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皇朝一品〕〔重生:令妃的逆袭〕〔少帅,你老婆要翻〕〔放浪形骸歌〕〔绿茵天骄〕〔降临诸天〕〔我的绝色美女房东〕〔一遇总统定终身〕〔王者荣耀之创界〕〔非卿非故〕〔奥斯之主〕〔无限智慧主宰〕〔东晋北府一丘八〕〔一战惊九霄〕〔我不是软饭男〕〔万古武帝〕〔繁花王辰军〕〔这个末世有点槽〕〔轻狂鬼医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41章 别为我忍着,我会心疼
    :

    对比岑青禾的紧张兮兮和如临大敌,商绍城镇定沉稳的说道:“急什么,有我呢。”

    他不说这句还好,话音落下,岑青禾忽然被捅到心窝子,顿时鼻子一酸,眼眶就这么湿润了。

    拿着手机,她说不出来话,干脆别开视线,偷着换气。

    她没替自己说半句好话,甚至没说马继辉是怎么当众辱骂她的,她一心只想别耽误公司,别耽误他。

    年后他身份就要曝了,以后夜城这边的公司就要靠他管,她一点儿后腿也不想拖。

    商绍城太敏锐,或者说对她太了解,她才停顿几秒钟,他那头马上轻声哄着,“哭什么,谁给你气受,我替你讨回来。”

    岑青禾强忍着眼泪,努力镇定的回道:“我不是让你给我报仇,我是怕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今天正好薛凯扬来公司找我办事儿,薛凯扬还动手了,如果他们转头告咱们怎么办?”

    现场发生了什么?惹得薛凯扬动手帮她?

    商绍城脸上的表情,岑青禾看不见,她只听见他音色不变的回道:“别担心,我来处理。”

    说完,他几乎无缝衔接,语气轻松的问道:“我待会儿还有个小会,顶多七点结束,晚上想吃什么?”

    岑青禾说:“吃云南白药的心都有了。”

    他无所谓的口吻:“心眼儿大一点儿,有我呢,我是摆设吗?”

    岑青禾微微噘着嘴,低声道:“就是有你我才愁得慌,早知道那个神经病是马继辉的女儿,我一定好好哄着。”

    她是真心这么想,可商绍城却听得心里难受,他明知她多‘跋扈’一人,现在不仅要忍心吞声,甚至受了委屈还嫌自己头起得不好。

    他太清楚,她在顾及什么,是因为谁才变成这样。

    心里清楚的感觉到酸痛,他心疼她,但开口却是玩笑的口吻,轻笑着问道:“这么替公司着想,是不是想当老板娘啊?”

    “边儿去,我没心情跟你开玩笑。”

    “我还想跟你开玩笑呢,一整天没闲着,开会开得我头疼,你别心情不好,看你这样我也跟着不舒服。”

    岑青禾小声说:“我又给你惹事儿了吧?”

    商绍城眼中骤然化开的柔软和心疼,她都看不见,沉默三秒有余,他忽然开口说:“收拾一下东西,我来接你。”

    岑青禾一愣,“你不要开会吗?”

    商绍城说:“更想见你。”

    岑青禾面露无奈笑容,“别闹了,赶紧好好开会去吧。”

    “我现在出门,不堵车二十分钟到,你进商场里面等我,外面冷。”

    “欸,你别闹。”岑青禾有点儿慌。

    商绍城说:“谁跟你闹了,我挂了。”

    他语气认真中似乎带着一丝执拗,岑青禾怕他耽误公事,赶忙道:“不是,你别……”

    话还没说完,里面直接没动静了,她拿起手机一看,挂了。

    一个人站在售楼部大门口,岑青禾心情复杂,不知该如何是好。

    转身回公司,眼下差不多要到下班时间,大家除了手头有工作的,都准备去休息室换衣服走人了。岑青禾在去休息室的路上碰见姜雪,两人目光对上,岑青禾主动开口问:“手没事儿吧?”

    姜雪抬起被烫红的手背,微笑着回道:“涂了药,应该没事。”

    岑青禾说:“不好意思啊,误伤到你了。”

    姜雪说:“不关你的事,那对父女明显不正常。”

    说完,又顺带着问了下岑青禾,到底是怎么惹到马继辉女儿的。

    岑青禾无意暴露金佳彤的隐私,所以随口编了个理由糊弄过去。

    姜雪叹气道:“闹成这样,他们不会不了了之的,今天张主管没找我们,估计明天就要找了。”

    岑青禾知道她话里有话,所以面不改色的说道:“别担心,他们父女俩是来找我的,你是受害者。”不会连累到你。

    姜雪闻言,不着痕迹的话锋一转,安慰岑青禾,“你也真是倒霉,惹到这样的泼皮无赖。”

    岑青禾但笑不语,两人随便说了几句,岑青禾回到休息室换衣服,然后背上包去到临近的商城等商绍城。

    中途蔡馨媛打给岑青禾,语气焦急的问道:“吕双刚给我打电话,说是马继辉带她女儿去公司找你麻烦,还点名道姓要见佳彤,闹得乌烟瘴气,薛凯扬还动了手,到底怎么回事儿?”

    岑青禾已经淡定了,只语气嘲讽的说道:“你做梦都猜不到,马继辉的女儿是谁。”

    蔡馨媛是猜不到,纳闷的问:“谁啊?”

    岑青禾说:“包养林锋的神经病。”

    “啊?!”蔡馨媛隔着手机都被震惊到。

    岑青禾嗤笑着说:“这世界很小吧?”

    蔡馨媛说:“真是日了狗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

    岑青禾说:“这回马继辉跟我的梁子算是结定了,一面是情人,一面是女儿,你是没见他那泼皮无赖的样子,吐沫星子恨不能嘣我一脸,今天让薛凯扬给揍了,又被保安给赶出去,指不定明天开始又怎么闹呢。”

    蔡馨媛问:“你没受伤吧?”

    岑青禾道:“没事儿,公司这么多人,还有保安跟薛凯扬,我都怕不拦着,薛凯扬再把他打个好歹。”

    蔡馨媛道:“你说你跟薛凯扬这算哪门子的缘分吧,他好像是你专门请来的打手,每次你遇到这种事儿,他准在。”

    岑青禾后反劲儿,轻笑着道:“是啊。”

    最早跟王晗闹误会,他在;后来去海城收拾袁易寒,他在;在会所打夏越凡,他还在;这回跟马继辉闹,他又在。

    岑青禾甚至不厚道的想起薛凯扬跟商绍城动手的那次,回头再见他,她务必要送个称号给他:战神。

    “对了,我还有一个事儿闹不明白,马继辉他女儿今年多大啊?你不说包养林锋那女的是个大妈吗?”

    岑青禾好想给蔡馨媛的提问拍个手,暂时忽略双方的根本矛盾,岑青禾压低声音说道:“这简直就是全公司上下一致的疑问,我就这么说吧,今天马继辉跟他女儿一进来,姜雪上去递茶,说了句先生太太之类的话,马继辉直接恼羞成怒,恨不能一杯热茶泼姜雪脸上,当场说,这是我女儿!”

    岑青禾学得惟妙惟肖,蔡馨媛的好奇心全都被吊起来,连声说:“哎呀,早知道我下午死活不能出来,就这么错过看她真容的机会!”

    岑青禾道:“之前我去见她,她说她二十三,我委婉的表达了质疑,结果她就跟我翻脸了。”

    蔡馨媛笑道:“你也是欠。”

    岑青禾很无辜,“你要是见到,你也不会信的,我一个人的眼光可能有毛病,但是全公司上下几百双眼睛,就连保安都来问我,她到底多大。”

    原本是个悲剧,两人聊着聊着,就聊成了喜剧,蔡馨媛在电话里面乐得毫无形象可言,岑青禾提醒她,“别吓着身边的人。”

    说话间她已经走到附近商场,看了眼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欸,我先不跟你聊了,商绍城可能随时打给我,对了,佳彤知不知道呢?”

    蔡馨媛道:“我没跟她联系,不知道双儿会不会打给她。”

    岑青禾说:“佳彤心细,她要是知道一定会心里难受,等会儿她要是跟你联系,你劝劝她,没她事儿,如果张鹏找我谈话,你也别让她冒然出头,我这边怎么说也有商绍城兜底,她没有。”

    “嗯,我知道了。”

    手机震动了一下,岑青禾看了眼,忙道:“商绍城打给我了,先挂了。”

    接通另一边的电话,岑青禾‘喂’了一声,商绍城说:“我在外面,你到了吗?”

    岑青禾掀开厚重的挡风帘往外走,“我看见你了。”

    明确的说,是看见商绍城的车了。

    小跑着穿过商场门前的一段路,岑青禾提前把手缩到袖子里面,怕开车门的时候会有静电。

    商绍城在她跑近之后,主动倾身帮她开了车门,她跨步坐进来,顺手带上。

    一冷一热,岑青禾抖了个激灵,侧头看向商绍城,岑青禾第一句就问:“你不开会没事儿吧?”

    回应她的不是任何话语,而是商绍城解开安全带后,一个完全没有束缚的炙热拥抱,紧紧地,像是受了什么委屈一样,如今见到熟人,忙迫不及待的投怀送抱。

    岑青禾直接懵了,顿了下才伸手回抱住他,轻抚着他的后背,低声询问:“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商绍城的低沉声音从耳畔传来,只有三个字,“想你了。”

    岑青禾心尖一颤,脸都微微有些酥麻。

    她说:“看你这样不像是想我了,是不是没开会让人给呲儿了?”

    商绍城不答反问:“谁敢说我?”

    这倒是大实话,谁敢说太子爷?

    “那你怎么了?”岑青禾觉得商绍城很反常,毕竟他平时可不走这种路线。

    商绍城紧紧地搂着她,声音沉稳中带着不易察觉的温柔,“心疼。”

    岑青禾马上瞪眼问道:“谁惹你心疼了?说,我给你报仇去!”

    商绍城伸手抚着她的后脑,难得的没说刺儿话,而是正儿八经的温柔话语,“别因为我忍着,我受不了,心里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