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是全能大明星〕〔快穿有毒:攻略BO〕〔灵桥龙九子〕〔腹黑老公,别撩我〕〔神工〕〔绝地求生之幸运神〕〔三国最强主宰〕〔万能客栈〕〔给渣受送终(快穿〕〔至尊瞳术师:绝世〕〔惹火妖妃:邪帝,〕〔密墓逃生〕〔魔法种族大穿越〕〔重生之我成为了NP〕〔太古狂魔〕〔最强狂少〕〔流年绵长不凉薄〕〔神炎灭世〕〔刘基兴汉〕〔阴阳至道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23章 给面子
    :

    “行了,你现在就别说气话了,你们全家都知道夜城这边只有你能想办法,你二叔二婶不麻烦你才怪。”

    蔡馨媛话音刚落,岑青禾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低头一看,是徐莉打来的。

    岑青禾滑开接通键,“喂,妈。”

    “青禾,怎么回事儿,我听你二婶说,青青要被学校开除了?你怎么从来没跟我说过……”

    岑青禾一口气顶上来,懒得再解释,她直言回道:“妈,这事儿你别管,让我二叔二婶尽快来夜城,我能给他们订个机票,别的咱们也帮不上。”

    徐莉道:“刚才你二婶给我打电话,哭哭啼啼的,我一心思就是青青惹的事儿,她还说你跟对方家属见过,想让你再跟对方联系一下。”

    “停,这事儿没得商量,我因为岑青青去求别人,热脸贴冷屁股的事儿,一次就够了,而且如果有商量,我不会给家里打电话,就是没得商量,刚才岑青青导员亲自通知我,让我叫她爸妈来夜城。”

    徐莉又气愤又无语的道:“就你二叔二婶那个教法,青青早晚得出事儿,我也不想给你糟心,但你二婶也跟你奶通过气了,你奶那脾气你还不知道,青青要是真被开除了,你奶一股急火,说不定得过去。”

    提到老太太,岑青禾当即眼睛一瞪,气到想哭,“她干嘛告诉我奶啊?”

    徐莉也不无厌恶的道:“你一个电话打给她,三分钟之内全家都知道了,我这是先给你打电话说一声,一会儿你奶也得打给你,你要是说你不能帮,看着吧,家里一定乱套。”

    岑青禾觉得心底有一股无名火,她生岑青青的气,气她自己作死不争气;她还气万艳红,这种事情,告诉徐莉也就罢了,干嘛还去给老太太添堵?她不知道老太太心脏病很重,说不行就不行吗?

    她在这头面红耳赤,眼眶含泪,徐莉无奈劝道:“其他人不看,你就当看你奶面子,能帮忙尽量帮帮吧,但你要是说实在帮不了,那咱也不能为了她不要脸面,毕竟你是你她是她,你这个当堂姐的也做到份儿了,总不能让你帮她舍命吧。”

    岑青禾一声不吭,徐莉也是为难。手机提醒有另一通电话打进来,岑青禾低头一看,是她奶的手机号码。

    挂了徐莉的接通另一个,内容无一例外,她奶亲自问她能不能帮忙,岑青禾忍着眼泪说:“没事儿奶,你别跟着着急上火,我想办法联系一下。”

    老人家连连应声,“姣儿,过年跟青青一起回家,奶给你们包酸菜馅儿饺子。”

    岑青禾想‘嗯’一声,却发现喉咙哽咽,半晌才努力憋出一个字:“好。”

    电话挂了,岑青禾委屈的抬手抹眼泪,蔡馨媛皱眉道:“你二婶太过分了,这不欺负人呢嘛!”

    岑青禾紧抿着唇瓣,眼泪却扑簌簌的往下掉,蔡馨媛说:“你电话拿来,我给你二婶打电话,什么玩意儿,自己的女儿没养好,成天找别人麻烦,一家人怎么了?一家人就活该帮她跑前跑后,那个犊子还不领情不道谢,谁欠他们家的啊!”

    岑青禾胡乱擦脸,低声道:“你不是要去见客户嘛,快走吧。”

    蔡馨媛说:“走什么走,你怎么办?”

    岑青禾吸了口气,红着眼圈说:“没事儿,我给绍城打个电话。”

    蔡馨媛太清楚岑青禾的脾气,不是逼急了,她不会麻烦商绍城,而且这事儿还得用商绍城的面子去请靳南原谅,这不是她一个人的事儿,牵扯的太多,她心里一定特别难受。

    岑青禾催着蔡馨媛走,“你在这儿我不好意思跟他说,你快走吧。”

    蔡馨媛担心的看着岑青禾,但留下也无可奈何,只能拿着包往门口走,“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嗯,知道了。”

    蔡馨媛走后,岑青禾反锁了房门,深吸几口气,调整呼吸,她拨通了商绍城的电话号码。

    嘟嘟的连接声响了好久,岑青禾还担心他在忙,可能接不到,当她快要放弃之际,商绍城的声音传来,“白眼儿狼,我在跟人谈事儿,等会儿打给你。”

    岑青禾回道:“好。”

    她要挂电话,商绍城忽然问:“你怎么了?”

    她只说了一个字,可他却敏锐的发觉她不对,而他只是问了句‘你怎么了’,岑青禾就忽然喉咙一紧,满嘴都是酸涩的味道,眼泪再次模糊了眼眶。

    听到她在抽泣,商绍城声音变了,紧张的催问:“青禾,别哭,你跟我说,出什么事儿了?”

    岑青禾也不知怎么了,一听到他的声音,莫名的想哭。

    张开嘴,她很低的声音,伴随着哽咽说道:“绍城,你帮我一个忙行吗?”

    商绍城道:“你说。”

    “我想要靳南的电话号码,岑青青又惹事儿了,学校可能要开除她,我想跟靳南商量一下,看看还有没有转圜的余地。”

    商绍城多余的废话没有,很快回道:“好,我跟他打声招呼,你再跟他联系。”

    岑青禾没有说谢谢,因为一句谢谢不足以表达她此时此刻的全部心情,为了她家的烂事儿,要商绍城去欠靳南人情,她心里不舒服。

    等了能有一分半钟的样子,岑青禾手机忽然响起,她以为会是商绍城发来的电话号码,结果却是个没见过的号码亲自打来的。

    岑青禾已有预感,号码的主人是谁。

    滑开接通键,“喂,你好。”

    手机中传来略显熟悉的男声,一如既往的平和且冷静,“我是靳南。”

    岑青禾莫名的有些打怵他,本打算这辈子不再跟他打交道的,没成想这么快就要上赶着热脸贴冷屁股。

    紧张到一手拿手机,另一手拽着衣服,岑青禾全神贯注的接道:“你好靳先生,我是岑青禾。”

    “我知道。”他声音没有喜怒,却平得让人心生尴尬。

    岑青禾硬着头皮,一张口,下意识的说道:“对不起靳先生,我还是为了我堂妹的事儿来跟你道歉的,我也是刚接到学校导员的通知,才知道我堂妹又胡搅蛮缠了,我实在是不好意思给你打这个电话,也愧对你不让学校给她记大过的情分,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

    岑青禾闭上眼睛,伸手抵着额头,如果是她自己犯错,她宁愿被开除算了。

    深吸一口气,她豁出去不要脸面,重新说:“靳先生,我也不瞒你,我现在弄死她的心都有,如果她是我亲妹妹,不用你开口,我会让她自己收拾东西滚回家去,但刚才我家里人都来了电话,她爸妈也过来了,会亲自给常姗和你们道歉,我厚着脸皮求你帮个忙,希望不要让学校开除她,其余的,是记过是处分,随便,只要能让她保留学籍在这儿念四年书。”

    一股脑全说完,岑青禾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以为最尴尬的是上一次,可如今才明白,永远没有最尴尬,谁都不知道下一次见面会发生什么事儿。

    “刚刚绍城打电话的时候提了一句,说是你堂妹的事儿,我还不知道学校那边发生了什么,常姗也没跟我说。”

    对比岑青禾近乎语无伦次的密集话语,靳南一如既往的言简意赅和云淡风轻。

    岑青禾万万没想到,他竟然还不知情,这下她为难了,唯有厚着脸皮给他解释了一遍。

    她没有偏帮岑青青说话,导员怎么跟她说的,她就如实向靳南转达。

    靳南听后,隔了几秒才道:“上次我妹妹住院,是为了瞒着她妈,所以才让我去医院陪护,但我不能做常姗的主,这件事儿要怎么处理,你还得问常姗的意见。”

    岑青禾拿不准靳南是什么意思,直到他说:“如果学校联系到我这里,我不会插手。”

    不会插手的意思就是说,他不要求学校对岑青青做出任何惩罚性的措施,这就是给商绍城面子。

    岑青禾连声道:“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靳南说:“我稍后把常姗的号码给你。”

    “好,麻烦你,谢谢。”

    电话挂断,岑青禾舒了口气,虽然还有常姗那里,但她总觉得靳南是个‘大麻烦’,非常棘手,如果他肯松口,估计其他人那里都还好办。

    等了两三分钟,一组号码以短信的形式发过来,岑青禾赶紧回复:谢谢靳先生。

    按着号码拨过去,岑青禾自己调节呼吸,本以为又是一场硬仗,谁料常姗接通后,声音很温柔,不等岑青禾道歉,她主动道:“我哥刚刚打电话跟我说了,你不用担心我们这边,我们不会要求校方怎么样,我也不会追究。”

    这恩典来的太过突然,或者说是太唾手可得,岑青禾更加不好意思,连道歉带说好话。

    常姗轻声道:“你是我哥朋友的女朋友,也是好姐姐,听我哥说,上次我住院,就是你买花去看我的,还没来得及跟你说声谢谢。”

    岑青禾忙道:“是我要跟你说声谢谢,我堂妹不懂事儿,幸好你不跟她一般见识,你放心,这次我叔叔婶婶过来,我一定让他们好好收拾她。”

    常姗说:“你也别太自责了,我哥说你特别愧疚,连话都不会讲了,这件事原本跟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你一直在跟我们道歉,我们心里也不好受,你放心,我跟我哥不会为难你堂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