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霹雳之丹青闻人〕〔盛唐第一闲人〕〔清天白灵卷〕〔重生之傲问苍穹〕〔司令,以权谋妻〕〔逐尘录〕〔道姑本良善〕〔美女总裁的近身狂〕〔七塔之上〕〔穿越之农商〕〔娘子是潘金莲啊〕〔重生之笑红尘〕〔最强都市神兵〕〔香江星光1980〕〔水浒之王者天下〕〔我的老婆是狐仙〕〔嫡女风华:邪王的〕〔花都娱乐风暴〕〔皇帝开挂系统〕〔列神的大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2章 形象终于高大一回
    :

    面不改色,岑青禾说:“我俩才在一起多久,现在提结婚还不给人吓着?”说完,生怕徐莉再问,岑青禾自顾自补了一句:“鞋合不合脚还得穿着走一段路才知道,虽然咱们家的观念都是抱着结婚的前提才谈恋爱,但也不保证每一段实验都能百分百成功嘛,我才二十四,急什么都不急结婚。”

    徐莉显然没有被岑青禾说动,她认真脸,声音不大且严肃的说道:“反正我提醒你,谈恋爱归谈恋爱,婚前其他的行为是不许有的。”

    “我知道。”岑青禾佯装坦然。

    其实心里暗自肝儿颤,如果让徐莉知道,她早就交给了商绍城,怕是又一阵腥风血雨。

    能怎么办,瞒着吧,就算徐莉心里打鼓,只要岑青禾自己不承认,那某些人还是乐意自欺欺人的。

    为了岔开这个沉重的话题,岑青禾主动道:“妈,我饿了,你想吃什么,咱俩去吃饭吧?”

    徐莉说:“我吃什么都行。”

    “那我带你去名岛吃海鲜。”

    俩人正在商场楼上边走边商量,忽然听到背身有人喊道:“抓小偷!”

    岑青禾本能的回身一看,只见十米开外,一个穿着深色短款羽绒服,戴着帽子和口罩的男人,手中拎着个白色的女士皮包,正奋力的往这头跑。

    路人纷纷躲避,徐莉也赶紧抓着岑青禾的手臂,把她往边上拉,岑青禾不着痕迹的把手臂抽出来,屏气凝神,在男人几秒跑到自己面前的时候,她忽然伸腿一绊。

    男人是在岑青禾跟徐莉面前飞出去的,因为速度跟惯性,伴随着众人倒吸凉气的声音,他扑倒在几米之外,肉砸在地面上,发出清楚的闷钝声,听着都疼。

    许是摔得太重,男人没能马上爬起来,可饶是如此,包还死死地拽在手里。

    岑青禾提步就要过去,徐莉死拽着她不放手,瞪眼道:“你疯了吧?”

    岑青禾急着去抢包,随口回道:“没事儿,你赶紧报警。”

    说话间她挣脱徐莉的束缚,几步跑到小偷身旁,弯腰去扯包带。

    小偷往回一拉,顺势起身,岑青禾刚要上前,随着众人一阵惊呼,小偷竟是从兜里掏出一把弹簧刀,‘蹬’的一声弹出刀锋,对准岑青禾。

    失主已经赶到,拉着岑青禾的手臂往后退,“小心。”

    岑青禾恍惚间定睛一瞧,“是你?”

    穿着灰色高领羊绒裙的常姗来不及跟岑青禾寒暄,也没想到会这么巧在这儿碰见,她现在只担心对面拿着刀,显然被惹怒了的小偷。

    出口在岑青禾身后方向,小偷一手抓着包,另一手持着刀,逐渐往岑青禾方向逼走,嘴里喊着:“不想死的赶紧闪开!”

    岑青禾本能的把常姗拉到自己身后,她知道常姗心脏不好。

    徐莉急得干瞪眼不敢出声,生怕微弱的声响都会刺激到发狂的小偷。

    身后有人在拉自己,岑青禾以为是常姗,所以低声安慰,“没事儿,别怕。”

    身后那股力气不减反增,下一秒,她被拽到一抹高大的背影身后,明确的说,是有人从身后,闪身挡在她身前。

    动作太快,她都没看清楚身前人的脸,只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声音,冷淡又理智的道:“把包留下。”

    这动静,靳南?!

    对比现在的紧张局势,岑青禾更好信儿身前的人到底是不是靳南,所以她极其八卦的往右一探头,终于看到男人的侧脸,果然是他。

    常姗拉着岑青禾往后退,嘴里说着:“哥,你小心点儿。”

    岑青禾也想说小心点儿的,可是话还未出口,只见靳南主动迈步上前,这种行为无异于是逼得小偷不得不出手。

    小偷挥刀刺来,围观的人群里面有胆子特别小的,直接转过头不忍直视。

    岑青禾不是胆子大,她是担心己方会受伤,还想着见缝插针冲上去助其一臂之力,谁料靳南竟是两秒卸了对方的刀。

    没错,真的只用了两秒,岑青禾睁大眼睛看得清清楚楚。

    对上刺来的弹簧刀,靳南没有躲,反而是抬手迎上去,他一把扣住对方手腕,另一手直击对方下巴,一扭,一拳,小偷‘啊’的一声痛喊,直接把刀丢了,人倒在地上,痛苦的捂着下巴。

    这属于近身搏击的防卫术一种,商绍城也会,偶尔两人打闹的时候,他都会教她几招防身用。

    岑青禾会是会,但看跟实用是两回事儿,今天亲眼见靳南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简直不要太牛逼。

    包掉在地上,岑青禾跨步捡回来递给常姗,商场保安跟民警几乎同时赶到,小偷被带走,民警例行公事的询问当事人。

    原来常姗本就是在这里等靳南的,低头试鞋的功夫,转身包已经被拿走。

    得知岑青禾是第一个站出来跟小偷对峙的人,民警给予赞扬,但也呼吁一切以安全为主。

    等到民警走后,徐莉冲过来,劈头盖脸给岑青禾一通骂。

    “你是不是想吓死我?不要命了是不是?瞧给你能的,越不让上越往上冲,拦都拦不住,你咋不上天呢!”

    岑青禾当众被数落,满脸尴尬。

    常姗柔声道:“阿姨,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徐莉是真急了,脸色通红,岑青禾小声哄着:“没事儿没事儿,我也就是吓唬吓唬他,他让我让路,我让开不就完了。”

    徐莉气急了不出声,靳南礼貌的颔首,出声说道:“让您提心吊胆,对不住了,幸好人没事儿,不然我们心里也过意不去。”

    岑青禾怕徐莉的反应让靳南跟常姗尴尬,所以赶紧压低声音道:“妈,你知不知道人家帮咱们多大忙?这就是常姗,要不是人家大度,青青现在早回家待着去了。”

    徐莉闻言,努力从余怒中把情绪抽离,看向常姗,她过了几秒才转成微笑,点头道:“你就是常姗啊,真得谢谢你不追究。”

    常姗微笑着回道:“没事的阿姨,刚刚不好意思,给您和岑小姐添麻烦了。”

    徐莉已经缓过来,笑着道:“没关系,我也是气她毛躁,应该帮,这事儿得帮。”

    常姗说:“岑小姐真勇敢,我眼看着她把小偷绊倒了,还敢去抢包。”

    徐莉说不上是嫌弃还是自豪的道:“嗐,她从小就这样,能平安长这么大真是家里烧高香了。”

    常姗想不到长辈说话是这种风格的,当即没忍住笑出声来。

    岑青禾丢脸,小声道:“妈。”

    这边正‘其乐融融’之际,靳南看着岑青禾问:“没受伤吧?”

    岑青禾抬眼跟他对视,也是心虚,上次从背后强行非礼人家,打电话求帮忙也就算了,这还是那次事件过后,两人第一次再见。

    岑青禾尴尬,眼神躲闪着回道:“没事儿,哪儿都没受伤。”

    靳南说:“幸好没有,不然我都没法跟绍城交代。”

    岑青禾难得的嘴巴不好使,不知道怎么接话。

    徐莉问了句:“你们都认识?”

    岑青禾解释道:“他跟商绍城是大学同学。”

    徐莉乐了,“还有这层关系呢。”

    常姗问:“岑小姐,你跟阿姨吃过饭了吗?我们一起吃饭吧?”

    岑青禾连忙拒绝,“不用,你们吃你们的。”

    低调却气场强大的靳南径自说道:“没有别人,就咱们几个。”

    常姗也微笑着说:“阿姨,您是h省人吧?我表哥就是冬城的。”

    徐莉对老乡谜之热情,马上便眼睛一亮,笑道:“是吗?我们是安泠的,离着不远。”

    靳南微笑,“阿姨喜欢吃什么?”

    这是岑青禾为数不多的几次,见到靳南笑,上次是跟商绍城相见。

    说实话他长得很好看,无论笑或不笑都很赏心悦目,但话又说回来,人笑就是比不笑强,最起码看着没那么紧张了。

    徐莉不晓得岑青禾跟靳南的‘孽缘’,爽快的道:“你们想吃什么,今天阿姨请客,还得感谢你们大度,不追究岑青青的责任。”

    几人站在原地相互客气,最后决定就近原则,就楼上西餐厅。

    常姗一口一个岑小姐的叫着,岑青禾说:“叫我名字就行,不用客气。”

    常姗微笑着说:“那我叫你青禾姐吧。”

    “好,叫姐没问题,我最怕别人喊我姨。”

    常姗忍不住笑,“你才多大?我知道你跟我哥同一天生日,但不知道你是哪年的。”

    岑青禾说:“我九三年,二十四。”

    “那比我哥小两岁,他过二十六的生日。”

    岑青禾道:“我男朋友生日正好大我十天,我又恰好跟你哥同一天生日,真的好巧。”

    “是啊,说不定以后过生日都可以赶在一起过,那多热闹。”

    餐厅中,岑青禾跟徐莉坐一面,对面是常姗跟靳南。

    岑青禾无比的庆幸,虽然靳南不好聊,但常姗好聊啊,总不至于坐下后没话说。

    侍应生来点完餐,岑青禾想着起身去趟洗手间,如常起身,却不料右脚踝那里没来由的一阵刺痛,真的很疼,疼到她忍不住蹙眉哼出声来,伸手扶着桌子。

    桌上几人都吓了一跳,徐莉跟常姗都问:“怎么了?”

    岑青禾动了动右脚,倒吸了一口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皇家小娇娘.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