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魂代理所〕〔娇女嫡妃〕〔花滑之国宝天后〕〔随身带个狩猎空间〕〔在美利坚当大咖〕〔十八线上位手册〕〔七零纪事〕〔亿万暖婚:霍爷宠〕〔没有谁,我惹不起〕〔超级基因猎场〕〔神医毒妃:妖孽王〕〔都市之万界帝尊〕〔秘巫之主〕〔修仙小神农〕〔仙妻入怀:兵王大〕〔正室策〕〔重生学霸:女神,〕〔北方有妖来〕〔狂医兵王俏总裁〕〔日久成婚:神秘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1章 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

    蔡馨媛特别有意思,看出商绍城面色不好看,她在岑青禾的耳濡目染之下,赶紧从厨房冰箱里面拿出镇好的黄桃罐头,还有天使土豆片,却错误估计商绍城此时此刻的心情,仙丹他都咽不下去,反而看见熟悉的零食,他心里更难受。

    陈博轩劝说:“今天礼拜六,估计跟朋友玩的晚了一点,应该快回来了。”

    商绍城不出声,别人看不出他心中所想。

    三人起初就这么坐在沙发上等着,商绍城一脸阴郁,蔡馨媛跟陈博轩也不敢旁若无人的聊天,所以室内气氛静得跟要上香一样。

    从凌晨三点等到四点,又从四点等到五点,陈博轩困得眼泪都要下来了,偷着打哈欠。

    蔡馨媛也困,但她更担心岑青禾去哪儿了,还叫她晚上不用回家住,感情是自己也没想回来。

    “她说没说见哪里的朋友?”商绍城终于开了口,一时间陈博轩跟蔡馨媛都激灵一下,后者挺直腰板,努力回忆一下,随即道:“她好像说了一嘴,是去见从蓉城来的朋友。”

    商绍城问:“你不认识?”

    蔡馨媛道:“我不认识,上次她去蓉城开研讨会,我没去。”

    商绍城说:“盛天的人?”

    蔡馨媛模棱两可的点头,“应该是。”

    他掏出手机打给余楚楠,在凌晨的五点过七分,外面天都没有亮。

    神奇的是,嘟嘟声只响了三下,清醒又公式化的女声传来,“商总。”

    商绍城道:“帮我查一下蓉城公司那边,有谁来了夜城,我要电话号码。”

    无论商绍城有何吩咐,余楚楠的回答永远是,“好,我现在叫人去查,查到了给您回电话。”

    蔡馨媛觉得特别酷,怪不得这么多人挤破脑袋往上爬,人坐的位置越高,权力越大,就越接近‘肆意妄为’,可以不顾任何时间任何场合,只要一句话,下面多的是人为他办事儿。

    就这样,三人又开始坐着等,约莫能有个二十分钟的样子,余楚楠回了电话,说是已经把对方的姓名和电话号码发到商绍城手机上。

    商绍城挂了电话调出短信,蔡馨媛善解人意的说了句:“还是我来打吧,我打方便一些。”

    如果是商绍城凌晨打给对方,无论对方是男是女,都会觉得不大好,但如果是女人,又是合租者,那就没问题了。

    她按着短信上的号码拨过去,对方没有马上接,蔡馨媛可以理解,这么早,正常人也不会醒。

    “喂?”终于等到里面传来一个男声,带着浓重的睡意。

    蔡馨媛马上礼貌问道:“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请问岑青禾跟你在一起吗?”

    “谁?”

    “岑青禾。”

    “你打错了。”说罢,对方直接挂断电话。

    房间很静,对方的回答商绍城跟陈博轩都听得清楚。

    陈博轩说:“换一个打。”

    余楚楠一共发来三个号码,蔡馨媛一一打过去,对方都是被吵醒后的轻微不耐,说着打错了或者不认识,直接挂断。

    本以为商绍城使出这招,找到岑青禾是必然的,可结果却让三人大跌眼镜。

    商绍城明显更加焦躁了,不是生气,而是着急,岑青禾一夜未归,手机关机,她能跑哪儿去?

    找不到岑青禾,他只能问蔡馨媛,“她走之前还说什么了吗?”

    蔡馨媛也被搞得特别紧张,一边回忆一边道:“没说什么啊,她就说去见蓉城来的朋友。”

    其实他们都是一叶障目,岑青禾说白宇从蓉城来,可没说他是从蓉城直接来的夜城。白宇跟段言都是从海城来的,而余楚楠要到的三个号码,都是蓉城分部来夜城公出的,两伙人,自然对不到一起。

    若是平时,商绍城稍微转个弯儿也就猜到了,可是此时他关心则乱,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她该不会出什么事儿了吧?

    他坐不住,脸色难看的不行,蔡馨媛不敢说话,陈博轩出声说:“先别急,没准玩得太晚直接在外面住了。”

    蔡馨媛心里想,岑青禾就算不给她打电话,也总会给商绍城打电话的,这是怎么了?

    商绍城想的恰好也是这一点,她手机关机,人不回家,连个电话都不打给他,就算她手机没电,难道身边人手机也没电了?说白了就是故意的。

    他宁愿她是故意气他,可他不敢保证,她是不是在外出了什么意外,万一是后者呢?万一她不是气他,只是没办法联系他。

    人一旦真的动了情,再聪明的人也没办法用理智去操控情感。

    商绍城彻底疯了。

    一如她上次突然从滨海跑回冬城,他联系不上她,好不容易等她接了电话,他立马劈头盖脸一通臭骂,那是关心则乱,他吓得不行。

    他都想报警了,但‘失踪’不满二十四小时,他觉得读秒如年,可是对很多人而言,这就是一觉的功夫。

    到底是在外面睡,饶是喝了不少,可岑青禾还是没睡踏实,早上迷迷糊糊一睁眼,才六点五十。

    躺在酒店清一色的白色枕头上,她有些出神的望着陌生的天花板,什么都不想说,心情跟上坟一样。

    一个玩笑,开到最后,大家谁都笑不出来,也算是稀奇事儿了。

    早知如此,她何必去试探他的心?

    岑青禾特想自嘲,越想心里越憋屈,睡不着,她干脆起来收拾一下,出了酒店。

    酒店大门跟后宫大门是并排开着的,她从里面走出来,正巧另一帮人也从隔壁出来,她头不抬眼不睁的往前走,想回家,忽然身后传来一声:“青禾?”

    岑青禾停下脚步,转头去看,只见台阶上站着的一帮人,很多都是熟面孔,比如闫舒婷和赵文柠,还有赵川,魏松晨,而叫她的人,正是薛凯扬。

    一帮人看着她一个,岑青禾素面朝天,一点儿妆都没化,还是刚从酒店出来,行色匆匆。

    薛凯扬走下台阶,看着她问:“你这是去哪儿了?”

    岑青禾如实回道:“外地来了两个朋友,昨晚招待他们在后宫玩儿,喝多了直接在酒店睡了一晚。”

    薛凯扬说:“我们昨晚也在这儿,没碰见你。”

    岑青禾说:“后宫这么大,我还走错过包间呢。”

    他问:“你现在去哪儿?”

    “回家。”

    他说:“我送你吧。”

    “不用。”

    闫舒婷拉着赵文柠走过来,旁若无人的对薛凯扬道:“你跟文柠顺路,你送她回家。”

    这么明目张胆的宣示主权,岑青禾可不想掺和,她主动对薛凯扬道:“我先走了,对了,你那事儿搞定了,回头有空来公司一趟,帮你把合约改了。”

    说着岑青禾就要走,薛凯扬转头对赵川说:“你送她们回去。”

    说罢,他径自追上岑青禾,不顾她低声嘀咕,叫他回去,非要跟她一起走。

    岑青禾犹如芒刺在背,都不敢回头,走远之后才道:“薛凯扬你就坑我吧。”

    薛凯扬轻笑着道:“我怎么坑你了?”

    她剜了他一眼,语重心长的道:“我看那女孩儿挺好的,你别伤人家心。”

    薛凯扬道:“你觉得挺好,那我帮你俩撮合一下?”

    无一例外的,又换来岑青禾的一记白眼儿。

    他是玩儿通宵,一夜未睡,岑青禾是一晚上没睡好,因为要谈公事,所以两人顺道找了家早餐店,吃了几口东西。

    从早餐店出来,岑青禾说:“我走了。”

    薛凯扬道:“我送你。”

    “大白天的你还怕我找不到自己家门?”

    “这不为表感谢嘛,我替我妈谢谢你。”

    他伸手拦了计程车,帮岑青禾打开后车门,他则坐进副驾。

    岑青禾是真心不想多说话,也懒得跟他站在大街上犟,他想送就送吧。

    早上八点二十不到,一辆计程车停在天府花园楼下,岑青禾从后座下来,薛凯扬降下车窗,对她摆手,“谢啦。”

    岑青禾双手插兜,嫌冷没拿出来,点头回道:“嗯,走吧。”

    他朝她笑,然后关上车窗,叫司机开车。

    岑青禾掉头往回走,起初是低着头,什么都没看,走着走着,也许是心理感应,她总觉得空气中似乎飘着一丝异样的气息,抬眼一看,果然,不远处的小区大门旁,立着两抹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一个是陈博轩,而另外一个,是商绍城。

    陈博轩眼看着岑青禾从有薛凯扬的车里下来,这么早,她素面朝天,脸上鲜少的倦容,当真让了看了……心里不舒服。

    岑青禾一看商绍城比天还冷的脸色,就知道他一定看见薛凯扬了,若是平时,她一定马上解释,但今天她不想这么做,就当是任性也好,她就是不想。

    迈步迎上前去,她面色坦然的问:“你们两个怎么在这儿?”

    商绍城一言不发,只一眨不眨的盯着她看,俊美的面孔上虽无明火,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才是他真正发火的表现。

    陈博轩不想让事情闹大,赶紧出声说道:“你上哪去了,绍城昨天半夜回来的,打你手机打不通,我们等了你一整晚,你再不回来,他就要报警找你了。”

    面对陈博轩的着急,岑青禾则显得云淡风轻,“手机没电了,我以为馨媛会跟你玩儿很晚,就没告诉你们,他在外地,我就没跟他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爹地超级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人间极乐〕〔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