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狼王〕〔影帝的天命少女〕〔来自山里的孩子〕〔冷君嗜宠,太子要〕〔超能外卖系统〕〔黑科技研发中心〕〔未来生存系统:男〕〔冷王的绝宠医妻〕〔军婚燃情:九零小〕〔傻妻种田:山里汉〕〔大唐技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暴君,你家王妃翻〕〔横刀〕〔最强医妃:邪王,〕〔一把吉它镇天下〕〔异能小毒妃:王爷〕〔穿越变成老爷爷〕〔星际大头条〕〔重生甜妻请签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31章 也不怕佛祖收了
    :

    昨天商绍城在海拔五千多米的地方高原反应严重,如今下了两千米,空气的稀薄程度明显比之前好得多,只要不快跑和大量运动,正常行走都是没问题的。

    商经天特地打了电话过来,一是担心商绍城身体,二来也是怕他不给周安琪面子,如今就连周砚之都到了,他可不如周安琪好糊弄,所以就算是客套,那也得陪着。

    一行四人乘车来到乌斯特最大的佛门圣地,望着伫立在山腰上的白金色佛寺,就连商绍城这种不信佛的人,也莫名的涌起一股肃然起敬的虔诚心理。

    他想到岑青禾,那白眼儿狼成天神神道道的,给他看过手相,也给他看过面相,还说的头头是道,如果带她来这儿,她一定要一路磕上去吧?

    正想着,身边熟悉的声音传来,“你不是要给红玉阿姨祈福消灾嘛,当地人最信的就是心诚则灵,从这里一路跪拜上去,保证红玉阿姨往后顺风顺水,再无灾难。”

    沈雨涵出门前特地换了身乌斯特当地的民服,姹紫嫣红的艳丽色彩,映着她分外明媚的一张脸。此时她正认真的看着满眼警惕的周安琪,仿佛周安琪拒绝,那就是大不孝。

    周安琪穿着白色裤子跟白色毛衣,一身浅到阳光一照都刺眼的装扮,余光瞥见长阶上已有多名虔诚民众,三步一叩头,或是十步一叩头的往上爬,从第一个台阶到寺顶,少说也得几千个台阶,走路都嫌累,这要是一直磕头上去……还不得死在半路?

    但是面对沈雨涵的蓄意挑衅,周安琪更倾向于两败俱伤,她开口回道:“你不也要祈求姻缘嘛,正好我听说樊尘马上要打公开赛了,你跟我一路磕头上去,我们也有个伴。”

    沈雨涵特别爽快的回道:“好啊。”

    周安琪没想到她这么痛快,还想着最后的结果就是大家都不用磕头,如今意见是她提的,她再想反悔就是打自己的脸了。

    沈雨涵也没给周安琪扭转的余地,她直接扭头对商绍城说:“哥,你们两个自己慢慢走吧,我先跟周安琪去跪拜祈福。”

    商绍城‘嗯’了一声,知道沈雨涵跟周安琪俩人是天生的克星,他不担心沈雨涵,但也怕她损敌一万自折三千,所以临了嘱咐了一句:“心意到了就行,别累晕了叫我背你。”

    沈雨涵笑着应声:“知道了。”

    说完,她硬拉着周安琪往前走,都不给周安琪跟商绍城一起相处的机会。

    看着两人拉拉扯扯,渐行渐远的背影,周砚之双手插兜,忽然感慨的说:“那一月,我摇动所有的经桶,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磕长头匍匐在山路,不为觐见,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生,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

    商绍城听得浑身一麻,微微侧头看去,说不清是调侃还是认真的问道:“谈过乌斯特的女朋友?”

    周砚之轻轻摇头,淡笑着回道:“从小我就对佛门圣地心生向往,总觉得自己上辈子就应该是这里的人。”

    商绍城越听后背越凉,头皮都有微微竖起之势,忍了再忍,他还是委婉的说了一句:“你不太适合佛门清静之地。”你心太花。

    谁料周砚之诗兴大发,忽然张口又来了一句:“曾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别倾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明明是大好的艳阳天,商绍城却活生生一阵阵的浑身发寒,不知道周砚之是不是被什么脏东西给冲着了,商绍城决定离他远一些,随便打了声招呼,他迈步往前走。

    “欸,等我一下。”周砚之紧随其后追上去,“问你个事,给我点专业的意见。”

    商绍城淡淡道:“什么事儿?”

    周砚之说:“我想追查小侬,听说她对乌斯特文化特别有研究,你说我从这方面下手,算不算是投其所好?“

    商绍城一听,下意识的眉头轻蹙,“那个什么师太的俗家女弟子?”

    周砚之说:“空宁师太。”

    商绍城一脸谁问你什么师太的表情,强忍着心底排山倒海的异样,他出声道:“人家是佛门女弟子。”

    周砚之认真脸回道:“是女的啊,我对男人没兴趣。”

    商绍城别开视线,已经不想再跟他讲话了。

    周砚之自己兀自嘀咕,“上个礼拜我妈非拉我一起去听佛法讲座,正好我头天晚上没睡好,打算过去补觉的,幸好我去了,绍城,你见过查小侬本人吗?”

    “没见过。”

    “她是真漂亮,怎么说呢……那气质,跟外头那些妖艳的女人一点都不一样。”

    商绍城平静的口吻道:“她跟你不是一路人。”

    言外之意就是让他放过一个良家女子吧。

    周砚之却说:“我现在正努力往她那条路上靠呢,知道她喜欢仓央嘉措,昨天来的飞机上,我一口气背了小半本。”

    说着,他张口就来,“愿与卿卿两相欢,不发毒誓不肯饶。”

    这本是很美的词句,可是从周砚之嘴里面说出来,怎么听怎么不正经。

    商绍城好心说了一句,“你问我意见,我劝你最好不要在佛门圣地亵渎纯洁,我不保证佛祖会不会直接显灵给你收了。”

    周砚之满眼促狭的看向一脸面无表情的商绍城,笑道:“你以前不是不信这个的吗?”

    商绍城心想,白眼儿狼真行,活活给他带跑偏了。

    想到白眼儿狼,商绍城面上不用声色,眼底深处却陷进一片温柔,他不好当着周砚之的面打给她,只能自己偷偷的想,这个点儿,她应该起来了吧?

    岑青禾昨天跟他聊到后半夜,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才醒,没给他打电话,怕他工作在忙,她直接收拾了一下,陪徐莉去逛商场。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徐莉一直叨叨着要给商绍城买点儿礼物,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所以问身边岑青禾意见。

    岑青禾随口回道:“他啊,他最喜欢我了。”

    徐莉嘲讽道:“怎么几个月不见,你这脸皮还越来越厚了呢?”

    岑青禾坦然道:“我说真的啊,不信等他回来,你自己问问他。”

    徐莉满眼不屑,这两天一直在揶揄岑青禾,总说不知道商绍城看上她什么了。

    在徐莉不发脾气的前提下,母女两人是可以像姐妹一样相处的,平时说话也没什么顾及,看互相调侃的程度就看得出来。

    岑青禾拉着徐莉频繁出入各大品牌店,出手阔绰,只要徐莉上身,表情看起来像是喜欢的样子,岑青禾马上二话不说,去前台刷卡。

    一件三万多的风衣买完之后,徐莉已经特别心疼,转手岑青禾又去loewe给她买了一大一小两个包包,加起来小四万。

    徐莉在当时在店里就忍不住掐岑青禾胳膊,不让她买,岑青禾真是忍着疼,面色无异的刷卡,拉着徐莉出门。

    才刚走远,徐莉马上侧头瞪岑青禾,“你是不是疯了?”

    岑青禾撸起袖子看胳膊,皱眉回道:“你看啊,都红了。”

    徐莉说:“日子不过了,这么花钱?”

    岑青禾说:“我现在自己挣钱了,不用花家里钱,有钱不给你花给谁花?”

    一句话,徐莉忽然就眼泪上涌,眼看着要哭。

    岑青禾赶忙哄道:“干嘛?是被衣服感动还是被包感动了?”

    徐莉努力憋着眼泪,点头回道:“一晃孩子长大了,能挣钱了。”

    岑青禾故意道:“重要的在后半句吧?”

    徐莉破涕为笑,嗔怒着说:“有钱也不能这么大手大脚的,挣多少钱够花?”

    岑青禾自动给商绍城刷了波人品,“有商绍城呢,他昨天晚上特地打电话嘱咐我,今天无论你看上什么,买,回来他报销。”

    岑青禾是哄徐莉开心,徐莉闻言却秒变严厉面孔,认真说道:“青禾,你跟商绍城在一起可不能图人家的钱,他有钱是他的,我跟你爸从来不缺你钱花,你要是因为钱……”

    话还没说完,岑青禾马上笑着打断,“哎呀,妈,我是那样的人吗?我就这么说吧,你跟我爸之前非让我买车,我为什么不要?商绍城送了几百万的车给我,我都没开,你看我有没有骨气?”

    徐莉闻言,又秒变八卦脸,连连问道:“好几百万,什么车啊?”

    岑青禾说:“阿斯顿马丁,知道纪贯新吧,我偶像就喜欢开这款车。”

    徐莉说:“那看来绍城这孩子对你是认真的,俩人处对象,他对你好不好,光用钱来衡量也不对,但要是不花钱,那一定是不喜欢。”

    岑青禾说:“你真不用担心我俩,他对我特别好,我这脾气,他对我不好,我也不能答应啊。”

    徐莉再次露出鄙视以及打量的神情,似是觉得岑青禾在吹。

    岑青禾则回以一副事实如此,不信拉倒的坦然表情。

    两人边聊边往前走,走着走着,徐莉忽然压低声音问:“欸,那你跟绍城谈得这么好,你见过他爸妈吗?他有没有跟你提过,以后想结婚的意思?”

    这句话总算是问到了岑青禾自己平日都不会轻易触碰的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