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4章 他的一天
    :

    女人心情不好就是关起门来哭个够,再不然就是找闺蜜聊天诉苦水,相比之下,男人心情不好就可怜的多。

    商绍城从小到大还从来没被人当众指着鼻子骂滚,他要是不滚都不好意思待了。

    离开天府花园回到自己家,他气得在沙发上干坐了两个多小时,期间无数次希冀手机响,也许岑青禾会突然打给他,只要她说一句软话,不用,只要她打给他,哪怕一句话都不说,他也马上过去找她。

    但是让他失望了,岑青禾也是个硬骨头,平时没事儿的时候,她能屈能伸,可一旦真的翻脸,她才不会主动求和。

    商绍城不能哭也睡不着,气得抓心挠肺,他抄起茶几上的车钥匙,起身出门。

    以前在国外他就有开快车的习惯,还有职业赛车手资格证,奈何国内管得严,夜城市区就更不必说,以前岑青禾嘲笑过他,买那么多超跑有什么用,不堵车就万幸了。

    商绍城开车来到夜城一处专业赛车场,换好衣服坐进车中,围着占地三万多平方的赛道急速行驶,他喜欢这种感觉,破风而行,临界点的超高速可以让人摒弃一切杂念,只专注眼前的赛道。

    赛车陈博轩也在行,商绍城自己狂飙整圈之后,打给陈博轩,叫他过来,两人比赛。

    一身白色赛车服的陈博轩来到场地,还隔着一段距离,就见一身黑色赛车服的商绍城坐在车头处,他在抽烟,手边还放着一个烟灰缸。

    “啧,这浑身上下的忧郁味,我离着老远都闻见了。”

    商绍城没心情回他的调侃,抽了最后一口,他把烟头按熄在烟灰缸中,起身道:“老规矩,我刚才跑了一圈,路比你熟,让你十秒。”

    马上有工作人员跑来拿走烟灰缸,陈博轩似笑非笑的道:“你心情不好,我让你十秒。”

    商绍城拉着一张俊美的面孔,冷冷的瞪了他一眼,二话没说,转身上车。

    两人的赛车跟衣服是同款颜色,很好区分,一黑一白,站在高台上的计时员一手拿着秒表,另一手挥舞着小旗,手起旗落,刹那间,只听得赛车排气筒发出的嗡鸣之声,两辆车几乎是同一时间射出去。

    每隔一段路都会有人计时,大屏幕上会显示两人的实时米数和用时时间,商绍城以为有人跟他比着,他就会心无旁骛,可结果让他自己都惊诧,在这么密不透风的时间里,他竟然还能见缝插针的想到岑青禾。

    他在想,即便她跟薛凯扬同一辆车上下来,也并不代表两人昨晚一直是在一起的,她是随意,但不是随便,明知道薛凯扬追过她,即便两人现在是还能接触的朋友,但她也绝对不会一时意气就落人话柄。

    也许,他们真的是赶巧半路遇上的,而且她也说了,她去见其他朋友,而他却一口咬定,你昨晚跟谁在一起,心里清楚。

    如果真的误会她,以她的脾气,定会翻脸。

    她这人就这样,是就是,不是就不是,谁要是往她身上泼脏水,她一定会恼羞成怒闹个明白。

    她也是真倔,谁让她不解释清楚?平白无故……

    恰逢一个拐弯,白色赛车一个漂亮的飘移,直接超了黑色跑车半个车身,紧接着驶入平道,白色赛车顺利赶超,后来者居上。

    商绍城忽然回神,暗叹自己居然可以在这么紧张的时刻晃神,努力收回思绪,他全力赶追。

    两人都是职业的水平,你追我赶,看得高台上的计时员热血沸腾,不知道的还以为赢房子赢地,要这么认真。

    商绍城认真是有原因的,现在只要是能让他转移注意力,不去想跟岑青禾吵架的事儿,他干什么都行;

    而陈博轩认真的目的就更加明确了,只要能让商绍城撒了气,权当花时间买他个乐呵。

    一下午的时间,两人都在跑道上度过的,跑了这么多圈,两人基本打个平局,商绍城总爱走神,一心二用,原以为可以用这种发泄带走郁闷的心情,岂料跑完回去休息室看手机,上面没有岑青禾的来电,他更加郁闷。

    死白眼儿狼,一点儿头都不肯低。

    换好衣服出去,陈博轩在大堂沙发上翻杂志,见他出来,起身走到他身边,出声问:“心情好点了吗?”

    商绍城拉着脸回道:“谁心情不好了?”

    陈博轩忍不住笑,“你是一直没照镜子吧?”

    说话间两人正好走到大门口,全面玻璃的大门,陈博轩下巴一抬,示意道:“你照照,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输不起呢。”

    商绍城道:“我输了?”

    陈博轩马上改口,“距离你上次的战绩还是有点差距,退步了啊。”

    商绍城说:“你走吧。”

    陈博轩见他目不斜视的往停车场走,他挑眉问:“你去哪?”

    “打球。”

    “我跟你去啊。”

    “你球打得太差。”商绍城头都不回,充分表演了一遍什么叫卸磨杀驴。

    陈博轩心塞,这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玩儿完就甩嘛。

    他受不了这份屈辱,所以朝着商绍城挺拔高傲的背影喊道:“友情提醒你一句,青禾跟薛凯扬没什么猫腻。”

    商绍城头都没回,陈博轩小声‘切’了一句,却不知商绍城在心里回他:用你说?

    开车离开赛车场,商绍城又去了黑8,对比女人的遇事儿就放倒,男人更多是遇事儿到处跑。

    前者让自己肆意的哭,后者让自己没空乱想。

    到了黑8,商绍城惯例点冯冯的台,倒不是跟她有多深的交情,只是因为放眼整个台球场,也就只有冯冯的球技能勉强让他燃起好好打的冲动。

    但前台服务人员却说:“不好意思,冯冯最近请假没来,给您换一位可以吗?斯文,冯冯的徒弟,水平也很高。”

    商绍城是无所谓换谁的,球打得不好马上叫人走就行。

    他先被人领去单独包间,进门没多久,另一人敲门进来,“商先生,您好。”

    商绍城往门口看了一眼,是一名穿着黑8职业装,白衬衫配黑裙子的年轻女人,长直发,长相也算甜美。

    她面带微笑,“我是斯文。”

    商绍城‘嗯’了一声,连嘴都没张开。

    斯文进门后主动站在球案边,一边重新摆置台球,一边问道:“商先生想打什么?”

    商绍城拿着球杆上巧粉,低沉的声音,不辨喜怒的说道:“8球,你第一局能赢我,一桌跟你师父一个价。”

    斯文闻言,眼底深处马上流露出惊喜之色。

    她认识商绍城,知道他是冯冯手上的大客户和老客户,一桌五万的价格,整个黑8谁不眼红?

    也就是冯冯请假没来,这好事儿才轮得到她身上。

    唇角勾起的弧度不由得抬高几寸,斯文把球架拿走,问商绍城谁先开局。

    商绍城站在一旁抽烟,随口回道:“你开吧。”

    斯文是冯冯手把手教出来的,光看开球的架势就跟冯冯很像,又快又准。第一杆出去同时进了两球,她绕着案边走位,寻找最快最安全的进球角度。

    也就是商绍城一根烟的功夫,斯文清桌了。

    屋内没叫球童,斯文主动捡球,整个过程,两人不出声,周围迷之安静。以前斯文没跟商绍城打过球,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性子,见他刚抽完一根烟,她抬头主动微笑,“您喝点什么吗?”

    商绍城脑海中蹦出的第一个东西就是芦荟酸奶,最近岑青禾迷上了酸奶,基本上他看见她的时候,她都不怎么喝水,一直在喝酸奶。

    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晃了一下神,商绍城慢半拍回道:“有芦荟酸奶吗?”

    斯文微愣,没想到他这么酷一人,会喝这么女孩子气的东西。

    但只要客人提了,她不会说没有,回神之后,她微笑着道:“我找人问一下,没有就去外面超市买点回来,反正也近。”

    她开门对门口的店员嘱咐,店员走后,她关门进来,出声说:“冯冯姐好像说过,您以前不喝酸的东西吧?”

    商绍城现在也不喝酸的,他只是……想白眼儿狼了。

    俊美的面孔上不露声色,他不答反问:“冯冯怎么没来?”

    她已经把球摆好,商绍城俯身开球,斯文见他主动聊天,赶紧讨好似的回道:“不瞒您说,冯冯姐最近出了一些事,身体和状态都很不好。”

    ‘咚咚’两声,两颗球准确无误的掉入球袋,商绍城目不斜视,斯文等了他几秒,见他没有下文,她兀自接道:“她跟他男朋友分手了,谈了三年多,原本都打算明年结婚的。”

    商绍城绕着球案边走了几步,没有看她,只出声问:“为什么分?”

    斯文很想跟他套近乎,但又得装作一副为难的样子,见他没往自己这里瞧,她只能吞吞吐吐的说:“商先生,您是冯冯姐的老熟客,那我也就不瞒您了,冯冯姐上个月中突然检查出怀孕,她特别开心的跟我说,明年婚期要提前了,我也很开心,还等着去喝他们的喜酒,但一个礼拜前,冯冯姐突然请假没来,我给她打电话,听出她声音特别虚弱,后来跑去看她才知道,她刚做了人流,整个人都很憔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