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不可欺:妖孽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超凡贵族〕〔蜜妻来袭,高冷bo〕〔快穿:节操收集手〕〔天才捕手〕〔魂牵红颜之飞仙〕〔娇女种田:山里汉〕〔重生校园商女:最〕〔隐婚甜蜜蜜:总裁〕〔神话里有钢铁侠〕〔六合天师〕〔掠夺两界〕〔妖武之门〕〔扛着鲛肌闯木叶〕〔女扮男:博士,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我当太子那些年〕〔唇唇欲动:总裁大〕〔给三个反派当继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9章 世界真小
    :

    如果不是真的走投无路,没有男人甘愿被个女人养着,林锋见她平日里包子似的逆来顺受,也就忍了,但她竟然敢背着他玩花样了。

    “原来你一直跟我这装疯卖傻呢!”他气得咬牙切齿,对方却滚刀肉一样不吭声。

    吵架最怕这种,如果互相发泄出来也就没事儿了,可一旦一方闷声不语,另一方真的会被气到炸。

    林锋一股恶气涌上头顶,当即骂道:“行,我他妈算是栽你手里了,留着你那十万二十万自己玩去吧,老子不伺候你了,从今往后,别再来找我,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骂完之后,他直接愤怒的挂断电话,没过几秒,电话马上被打过来,他一看来电显就气不打一处来,直接关机处理。

    下午五点多,岑青禾在公司接到薛凯扬的电话,说是有事儿找她帮忙,还是公事。

    岑青禾说:“我正好在售楼部,你过来吧。”

    电话挂了能有十几分钟,茶水间的房门忽然别人推开,吕双快步走进来,看到岑青禾,压低声音,紧张兮兮的道:“上次被方艺菲带来来找你麻烦的那个男人又来了,这回带个其他女人,说是找佳彤,佳彤怎么惹着他了?”

    吕双说的很快,岑青禾一时间没缓过神来,不由得蹙眉问:“谁来了?”

    吕双说:“就那个暴发户,姓什么来着……姓马吧?”

    岑青禾登时美眸一瞪,“马继辉?”

    吕双道:“对!就是他。”

    岑青禾吃惊地问:“他怎么来了?”

    吕双说:“不知道,他身边还带了个年纪挺大的女人,刚进来就吵吵着问谁是金佳彤,叫佳彤出来,来者非善啊。”

    金佳彤外出见客户还没回来,岑青禾赶紧跟吕双一起出去看。

    今天也巧了,张鹏跟章语都不在公司,两人出了茶水间,隔着半个大堂就听到男人呜嗷喊叫的声音:“叫你们主管出来!还有没有管事的了?”

    岑青禾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姜雪端茶递过去,面带微笑的说道:“先生太太,先喝杯茶,可以去会客室稍等一下,我们跟主管和组长打电话联系。”

    马继辉一把挥开送到面前的茶杯,盛气凌人的骂道:“看清楚了再叫,这是我女儿!”

    冬季盛天要求给客人盛热茶,最少八十度以上的热水晃过杯沿溅在姜雪手背上,她当即烫的喊都喊不出来,唯有浑身一抖,也不敢冒然把茶杯脱手,以免溅到面前的客人,她是生生忍着,转身把茶杯放到地面上。

    身边的人皆是始料未及,纷纷上前询问:“姜雪,没事儿吧?”

    “怎么样,烫没烫坏?”

    姜雪捂着手背,委屈得眼泪在眼眶打转。

    就没见过这种蛮横无理的客人,就算盛天再要求职员对顾客尊重,此时也难免好几个人偷着瞪向马继辉。

    马继辉完全无视自己的恶性,还指着姜雪的后背,冷言冷语的说:“这就是你们这里工作人员的素质,公司请你们之前,没给你们做过上岗培训吗?”

    众人都替姜雪抱不平,但也不会主动出头,毕竟枪打出头鸟的道理,没人不懂。

    大家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招待。不搭理总没毛病吧?

    眼看着一帮人呼呼啦啦的都围在姜雪身旁,马继辉又开始发燥,“赶紧联系你们管事的,还有叫金佳彤那个售楼小姐给我过来!”

    正说着,站在马继辉身旁的女人无意中侧头一瞥,正看见两米外走来的岑青禾,小眼睛一瞪,她拉了下马继辉的手臂,指着岑青禾说:“爸,就是她!”

    马继辉顺势望来,岑青禾也发觉他身边的人,正是今天中午见过的神经病。

    一时间,马继辉跟岑青禾脸上均有诧色,前者眉头一蹙,询问身边的女人:“是她?”

    女人频频点头。

    马继辉说:“她不叫金佳彤。”

    女人道:“今天中午就是她打我。”

    两人叨叨姑姑说的岄州话,岑青禾听了个大概,暗叫不好,真的不是一路人不进一家门,感情神经病是马继辉的女儿,怪不得俩人浑身上下都充斥着暴发户的气息。

    可还有一点,岑青禾真心弄不明白,马继辉看样子五十岁左右,可他身边的女人怎么看都跟他年纪差不多,即便打扮的‘幼稚’,可这丝毫不能抹灭她那张年老色衰的脸。

    谁能给她解解惑,她是脸盲了吗?

    今天毕竟是她顶替的金佳彤,出了事儿也应该由她负责,岑青禾主动走上前去,面带微笑的说:“马先生,有什么事吗?”

    马继辉眉头一蹙,扬着下巴,咄咄逼人的问道:“就是你欺负我女儿?”

    岑青禾瞄了眼他身边眼皮都哭肿了的女人,收回笑容,如常回道:“马先生,方不方便移步会客室?”

    马继辉不耐烦的说:“别跟我整这套,就在这说!”

    岑青禾面色不改,心底却骂着,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抬起左手,她当众揭开手背上的两个邦迪,下面是几条凸起来的血道子,在白皙的皮肤上,看起来分外刺目。

    “马先生,这是你女儿硬要抢我的表未遂,所以出手给我挠的,你可以问问她,是不是她做的。”

    谁料马继辉问都没问,当即抬手指着岑青禾说:“我管你那么多,我就问你,是不是你动手欺负我女儿了?!”

    五十几岁的大男人,瞪着眼睛伸手指着一个小姑娘,说的话也是如此混账,一时间所有人都震惊了,这是什么素质?

    吕双见岑青禾脸色陡然一沉,怕她忍不住发飙,赶紧把她拉到身后,然后看着马继辉说:“马先生,什么事儿都得有个因果,你来我们公司找人,不问缘由发这一通火,烫伤我同事连句基本的道歉都没有,现在还无理取闹,你再这样我们要叫保安了。”

    马继辉护女心切,当即骂骂咧咧的说:“别他么拿保安来吓唬老子,老子怕过谁?”

    说罢,他又伸手指向吕双身后的岑青禾,挑衅道:“来,你给我站出来,别躲在别人身后。”

    岑青禾这辈子就没见过这么嚣张的人,岑海峰从小就告诉她,女孩子在外能不惹事儿就别惹事儿,但万一惹了,也千万别怕,别自己受了委屈,无论任何结果,老爸兜底。

    怎么着,这是显摆谁没爸护着吗?

    岑青禾从吕双身后站出来,没出声,但眼中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一切,你能把我怎么着?

    马继辉伸出手,吕双怕他打人,本能的拉着岑青禾往后退了一步,结果他只是用手指对岑青禾指指点点,当众用岄州话骂人,岑青禾听不懂全部,但冚家铲,扑街,屌后面带着阿妈,阿爷这种脏句,是个人就能理解了,更何况马继辉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场的有岄州人,闻言当即蹙眉,简直不堪入耳。

    岑青禾在刹那间想了很多,比如忍了,在盛天工作这么久,现在她遇到工作上的事情,本能反应就是压火,一切以大局为重。

    但对方现在已经当众骂她家里人了,到底是工作重要,还是底线重要?是要为了工作把底线无限度的拓宽,还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抄起旁边窗台上的花瓶,直接照着他的头狠狠地砸下去。

    若是杀人不犯法就好了。

    岑青禾站在原地,一动不动,面无表情,没有人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她自己也是莫名的理智,仿佛提起屠刀与放下屠刀,只是一念之间。

    薛凯扬出现在售楼部门口,透过玻璃就看到马继辉指着岑青禾大骂,一帮人站在旁边,皆是没人敢掺言。

    脸一沉,他拉开大门几步跨进来,揪着马继辉的脖颈用力往旁边一搡,因为两人身高上的差距,马继辉像是小鸡仔一样被丢到一旁,猝不及防,踉跄着差点儿摔倒。

    “你干什么你!”女人朝着薛凯扬喊了一句,随即跑去一旁扶马继辉。

    这已经不是薛凯扬第一次在盛天为岑青禾大打出手了,上一次,还是很久之前。

    岑青禾看到他,深感无奈,自己这点儿面子在他面前全都丢光了。

    薛凯扬挡在岑青禾身前,目光凌厉的望向马继辉方向,待马继辉回神之后,立马朝着薛凯扬嚷嚷。

    薛凯扬本就不是好脾气的人,听后眉头一蹙,伸手指着他说:“你再逼逼一句,信不信我让你横着出门?”

    “你个小崽子……”

    马继辉瞪眼朝薛凯扬而来,岑青禾眼看着薛凯扬要迎上去,她赶紧上前一步挡住,然后转身喊道:“保安。”

    保安已经静候多时了,这会儿几个人一起上前,善意的拦下马继辉,马继辉跟个市井无赖一样,大吵大闹,许是言语间骂了岑青禾什么,她没听懂,却见薛凯扬一个健步跨出去,保安没回头,他一脚踢在马继辉肚子上,直接将人掀翻。

    旁边胆小的同事叫出声来,岑青禾也慌张的喊:“薛凯扬!”

    连岑青禾带两个保安,才把愤怒的薛凯扬给拦下,马继辉倒在地上没能马上爬起来,他女儿哭着对薛凯扬吼,薛凯扬不耐烦的说:“哪儿来的丑八怪,边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