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特级医尊〕〔代号惊蛰〕〔我的极品女房东〕〔绝品妖孽兵王〕〔极品异能学生〕〔重生之我要上头条〕〔白龙马的总裁老婆〕〔仙修高手在都市〕〔妖孽魔少无敌都市〕〔都市最强之捉鬼系〕〔农家小皇妃〕〔我的冷傲教官老婆〕〔美男榜〕〔我的女神老婆你惹〕〔迷途——我的世界〕〔花都牧歌〕〔独宠一世:总裁老〕〔废柴要自强〕〔洪荒之龟虽寿〕〔择风而栖之钥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4章 好人也可以嚣张跋扈
    :

    岑青禾一路被靳南从楼上背到楼下,又从商场里面背到外面停车场,这段路少说也得百十来米,他一直没停,她心里感谢他,但因为他严肃,所以不敢贸然跟他搭茬。

    来到一辆黑色的宝马750车前,靳南轻轻将岑青禾放下,岑青禾憋了一路,终于对他说了句:“谢谢,辛苦了。”

    “没事儿。”靳南都没看她,语气也是极其随意的,掏出车钥匙打开车门,他让岑青禾坐副驾,徐莉跟常姗坐后面。

    在常姗的指引下,几人来到距离商场最近的一家医院,靳南下车后,依旧来到副驾门口接岑青禾,把后背对着她。

    岑青禾都不好意思了,轻声道:“不用了,你都背这么久了,我自己试着走两步。”

    靳南万年不变的冰山脸,不冷不热的说:“不差这两步。”

    岑青禾只敢在心里嘀咕他,面上不动声色,重新被他背上往医院里面走。

    进了医院,护士指引他们去骨科,徐莉跟常姗去排队,靳南则背她去里面等着。

    周围除了陌生人之外,就只剩他们两个,岑青禾暗自叫苦,早知道徐莉跟常姗,她应该留一个在身边的,她真怕单独跟靳南相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正想着,低沉清冷的男声从面前传来,“还疼吗?”

    岑青禾坐着,抬眼望去,靳南正看着她。

    “啊,没事儿,不疼了。”岑青禾想都没想,赶紧回答。

    靳南道:“今天谢谢你。”

    岑青禾受宠若惊,站不起来,她背脊挺直,笑着回道:“谢我什么啊,是我该谢谢你,一路麻烦你背来背去的。”

    靳南道:“我看见你把常姗挡在身后,我替家里人谢谢你。”

    岑青禾莞尔一笑,“不用客气,我那是本能反应,常姗柔柔弱弱的,我怕她受伤。”

    靳南好看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细看之下,眼底深处带着几抹纳闷,他问:“你就不怕自己受伤?”

    岑青禾没长心的回道:“我那功夫没拿自己当女的。”

    说完她还觉得自己挺幽默,估计两人之间尴尬的气氛会缓解一下吧?

    但事实偏不如岑青禾所料,靳南唇角完全没有上扬的趋势,面无表情着一张脸,他一本正经的说:“但你毕竟是个女的。”说完之后,停顿一秒,他继续道:“打得过女人,不一定打得过男人,更何况对方有利器在手里。”

    不是岑青禾想太多,而是她立马就从他给的讯息中猜到他心中想什么。

    笑容在尴尬和欲言又止之间徘徊,岑青禾抬起头,目光却有些游移,没有定格在靳南脸上。

    挣扎了半天,她还是开口说道:“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或者该不该说,但我确实还是想跟你解释一下,其实我不是你想得那么嚣张跋扈,你上次在新锐酒店看见我打人,我就不说细节了,但我打她一定有必须打的理由,我希望你能理解。”

    别把她想成两面三刀,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人。

    一直想说的话,今天终于说出了口,不管靳南怎么想,反正岑青禾心里是舒坦了,她就是有话憋不住的人。

    “我知道。”

    岑青禾已经对靳南‘失望’了,不指望他能说出什么好听话来,谁料他又一次让她预估失败。

    他看着她,面不改色的说:“一个危险时会把其他人挡在身后的人,能坏到哪里去?”

    岑青禾跟他四目相对,感动的差点儿哭了。

    “好人也可以嚣张跋扈,不冲突。”

    可紧随其后,靳南又说了这么一句。

    岑青禾脸上的表情分外精彩,从孤注一掷到重燃希望,再到哭笑不得,她一如长江七号里面的七仔,内心活动太丰富,导致表情管理失控。

    “哥。”好在这时,常姗跟徐莉挂完号回来,巧妙地化解了这次尴尬。

    岑青禾完全无语,算了算了,她的形象在靳南那里已经彻底崩塌,她彻底放弃重建的冲动。

    徐莉跟常姗一左一右搀起岑青禾,带她去骨科主任那里看病。

    骨科主任是个五十几岁的中年女人,胖胖的脸,看起来很和蔼,问清岑青禾的情况之后,她让岑青禾坐在床边,她低头去抬她的脚。

    “这样疼不疼?”

    “嗯,有点儿疼。”

    “这样呢?”

    “也有点儿疼。”

    主任道:“先把靴子脱下来,我给你看看。”

    徐莉马上放下东西帮岑青禾脱靴子,她已经尽量动作小心,可也不知道触碰了哪里,岑青禾忽然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险些从床上弹下来。

    实在是太疼了,浑身一激灵不说,她一巴掌捂在脸上,原意是想止住不喊,结果力气用大了,‘啪’的一声,活像是扇了自己一大嘴巴。

    一连串的动作下来,徐莉跟常姗都吓了一跳,靳南是雷打不动的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至于主任,她呆呆的看着岑青禾,几秒之后才问:“脸疼不疼啊?”

    岑青禾不知道脸疼不疼,因为脚踝处的疼痛已经牵扯了她的头皮,她现在衣服之下一层的鸡皮疙瘩,痛声憋回去,取而代之的是瞬间通红的眼眶。

    徐莉又急又心疼,直勾勾的盯着岑青禾说:“能不能挺住?”

    事实证明,她挺不住了。

    她一直以为自己很坚强,小时候膝盖磕得血肉模糊,她还能跑三条街去买烧烤;手指头让门缝夹的不敢回弯,她还是忍着疼,拿着勺子吃了两碗饭。

    如此坚毅的品质,她以为会融入骨髓,伴随她长大,但是没想到,有一种疼,她真的忍不了。

    徐莉又试了一次,岑青禾直接疼到眼泪飙出来,吓得徐莉再也不敢动手。

    常姗道:“医生,您帮忙弄一下吧。”

    主任说:“这个我帮她脱,她也是一样的疼。”

    “那怎么办啊?”常姗心里很是愧疚,如果不是因为她,岑青禾不会遭这份罪。

    “这样吧,长痛不如短痛,两位女士暂时出去一下,留男士在,省得你们互相看见心里都不舒服。”

    徐莉跟常姗被请出去,房间中只剩他们三个,主任说:“来,男士听我指挥,你力气大,负责按着患者,别让她乱动,我帮她脱靴子,如果她动作太大,万一再伤着哪儿就不好了。”

    靳南原本站在岑青禾对面,闻言迈步走近病床边,看着眼眶发红的她说:“你挺着点儿。”

    说完,他俯身把双手按在她的两个膝盖往上处。

    岑青禾腿很纤细,靳南两只手分别可以扣住她的左右腿。

    主任已经准备好要帮她脱靴子,事先嘱咐道:“小姑娘,疼也尽量忍着,一下就过去了,不然来来回回,你更遭罪。”

    岑青禾吓得只进气不出气,一手捂着嘴,另一手拽紧大衣,点点头。

    主任的手托着她的脚踝,把右腿抻平,光是这个动作,已经快要了岑青禾半条命,她痛到双眼紧闭,紧咬牙关。

    当靴子被人往下拖拽之际,那股刺痛直达头皮,岑青禾以为自己可以像个壮士一般英勇的挺住,可事实上她还是本能的想要发狂发燥,靳南提前洞悉她接下来的动作,忙腾出一只手来按压她的肩膀。

    混乱之际,岑青禾已经丧失理智,唯有本能,一头扎进柔软的衣料之中,她浑身发抖,却自始至终一声没吭。

    “好了好了,脱下来了。”

    主任把长靴放在一旁,看向面前的两人,靳南一手按着她的膝盖,另一手压着她的肩膀,她把脸埋进他身前的驼绒大衣上,其实他并没有抱她,她也没有投怀送抱,只是角度问题,他像是把她整个人拥入怀中,看起来一如情侣之间的亲昵安慰。

    靳南离她最近,不是感觉,而是清楚看到她在发颤发抖,所以他松开双手,人却没有马上移开。

    岑青禾一直低着头,足足过了十秒有余,等到那股刺痛如潮水般褪去之后,这才慢慢抬起头。

    这么会儿功夫,她眼球都憋红了。

    靳南问她:“没事儿吧?”

    岑青禾说不出话来,坚强的摇了摇头。

    内心还是暗赞自己是条汉子的,竟然没喊,岑青禾刚要舒口气,结果对面的主任坐着椅子滑过来,出声说:“我现在给你看一下脚踝,可能会有点儿疼,男士随时帮我控制一下患者。”

    岑青禾登时一阵委屈。

    还没完?

    眼泪聚集在眼眶,她想妈妈了,徐莉就在门外,这时候也救不了她。

    好吧,她想商绍城了,如果这时候面前的人不是靳南而是商绍城,她一定早就撒欢打滚的哭,眼泪鼻涕抹他一身,让他哄着。

    但是现在,她屁都不敢放,就连眼泪都是不受控制自己流出来的。

    徐莉跟常姗在外面等着,前者有些担忧又有些狐疑的问道:“刚才不喊疼嘛,怎么这么半天,一点儿动静都没有?”

    常姗说:“不知道,会不会还没开始?”

    徐莉说:“不会疼晕过去了吧?”

    常姗被徐莉说的心脏病要犯了,两人偷偷摸摸的打开一条门缝往里瞧,只见主任正在给岑青禾看脚踝,靳南美美的站在一边,岑青禾双手握拳,嘴里面不知何时叼了个白色的棉纱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萌宝来袭:总裁爹〕〔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