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狼王〕〔影帝的天命少女〕〔来自山里的孩子〕〔冷君嗜宠,太子要〕〔超能外卖系统〕〔黑科技研发中心〕〔未来生存系统:男〕〔冷王的绝宠医妻〕〔军婚燃情:九零小〕〔傻妻种田:山里汉〕〔大唐技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暴君,你家王妃翻〕〔横刀〕〔最强医妃:邪王,〕〔一把吉它镇天下〕〔异能小毒妃:王爷〕〔穿越变成老爷爷〕〔星际大头条〕〔重生甜妻请签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2章 明知道
    :

    陈博轩知道岑青禾是什么人,无端端的口气这么冷淡,一看就是有事儿,不着痕迹的瞥了眼身边的商绍城,他可一直没说跟岑青禾吵架或是闹别扭了。

    既然是事出有因,清官难断家务事,陈博轩马上道:“那你们聊吧,我先走了。”

    他赶紧撤出风暴中心,快步离开,还不忘打电话通知蔡馨媛,说是岑青禾回来了,叫她别担心。

    可最让人担心的还在后头,商绍城跟岑青禾谈了这么久,在周围人眼中,他们是撒狗粮专业户,蜜里调油腻歪的不行,就算商绍城生日那天发生了一些小插曲,可个中原因也就他们自己清楚,外人看来,他们很快就和好如初。

    所以这算是他们谈恋爱以来,第一次明目张胆的闹情绪,俩人还没等吵,已经把身旁人吓得够呛。

    陈博轩走了,小区大门口只剩商绍城跟岑青禾两人,他沉着脸看着她,出声问:“去哪儿了?不回家不知道电话说一声?”

    他在强压怒火,将一夜的担心和看见她与薛凯扬同车的愤怒,尽数抵在喉管之下,他以为他尚算平静,他在跟她好好说话。可在岑青禾听来,这无异于是带着隐怒的质问。

    商绍城心里有火,岑青禾何尝不是?她终究是没能把那个玩笑当做玩笑,一笑置之。

    忍了一天一夜,她发现那个笑话背后的真相是毒,她一口灌下去,没死了,却折磨的她百爪挠心,死去活来。

    他冷,她就云淡风轻,故意无所谓的口吻回道:“不说了嘛,手机没电了。”

    商绍城一看她这态度,登时气不打一处来,泛冷的面孔上裂出缝隙,愤怒渐渐涌出。

    “东西是死的,人是活的,你手机没电了,不知道用身边人的打一个吗?”

    男人生气时喜欢讲道理,就事论事,但女人生气时喜欢感情用事,会追溯到生气的源头。

    明明就是他惹她生气,现在还掉过头来骂她是‘死的’。

    岑青禾也变了脸色,抬眼看着他说:“谁知道你突然回来?我是正常行程吃饭见朋友,手机没电是意外,如果你不这么翻天覆地的找,所有人都不会这么大惊小怪。”

    她话音落下,商绍城黑色的瞳孔中翻着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仿佛是不可置信,他沉声说:“倒是我的错了?”

    岑青禾是心情不好,但还不至于不讲理,她知道手机快没电却没事先告诉他,确实是生他的气,不想搭理他,但他担心她,她也看得出来。

    张嘴吸了口气,她努力压下心中所有的情绪,不快的,伤心的,委屈的,各种各样。

    等到话说出来,只是各种情绪交杂之后演变的结果,她说:“我不想跟你吵架,你刚回来,回家睡觉吧。”

    她的本意是,大家都冷静一下,不要在这种情况下逼着对方说出什么伤人的话来。

    但是很显然,商绍城的理解并不是这样,见她要走,他下意识的伸手扣住她的手臂,沉声说:“你昨晚去哪儿了?”

    岑青禾被他这个动作搞得不爽,强忍着没发作,她平声回道:“吃饭,唱歌。”

    商绍城问:“跟谁?”

    岑青禾觉得有一股气已经窜到了头顶,可她还是理智的回道:“朋友。”

    商绍城道:“什么朋友,薛凯扬吗?”

    他知道她心情不好,可一想到她跑出去跟薛凯扬玩儿了一夜,即便再信任她,可心里还是会觉得膈应。

    岑青禾终于到达了忍耐的临界点,胳膊使劲儿一抻,从商绍城掌心中抽回,她蹙眉瞪着他,不答反问:“你什么意思?”

    她气到脸色发红,商绍城视若无睹,径自说:“我问你昨晚跟谁在一起。”

    他态度不好,岑青禾马上呛回去,“商绍城我警告你,最好收回你这副质问的口吻。”

    她已经毛了,但不会拿自己的名誉跟他赌气,所以不等他接话,她自顾自的说道:“我见我蓉城来的朋友,说了你认识吗?”

    岑青禾说完之后,在等他露出意外和歉疚的眼神,谁料他眼中却唯有嘲讽,像是在鄙视她撞到了枪口上面,迫不及待的讽刺道:“蓉城的朋友,叫什么?”

    岑青禾感觉自己被侮辱了,他不相信,不相信她昨晚没有跟薛凯扬在一起,所以他才会刨根问底。

    当即气到发笑,岑青禾道:“商绍城你真有意思。”

    商绍城冷着一张脸,等她解释他哪里有意思。

    岑青禾看了他几秒,目光在从嘲讽转化成伤心之前,她咻的别开视线,转身往小区里面走。

    商绍城任由她走了两米,他站在原地气顶脑门,要是换一个人,爱他么走不走,他还不伺候了。

    他从来没有主动挽留过任何一个人,男女都是。可他知道岑青禾越走越远,他的心也跟着越来越疼,像是他的心与她的身体连了一根没有弹性的线,如果她走得太远,他会被生生疼死。

    理智终究是没拼过感性,在岑青禾马上要跨进小区大门之际,商绍城快步追过来,一把扣住她的手腕。

    岑青禾怒极,直接骂道:“滚!”

    她声音不小,脸红脖子粗,就连保安室的人都打开窗子探头观看。

    商绍城何时受过这等对待,瞬间冷了脸,出声说:“岑青禾,差不多得了。”

    岑青禾仰头回道:“受不了你走啊,谁让你拦我了?”

    商绍城气得面若冰霜,咬牙切齿,攥紧了她的手腕,他沉声说道:“你发什么疯?”

    岑青禾想到他在电话里面的犹豫和迟疑,以及那句无奈之下叫她生,说完又迫不及待掩饰惶恐的玩笑口气……

    “我是疯子,你第一天认识我?我一直就这样,看不惯你松手,没人让你受这份气!”

    岑青禾美眸圆瞪,目光中尽是挑衅,语气中满是嘲讽。

    商绍城余光瞥见保安脸上挂着看热闹的表情,他抬眼望过去,对方见状,赶紧重新关上窗户,不敢在这种时刻火上浇油。

    可即便如此,商绍城还是被人看了笑话,人生第一次,当众被人公开挑衅。

    松开岑青禾的手腕,他看着她,一如散尽了热情,只余失望,“我问了从蓉城来夜城的盛天职员,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你昨晚跟谁在一起,自己心里清楚。”

    岑青禾有些害怕,一个口口声声说喜欢自己的男人,为何可以说变脸就变脸,用这样伤人的眼神看着她,而且他口中的话……

    伤心到极处,岑青禾当他面提了一口气,原本她可以光明正大的报上段言和白宇的名字,可此时此刻,她只想说:“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和权利,你查别人我不管,你别查到我身上来,我想跟谁见面就跟谁见面,不需要跟任何人报备,你说的没错,我自己心里清楚就行。”

    商绍城面色已经难看的不能再难看,微垂着视线睨着她,他开口,声音不怒只冷,“这话是你说的?”

    岑青禾毫无畏惧的回道:“我说的。”

    她话音落下,商绍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二话不说,掉头就走。

    岑青禾也马上转身,疾步往小区里面走。

    走着走着,她忽然慢下来,想回过头去看一眼,只要他也停下来,她一定折回去,扑到他怀里大哭大闹一场。

    转回头,岑青禾还挺怕商绍城看见她的怂样,结果并没有,尚算宽敞的小区大门口,哪里还有商绍城的影子?

    岑青禾的视线顿时模糊一片,看他多懂她,丝毫不给她露怯的机会。

    眼泪不受控制,成片成片的往下流,岑青禾忽然想到孙倩说的那句话,如果他连婚姻都不想给你,那就是随时都想走。

    看吧,还真的走了。

    艳阳高照的早上,岑青禾站在小区一处独自心伤,以前所有的美好都抵不过他在最初的坦诚相告,他说,他不想结婚。

    她也没想马上逼他怎么样,她只是,只是想要一句甜言蜜语,甚至连承诺都算不上,哪怕他给她一句,现在不想,或许以后就想了,总得让她有个理由安慰自己。

    如果他自始至终就没想过结婚那一步,那她现在算什么?一场没有结局的恋爱?一个随时都会被扔下的前任?还是,他真的只是想玩儿玩儿而已,所以连幻想都不愿意给。

    越想心里越难过,徐莉说,谈恋爱可以,但一定要保护好自己,蔡馨媛也说,住在一起可以,但千万别怀上。

    在做的时候,商绍城总是任性的不想戴,而她也总是放纵的任由他喜欢,如今到了要负责的时候,他却退缩了。

    岑青禾反复在想,到底是她任性,逼得他不开心,还是他们之间的理念本就不同,所以早晚都得面临这一天。

    想来想去,她心里终于有了一个结果,好像是她的错,是她在明知他不想结婚的前提下,还固执的把自己交给他;明知道他不想结婚,还拿孩子逗他吓他;明知他习惯了捧,她还当众的讽;明知他不会每一次都后悔出来找她,可她还傻傻的站在这里等他。

    早就知道结果,还妄图在过程中改变,她也是没谁了。

    岑青禾伸手抹了把眼泪,庆幸自己没化妆,大门口处零星有人进出,却始终没有那抹熟悉的身影,失望攒够了,她终于可以掉头回家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