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超给力〕〔超星大导演〕〔十里医香:携子妃〕〔新世纪篮球狂潮〕〔漫威实力派英雄〕〔捡到一个异界〕〔奶爸戏精〕〔最强商女:韩少独〕〔佞难为〕〔还看今朝〕〔将军抢亲记〕〔警察攻略〕〔明朝浮生记〕〔优雅杀手〕〔大唐不良人〕〔网游之王者再战〕〔变身之萌鬼上身〕〔暴君,你又被逼婚〕〔震痛随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19章 一场闹剧
    :

    晚上睡得还算早,第二天岑青禾神清气爽的去公司上班,一上午都相安无事,中午刚跟蔡馨媛她们约好了出去吃饭,人才刚到餐厅,售楼部同事一个电话打过来,叫她赶紧回去一趟,问及什么原因,说是有客户投诉。

    岑青禾挂断电话跟她们几个打了声招呼,原本想自己走,但蔡馨媛也突然接到电话,同样的事情,也让她回去。

    一时间叫了她们两个人,金佳彤跟吕双也不可能留下吃饭了,干脆一起打道回府。

    刚进公司,马上一帮人围过来,艾薇薇瞪着眼睛,神叨叨的说道:“你们猜谁回来了?”

    岑青禾跟蔡馨媛没心情绕弯子,直接道:“谁?”

    艾薇薇说:“方艺菲!有人看见她带了个男人过来,直奔楼上主管办公室,怎么回事儿,你们谁得罪她了?”

    提到方艺菲,岑青禾跟蔡馨媛均是恍然大悟,她们纳闷了一道,最近跟客户相处都挺愉快,怎么会突然被投诉,而且是两个人一起被叫回来。

    如今一看,真是百毒之虫,死而不僵。

    没有管大家的争相八卦,岑青禾跟蔡馨媛直接上了二楼,以两人的默契,她们完全不用事先串供,站在主管办公室门口敲了门,听到一声‘进来’,两人先后推门而入。

    张鹏坐在沙发上,沙发对面还有一对男女,女的大家都认识,是方艺菲,男的蔡馨媛没见过,岑青禾却再熟悉不过,是马继辉。

    “张主管,找我们有事儿?”岑青禾率先开口,脸上带着不动声色的微笑。

    张鹏倒也没有拉脸,淡笑着说:“你们回来了,小岑,马先生你应该不陌生。”

    岑青禾看向臊眉耷眼的马继辉,对方连正眼儿都没看她,她也没给脸,直接回了句:“有些眼熟。”

    话音才落,马继辉马上侧头看向她,嘲讽的说:“岑小姐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这才几天不见,连我都不认识了?”

    岑青禾真想回一句,你算老几?

    可现实中,她却故意做出一副为难的样子,轻笑着说:“不好意思,最近有些忙,见了太多客户,您是?”

    马继辉跟方艺菲都没想到岑青禾跟他们玩这套,睁着眼睛说瞎话。

    前者气得直瞪眼,方艺菲适时开口,“岑青禾,这儿没外人,你用不着装,你不记得马先生,还不记得我吗?”

    岑青禾出声回道:“你我当然会记得,被盛天开除的嘛,我还是第一次看见被扫地出门是什么样子。”

    张鹏不言语,蔡馨媛用不着言语,方艺菲气得咬牙切齿,马继辉突然发飙,对着张鹏道:“你看看,你看看,这就是你们公司的销售,当着我们的面还敢这么猖狂,背地里是什么样子,还用我们说吗?”

    蔡馨媛看他一副张牙舞爪的模样,强忍着不爽,声音波澜不惊的说:“这位先生,有理不在声高,请您理智一点儿。”

    马继辉瞪向蔡馨媛,蹙眉道:“我跟你们主管说话,哪有你插嘴的地方,我还没来得及说你,是不是你跟岑青禾一起打了艺菲?”

    就说方艺菲挨打,不会那么容易善罢甘休,但是没想到她这么不要脸,竟然公开带着暴发户来公司里面闹事儿,这是生怕不知道她跟马继辉是什么关系。

    果然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按理说进了公司的门口就是客人,但还是请你注意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我们没义务站在这里听你指责。”蔡馨媛面不改色心不跳,终于见识到岑青禾口中的暴发户,原来是真的土,瞧他这身打扮,赚这么多钱,难道没人告诉他要去买身像样点儿的衣服吗?

    方艺菲坐他身边,活像是他孙女。

    腾一下子站起身,马继辉指着蔡馨媛,暴躁的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岑青禾拉下脸,沉声道:“马先生,对女人说话要尊重一些,这是作为一个男人最基本的。”

    马继辉气得脸红脖子粗,他就知道喊,根本说不到重点,方艺菲起身把他拉住,让他先坐下,然后开口对张鹏道:“虽然我已经不在这儿工作了,但我还是要叫你一声张主管,张主管你之前还质疑我说的话是真是假,现在你看见了,岑青禾跟蔡馨媛当着你的面也敢这么说我,还对马先生出言不逊,那天她们特地跑去凯悦酒店堵我,两个人打我一个不说,还口出狂言侮辱我客户,说我客户是暴发户,土包子,就是臭卖鱼的……”

    “原本一个合同,到底是正南签还是盛天签,都看客户跟下面销售的沟通,如果岑青禾真这么想要这份合同,那我看在大家以前都同在一个公司的面子上,让给她也可以,她跟我之间的私人矛盾,我们可以私下里解决,但她现在已经上升到侮辱我客户的地步。”

    说着,眼眶一红,方艺菲哽咽了,“我跟马先生一见如故,马先生特别照顾我,我也很尊敬他,别人怎么骂我,甚至打我都没关系,但她们不能这样欺负马先生,不就是仗着马先生不是夜城人,家在岄州吗?不就是仗着有盛天在背后撑腰,欺负我这个正南的小职员吗?”

    什么叫婊?

    三言两语,马上把岑青禾跟她的私人恩怨,转嫁到岑青禾跟马继辉之间,又连带着把两家公司摆上台面,这招借刀杀人也许对很多聪明的老板都不太管用,但马继辉傻啊,一看就是从小到大的文化水平还没岑青禾坐厕所看过的杂志多,这样的人,生来被人当枪使的。

    岑青禾跟蔡馨媛都快看笑了,当真是眼泪说来就来,剧本说写就写,就方艺菲这演技,好莱坞都欠她十座小金人!

    马继辉就是第一个被她感动的,他咻的站起来,递了纸巾给她,然后色厉内荏的对张鹏说道:“我不是你们盛天的客户,但我是正南跟尚上的客户,以后也要来夜城发展,大家都是一个圈子的人,这事你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那你们公司就别想好,我走到哪都会说你们盛天店大欺客,售楼小姐都敢在背地里骂客户,我倒要看看,还有哪家公司和个人敢跟你们合作!”

    张鹏就是坐山观虎斗,之前都快打起来了,他也没说出个声,如今两边都已经下了最后通牒,他这才不紧不慢的站起身,敷衍的笑道:“马先生,有任何问题,我们关上门来一起解决,您先不要激动,先坐下喝口茶。”

    马继辉一摆手,皱眉道:“不用跟我来这套,你就说,这两个人,你们公司准备怎么处理?”

    张鹏说:“这事儿我还得听两位职员仔细说一下……”

    “还说什么说?你没看见艺菲这张脸?你看看都打成什么样了!”

    方艺菲左脸跟右脸都红肿的很夸张,红中带着青紫,哪像是被女人打的,男人家暴也就这种程度。

    岑青禾很清楚,自己左手没多大力气,不可能把她右脸打的那么严重,更何况时隔两三天,还这么肿。

    “伤的这么重,先去医院检查一下吧。”岑青禾开口,仍旧是一脸淡定。

    马继辉瞪向岑青禾,随即指着桌上的一份档案袋,出声道:“已经去医院鉴定过了,医生定了伤残等级,只要我们想告,随时都能让警察抓人!”

    方艺菲扑簌簌的掉着眼泪,委屈的说:“马先生,我没关系的,我就是不能忍她们背地里那么说你……”

    马继辉一看方艺菲哭,马上露出一副‘我要为你撑起一片天’的表情,转而面向张鹏,斩钉截铁的道:“盛天要是不对她们两个做出开除处理,我保证马上告你们!”

    张鹏看似好声好气的哄着,其实都是火上浇油的话,岑青禾心知肚明,他现在正跟章语打内战,她跟蔡馨媛谁也不站,那就是留与不留,对他都没任何作用,所以他不会保。

    冷眼看着面前一处闹剧,岑青禾面色淡定的说:“方艺菲,你说我在背后侮辱马先生,你有什么证据?”

    方艺菲正哭着,闻言,侧头看向岑青禾,眼底深处满是狠毒,“我听见了,你就是嫉恨马先生最终签了正南,没有选你,所以连带着把气也撒到马先生身上。”

    岑青禾道:“你有一张嘴,我们有两张嘴,蔡馨媛能给我作证,我从来没说过,凭什么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还说你侮辱马先生,你说他就是人傻钱多,你拿他当凯子,他乐意帮你冲锋陷阵,你说没说过这话?”

    蔡馨媛也从旁补道:“你还说你脚踩几条船怎么了,你爱跟谁睡跟谁睡,你拿钱‘消灾’,他们乐意,你说没说过这话?”

    岑青禾跟蔡馨媛一唱一和,就是坑方艺菲,但一张嘴说不过两张嘴,她只能瞪眼回道:“我从来没说过,你们不要血口喷人!”

    岑青禾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许你喷我们,不许我们喷你?”

    马继辉也跟着吵,大家乱成一团,最后张鹏站在双方中间,出声道:“马先生,虽然您不是盛天的客户,但既然您有疑问,那我们愿意帮您解惑,但现在您看……确实没有实质的证据说盛天的职员蓄意侮辱,我们公司不会干涉职员之间私下的个人恩怨,要不你们之后自己解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