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田园娇宠:神医丑〕〔桃运小兽医〕〔女总裁的最强兵王〕〔春闺密事〕〔顾家小娘子〕〔重生女神:帝少的〕〔皇朝第一妃〕〔无敌枪炮大师〕〔第一萌宝:总裁爹〕〔重生第一奸商〕〔头号军婚:异能娇〕〔天行〕〔快穿:废柴当自强〕〔帝王系统之明末争〕〔灭世霸尊〕〔衣锦美人〕〔最后一个道门弟子〕〔恰红妆〕〔山河碎:素手复乾〕〔吻安系列第二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49章 朋友带来的消息
    :

    女人一定要嫁一个想娶自己的男人,如果他连婚姻都给不了,那就是随时都想走。

    岑青禾从水月居出来,送孙倩上车,看着她离开,自己有些出神的站在原地,满脑子都是这句话。

    为什么女人渴望婚姻?可以说是没安全感,也可以说是一种单纯的向往,但是归根究底,只是想寻一份长长久久。

    岑青禾自问,她是个太贪图安稳的人,跟谁在一起,就想要一辈子。她也曾理智的试图说服自己,毕竟她跟商绍城在一起的时间还短,就算他现在想结婚,她还未必答应。

    可看他的样子,她都能想象到他脸上惊慌的表情,岑青禾抑制不住的心塞,有些事情,果然不能理智的思考。

    头顶是夜城难得的蓝天白云,可岑青禾内心却是乌云压顶,原本想打个电话给薛凯扬,告诉他事情搞定了,但因为不想开口说话,她索性没有马上回复。

    人前她可以装作没事儿人的样子,就连蔡馨媛和金佳彤她们都没发现她有任何异样,岑青禾将所有的郁闷尽数藏在心底,毕竟这种事儿说出去,也是折自己的面子,还让别人难劝。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岑青禾电话响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字样,她颇为意外。

    是自打蓉城一别之后,再也没见过面的白宇。

    滑开接通键,岑青禾开启热情模式,笑着道:“呦,稀客啊,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

    白宇性格也很外向,嬉笑着说道:“其实我每天都想给你打电话,怕你男朋友不高兴,生生忍住了。”

    岑青禾笑说:“一看你就单着,嘴这么松,要是有女朋友,你敢?”

    白宇叹气道:“为什么给你打电话,不就想让你帮我介绍一个嘛。”

    岑青禾上次去蓉城参加研讨会,最重要的收获就是结识了白宇和段言两个朋友,虽然平时不会主动联系,可一旦有个问候,还是特别热络。

    “段言最近怎么样?”岑青禾问道。

    白宇说:“你看看,果然在你心里段言比我重要,我给你打电话,你跟我问他,我心都碎了。”

    岑青禾道:“我早就让你来夜城,包吃包住包玩儿,三包你都不来,赖谁?”

    白宇马上接道:“别急,想什么有什么,我跟段言这就过去。”

    岑青禾美眸微挑,“真的假的?”

    白宇道:“真的,我不在蓉城,我在海城,段言正好要去夜城办事,我们就想到你,你晚上有空吗?一起出来吃饭。”

    岑青禾爽快回道:“没问题,你们什么时候来,我去机场接你们。”

    白宇说:“段言还有点事,我们大概七点左右到,你别来接我们了,段言对夜城也熟,你就说你想吃什么,我们晚上直接在饭店见面。”

    岑青禾道:“你们来夜城,当然是我做东,地方你们选。”

    白宇说想吃烤鸭,岑青禾回了句没问题,约了地方,电话挂断,她马上又跟饭店联系了一下,订好位子。

    晚上临下班之前,蔡馨媛从外面回来,知道商绍城去了海城,岑青禾落单,她主动约饭。

    岑青禾故意意味深长的说:“就不打扰你跟轩哥二人世界了。”

    蔡馨媛确实约了陈博轩,但她也不能重色轻友,“三人行也无所谓,晚上咱仨吃香喝辣的去。”

    岑青禾一边换衣服,一边道:“不去,我这么有眼力见的人。”

    蔡馨媛‘啧’了一声:“这么磨叽呢,让你去你就去。”

    岑青禾穿好外套,关上柜门,笑着回道:“我今晚有约。”

    蔡馨媛问:“谁啊?”

    岑青禾说:“上次去蓉城认识的朋友,他们要来夜城。”

    蔡馨媛一脸嫌弃,“早说啊。”

    岑青禾笑道:“干嘛,真以为我会为了成全你跟轩哥的二人世界,自己回家过单身狗的生活?你觉得那是我性格吗?”

    蔡馨媛道:“还真是,你什么时候委屈过自己?”

    “不跟你说了,我撤了,明天周末,你今晚可以不用回家,我准了。”岑青禾朝着蔡馨媛挤眉弄眼。

    蔡馨媛挑眉回道:“不回家我住大马路上?”

    岑青禾回以一记‘你懂的’眼神,在蔡馨媛的骂声中离开公司去往饭店。

    她到饭店才刚过七点,白宇打电话跟她联系,说他跟段言刚落地,正打车往市区来,让她再等一会儿。

    岑青禾说了包间房号,嘱咐道:“我看我手机只剩百分之十的电了,一会儿要是打不通就是关机了,你们直接过来就行。”

    电话挂后,岑青禾一个人坐在包间里面,周围太过安静,她也一声不吭,跟接电话时兴高采烈的人,形成强烈对比。

    如今岑青禾能很好地驾驭和演绎多重性格,不是人格分裂,只是现实需要。她渐渐学会了什么时候说什么样的话,也适应了人前隐藏自己最真实的情绪。

    她知道自己心情不好,如果好,这种时刻,哪怕电话只剩不到百分之十的电,她也一定会跟商绍城聊到彻底关机。

    但是现在,她不想,她宁愿就这么呆呆的坐着,企图自己从牛角尖里面钻出来。

    她就这样静坐了四十多分钟,直到包间房门被人推开,两个熟悉的面孔先后走进来,她很快把自己调整到热情洒脱的状态,起身笑道:“段帅,白帅。”

    两个高个子男人皆是面带笑容,有阵子不见,这会儿恍惚好像在蓉城初见的景象。

    三人打招呼,白宇道:“别叫我白帅,听着跟帅也没用似的。”

    不待岑青禾回答,段言先说:“青禾摆明了不想夸你,但又不好意思让你落单,好不容易才说服自己,叫你一声白帅,你就听帅字,我俩听白。”

    话音落下,岑青禾抬起手,两人默契击掌。

    白宇翻白眼说:“你俩就欺负我吧,我大老远从蓉城跑海城,又从海城跑夜城,你们就这么对我?”

    岑青禾马上接道:“我给你点了一只最漂亮的烤鸭,弥补你受伤的心灵。”

    白宇道:“这还差不多,除了你之外,我就是奔鸭子来的。”

    岑青禾顿时背脊一挺,连着‘啧啧’几声:“原来你好这口。”

    段言只顾倒茶,戏谑笑道:“你才知道吧,他就是这样的人。”

    岑青禾摇头叹气,“看来晚上我又得破费了,夜城鸭子很贵的。”

    她跟段言一唱一和的打趣白宇,从等菜到正式吃饭,中间气氛一直很热络。

    白宇主动要求喝酒,岑青禾点了茅台,务必陪好。

    起初他们只是聊些有的没的,聊着聊着,就聊到了公事上面,白宇说段言最近刚升了组长,岑青禾马上拱手道:“恭喜恭喜,以后要改叫段组长了。”

    段言低调笑道:“一个组长而已,别逗我。”

    岑青禾挑眉道:“海城总公司的组长欸,这含金量能跟其他地方的一样吗?”

    白宇戴着手套,手里拿着一截炸好的鸭骨架,吃了一口,然后道:“含金量等同于蓉城分部的主管,你没看我赶紧跑过来抱他大腿嘛。”

    岑青禾忙一本正经的说:“带我一个,正好他两条腿,咱俩谁也别抢。”

    这回轮到段言被他俩打趣,他宠辱不惊的坐等调侃,看似一个随意的空档,他云淡风轻的丢了个大消息出来,“我听说夜城售楼部的主管要换了。”

    岑青禾闻言,咻的抬眼看向段言,满脸抑制不住的紧张,出声问:“真的假的?”

    段言说:“反正我这边有这样的消息,你们主管不是张鹏嘛?”

    “是。”

    岑青禾应声之后,忍不住道:“我们主管跟组长斗得很凶,前阵子连我都被拉进党派之争,现在公司都在分阵营,能明哲保身的人很少。”

    段言道:“如果你站张鹏的话,可能最近要赶紧改阵营了,他应该不会在这个位置上坐太久。”

    岑青禾一脸震惊后的短暂茫然,白宇从旁说道:“别人的小道消息你可以不信,段言的十有八九是真的,你别站错了队伍,到时候连累到你。”

    这样的消息,就算在总公司也是很少有人知道的,段言肯告诉她,那就是拿她当朋友,岑青禾也没避讳,如实回答:“主管跟组长,我谁都不站,原本我以为姜还是老的辣,没想到组长竟然把主管给斗走了。”

    段言说:“职场上的手段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更何况是有个一官半职的人。”

    白宇见岑青禾迟迟回不过神来,出声劝道:“夜城的压力不会比海城的小,不如你来我们蓉城好了,我们这边虽说也有办公室争斗,但绝对不像你们这么腥风血雨,感觉动不动就得丢工作,日子都混不下去了。”

    岑青禾无奈一笑,“跨省了,哪有那么好转?”

    段言说:“你是男朋友在这里,说不定以后结婚成家也得在这,别听白宇的,他是安逸惯了,不思进取。”

    白宇马上八卦的问岑青禾,“你男朋友呢?他知道你单独跟两个男人吃饭,不生气吗?”

    岑青禾想到商绍城,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儿,勉强笑着回道:“他去海城出差了,我们又没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不限制对方私生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总裁爹地超级宠〕〔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老师太霸道〕〔老子是不周山〕〔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神级魔头系统〕〔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