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女素心在玉壶〕〔红窗月孤眠〕〔阴命难违〕〔好久不见,季先生〕〔亿万爹地天价宠〕〔无限之十倍积分〕〔婚意盎然:绝色娇〕〔顶级权门:黑暗系〕〔重生之捉鬼天师〕〔厨妻当道:调教总〕〔邪骨仙风〕〔金融帝国之宋归〕〔女配的另一种打开〕〔喜上眉头〕〔道天之上〕〔变身异界大法师〕〔王者荣耀之枪神纪〕〔海贼之海军鬼神〕〔重生之完美未来〕〔大仙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21章 吻痕位置
    :

    岑青禾跟商绍城在一起的时候,徐莉给她打了电话,问跟蒋昊怎么样,岑青禾道:“不是说了嘛,我上班没时间陪他,专门找了导游带他们去玩儿了。”

    徐莉说:“人家大老远奔你去的,你不陪他们出去,人家会不会不高兴?”

    岑青禾眼底露出模糊无语和嘲讽的神情,真想回一句,他们都玩儿的乐不思蜀了,果然还是男人懂男人,商绍城两个公关派出去,就跟扔了俩兔子似的,从昨天到现在,蒋昊一个电话没给她打过。

    “他不是奔我来的,我跟蒋昊吃过一顿饭,我们互相不来电,人家就是来夜城溜达一圈儿,所以谁跟他出去玩儿,对他而言都一样,你放心,他回家保准跟他爸提我的好,我可没驳你们的面子,但我也说好了,这是最后一回,别再跟我整先斩后奏,下回我不再招待。”

    听着岑青禾没商量的话,徐莉悻悻道:“还不都是为你好……”

    她话还没说完,岑青禾抢先道:“行了,别什么都为我好,以前生扒硬挡着不让谈恋爱,现在大老远的往我这儿送,不是你们想的就是最好的,我自己有安排。”

    岑青禾自己不喜欢蒋昊,当然也站在商绍城的角度,替他抱了一把委屈,所以说话的口气难免带着嫌弃和不耐,她以前都不会这么跟徐莉说话,徐莉敏锐的察觉到不对,试探性的问道:“你最近工作压力很大吗?”

    岑青禾后知后觉,火气压了一半,低声道:“有点儿。”

    徐莉说:“怪不得呢,我还以为你在那边偷着谈了男朋友没告诉我,发这么大脾气。”

    岑青禾心虚,拿工作打岔,没聊几句就挂了。

    餐桌对面的商绍城道:“跟阿姨好好说话。”

    岑青禾抬眼看向他,忍不住笑,“那是我妈,你拍什么马屁?”

    商绍城面不改色的说:“就因为是你妈我才拍。”

    岑青禾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不忘卖个乖,“我是因为谁才跟我妈酸脸的,还不是因为你?”

    商绍城淡定的道:“直说你有男朋友,不就没这么多事儿了?”

    岑青禾被他怼的反驳不上来,唯有低头老实吃饭。

    “跟你说个事儿。”商绍城开口。

    岑青禾抬头道:“什么事儿?”

    他说:“我大概后天离开夜城,这次要走一个礼拜。”

    岑青禾眼底马上露出不舍和撒娇,“这次去哪儿啊,怎么这么久?”

    商绍城说:“行程表上暂定三个地方,北疆,乌斯特和茳川,要去那边投希望小学。”

    岑青禾缓了下,“那还好,是好事儿。”

    商绍城眼带不满的问:“我什么时候不干好事儿了?”

    岑青禾说:“是为了年后身份曝光做准备吧?与其让你下乡去体验民情,还不如放你去弄学校,毕竟这种公益还是实打实的有人在受益。”

    商绍城问:“你不陪我去?”

    岑青禾很快挑眉回道:“我怎么去,我还要上班,而且你这次出去指定不是一个人,刚说好咱们的身份得低调,你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

    商绍城又问:“那你不想我?”

    岑青禾抬手捂住心口位置,蹙眉开始演戏,“我心痛啊,你要走的这一个礼拜,可让我怎么活?我不活了……”

    商绍城看着她浮夸的演技,哼了一声:“白眼儿狼。”

    岑青禾咻的挺直腰板坐好,认真脸道:“我是真心疼,你还没走我就开始想你了。”

    他瞥了她一眼,“没看出来。”

    岑青禾往前一挺胸,出声说:“要不把心掏出来给你看看?”

    商绍城瞄了眼她胸口位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心就算了,把胸掏出来看看。”

    岑青禾顿时恼羞成怒,举起叉子要插死他。

    脸上满是恨,可当晚还是跟他回了家,并且是连住两晚,直到他启程飞外地。

    一早上,蔡馨媛看着蔫蔫的岑青禾说:“是不是换床没睡好啊?”

    她摆明了揶揄岑青禾总去商绍城那里住,岑青禾竟然没反驳,只垂头丧脑的挤好牙膏,机械的抬手刷牙,见状,蔡馨媛‘啧啧’两声,然后道:“都说男人重色轻友,情义千斤不敌胸脯四两,现在我一看呐,女人有过之而无不及,我们认识二十年那么长,竟然不如他二十厘米长。”

    话音落下,前一秒还原地不动的岑青禾,忽然往后一个飞踢,也就是蔡馨媛激灵,咻的往后一闪,脚是没踢到,她自己撞门框上了,疼得龇牙咧嘴,“岑青禾!”

    岑青禾瞪着她,含糊却坚定的说:“活该!”

    蔡馨媛揉着左手臂,低头一看,“都青了!”

    岑青禾低头漱口,等嘴里干净之后才清晰的说道:“别妄图刺激一个思念男朋友的女人,我现在心情很焦躁。”

    蔡馨媛马上变脸,嬉笑着说:“现在你是一天都离不开他吗?前晚和大前晚是不是很激烈?我给你的避……”

    话还没说完,就被岑青禾扭身递来的刀片给吓得一声不吭。

    岑青禾要修眉,手里正好拿着刀片,蔡馨媛满脸陪笑,摆手道:“不说了,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岑青禾重新转过去,蔡馨媛迈步站在她身边,旁若无人的问道:“商绍城亲你腿了?”

    岑青禾手一哆嗦,好悬把眉尾刮掉一半,但这次她不是生气,而是心虚,侧头红脸瞪着蔡馨媛,她嫌弃的道:“瞎说什么啊?”

    蔡馨媛淡定的往岑青禾大腿内侧一瞄,岑青禾今天没穿睡裙,上身是吊带背心,下身是棉料短裤,两条修长的大白腿都在外面露着,正因为白,所以才显得腿根内侧一直到膝盖处的斑驳红痕,分外乍眼。

    岑青禾顺势一看,顿时羞臊难挡,她怎么把这茬给忘了。

    眼看着她吸气要找借口,蔡馨媛云淡风轻的道:“不用说,我都懂,谁还没个激情燃烧的岁月啊。”

    蔡馨媛越是淡定,岑青禾脸就越红,想到商绍城在她腿侧流连缱绻死活都不肯走的样子,她现在好想挖三个坑,不仅埋自己,顺带着把商绍城跟知道太多秘密的蔡馨媛一块儿埋了。

    两人开车一起去公司,车才开到售楼部门口,就看到熟悉的两抹身影,女的是金佳彤,男的是林锋。

    蔡馨媛减缓车速,一走一过看得清楚,轻声叨咕,“林锋这一大早是来送礼的?”

    林锋拿着hermes的购物袋,里面是一瓶女士香水,他递给金佳彤,金佳彤就往回推,“我不要,真的用不着,谢谢你了。”

    林锋说:“佳彤,你跟我还这么客气,朋友之间送你点小礼物怎么了?”

    金佳彤不会说别的,心里十分别扭,还得努力维持表情,不好做出嫌弃模样。

    “佳彤。”

    岑青禾跟蔡馨媛下车往这边走,金佳彤跟林锋侧头看来,他微笑着颔首,“早啊。”

    岑青禾微笑,“早。”

    蔡馨媛听岑青禾说了林锋估计当了小白脸儿的事,所以笑着打趣,“我们是上班不得不早,你怎么这么早?”

    林锋完全没听出蔡馨媛话中的言外之意,笑着回道:“她这两天都没时间,我想着上班之前先过来看看她。”

    蔡馨媛道:“呦,这一腔热血,要是认真我都感动了呢。”

    林锋看了眼视线躲闪的金佳彤,无奈道:“我在夜城就佳彤一个老乡,她之前又很照顾我,我送她点儿小礼物,她都不收。”

    岑青禾瞥见hermes的标志,马上想到那天在hermes是谁给他掏钱买的单,拿别的女人送的东西,转头再来送另外的女人,这行为真够她恶心半年的。

    “说了是老乡,你送礼让佳彤怎么收?拿回去吧,她不会要的。”岑青禾挽着金佳彤的手臂,不着痕迹的捏了她一把。

    金佳彤终于有了帮手,重新抬眼看向林锋,态度坚决的说道:“心意我领了,你快点回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不知是林锋感受到金佳彤的冷淡,还是碍着岑青禾跟蔡馨媛在,很多话不好说,反正最后他还是拎着礼物离开了。

    金佳彤看着他的背影,长舒一口气,跟打了一场硬仗似的。

    蔡馨媛道:“他这摆明了想追你,你没跟他把话说清楚?”

    金佳彤满眼为难的回道:“他从来没说想追我,我想拒绝都无从说起。”

    蔡馨媛悻悻骂道:“渣,这种人最特么渣了,以为搞点儿小暧昧,花点儿小钱就能占到便宜,关键占完便宜还不用负责,毕竟连个正式的身份都没有,就算他哪天突然消失不见了,你都不能说他一句,因为你没资格。”

    岑青禾拉着脸,从旁补道:“他要是花自己的钱,我都不说什么了,丫拿别人包他的东西送你当礼物,他是不是穷疯了?”

    蔡馨媛嗤笑着道:“欸,我跟你俩打赌,他之所以能还上佳彤的钱,说不定就是从那女的身上刮下来的。”

    岑青禾打了个寒颤,挽着金佳彤手臂往里走,“受不了这种人,断了吧。”

    金佳彤心里挺难受的,倒不是因为喜欢林锋,就是觉得他以前那么傲气一个人,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难道钱真能逼得一个人连自尊都不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