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在时光深处相爱〕〔妖孽至尊兵王〕〔妖孽娘子:拐个师〕〔八零军嫂有点苏〕〔我在古代卖内衣〕〔喜剧大世界〕〔请爱我,苏小姐〕〔黄庭道主〕〔池净〕〔我真是个富二代〕〔[综漫+刀乱]今天也〕〔重回下岗时代〕〔绿茵峥嵘〕〔仙界最强狗仔〕〔大魏霸主〕〔工业之王〕〔魔法仅仅只是开始〕〔最强女王:早安,〕〔神王无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43章 多行不义必自毙
    :

    盛天的办事效率就是快,换言之大公司想要跟个别人玩儿,那就是易如反掌的事儿。

    只是过了个双休,盛天以集团名义控告个人的消息,就疯狂霸占传统媒体和新媒体的头版头条,强势挤入民众眼中。

    以商绍城跟纪贯新的私交,新锐娱乐更是以旗下‘周扒皮’工作室的名义单独开了一期专栏,详细爆料到底是何人敢如此猖狂,光天化日之下去盛天滋事。

    如今网上疯传一段几分钟的视频,视频中详细记录马继辉父女二人从进入盛天到打翻热茶烫伤销售员的全过程,后来还有他指着岑青禾的鼻子破口大骂的经过,视频中销售人员的脸全都打了马赛克,但声音没消,孰是孰非,一览无余。

    这段视频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众人皆知盛天背景强硬,如今以公司名义向视频中男人提出起诉,看样子就是要枪打出头鸟,以儆效尤。

    网民对视频中一男一女的身份甚是好奇,不等媒体深扒,已有人放上他们的真实身份。马继辉,男,五十一岁,岄州临海一渔乡住民,身边女人是他女儿,叫马耀梅,二十三岁,因幼时生了一场大病,治好后智力也不如常人,还患有先天性的衰老症。

    因为家里在当地渔业生意做得还不错,所以一家人出了名的嚣张跋扈。有网友详细列举年份月份,直指马继辉为扩大自家渔场范围,恶意打压抹黑临近其他渔场,为此差点儿逼得陈姓渔民喝药自杀。

    以马耀梅的智力,根本不可能考得上大学,也是马继辉花钱托关系把她塞进岄州一所大学,但开学没一个月,马耀梅就因在校跟同寝同学‘关系不和’而被学校劝退,传言马继辉还找了跟她不合同学的家长,私下发泄怒火。

    不扒不知道,原来姓马的一家在当地已经臭成了一锅腥鱼汤,有一个打头爆料,随后接连不断的各种黑料,直看得网友啧啧称奇。

    马继辉知道事态严重后,赶紧联系律师,想要反告盛天,但还没等这边律师详细搜集资料,盛天马上又爆一料,说是马继辉来盛天找茬不是一次两次,上次来,带了其他公司的一名女销售,目的是为了帮他认识的女销售出头欺负人。

    此料一出,马继辉立马成为众矢之的,他马上改口,赶紧咨询律师,怎样做才能阻止事态继续严重发展。

    他之所以这么害怕,是因为他还有老婆在家里,家里那位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果让悍妻晓得他在外包养女销售,那一定是家无宁日。更何况事儿闹得这么大,他才问马耀梅为何跟岑青禾结怨,结果因为一个男人。

    就算马继辉多不想承认,也不得不认清现实,自家女儿什么德行,哪个男人能看得上她?一定是拿钱忽悠人,结果被别人当傻子一样耍。

    如果对方是个软柿子,那他捏也就捏了,谁知道还踢到了一块儿铁板。

    为今之计,他只能派代表律师去跟盛天商谈,可盛天执意要把马继辉告上法庭,让他公开向盛天以及旗下销售部职员道歉,并且索赔金额数目也不小。

    马继辉已经接到法院传票,家里翻天了不说,没想到尚上公司也在这时候踩上一脚。

    尚上的代表律师要跟马继辉正式解除合作关系,马继辉当然不肯,这是他进军夜城最好的跳板,也可以说是唯一的机会。

    官司打输了不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可尚上的律师恰好就是拿他官司的事情说事儿。

    合同里面有一条清楚标注,合约双方一定要有良好的公众形象,不会因为其中任何一方的原因,对未来合作产品产生负面影响。

    如今马继辉跟盛天打官司,闭着眼睛都知道谁输谁赢,所以尚上不会把钱投在一个废物身上。

    什么叫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马继辉用现身说法,不作就不会死。

    一面是炒得如火如荼的新闻,大家都在关注马继辉恶人有恶报,会死的多难看,另一面,盛天售楼部却一切如常,毕竟大家最乐衷的是赚钱,谁会放心思在这种人身上,更何况马上临近年终,年终奖才令人眼红心跳,热血沸腾。

    岑青禾在这种时刻接到魏裕安的来电,一点儿都不意外,他约岑青禾中午见面吃饭,岑青禾答应了。

    挂断电话后,蔡馨媛说:“你还搭理他干嘛?两面三刀的,当初一个饭桌上,马继辉那么怼你,他转头还跟马继辉签约,现在看到姓马的墙倒众人推,他也赶紧迫不及待的踩上一脚,还好意思转头来找你,这不摆明了抱盛天大腿呢嘛。”

    岑青禾道:“如果说之前我觉得自己单方面跟他有交情,那么交情早在他叫我跟马继辉一起吃饭的时候就磨光了,他要是跟我有交情,也不会转过头去跟姓马的签约,我现在算是想开了,生意场上,大家谈的只有利益,谁也别把谁看得太重情义,最重要的,别把自己看得太重。”

    “我现在只把他当成一个客户,上次没谈好,这次他叫我去吃饭,保不齐下次就有合作谈,人嘛,向钱看,向厚赚。”

    蔡馨媛闻言,忍不住唇角勾起,眼睛放光的说道:“厉害了我的禾,我还以为就你那脾气,一定不会再联系魏裕安了,没想到你比我想得开。”

    岑青禾道:“说白了魏裕安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你要是把他当朋友,他确实不够意思,但你要是把他当客户,他就没毛病。”

    蔡馨媛感慨的点了点头,“是啊,生意场上别谈感情。”

    说完,似是忽然想到什么,她满眼促狭的瞥了眼岑青禾,下巴一抬,低声道:“你跟城城属于什么?公私不分?”

    岑青禾挑眉回道:“我俩是一个阵营的,不存在任何冲突。”

    蔡馨媛道:“万一哪天你俩打对台呢?”

    岑青禾不以为意的笑道:“你借我一百个胆子,我是他的对手?”

    蔡馨媛笑说:“所以这辈子你就搁盛天待着吧,陪我,只要有你在,城城就得顺道罩着我。”

    此时两人把这番话当做笑料在说,却不知往往戏言最容易一语成谶,如今是同一阵营,可谁都不能保证,某一天,谁跟谁不会变成敌人。

    中午岑青禾准时赴约,饭店门口,陈助理竟是站在外面等她,见她从车上下来,笑脸相迎,“岑小姐。”

    岑青禾笑着跟他打招呼,“陈助理,你怎么在外面?”

    男人笑说:“魏总让我来迎迎你。”

    岑青禾道:“大家都这么熟了,客气什么。”

    说话间两人笑着往里走,进了包间,魏裕安跟另外两个休闲装打扮的中年男人在,互相介绍才知道,这两人也是夜城某食品公司的副总和老总。

    因为魏裕安介绍岑青禾是自己的忘年交,老朋友,所以另外两位对她都很客气,席间聊了聊着,其中一个副总开口说:“小岑啊,老魏可没少跟我们面前夸你,我们公司最近要搬新地址,他点名道姓必须让我来找你,一定把这单给你做。”

    岑青禾笑了,“魏总平时特别照顾我,无以为报,这杯酒我敬三位,祝大家的公司都顺风顺水,一路飘红。”

    魏裕安当然不会让她自己喝,他主动拿起酒杯,另外两个人也是,几人喝了一杯酒后,有人说:“老魏最近也是发愁,竟然选了这么个人签合同,虽然合约现在是废了,但听着也晦气。”

    岑青禾微笑着道:“没损失什么就好,尚上也不差这一个合作。”

    魏裕安把话接过去了,很是后悔的说:“小岑,说句实在话,我真是后悔当初跟他签这个约,还是你看人准啊。”

    岑青禾道:“魏总,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您是大家大业,不能只看一处,我也是任性惯了,不接他的生意,顶多是少赚一笔佣金,不能比。”

    坐在屋中的人都心知肚明,这顿饭就是魏裕安设来给岑青禾示好的,原以为岑青禾多少会端点架子,结果她没有,通程跟以往一样,面面俱到,一顿饭下来,另外两个老总都把自己和秘书的电话留给她,其中一个还说最近这两天就联系她。

    饭后陈助理亲自送她上车离开,等到回来之后,魏裕安私下里问他,“你们两个说过什么没有?”

    陈助理回道:“没有,就是早前咱们跟马继辉签合同的时候,您不是让我透句好听话给岑小姐嘛,她当时就挺通情达理的,说应该的,祝咱们新品上市大卖。”

    魏裕安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这小姑娘,年纪轻轻就挺懂人情世故,最重要的,她看得清楚也想得明白。”

    陈助理问:“您还是觉得她跟盛天高层有关系?”

    魏裕安道:“不敢肯定,但也不排除这个可能。”

    做生意,最讲究人脉,宁可委屈一点笼络十个人,也绝不能一时意气得罪一个人,因为你并不知道这一个人背后,到底有多么强大的人脉网。

    早在海城的时候,他就知道岑青禾跟沈家关系不错,本以为大家都是做饮食这一行,以后也许能用上,如今一看,貌似她背后的关系网不止沈家这么简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