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黑白分〕〔五域记〕〔攻约梁山〕〔唐朝好岳父〕〔绝地成神〕〔武傲九霄〕〔校花的极品特工〕〔重生异界当帝王〕〔行咨天下〕〔魔王修仙〕〔爱欲横流〕〔娇妻难驯:总裁,〕〔法医毒妃:霸道王〕〔万域仙帝〕〔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华娱特效大亨〕〔掌门要逆天〕〔天龙邪尊〕〔巨门卷〕〔都市酒仙系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40章 忍,为了他
    :

    被骂丑八怪,女人静静地看了薛凯扬几秒,忽然五官一皱,竟是当众咧嘴,嚎啕大哭。

    女人哭分几种,梨花带雨的,默默无声的,就算是惊天地泣鬼神,那也只是一种形容,可眼下不光是薛凯扬,怕是所有人心中都有同一种感觉,妈呀,真的看见鬼在哭一样。

    岑青禾从小就知道,不该以貌取人,但眼前的景象难免让她想到一句老话:相由心生。

    人可以不漂亮,但是心地不能不善良。

    马继辉听到哭声连忙跑过来安慰,人明明不是岑青禾弄哭的,可他却作势要打岑青禾,若不是保安从中拦着,薛凯扬还得动手。

    岑青禾将薛凯扬往远了拉,马继辉仍在用方言骂人,吕双拔高声音道:“马先生,你再这样闹下去,我立马报警,告你蓄意伤人,妨碍我们正常工作。”

    马继辉跟疯子似的,连吕双也一起骂,骂得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最后连保安都听不下去,几个人愣把他们父女二人给赶出售楼部。

    岑青禾把薛凯扬带到会客室,他无意间扫到她手背上的划痕,当即眉头一蹙,沉声问:“刚才那丑鬼给你弄的?”

    岑青禾没忍住,噗嗤一笑,“你能不能别给人起外号?你看你刚才都给人说哭了。”

    薛凯扬没笑,眼皮一掀看向她的脸,“你还笑得出来?”

    岑青禾给他倒了杯水,唇角勾起,出声回道:“刚才在外面我就差点儿没忍住笑,这么严肃的场合,你能不能别总逗我?”

    薛凯扬再次瞥了眼她的手,心里心疼,嘴上却不能关心太多,只不冷不热的道:“擦药了吗?”

    岑青禾随口回道:“没事儿,抹了碘酒,过两天就好了。”

    两人坐在沙发上,还不等她出声问正事儿,他先开口说道:“你现在怎么了?”

    岑青禾漂亮的眸子微微一瞪,诧异道:“什么怎么了?”

    薛凯扬面上看不出喜怒,盯着她的脸问:“上次遇见这种情况,你还会主动还手,怎么几个月下来,现在只会傻傻的站那儿挨骂了?”

    岑青禾眼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不过很快便轻松的回道:“那是你进来的巧,原本我还在心里挣扎,到底要不要拿花瓶砸他的头呢。”

    薛凯扬不动声色的问道:“挣扎什么?”

    岑青禾愣了一下,目光中的神情仿佛在问,不该挣扎吗?

    薛凯扬始终维持着不变的神色,盯着她道:“我不信你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逼得别人找上门来指着你的鼻子破口大骂,一看那俩货跟他们说的话,就知道是岄州哪个偏远郊区混的,既然对方无理取闹,你为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岑青禾轻笑着回道:“他没打我。”

    薛凯扬面无表情,目光中隐有怒气,岑青禾见状,悻悻的收回伪装的笑容,撇嘴说道:“上门就是客嘛,就算是来寻仇的,那也是仇客,盛天向来是顾客至上。”

    薛凯扬说:“你还倒真把公司当自己家了,以前没跟商绍城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些脾气,现在……”

    他口吻中露出一阵唏嘘和轻嘲。

    岑青禾起初没出声,只视线微垂,过了几秒,她抬起头来,轻笑着说:“怎么着,看我脾气变好了,所以现在想来挑衅我一下?”

    薛凯扬看得一阵心疼,他怎会不知她在强颜欢笑,心底一股怒火涌上,他当即开口回道:“你是怕给自己工作不保,还是怕给商绍城抹黑?”

    岑青禾有些意外,倒不是别的,而是意外他会如此轻易的猜中她心里所想。

    薛凯扬说的没错,她还真不怕丢份工作,工作嘛,没了可以再找,但她是商绍城女朋友,不说以身作则,最起码不想以身试法,让他难做。

    虽然现在他的身份还没曝,他们的关系也没外人知晓,但早晚都会有这一天,她不想留下把柄,免得以后有人说,商绍城的女朋友可以无视公司制度。

    “成熟点儿不好吗?还有人说我嚣张跋扈,我现在想低调一点儿。”

    岑青禾笑着,跟薛凯扬逗闷子。

    薛凯扬来气,“你用不着怕给商绍城抹黑,他要是连你都罩不住,以后也不用管这么大个公司了。”

    岑青禾应声:“放心吧,我会跟他说的。”

    她得跟商绍城通个气,马继辉不会就这么算了的,以后还有的作,不要影响盛天的名声才好。

    见他始终面上没有笑模样,岑青禾主动逗他,“喝口水,消消气儿,我都看了别人的脸色,你就别给我甩脸子了行不?”

    薛凯扬暗自叹气,用不用我帮忙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他拿起水杯,用水堪堪咽下去。

    她有商绍城,无论如何,都轮不上他插手。

    “对了,你不说有正事儿找我嘛,什么事儿?”岑青禾问。

    薛凯扬调整情绪,出声回道:“墨奈江畔是盛天旗下的楼盘吧?“

    岑青禾问:“四环边上的?”

    “对。”

    “是盛天的,最近刚开盘,怎么了?”

    薛凯扬说:“我妈相中其中一套房,问过之后才发现有人已经订了,她看来看去还是觉得那套好,想找人问问对方有没有正式买下,如果没有,想商量一下转手,多添点儿钱都不是问题。”

    岑青禾道:“这里的房子均价八万起,一套下来三千多万,能买得起这种房子的人,也不会缺钱。”

    因为关系到了,岑青禾说话也就不拐弯抹角。

    薛凯扬说:“我知道,所以我才来找你帮忙问问看,如果对方跟万科有什么生意往来,或者恰好是我爸妈认识的,那还好说。”

    说着,他往沙发上一靠,表情无奈的道:“你是不知道,我妈回来叨叨两天了,她很信风水,身边有人帮她算了一卦,说她相中的那套如果买下来,会旺我,我就纳闷了,旺我什么,我还缺什么?”

    岑青禾笑说:“没准儿旺桃花呢。”

    薛凯扬勾唇不羁一笑,“最不缺的就是这个。”

    岑青禾说:“为了满足你的这份孝心,等着,我去帮你查一下。”

    薛凯扬笑说:“辛苦了岑销售。”

    岑青禾瞪了他一眼,“少来,嘘寒问暖不如打笔巨款。”

    说完她转身出门,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份备份资料。

    薛凯扬问她:“查到了?”

    岑青禾说:“查到了,买主叫孙倩,性别女,年龄29,目前已经交了定金,应该三天之内就回来公司办理尾款交付手续。”

    薛凯扬说:“什么背景?没听过。”

    这回轮到岑青禾往沙发背处一靠,翘着腿大爷似的问道:“想知道吗?”

    薛凯扬一看就知道她在卖关子,似笑非笑的说:“你还欠我一脚的人情呢。”

    他指的是踹马继辉的那脚,岑青禾故意瞥眼道:“我还没怪你乱我大局,我要是因为这事儿被炒了,你们公司收留我?”

    薛凯扬脸色一沉,忍不住骂,“你是白眼儿狼吗?”

    岑青禾眼睛一亮,笑着回道:“你也知道我外号啊?”

    俩人都在开玩笑,心知肚明,闹了几句之后,岑青禾主动道:“这个孙倩你不知道很正常,但她未来的老公,你说不定听说过。”

    “谁啊?”

    “盈信老总董明章。”

    薛凯扬若有所思的想了下,“貌似听过,但不知道跟万科有没有合作关系。”

    岑青禾说:“甭想了,盈信是做餐饮的,你们万科有做餐饮吗?”

    薛凯扬道:“行了,一看你就认识,算我求你帮我个忙。”

    岑青禾笑了,“这事儿你还真得找我帮忙,盈信老总欠我一个人情,孙倩是他助理,两人谈了好多年恋爱,最近才决定要结婚,我跟孙倩私下里有联系,如果我跟她开回口,估计她不会驳我面子。”

    薛凯扬打趣道:“岑销售现在可以嘛,人际关系广着呢。”

    岑青禾微仰着下巴回道:“那是,你以为我这半年多白混的?以后有事儿你说话,看在你对我这么仗义的份儿上,我对你也一定肝胆相照。”

    她攥拳敲了敲自己左肩膀。

    薛凯扬忍不住乐,两人正在会客室里聊天,有人敲门冒了个头,是吕双。

    岑青禾跟她目光相对,吕双压低声音道:“张主管回来了,我看艾薇薇刚去了楼上,给你提个醒,做好准备。”

    岑青禾眼中的担忧再现,应了一声,吕双离开,薛凯扬说:“你同事去打小报告了?”

    岑青禾一耸肩,“哪儿都有嘴欠的。”

    薛凯扬道:“就算没人告状,这事儿也瞒不住,你尽早跟商绍城说,人是我打的,什么时候叫我过来作证都行,跟你没关系。”

    岑青禾抬眼看向他,“够义气。”

    “好了,那你忙吧,房子的事儿就交给你了,我先走了。”

    岑青禾起身送他出大门口,看他上车离开,她赶紧掏出手机打给商绍城。

    商绍城接通,还不等说话,岑青禾马上道:“你先听我说,这件事儿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但世界就是这么奇妙……”

    她一口气说了两分钟,把马继辉,方艺菲,他女儿,还有金佳彤跟林锋的关系梳理清楚,最重要的是,“你提前做个准备,姓马的一家子精神不好,指不定要弄什么幺蛾子,我怕影响公司名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