,径自嬉笑道:“我刚还跟馨媛说呢,你挺不了一个礼拜,怎么着,一天都挺不到了?”

    商绍城拉着脸回道:“我心情不好,你别惹我。”

    陈博轩说:“你心情不好又不是我惹的,别忘了我还浪费一下午陪你赛车呢。”

    商绍城眉头一蹙,“别磨叽,赶紧跟蔡馨媛说,我现在就过去。”

    陈博轩阴阳怪气的酸道:“你还真能指使人,你俩吵架让馨媛半夜折腾。”

    商绍城道:“你去接她。”

    这正中陈博轩的下怀,他约了蔡馨媛一整天,她都以岑青禾心情不好为由拒绝,如今事出有因,他也是出师有名。

    “行,我现在去跟她说,你想通的速度倒是挺快的,原本我以为你最少最少也要气三天,好多话都没跟你说,馨媛可让我转告你了,青禾背着你在吃避孕药,我听着心里都有些不舒服,你俩平时不做措施的吗?”

    爱玩儿的人都有一个底线,就是保护好自己,所以陈博轩几乎不用问商绍城,从他这么多年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就知道他有多自律。

    可岑青禾吃了避孕药,那只能说俩人没戴套,陈博轩是惊讶,所以问了一句。

    商绍城原本就心急如焚,迫不及待的想见岑青禾,眼下陈博轩当啷一句,他又有些晃神,明明声音是从耳朵进去的,可刺痛的却是心里。

    如鲠在喉也就不过如此,商绍城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觉得难受。

    陈博轩也不再废话了,以他的脑袋都想得明白,商绍城是真的喜欢岑青禾,喜欢到放弃理智,放弃多年的习惯,只想全身心的拥有,但是有一点没搞清楚……

    “今天我让馨媛一通臭骂,她猜青禾跟你发脾气,是因为昨天早上跟你开玩笑,说她怀孕了,你是不是回答的不好?”

    商绍城目视前方,脑子里却都是昨天接电话时的场景,漂亮的唇瓣抿着,他一声不吭。

    这算是默认了,陈博轩叹气道:“哎,我们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不带套,但她们觉得喜欢一个人,就是别吃药,我们从根本上就有悖论,所以你跟青禾解释清楚,话你比我说的漂亮,这回可一定得劝好了,你俩要是有个好歹,我这边也完。”

    什么叫拴在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商绍城心里堵得难受,本想叫他别啰嗦,但出口却是:“知道了。”

    陈博轩压抑他低头的速度,打趣道:“你突然受什么刺激了?”

    商绍城懒得理他,直接挂了。

    一路开车回到市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商绍城下车疾步往小区里面走,出电梯站在熟悉的门口,低头往地毯处一瞧,蔡馨媛把钥匙放在地毯下面,露出一截边缘,不注意根本就看不见。

    商绍城拿钥匙开了门,客厅灯没开,门廊灯倒是亮着。

    现在他来这边已经熟门熟路,打开鞋柜拿出男士拖鞋换上,他径自往岑青禾的房间走。

    轻轻推开房门,里面一片黑暗,静悄悄的。

    往床上一看,双人床中间,被子隆起一团缩起的弧度,她蜷着身体,看起来端的惹人心疼。

    迈步走过去,他在床边坐下,伸手摸她的头,岑青禾哭得睡着了,但是睡得浅,感觉有人在碰自己,她下意识的开口说道:“我不饿。”

    声音很低,带着浓浓的疲惫和沙哑。

    商绍城骤然觉得心痛,一声不吭,另一只手却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岑青禾闭着眼睛,哑声说道:“我睡一会儿,没事儿。”

    商绍城喉咙酸到发疼,半晌才勉强挤出三个字,“对不起。”

    岑青禾起初没什么动静,因为没反应过来,过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她动了下脑袋,然后转身向后看。

    一片昏暗之下,床边坐着个看不清面孔的身影,却明显不是蔡馨媛。

    岑青禾呆愣着不动,她觉得自己在做梦,一整天迷迷糊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她都不知道今天是星期几。

    商绍城同样看不清楚她脸上的表情,可心疼却那样的清晰,抬起手,他要摸她的脸,岑青禾本能的往后一躲,堪堪避开。

    重新躺下,她背对他,咬紧牙关,五官却紧蹙在一起,眼泪冲破浓密的睫毛,汹涌而出。

    她忍着不出声,却控制不住身体发抖,商绍城碰她一下就知道她一定在哭,心疼的不行,他赶紧去掰她的身子,嘴上又低又轻柔的说道:“我错了,你骂我两句,别哭……”

    岑青禾倔着不肯回身,却拗不过他力气比她大,硬是将她转过来。

    虽然没开灯,可岑青禾还是不愿意脸上的眼泪被他看见,所以她紧拽着被子,想要把脸蒙上。

    商绍城不许,干脆低下头将她紧紧地抱住,在她耳边不停说着:“青禾,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两人脸颊相贴,他感受到一片湿润,还有从她眼眶中最新滴落的泪水,温热的,像是一滴滴带有腐蚀性的液体,灼得他五脏六腑都在翻搅。

    哪怕被他抱在怀里,她的双臂依然在固执反抗,似是急于逃开他的束缚。商绍城感觉到,他心里又难过又害怕,终于明白她伤得有多深。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他死皮赖脸的抱着她,就是不松手,不停的在她耳边承认错误。

    岑青禾一整天没吃饭,昨晚又喝了那么多酒,全身的力气散尽,她没办法,只能任由他抱着。

    良久,岑青禾眼泪流干,啜泣声也逐渐停止,商绍城这才慢慢抬起头,黑暗中凝视着她的脸,低声说道:“你骂我吧,骂什么我都听着。”

    岑青禾闭着眼睛,一声不吭。

    商绍城说:“心里有什么不爽和气话,尽管骂,我保证你让我滚我都不滚。”

    他豁出颜面,不顾自尊,只为把她哄好了。

    可无论他说什么,她就是一声没有,屋里面静得像只有他一个人,一个人在自言自语。

    她越沉默他越着急,最后唯有破釜沉舟,半真半假的吓唬道:“你再不说话,我可亲你了。”

    话音落下不久,岑青禾的声音传来,“你不用道歉。”

    终于又听到岑青禾的动静,商绍城有种久违的错觉,心里高兴,连忙道:“必须道歉,我承认我错了,昨天早上是我回的不好,我刚睡醒,一时没缓过来……”

    他说了很多哄她的话,岑青禾耐心听完,在商绍城以为她会缓和的时候,她却特别平静的说了一句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邪王绝宠:医品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