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邪王盛宠:医妃倾〕〔我的美丽女上司〕〔入骨宠婚:误惹天〕〔女人的陷阱〕〔孤皇驾到〕〔大召唤师之神奇宝〕〔天道迷朦〕〔暗影礼赞〕〔远眺的天〕〔混乱都市我为天〕〔道士玩网游〕〔将军伶〕〔绝色丹药师:邪王〕〔遮天之圣道崛起〕〔残少病妻:星际第〕〔英雄联盟之瓦罗兰〕〔东京名侦探〕〔别样仕途:靠近女〕〔降临在海贼的天魔〕〔帝妃的锦绣山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6章 白眼儿狼遇上贴树皮
    :

    可是好孩子装久了,也难免会染上好孩子的一些习性,比如贼心没有贼胆儿大。

    岑青禾一会儿怕徐莉会突然出来,一会儿又怕蔡馨媛突然醒过来,要不是商绍城天不怕地不怕,执意为之,怕是她一定会临阵脱逃。

    他们彼此从未有过这种感觉,特别强烈的渴望,渴望得到对方的全部,哪怕他们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拥抱彼此,可依然觉得不够,那种想要扎根在对方灵魂深处的冲动,让彼此在沉闷压抑的呼吸下奋力纠缠,不死不休。

    他浑身紧绷,肌肉如铁,岑青禾紧紧地攀住他,指腹将他背部的肌肉按压到凹陷。

    她真的越来越堕落了,没脸没皮,没羞没臊。

    商绍城很累,高原反应刚缓过来没多久,马上又倒车倒飞机回来见她,见她之前,他只担心她的脚伤,可看见她之后,他现在只担心自己。

    俊美的面孔埋在她脖颈处,他半晌没抬头,岑青禾伸手摸着他后脑柔顺的头发,轻声说:“你心跳好快。”

    商绍城声音低沉暗哑的回道:“你再这样,我真可能会短寿。”

    岑青禾听不得这种话,哪怕是玩笑都不行,伸手拍了下他的后脑,她眉头轻蹙,出声说:“谁让你逞强的?我说没说不来?”

    商绍城抬起头,黑曜石一般的漂亮瞳孔与她的媚眼相对,他出声说:“我要是不来,你嘴上不说,心里一定暗骂我不行吧?”

    岑青禾眼睛一瞪,嗔怒着要打他。

    商绍城顺势抓住她的手,轻声说:“有东西给你。”

    她注意力秒变,“什么?”

    他翻身下床,开了小灯,两人清理过后,他从外套口袋中掏出烟盒,叼了根烟在嘴里。

    她一直眼巴巴的盯着他看,只见他从另一侧口袋中掏出一个扁平的首饰盒,颜色很深,似是带着一些花纹。

    岑青禾右脚踝受伤,所以右腿伸着,只盘起左腿,坐在床上,她唇角勾起,急着道:“什么啊?”

    商绍城来到床边,径自蹲下,打开盒盖,他从里面拎出一条乌斯特风格浓郁的银质链子,上面有纯银雕刻的五瓣花,有湖蓝色的玛瑙,还有红颜色的珊瑚珠。

    他把她左脚腕掰到自己面前,低头将脚链帮她戴上,通程没有说过一个字,但岑青禾望着他的脸,却忽然有种眼眶发热的感觉。

    脚链戴好,他才抬手去夹烟,顺带着弹烟灰,“你不就喜欢这些东西嘛,特地找当地的法师开了光,等你右边蹄子好了,戴右边。”

    听她说受伤,他嘴上骂着活该,可心里还是实打实的心疼,赶回来的路上也不忘带礼物讨她欢心。

    岑青禾感动到不想说话,唯有付诸实际行动,伸出双臂主动投怀送抱,商绍城赶紧把烟拿开,怕烫着她。

    两人拥抱,她腻在他怀里不愿撒手,嘴里却说着,“抽完这根烟你就走吧。”

    商绍城一愣,“我去哪儿?”

    岑青禾理所当然的口吻回道:“你也不能在这儿住啊,馨媛无所谓,明早我妈起来看见怎么办?她还不弄死我?”

    商绍城吐了一口烟出来,不可置信的说:“所以你就给我豁出去了?”

    他来回几千里路,动辄就大几个小时,风尘仆仆,为谁辛苦为谁忙?

    “咱俩只能辛苦一个,我倒是想让你休息了,总不能你在这儿住,我出去吧?”岑青禾觉得自己说的没毛病。

    商绍城冷哼着道:“真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你拿我当送外卖的吗?”

    岑青禾伸手顺着他的胸口,讨好的说道:“哎呀,委屈一下,我妈也不会在这里待多久,来,我帮你穿衣服,出门打车钱我也给报了。”

    说话间她从他怀里钻出来,伸手欲帮他拿衣服。

    商绍城‘啪’一下子拍在她胳膊上,响却不疼,他沉着脸瞥向她,气得不想说话。

    岑青禾白眼儿狼的外号不是浪得虚名,什么叫用完就甩,她已经做出了教科书般的诠释。

    ……

    徐莉还是习惯早起,加之岑青禾受伤,她这个当妈的怎么着也得起来准备点儿吃的,以表心意。

    开门从卧室出来,无意间往沙发上一瞥,本该是纤细的身影,突然间变得又宽又长。徐莉还以为自己眼花,蔡馨媛怎么可能那么高?

    她好信儿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慢慢掀开挡在脸上的靠枕,定睛一瞧,可把她吓了一大跳,她瞪眼兀自嘀咕,“这孩子什么时候来的……”

    沙发只有三米长,掐头去尾,再算上枕头,以商绍城的身高,几乎顶天立地了。

    他睡得不是很踏实,所以迷瞪着睁开眼睛。

    徐莉问:“绍城,什么时候来的啊?”

    商绍城缓了几秒才回过神来,努力挣扎着坐起身,先打了声招呼,“阿姨。”

    徐莉道:“快点儿,去青禾那屋睡,你这么大的个子,睡这儿能睡好嘛。”

    她连说带拽,把商绍城从沙发上弄下来,商绍城走路都直晃荡,赶紧飘到岑青禾的卧室去睡觉。

    徐莉帮他关上门,随后悄悄推开隔壁房门,蔡馨媛的卧室里,两人在大床上睡得好好的。

    舒了口气,徐莉合上门,准备下楼去买吃的了。

    蔡馨媛中午约了陈博轩一起吃饭,定了手机闹钟,闹钟刚响,她马上毫不迟疑的起床下地收拾,跟平时工作日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去洗手间的路上经过厨房,蔡馨媛跟徐莉打招呼,“阿姨,早。”

    徐莉转身道:“馨媛醒了。”

    “嗯,阿姨昨晚睡得怎么样?”

    “睡得可好了,绍城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知道。”

    蔡馨媛心想,她也不知道啊,满脸陪笑,她出声接道:“他半夜来的,知道青禾脚受伤,连夜从乌斯特赶回来的。”

    徐莉说:“你看看,这不折腾人嘛,青禾也没什么事儿。”

    蔡馨媛说:“您觉得没什么事儿,可商绍城心里怎么想,咱们就不知道了,人家可宝贝着呢。”

    徐莉叫蔡馨媛哄得心里美滋滋,原本还担心商绍城这样的家庭背景,就算跟岑青禾谈恋爱,怕也不是真心的,这回一看,貌似还挺靠谱。

    “昨天绍城来,他俩把你叫醒的?”徐莉问。

    蔡馨媛面色坦然的回道:“青禾让商绍城回去住,我心思别折腾了,正好今天你们也得在一起吃饭,就让他在这儿凑合一晚吧,反正以前有朋友来,也是我跟青禾在一起住。”

    徐莉闻言,不再有任何狐疑。

    蔡馨媛跟徐莉打了声招呼,转身去洗手间收拾。她心里暗道,只能帮他们到这儿了,她还记得昨晚睡得正香,突然被商绍城给叫醒,差点儿没吓死。

    他死活赖着不肯走,让她去卧室睡,以她这老奸巨猾的资历,一看就知道俩人是完事儿后才拿她当幌子。

    不过幌子就幌子吧,谁让他们一个是好姐妹儿,一个是顶头大老板,得罪不起啊。

    岑青禾一觉睡到中午十一点,徐莉把她叫醒的,让她起来去叫商绍城。

    岑青禾已经换上一套新的睡衣睡裤,不给徐莉发现丁点儿蛛丝马迹的机会,她下地刷牙洗脸,然后推开自己卧室房门。

    商绍城搂着她床上的公仔,睡得昏天暗地,她跪在床边,往他身上一压,“起来啦。”

    “哼……”光有声没动作。

    岑青禾边晃边道:“快点儿起来,我妈难得露了几手,她还炖汤了呢,你就借我的光吧。”

    商绍城让岑青禾吵得睡不着,长臂一伸,揽着她的腰往床内滚,岑青禾一扭头看到门没关,生怕徐莉来了看见,她一连串的拍他,压低声音道:“松手,快松开我,没关门!”

    商绍城不管不顾,他这人就这样,岑青禾情急之下,灵机一动,“哎呀,脚,你碰着我脚了。”

    话音落下,商绍城马上停住一动不动,然后努力睁开眼睛。

    她从他身上连滚带爬的站到床下,他坐起来,看着她问:“疼不疼了?”

    岑青禾挑衅的抬起右脚,笑着道:“看!活灵活现。”

    商绍城别开视线,气得不想搭理她。

    “绍城,睡好了没有?”

    徐莉一走一过,见门没关,商绍城也起来了,她笑着打招呼。

    商绍城马上抬起头,微笑着回道:“我睡好了阿姨。”

    岑青禾暗叹,大家都是有演技的人啊。

    中午三人一起在家吃饭,桌上一共十个菜,还有一道汤,商绍城拍徐莉的马屁,说她真厉害。

    岑青禾说:“我一看就知道哪个是买的,哪个是我妈做的。”

    徐莉被拆穿,尴尬笑道:“我不怎么会做饭,买了几个菜。”

    商绍城微笑,“都是我喜欢吃的。”

    岑青禾偷着瞥他一眼,马屁精。

    因为不是第一回见,所以徐莉跟商绍城之间没有想象的那么尴尬,两人也挺聊得来,加之岑青禾在中间插科打诨,这顿饭也是其乐融融。

    席间商绍城说:“阿姨能在夜城多待几天吧,我好好招待您。”

    徐莉笑着回道:“谢谢了绍城,你有这份心就行,我订了明天中午回冬城的机票。”

    闻言,岑青禾咻的看向她,“你什么时候订的?这么早回去干嘛?”

    徐莉笑说:“看见你们两个都挺好的,我也就放心了,单位还有事儿呢,你们平时工作都忙,不用特地抽空陪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总裁的贴身特助〕〔稻香〕〔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引凤决〕〔大明小书生〕〔特品圣医〕〔偷个宝宝:总裁娶〕〔知青女配已上线〕〔听说你想掰弯我〕〔绝色乡野〕〔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