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放开那个女巫〕〔罪爱金水〕〔天降萌宝:总裁爹〕〔万古一拳女神〕〔无上道尊混都市〕〔第一狂妃:废柴三〕〔重生之侯门邪妃〕〔婚婚欲睡:顾少,〕〔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强手致胜〕〔叶薇厉空烈〕〔宠宠欲恋〕〔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医妃天下:冥王,〕〔穿过风的间隙〕〔丑妃虐渣不从良〕〔联盟之魔王系统〕〔一夜沉沦总裁轻轻〕〔冰冷少帅荒唐妻〕〔欢乐农女:将军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50章 不见,试探
    :

    岑青禾是聪明人,段言和白宇不会无缘无故跑来夜城,就算白宇说段言来夜城有公事,可是公事之前还以朋友的名义私下里跟她见面,告诉她这么大一个消息,提醒她不要站错队。

    这是情分,岑青禾记在心里。

    吃完饭后,她做东请两人去后宫,三个人叫了个大的包房,果盘,零食和各种酒堆满一桌。

    岑青禾放话,“我在隔壁酒店开好了房间,你们不用担心横着出去,实在喝的走不动路,我叫人给你们抬上去。”

    白宇学着东北腔,夸张的道:“这还说啥呢,整呗!”

    岑青禾承认,她开心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急于发泄的内心,她很委屈,很憋闷,甚至是,伤心。

    早在吃饭的地方,她就喝了三四两的白酒,这会儿来到后宫,满桌子啤酒,红酒,洋酒,随便喝。

    耳边响起熟悉的音乐,岑青禾偏头看向led大屏幕,“这歌我会唱。”

    点歌的白宇说:“那赶紧给你唱,本来我只喜欢听,你会唱正好。”

    这歌前奏很短,岑青禾右手拎着还有几口红酒的高脚杯,左手接过话筒,低沉醉人的声音响起,“我怎么都不想睡,天特别亮夜特别的黑,当我深深的呼吸,心中充满想你的甜蜜。想和你走在雨中,想要你牵我的手,傻傻的你不敢说爱,而我也故意要你为我等待……”

    白宇跟段言都在一旁帮岑青禾叫好,岑青禾举起高脚杯,脸上笑容变大,嘴里唱着‘说不出有多快乐,还是不够’,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商绍城的脸,回忆着两人之间甜蜜醉人的画面,不知道是不是酒精的作用,她竟是一时鼻尖发酸,险些哽咽。

    可到底还是没有喝醉到不顾形象,岑青禾忍住了,不想让负面情绪影响到其他人。

    此时的她并不知道商绍城已经临时回了夜城,原本按计划,他要明天才回来,可是周家突然出了事,之前计划的陪周兆贤打高尔夫的行程取消,他也就没必要再在海城待了。

    夜里十二点下的飞机,他回市区的路上打给岑青禾,想着给她一个惊喜,让她忘记早上不开心的事儿。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岑青禾很少会出现关机的状态,商绍城也是心虚,没想会不会是没电之类的意外状况,马上就联想到她可能是生气了,不想接他电话。

    直接乘车来到她家门口,商绍城三步并作两步上了楼,门铃按下的时候,他才开始琢磨,到底说什么哄她。

    不是临时抱佛脚,而是想了一整天,也没有一个更好的说辞,他确实不想结婚,但今天也是脑子木,就算是哄她开心,说两句她爱听的话不行吗?

    他自己也很懊恼,无端的偏生枝节。

    门铃按下已经过了一会儿,完全没人应,商绍城只能再按,他就不信,他都到家门口了,她还能让他吃闭门羹不成?

    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商绍城在门口按了三分钟门铃,愣是没人来开。

    他严重怀疑,只有一种可能,岑青禾不让蔡馨媛开。

    拿出手机打给她,岑青禾还是关机,商绍城有蔡馨媛的号码,转而打给蔡馨媛。

    电话通了,响了能有四五声的样子,里面传来很低的一声:“喂,偶像。”

    商绍城一听不对劲儿,问:“你在哪儿?”

    蔡馨媛说:“我在外面看电影,怎么了?”

    商绍城下意识的问:“青禾跟你在一起吗?”

    蔡馨媛说:“没有,她说有外地的朋友来夜城,晚上跟他们一起去吃饭。”

    商绍城先是松了口气,没在家,那就不是故意不给他开门。

    但是转念一想,他又问:“她手机关机了,你知道她去哪儿了吗?”

    蔡馨媛道:“她没说,你去家里找她吧,都这么晚了,她一定在家。”

    商绍城道:“我就在你们家门口,她还没回来。”

    这回连蔡馨媛都诧异了,“啊?还没回来?她出去吃饭的时候才六点多。”

    有时候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商绍城心里马上就急了,生怕岑青禾在外出点什么事儿。

    蔡馨媛说:“那我现在回去。”

    手机中隐约传来陈博轩的动静,商绍城猜出两人在一起约会,遂出声回道:“不用了,估计快回来了,你玩儿你的。”

    电话挂断,他鲜少的迷茫,原来他跟她之间,一旦分开,再联系上的途径竟然只剩下手机,手机要是关机了,他竟然找都找不到,真是又荒唐又可笑。

    还有就是,心里化不开的浓浓担心,她以前从来没有突然就关了机,三更半夜还不回家的情况,偏偏早上出了那么一档子事儿,商绍城心里就更控制不住胡思乱想。

    别说夜城这么大,就算是个巴掌大的小地方,想找个人也不好找,商绍城只能站在家门口等她,点上烟,一根接一根的等。

    白宇喝到偷偷去洗手间抠喉咙,他没想到岑青禾这么能喝,本还想把她放倒,结果她还正常,他已经摆手举白旗了。

    段言看了眼时间,一晃夜里两点多了,他对岑青禾说:“咱们走吧,先把白宇送回酒店,我送你回家。”

    岑青禾喝到七八分醉,懒得折腾,她出声回道:“我也不回家了,直接在楼上开间房住。”

    白宇走路晃荡,岑青禾跟段言一左一右的搀着,三人出了包间往后宫大堂走,岑青禾去前台算账,喝高了的白宇把手臂搭在她肩膀处,含糊着说道:“青禾,晚上别走,咱们一起回酒店……”

    前台工作人员闻言,不动声色,因为见怪不怪。

    岑青禾随口应道:“我去,我去。”

    怕是在任何人眼中,两个帅哥和一个美女的组合,嘴里还聊着酒店,很难不让人多想,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不远处立着的靳南。

    他刚刚见完常文娜介绍的几个大客户,在包间里面闹腾的头昏,想出来透口气,结果听见有人喊‘青禾’,他本能的闻声望去,只看背影,他也一眼认出是她。

    她被个高个男人从后面揽着肩膀,竟是一点儿反抗和别扭的动作都没有,最关键的是,那人不是商绍城。

    似乎每一次见她,她都能让他‘刮目相看’。

    岑青禾付了账,回身时顺势把白宇的胳膊从自己肩膀上拿下来,老老实实的放好,因为白宇走路打晃,她还是人道为先的跟段言一起扶着他。

    三人一块儿出门往隔壁酒店方向去,靳南默不作声的在身后不远处跟着,他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为什么要跟,他的解释是,万一他们进了一间房,他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商绍城戴绿帽子。

    到了酒店前台,岑青禾报上名字,她已经事先预定好两间房,现在只需要段言和白宇登记身份证就可以入住,她自己也开了一间,前台递来三张房卡,并对岑青禾道:“您的房间在出电梯右手边的最尽头,建议您从右边电梯上,不然会走很远。”

    而白宇和段言的房间靠左侧,要乘左边的电梯上。

    段言一个人架着白宇,对岑青禾说:“你快上去休息吧,我扶他就行。”

    岑青禾问:“你一个人能行吗?”

    “没事。”

    说话间,醉得糊涂的白宇伸手欲拉岑青禾的胳膊,岑青禾本能反应,回手就给他一下子,‘啪’的一声脆响,在午夜的酒店大堂分外嘹亮。

    前台都被岑青禾给打精神了,只听得岑青禾对白宇说道:“就你这酒品还想让我给你介绍对象,回去再修炼几年吧。”

    段言扶着白宇,笑道:“我俩先走了,你快上楼吧。”

    岑青禾应声,互相打过招呼之后,她一个人迈步往右边电梯口走。

    这所有的经过,尽数落在靳南眼中,他不自觉得勾了下唇角,想到她在医院走廊里对他支支吾吾解释的话,无外乎就是想表示,她不是个女痞子。

    相比前几次见面的状况,她肯在危急关头把常姗藏在自己身后,单凭这一点,他已经可以认定,她是个好人了。

    如今看来,她也就是他说过的那句,好人也有嚣张跋扈的。

    转身出了酒店,靳南权当无聊的夜晚多了个不那么乏味的小插曲,他没有打给商绍城,毕竟岑青禾也没做错任何事,但他不晓得,商绍城已经在岑青禾家门口干站了两个多小时。

    半夜三更,陈博轩送蔡馨媛回家,正想着要不要趁她心情不错,乘胜追击,偷着亲她一下,可还没等下嘴,余光一瞥,前面戳了个高大身影。

    蔡馨媛也吓一跳,不由得挑眉道:“你怎么在这儿?”

    商绍城沉声道:“青禾联系过你吗?”

    他明知道她关机,可还是不死心。

    蔡馨媛摇了摇头,“没有,我还以为她早回来了。”

    说罢,她拿出手机打给岑青禾,岑青禾关机。

    陈博轩也有些着急,不由得出声说:“都这么晚了,她跑哪去了?”

    蔡馨媛先开门,让他们两个进去,屋里面一片漆黑,一点儿人气都没有,商绍城心里别提多难受,他一心想着怎么哄她,谁知道连人都找不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穆少宠妻:国民妖〕〔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军妻鲜嫩:权少宠〕〔总裁的贴身特助〕〔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首席大人,战不休〕〔一胎二宝:冷血总〕〔靳少强宠小逃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