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多面娇妻:三爷,〕〔身边的人全穿越〕〔神奇兽宠进化〕〔川流入海之临界〕〔如何君临天下〕〔石竹花〕〔你们二次元真会玩〕〔全球诸天在线〕〔战车少女之红色忠〕〔篮场执剑人〕〔提前登陆三百年〕〔地球在退化〕〔借魔成神〕〔三国矿业大王〕〔抗战之英雄血〕〔终极特种兵王〕〔我不是翻唱女王〕〔大国旗舰〕〔楚少的暖婚旧妻〕〔我的极品美女老板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44章 惊喜交加
    :

    一月上旬有两件事儿最让岑青禾痛快,一是马继辉上堂对盛天的控告不再提出复议,当众道歉以及赔款。原本他只是在家乡臭,如今臭名远播,别说尚上,任何一家公司都不会想要跟他合作,原本还打算进军夜城,没成想胎死腹中,带着马耀梅灰溜溜的跑回老家。

    提到马耀梅,她也没少被广大网友拿出来涮,岑青禾身边就有一位姓蔡的网友,她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险些没乐晕过去。

    “耀梅,要没,他爸妈是多不希望她坚强的活下去?”

    岑青禾忍着笑,认真说道:“没听网友扒嘛,他们家那地方重男轻女,他家就只有一个女儿,没准人家想的是光耀门楣,所以才叫马耀梅。”

    不提这个还好,提后蔡馨媛活活神经病似的乐了整七天,无论何时何地,只要看见她突然一阵抽笑,准是想到这个梗。

    她还说,姓马的一家果然是‘人中龙凤’,一般人很少能随随便便起个名字就让广大网民沸腾的。

    马继辉跟马耀梅这事儿算其一,其二就更大快人心了,听闻方艺菲被正南开除了。

    这事儿是金佳彤亲口告诉的岑青禾,确保消息准确,因为她在正南的同学刚刚打电话,也是语气兴奋,说方艺菲已经低调办理了离职手续。

    岑青禾对这个结果可以说是意料之中,早前商绍城说过,正南集团是靳南小姨常文娜的公司,如今靳南还恰好在管售楼一块,所以于情于理,盛天要给正南一个面子,就没有曝出跟马继辉‘私交甚密’的女销售到底是哪家公司的。

    可这并不代表商绍城私下里会放过方艺菲,他只要叫人发了份方艺菲跟马继辉在一起的邮件去正南售楼部,很快,正南售楼部主管跟高层一致决定,低调开除方艺菲。

    没有给方艺菲曝光,也算她沾了靳南跟商绍城有交情的光,但是话又说回来,谁让她惹了岑青禾,岑青禾跟商绍城的关系,更是杠杠的。

    这年头,有实力不如有背景。

    蔡馨媛说,岑青禾这是又开始转运了,否极泰来。

    岑青禾也觉得最近好事一桩接一桩,直到……

    “我去,青禾帮我拿卫生巾。”

    早上岑青禾跟蔡馨媛在洗手间忙忙叨叨,蔡馨媛坐在马桶上,一脸烦躁。

    岑青禾拿了卫生巾递给她,随口道:“烦什么,等四五十岁的时候,你求它它都不来。”

    蔡馨媛又废了条新的白色内裤,一边整理她一边说:“谁像你啊,大姨妈在身还能坐过山车。”

    说罢,她忽然想起什么,出声问:“我大姨妈都来了,怎么还不见你来,你不在我前面吗?”

    这么一问,正在刷牙的岑青禾晃了一下,她在想她上个月是什么时候来的。

    蔡馨媛从马桶上站起身,激灵的说道:“商绍城六号的生日,你七号开始来的大姨妈吧?”

    这事儿蔡馨媛不会记错,当时笑死人了,她还跟金佳彤在一起打趣,说可怜商绍城‘一炮走红’,马上就得雪藏。

    岑青禾闻言有些慌,叼着牙刷问道:“今天几号了?”

    蔡馨媛道:“今天都十三号了。”

    岑青禾立马眉头一蹙,蔡馨媛落井下石,笑着说:“你不会中了吧?”

    “呸,乌鸦嘴!”

    岑青禾这一声呸,喷了一口牙膏沫出来,蔡馨媛挥手以示嫌弃,蹙眉道:“你不一直大姨妈不准嘛,以前是迟几天?”

    岑青禾满眼慌张,外带一张脸上写着生无可恋,她茫然说道:“以前谁记这个啊。”

    这倒是大实话,就算之前跟萧睿谈恋爱,但两人也是点到即止,没有处还会担心自己大姨妈迟到会不会怀孕的。

    正所谓行得正,肾不虚。

    如今倒好,做贼心虚啊。

    蔡馨媛看岑青禾脸色都变了,不再开玩笑,认真问道:“你俩平时保护措施做得怎么样?”

    岑青禾不好意思直说,商绍城不喜欢戴套,能不戴就不戴,她吓得有一次自己买了避孕药吃,但那已经过了差不多十天了。

    她紧张兮兮的问蔡馨媛,“紧急避孕药能挺几天?”

    蔡馨媛眉头一蹙,“你俩还吃药了?”

    岑青禾道:“他不让我吃,我害怕。”

    蔡馨媛说:“害怕就戴套啊。”

    岑青禾催着问:“我差不多十天前吃过一次药,应该不会怀孕吧?”

    蔡馨媛也闹心,低声说:“按理说不会,但这都保不齐的事儿,一会儿出门买个验孕棒,你去公司试一试。”

    岑青禾心都要碎了,原打算化个美美的妆,结果只打了个粉底,涂了个口红,衣服也是顺手拿一件。蔡馨媛知道她心急如焚,俩人早饭都没吃,买了验孕棒匆匆赶往公司。

    岑青禾进洗手间,蔡馨媛在外面守着,因为来得早,里面没人,蔡馨媛说:“东西用完用纸包上扔垃圾桶,别让人看见。”

    “嗯,知道。”

    俩人隔着一扇薄薄的门,当真是同样紧张。

    来的路上,蔡馨媛还问过岑青禾,“万一怀了怎么办?”

    岑青禾都要哭了,说:“你别吓唬我。”

    蔡馨媛道:“我们做好最坏的打算。”

    岑青禾不敢细琢磨,万一怀了……怀了也不能拿孩子去跟商绍城谈结婚吧?况且,他想结婚吗?他家里会同意吗?未婚先孕,这种事儿她从未想过。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儿到出时悔当初。岑青禾总算明白什么叫记吃不记打了,她一路在心里默念,佛祖保佑,可千万别中,千万别中,万一中了……

    商绍城回了海城,早上起来习惯性的打给岑青禾,她很蔫,他问:“怎么了?我刚一走你就这样,我这次回去的快,最迟明天。”

    她还是没有多大波澜,唯有很低的叹气声。

    他说:“别唉声叹气的,有事儿说事儿。”

    岑青禾声音很平,像是极力在控制心慌的情绪,又像是看破了什么,唯剩下不得不认的无奈。

    “我怀孕了。”

    商绍城当即愣住,人还躺在床上,他发呆的望着某一处,说是晴天霹雳也不过如此。

    彼此拿着手机,皆是沉默,不知道过了多久,终是商绍城率先缓过神来,用自己都不易察觉的紧张口吻,出声问道:“去医院查了吗?”

    岑青禾说:“没有,买了验孕棒。”

    商绍城道:“验孕棒是百分百准吗?等我回去,我带你去医院。”

    岑青禾问:“万一真的怀了怎么办?”

    商绍城觉得刹那间呼吸有些困难,怎么办?

    从小到大,他没觉得有什么事儿是办不了的,只是难易程度不同而已,可眼下岑青禾问他怎么办,他是真的为难了。

    他很喜欢她没错,跟她在一起之后也一直很安稳,从没动过喜新厌旧的心思,分开就更没想过,但万一她怀孕了,他该怎么办?

    不敢耽搁太久,怕她会觉得他不想负责,商绍城佯装淡定,出声回道:“怀了就生,我还养不起吗?”

    岑青禾在电话里面忽然哈哈大笑,“吓坏了吧?我都能想象到你脸跟血肠色一样,逗你的,你才怀孕了呢!”

    商绍城乐不出来,这种感觉很微妙,就像是吓极了,明知道是假的,可情绪也不能一时回归最初。

    没听到他的声音,岑青禾问:“干嘛,你这反应是失望还是过于惊喜?”

    商绍城回答:“我就知道你在开玩笑。”

    岑青禾说:“真的假的?我感觉你刚才都紧张了。”

    商绍城说:“奥斯卡欠我二十多座小金人。”

    岑青禾笑了,问他:“今天怎么起的这么早?”

    商绍城说:“一会儿有事儿。”

    “那你赶紧起来收拾吧,我去上班了。”

    两人随意的聊了两句,电话挂断,商绍城莫名的情绪不佳,他很聪明,他分得清这种似是怒气的情绪,并不是冲岑青禾,而只是针对玩笑本身,可这个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他承认,他刚才撒了谎,其实他并不想让她把孩子生下来,这跟喜不喜欢她,对她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无关,他只是太清楚的知道,三个人的事情永远比两个人的事情要复杂。

    他们还年轻,二人世界还没享受多久,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很好,他暂时不准备改变。

    起床收拾一下,商绍城出了卧室,从二楼下到一楼,沈晴已经穿戴整齐,正坐在客厅沙发上喝茶。

    “早。”商绍城打了声招呼,在沈晴左下手边的沙发处落座。

    沈晴递了一杯茶给他,“夜城公司的高层跟我说,以公司名义跟那个岄州鱼商打官司,是你的主意。”

    “嗯。”商绍城喝了口茶,一早上起来,嘴里略微涩涩发苦。

    沈晴面色不改的道:“昨天股市收盘,盛天又涨了三个点,这跟公司打赢官司有关,但最重要的是,宣传的角度足够好。”

    商绍城没接话,沈晴也不甚在意,在她心中,这个儿子一直都是少言的。

    “你怎么突然想跟个名不见经传的鱼商打官司,是下面谁跟你反映情况了?”

    商绍城不动声色的回道:“售楼部有我的人。”

    沈晴说:“在下面安人也挺好,关键时候对你有用,但有时候也未必要全信,更不要给太大的权利,人都会恃宠而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农门娇女:神秘质〕〔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