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前试爱:总裁太〕〔超级工业霸主〕〔水墨田居小日子〕〔神的试练〕〔魔鬼法约〕〔LV99级的村民〕〔捡到一本三国志〕〔馥郁春满〕〔凰上在上,臣在下〕〔我真的是个有钱人〕〔进化之路〕〔刀镇星河〕〔上神,夫人逃婚了〕〔农女火辣辣:神秘〕〔我有一个工业世界〕〔联盟之佣兵系统〕〔熊生从越狱开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神通不朽〕〔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28章 人不对,什么都不对
    :

    岑青禾马上跑去找徐莉,把这事儿跟她说了,这种给商绍城刷印象分的好机会,她怎么能放过。

    徐莉听后连夸商绍城好几句,岑青禾心里舒坦,表面镇定,还理智的提醒,“这事儿你知道就行,别跟我二叔二婶说。”

    徐莉点头,“我知道。”说完又补了一句:“就是绍城做好事儿不留名了,你二叔一家三口都不知道该感谢谁。”

    岑青禾说:“我不需要他们感谢,岑青青少整点儿幺蛾子比什么都强。”

    徐莉道:“别人不知道,我记着绍城的好,等他回来,我请他吃饭。”

    岑青禾就是要让徐莉喜欢商绍城,至于其他人怎么想,她也不在意,收到预想的成果,她开心的掉头走开。

    岑海军跟万艳红都来了夜城,岑青禾就懒得再跑前跑后,岑青青不感恩不戴德,她也没必要一次次牺牲自己的工作时间来帮忙善后。

    吃完早饭,岑青禾跟蔡馨媛一起去上班,差不多快午休的时候,她接到徐莉打来的电话,意料之中的结果,说是校方决定留校查看,现在大家都在一起,叫她出来吃饭。

    岑青禾打车去找他们,岑青青也在,除了徐莉之外,他们一家三口都是眼眶红肿,一看就是没少掉眼泪,岑青禾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如常笑着打招呼,“二叔,二婶。”

    岑海军跟万艳红笑着点头,随即后者一拽岑青青手臂,低声道:“你不有话跟你姐说吗?”

    岑青青一脸说不上不情不愿还是扭捏的样子,垂着视线,低声道:“对不起。”

    万艳红说:“谁知道你跟谁道歉呢?”

    岑青青轻轻撇了下嘴角,随即吸了口气,抬眼看着岑青禾道:“姐,对不起。”

    岑青禾淡笑着说:“一家人说什么客气话,走吧,先去吃饭。”

    万艳红满脸陪笑的道:“多亏了青禾跟着跑前跑后,要不然我们在夜城人生地不熟的,求人都找不到门路。”

    徐莉道:“这不应该的嘛。”

    学籍暂时保住了,已经算是不幸中的万幸,看得出岑海军跟万艳红都松了口气,一路上直夸岑青禾懂事儿,又顺带着骂岑青青能作,下回再惹出篓子来,直接回家。

    岑青青也没想到学校会提议开除处理,昨天吓坏了,此时虚惊一场,整个人都老实了不少,无论万艳红怎么损她,她都侧头看着窗外不出声。

    五个人一起去了饭店,中途岑青禾见缝插针,偷着问徐莉,“你没跟他们说是商绍城找人改的处分吧?”

    徐莉眸子微瞪,明哲保身的说:“当然没说了,你千叮咛万嘱咐的话,我怎么可能往外吐。”

    岑青禾舒了口气,再三提醒,“就算当活雷锋了,反正这事儿咱们也不是第一次干,我跟商绍城谈恋爱,绝对不能往外漏。”

    徐莉应声:“我知道。”

    这边话音刚落,出去调火锅蘸料的万艳红一家三口走进来,她出声说:“青禾,因为青青的事儿,最近没少耽误工作吧?”

    岑青禾微微一笑,“还行。”

    万艳红说:“幸好你在公司还有认识的高层,还能稍微好说点儿话,对了,你现在跟那个总监还有联系吗?”

    万艳红特别关注商绍城,一心想借着他这条人际关系,等以后岑青青毕业,好让她进盛天。

    岑青禾心知肚明,面不改色的道:“我们不在一起上班,我平时在售楼部,他在公司。”

    万艳红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随即满脸堆笑的道:“青禾,等以后青青毕业了,要是有进盛天的机会,你还得帮着多疏通一下。”

    岑青禾已经懒得再解释什么了,只笑着说:“等青青毕业,看看她想做什么吧。”

    徐莉主动出声打岔,这个话题才算是结束。

    岑海军跟万艳红订了当天返程的机票,徐莉没跟他们一起走,说是留在夜城再多陪岑青禾几天。

    岑青青这次惹出的篓子,总算是有个了结,他们一家三口该回家的回家,该回校的回校,谁都没提感谢常姗和她家里人的话茬。

    岑青禾不喜欢他们,最重要就是这一点,为人处事,从来不感恩,总觉得谁都像欠他们似的,家里人还好说,外人为什么要帮忙?他们从来不去想,一切都像是天经地义的。

    这份欠下的人情谁来还?还不是岑青禾来还。

    岑青禾跟商绍城打电话商量,等他回来之后,叫靳南和常姗出来吃顿饭,她一定得当面说声感谢,不然总觉得心里亏欠。

    商绍城答应的好好的,因为忙,俩人没说多久就挂了,她以为他再有两三天就回夜城,体己的话有大把的时间聊,所以没多想,但她不知道,商绍城自从上了乌斯特就开始高原反应,刚刚那几句话,都是他摘下氧气面罩努力说的。

    电话挂断,他马上无力的闭上眼睛,身边医生帮他查看心率和脉动。

    平原上住惯的人,冷不防来高原,都会有高原反应,至于症状强弱,就看个人身体素质了。往往体弱的人反而更不容易出现心慌气短的症状,因为肺活量小,需要的氧气量也少。

    反之,像商绍城这种平时身体好的不能再好的人,来了反而撂倒了。

    他不知道怀孕具体是什么感觉,但他莫名的觉得自己要怀了,从昨晚开车上山,一直恶心到现在,天旋地转,外加心跳如鼓。

    医生要给他打针,他死活拒绝,对他来说,打针相当于提前要他的命,只要他还能坚持,就绝对不让针碰他一下。

    没辙,医生只能先给他吃了药,然后叫人把他紧急往山下转移。

    一路迷迷糊糊,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隐约中他梦见岑青禾,她穿着性感的蕾丝内衣和吊带袜,将他压倒在主卧大床上,黑色的长发顺着肩头和胸前的饱满垂下,发丝有意无意的扫着他的胸膛,逗得人心痒难耐。

    她不经常主动讨好他,难得一次的坐享其成,商绍城口干舌燥,身体未动,喉结却是忍不住上下翻滚。

    他想她了,好几天碰不见也摸不着,每天只能听听声音,这份磨人的煎熬,可真不是一般的难受。

    想要她的感觉分外清晰,浑身的敏感都聚集在小腹那里,梦里他跟她巫山云雨,耳鬓厮磨,他下她上,她身体每一个起伏的波动都仿若乱花渐欲迷人眼,同样,也迷了他的心智。

    他想要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可身体却万分沉重,怎么都动弹不了,一面是模糊了痛苦跟愉悦的煎熬,一面是想要翻身做主的强烈冲动,他倔强的努力着,拉扯着……

    不知怎么,眼前那副清晰的画面忽然就慢慢模糊了,岑青禾那张妖精似的脸,黑色的发丝,柔软的身体,一切都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意识被抽离的混沌感。

    人在半梦半醒之间,自己是知道的,商绍城也大抵回过神来,之前不过是美梦一场。

    “绍城,绍城。”

    可说是梦,耳边为何会有人在叫他的名字?还是个女人的声音。

    他从睫毛颤抖开始,逐渐慢慢睁开眼睛,起初的几秒,意识还没有完全归位,即便看见什么,也分辨不出来。

    “绍城,你没事吧?感觉怎么样?”

    周围亮着并不刺眼的暖黄色灯光,映得棚顶看不出是白还是浅橘,足足过了七八秒钟,商绍城这才彻底清醒,黑色的瞳仁往右一瞥,对上床边站着的熟悉身影,薄唇开启,他低沉着声音道:“怎么是你?”

    周安琪满眼心疼的回道:“我听我妈说,你在这边高原反应很严重,商叔叔在德国,沈阿姨在瑞士,他们都赶不回来,我赶紧过来看看你,你好点了吗?”

    商绍城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口干舌燥,他撑着手臂欲起身。

    周安琪马上过来扶他,手才触到商绍城的胳膊,他马上说了句,“不用。”然后很自然的躲开她的手,径自道:“大晚上的你在我这儿干什么,也不怕人说闲话。”

    没错,是大晚上,酒店套房里面亮着灯,周围一片静谧。

    周安琪眼眶一红,低声说:“你看你这样多可怜啊,我不来看你谁来看你?“

    商绍城身上还有些软,不乐意动,抬手指了指一旁放着的矿泉水。

    周安琪赶紧拧开给他递过来,他一口气喝了大半瓶,然后道:“别说的我跟孤儿似的,我高原反应看你也不止吐。”

    他向来说话如此,周安琪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但她脾气也不好,当即蹙眉道:“我坐了十个多小时的飞机过来看你,你能不能说点好听的?”

    商绍城没看她,有些蔫蔫的,低声道:“谢啦,你赶紧回去睡觉吧。”

    周安琪站着不动,“没事,我留下照顾你。”

    商绍城掀开被子要下床,她马上过来扶他,他伸手挡着她的手臂,语气中带着几分不耐烦,“我要尿尿,你怎么照顾我?心意我领了,赶紧走吧,半宿半夜搁我这儿杵着算怎么回事儿?”

    说话间,他站起身,顿时高她一整个头,周安琪抬眼看着他道:“咱们两个的感情,你还和我客气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