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侠之剑噬天下〕〔快穿:男配稳住不〕〔萌宝来袭:爹地追〕〔第三人称谋杀〕〔鬼手神医:王妃请〕〔养鬼为祸〕〔变身之九尾狐仙〕〔网游大魔王〕〔时空禁咒:弑妖师〕〔进化乐园〕〔从商二十年〕〔医武传奇〕〔明月夜将行〕〔猛鬼将至〕〔画线人生〕〔浮生红妆〕〔我的媳妇是大佬〕〔藏地追踪〕〔玩锤子牧师〕〔武照诸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5章 爱让好人变坏
    :

    乌斯特,建立在海拔三千多米高的庄严寺庙,白色的长阶之上,每隔几步总能看见虔诚信徒,他们几步一叩首,向着头顶那望不见尽头的神圣信仰而去。

    周安琪站起身,第n次伸手拍打膝盖,白颜色的裤子已经变成灰色,手掌心也脏了,越拍越心烦。

    往下看,台阶蜿蜒,不知始端;往上看,台阶绵延,望不到尽头。她已经磕到头晕眼花体力不支,皱眉瞥向在她上面几个台阶的沈雨涵,沈雨涵还在十步一拜,从她起身后捶腰的动作也不难看出,大家都累得要死。

    周安琪就算置气也得给自己留条活路,当即‘欸’了一声,她叫住沈雨涵。

    沈雨涵转身居高临下的睨着她,出声道:“干嘛?”

    周安琪说:“差不多行了,你是想让樊尘拿世界冠军吗?”

    沈雨涵抱着肩膀,不答反问道:“你不是想中途放弃吧?看来你对家人的心还不如我对男朋友的心呢。”

    说完,给予一记嘲讽的嗤笑,她径自转身,继续十步一拜。

    其实沈雨涵这次来,不光是给樊尘祈福,好吧,诚实的说,她只是顺带给樊尘祈福,樊尘去打比赛,她对他很有信心,而且比赛就算再激烈,不会要命,她并不担心。

    她这次千里迢迢过来,一是为看商绍城,二来也是为了一己私心,她想给霍启勋祈福。

    她一直拿霍启勋当偶像,尤其是那天局里有幸匆匆一瞥,他一身干练的黑色皮衣和黑色长裤,从她身边疾步而过,走路带风,那张脸,跟多年前杂志上拍到的侧脸一模一样,甚至风采更胜。

    听说他最近要去办一件大案,局内高度机密,不透露任何讯息,她只知道此行非常危险,毕竟心狠手辣的罪犯,不是比赛台上的选手,他们之间也没有裁判,更不会点到即止,一切只能见血盖棺。

    沈雨涵很想亲自去找霍启勋,亲口跟他说一声一路顺利,等你回来。但幸好她还没说,因为同局另外一个实习的女生跑去说了类似的话,据闻霍启勋当面没说什么,只不过当天下午,女生就被调去其他分局了。

    局内早有传闻,任何打着追霍启勋幌子混进来的女人,但凡别被他发现,发现就是‘流放’处理,并且永不招入。

    沈雨涵一面庆幸自己没有枪打出头鸟,另一面又失落连句祝福的话都不敢说,她只能默默地飞来这里,希望用虔诚来感动山顶的佛,佛祖保佑,霍启勋此行无惊无险,顺顺利利,平安归来。

    磕头磕得头晕眼花,沈雨涵刚起来就听到兜里的手机在响,掏出来一看,是商绍城。

    “喂,哥。”她原地靠墙休息,膝盖发软。

    商绍城说:“我今晚要回夜城,你走不走?”

    “啊?这么突然?你不说明天才走吗?”

    “青禾脚扭伤了,我订了今晚回去的机票,现在就要下山。”

    沈雨涵抬头看了眼悬于山端的白色宫殿,迟疑了一下,出声回道:“那你先回去看她吧,我要上山顶。”

    “嗯,你照顾好自己,有事儿打电话。”

    “知道了,帮我给青禾带句话,我这两天就去夜城看她。”

    跟商绍城聊完,她刚挂电话,周安琪从拐角处爬上来,听到沈雨涵的说话声,她开口问:“谁要走?”

    沈雨涵见缝插针的挫道:“就咱们四个,你说还有谁?你二哥要走,会给我打电话吗?”

    翻了个白眼儿,沈雨涵嘲讽周安琪智商低。

    周安琪在意的却只有一点,商绍城要走。

    “他为什么突然要回去?”

    沈雨涵边往上爬边道:“他又不是这的人,你没看他受不了高原反应,难不成还在这常住?”

    周安琪已经没有再往上爬的冲动了,原以为商绍城跟周砚之从另一边上来,早晚他们都要在上头会合,她这一路磕的头,许的愿全都是跟商绍城有关的,如今他说走就走,玩儿她呢?

    夜里一点四十几分,岑青禾一个人躺在卧室,手机屏幕把她的脸照得煞白,她还没睡,刚接了商绍城的电话,他说他已经到小区门口了。

    放下手机,蹑手蹑脚的从房里出来,瞄了眼沙发方向,那里躺着个人影,因为她脚扭伤,虽然医生已经给她正了骨,现在走路没多大问题,但蔡馨媛还是难得善良的把卧室让给她一个人,自己睡沙发。

    岑青禾穿着拖鞋走过客厅,来到玄关处,开门等商绍城。

    等了能有几分钟的样子,她听到电梯打开的声音,不多时,一袭黑色长款大衣的商绍城,风尘仆仆的出现在眼前。

    一如既往,卷着一股寒气,但双眼中的渴望却那样的炙热。

    岑青禾把兴奋调整到无声状态,踮起脚尖,伸出双臂去搂他的脖颈。商绍城紧紧地回抱住她,把脸埋在她肩窝处,深呼吸,满是熟悉的味道。

    单手将她抱到双脚离地,商绍城另一手轻轻关上房门。

    轻车熟路的抱她往里走,他刚要去开她卧室房门,岑青禾马上压低声音制止,“那边,那边。”

    她指着蔡馨媛的卧室,商绍城也是后来才看见,沙发上还有个人。

    抱她回到蔡馨媛的房间,屋中亮着小灯,她欣喜的去亲他的侧脸,下巴,耳朵,脖颈……小鸡啄米一般,密密麻麻。

    不是勾引,只是太想念。

    若是往常,商绍城早就二话不说,把她往床上一扔,该干嘛干嘛,但是今天他忍住了,低沉着声音说:“别闹。”

    以前只有她跟他说别闹的份儿,如今他倒是正经起来。

    岑青禾不管不顾,八爪鱼似的黏在他身上,一个劲儿的亲他。商绍城将她轻轻放在床上,伸手掰着她的胳膊说:“等会儿,我先看看。”

    岑青禾想跟他闹,但力气没他大,到底是被他挣脱出去。

    商绍城低头顺势往她右脚踝处看,暖色灯光下,她纤细的脚腕肿了两圈,尤其是内侧骨头那里,一大片的青紫,外圈还有些泛黄,跟正常的左脚踝一比,当真是触目惊喜。

    商绍城看得眉头直皱,见她脚踝处没有做任何措施,他轻轻地抓住,出声问:“不用包起来吗?”

    岑青禾摇头回道:“不用,医生说就是挫了一下,等消肿就好了。”

    商绍城见她说的云淡风轻没心没肺,他抬眼直视着她问:“疼不疼?”

    岑青禾漂亮的眼睛跟狐狸似的,媚眼如丝的说:“你要是不骂我就不疼,骂我就疼。”

    商绍城早就准备好一肚子的骂人话,闻言,硬是说不出口。

    明知道骂与不骂都不会改变什么,可他就是张不开嘴。

    他怕她疼。

    两人四目相对,一个有气不能撒,气得干瞪眼;另一个恃宠而骄,笃定他不会拿她怎么样。

    互相看了能有五秒钟的样子,终是商绍城忍不住先开了口,他沉声说:“你就不知道心疼我一下?”

    岑青禾心尖一动,猛地被撩拨到,脸上的细小绒毛都竖起来了,她佯装不懂,挑眉问道:“我怎么不知道心疼你了?”

    商绍城说:“我前脚刚走,你后脚马上想方设法的给我弄回来,一路担惊受怕,我就差从人要速效救心丸了。”

    其实这样的话,即便他不说,她心里也能想到。看他连夜赶回来,什么都没带,直奔她这儿,还能说什么呢?

    岑青禾瞳孔晶亮的盯着他看,某一瞬间,她忽然朝他扑过去,一把搂住他的脖颈,狠狠地亲吻他的唇。

    他身上外套还没来得及脱,岑青禾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往他大衣里面伸,他真的是血气方刚,外面那么冷的天,他一件羊绒大衣,里面一件薄的鹿皮衬衫,身上竟然滚热滚热,比她这个窝在被窝里面的人还要热。

    这回她是蓄意引诱了,商绍城忍不住回吻她,她的手不安的在他胸前摸来摸去,他扣住她的手腕,努力控制着热血,低声问:“你脚有没有事儿?”

    岑青禾不看他的眼睛,只盯着他被自己吻湿的唇,小声回道:“没事儿。”

    话音落下,商绍城喉结上下一动,再也控制不了体内奔腾的渴望,起身把她往床上压。

    “等等。”岑青禾忽然叫停。

    商绍城压着她问:“怎么了?”

    岑青禾低声回道:“去把门反锁上,灯关了。”

    商绍城动作很快,下床照做。房间迅速陷入一片黑暗,他摸上床,又摸到她。

    岑青禾身上只有一件棉布睡裙,商绍城脱了外套把她往怀里塞,她摸到他的衬衫扣子,小小的,不是圆形,藏在衬衫衣襟的夹层里面,不是很好解。

    商绍城嫌她动作慢,她在帮他解上面的时候,他自己已经把下面解开了。

    两人又是一次小别胜新婚,干柴烈火,当他滚烫的身体压在她滑腻柔软的身体之上时,他忽然轻笑出声。

    岑青禾问:“你笑什么?”

    商绍城撩起她的裙摆,一手拉着她腰间底裤边缘,出声回道:“你妈还在隔壁房间呢吧?”

    岑青禾喉咙一动,顿时咕咚咽了口口水,心底说不出是害怕还是兴奋。

    她真的不是好孩子,只是掩饰的够好,所以一直没被人发现。

    可正如今天某人说的,嚣张跋扈跟好人,并不冲突。

    可能她天生就是个坏好人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