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锦堂归燕〕〔警官杨前锋的故事〕〔孽海狂徒〕〔海贼之妖姬〕〔总裁老公,宠妻忙〕〔重生之城市修仙〕〔抗日之少年战将〕〔无限恐怖风暴〕〔八零之神医有毒〕〔荒村莫入〕〔逆心斗神〕〔凤门嫡女〕〔初心依可行〕〔岭南宗师〕〔绝世剑魂〕〔都市红粉图鉴〕〔武道即我道〕〔武道天狼〕〔残存者游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10章 都是求而不得之人
    :

    岑青禾一直很喜欢看起来神秘的国家,比如埃及。她想去埃及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总幻想着身穿轻纱,遮着面,骑着骆驼游走在茫茫沙漠上的画面,去看一看金字塔,膜拜一下狮身人面像,如果有可能的话……她希望可以在埃及度蜜月,感觉会是别样的风情。

    这种话她跟徐莉说过,徐莉坚决不许,说埃及治安不好,去哪儿也不能去那里,为此岑青禾叨叨了几年也没去成。

    低头看着手中张张清晰捕捉埃及风景的画面,岑青禾喉咙发紧,因为她几乎是立刻就想到,这沓照片是谁送给她的。

    萧睿,他竟然去了埃及。

    除了萧睿以外,岑青禾不做第二人想,因为只有他才知道她曾经的梦想,也只有他才会付诸行动。

    许是她面色微变,身旁的蔡馨媛第一个回过神,应该也猜到照片的由来。

    金佳彤跟吕双却并不知情,两人还兀自嘀咕,“埃及的照片是什么梗?”

    “也是青禾男朋友送的吗?”吕双问。

    金佳彤道:“应该不是,刚才青禾才跟他通过电话,说是礼物都收到了。”

    “那是谁送的?照片拍的好漂亮。”

    蔡馨媛担心岑青禾不好说,所以主动岔开话题,拉着金佳彤跟吕双出门,房间中只剩岑青禾自己,她低头看着照片,心底一片酸涩。

    萧睿,他还记得她曾经说过的话,去了她想去的地方,带回她想看的风景。

    照片中张张风景如画,无论是茫茫沙漠,亦或是热闹市集,可在岑青禾眼里,却都是同一种样子,落寞。

    她能想到萧睿一个人不远万里飞去埃及,一个人坐飞机,一个人住酒店,一个人吃饭,一个人拍照。他一定骑了骆驼,也一定进了金字塔里面,他亲眼看了狮身人面像,然后再透过相机镜头,捕捉一切,带回来给她。

    她曾许愿去那里度蜜月,如今那个愿望早就破碎成幻象,连她自己都不再去想,可他却固执的记得,然后把它变成生日礼物送给她……照片翻着翻着,眼眶就热了,这跟看到商绍城给她写的信时的心情完全不同,因为一个是正拥有,而另一个,是已失去。

    太多的分别都是乍然退场,彼此来不及好好道别,而且就算面对面,他们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想要的东西,她已经给不了了。

    正因为给不了,她才自私的希望不要再见,她怕自己见到萧睿会心酸,怕他见到自己会心痛,更怕以前的还没还完,就又要相欠。

    照片崭新,手指摸到边缘甚至会有轻微被划伤的错觉,岑青禾模糊着视线全部看完,照片的最后一张,是一个埃及当地的女人,一身橙色轻纱裹着曼妙身姿,镜头捕捉的是她的背影,夕阳下,她头也不回的离开,好似要走向那片绚烂之中。

    莫名的,岑青禾心尖被针刺一样的疼,她仿佛看到了那日萧睿在拍完这张照片之后,站在原地久久未动的侧影。

    只剩他一个人了,他该多难过?

    眼泪啪嗒一下掉在照片上,岑青禾迅速抬手擦了下眼睛,休息室是公共场所,不知道何时就会有人推门而入,扬头深吸几口气,她调节了一下呼吸,等到情绪稳定之后,这才掏出手机。

    本想打个电话给萧睿,但是手指停留在屏幕上方,她还是迟疑了。

    互相听到对方的声音,大家心里都会不好受,而且她真的怕萧睿会更难受。

    临时改成发信息,岑青禾说:照片我收到啦,很漂亮,谢谢。

    发完之后,她下意识的删了一半,总觉得说得不好,所以斟酌着又改了一版:照片我收到啦,不愧是我一直想看的金字塔,真高,狮身人面像也好漂亮,你没跪下磕头许愿吧?还是你厉害,说去就去了,向你学习,敬礼。

    洋洋洒洒编辑了一堆,打完之后怎么看怎么来气,总觉得特别做作,一口气全删了,岑青禾又开始重新写:照片我收到啦……

    好像无论怎么修饰,都觉得不好,不是太敷衍也许会伤他,就是太假也许会伤他。

    想得心情焦躁,最后岑青禾还是决定打个电话过去。她这种人,不逼急了不会下决定。

    不给自己迟疑的机会,岑青禾拨通了萧睿的电话号码,听着里面传来的连接声,她脑子是一片空白的。

    电话总共响了四五声的样子,手机里传来萧睿的声音,“喂,青禾。”

    他声音如常,岑青禾马上笑道:“萧睿,我刚收到照片,你什么时候去的埃及?”

    萧睿道:“上个礼拜去的。”

    “我看照片好漂亮,那边好玩儿吗?”

    “嗯,挺好的,我去了五天,走了四个地方,照片都是我拍的实景,你有空也可以过去看看,那边没有想象的那么不安全,治安还是挺好的。”

    “是嘛,那我有时间真得过去玩玩,你跟谁去的?自己吗?”

    “我自己,他们几个都在上班,没空。”

    “你的伤怎么样了,长途坐飞机没事儿吗?”

    “已经好了,没事儿,你最近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我挺好的,就是忙,每天脚打后脑勺,懒癌都治好了。”

    萧睿轻笑着道:“那更好,省的你总爱熬夜。”

    岑青禾笑说:“这个你就不用担心了,我现在的作息比当兵的还好。”

    “什么时候放年假?”

    ……

    岑青禾跟萧睿就这么聊着,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尴尬,也没有想象中的苦大仇深,两人时不时的发笑,从过去聊到现在,也会坦然的询问对方未来走向。

    足足聊了二十分钟,萧睿说:“今天周五,你还上班呢吧?”

    岑青禾回道:“嗯,我在公司呢,躲休息室偷懒。”

    萧睿道:“我没什么事儿了,你快去忙,有空再聊。”

    “好,等过年回家一起出来聚。”

    电话终于挂了,屏幕黑掉的那一刻,岑青禾才陡然发觉,原来她并不是真的轻松,那感觉像是上了发条一样,从电话被接通的那一刻起,她不得不装作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强打精神浪,但这毕竟不是她真实想有的状态。

    他们永远不可能从恋人退回到好朋友的位置,即便两人都努力的希望如此,可人最不能做的就是自欺欺人,假装骗骗对方已经尽最大努力了。

    把照片装回盒子,连带着商绍城送的礼物,尽数收回到私人柜子中,妥善安放。

    岑青禾做了好几次深呼吸,又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推门出去,她有很多事儿要忙,总会不知不觉淡忘。

    可在萧睿的世界里,如今只有她一人需要想念,同样是挂断电话,她可能需要半小时去淡化,但他需要放空整整一天。

    岑青禾的确没有太多的精力停留在一件事情上,半个上午忙着收礼物,剩下半个上午忙工作,中午午休,她马上打车赶往不远的饭店去见薛凯扬。

    她到的时候,身穿米色羊绒衫的薛凯扬已经坐在靠窗的位置等候,目光相对,她笑着说:“什么时候到的?”

    薛凯扬回道:“五分钟。”

    岑青禾放下包,脱了外套,在他对面坐下,比起萧睿,岑青禾见他一点儿压力都没有,她完全可以把他当朋友看,还是问心无愧的那种。

    两人说了几句话,薛凯扬拿出一个礼盒递给她,“生日快乐。”

    岑青禾笑着接过,礼盒没有包装,她直接打开,里面是一只比一元硬币大几圈的白银小鸡挂坠,小鸡的眼睛很亮,钳着闪闪发光的钻石,尾巴处坠着几颗彩色珍珠,是女孩子会喜欢的样式。

    “呦,你知道我属鸡?”岑青禾抬眼看向对面薛凯扬。

    薛凯扬说:“我认识你不长时间就看出来了,牙尖嘴利。”

    她白了他一眼,出声回道:“你也属鸡的?”

    薛凯扬道:“我属狼。”

    她挑衅道:“黄鼠狼吗?”

    薛凯扬眸子一挑,“我上赶着给你送礼,你说我没安好心?”

    岑青禾想起商绍城对她的中肯评价,白眼儿狼。毕竟拿人的手软,她赔笑道:“开个玩笑嘛。”

    说完,她道谢收起礼物,“今儿我请客,随便点。”

    薛凯扬道:“也没想放过你。”

    他叫来侍应生点餐,专挑贵的点,岑青禾一点儿没心疼,还跟他闲话家常,“欸,最近情感状态怎么样?单身还是名草有主?”

    薛凯扬低头看菜单,随口回道:“已婚。”

    岑青禾咻的美眸一瞪,“真的假的?”

    薛凯扬跟侍应生要了一瓶八千多的红酒,合上菜单,抬眼回视她,“我说我刚离婚,你信不信?”

    岑青禾剜了他一眼,“几天没见,你怎么越来越不招人喜欢?”

    薛凯扬说:“有的是人喜欢我,也就不招你待见。”

    岑青禾‘切’了一声:“所以我才问你什么状态,这么多人喜欢你,你没挑花眼?”

    薛凯扬意味深长的说:“最近修身养性。”

    岑青禾笑着揶揄:“是休耕待垦吧?”

    他拿眼睛瞄她,似是气她收人礼,嘴巴还不饶人,岑青禾也以为他开口要回怼,结果他出声却说:“手。”

    “嗯?”

    “手伸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恭喜您成功逃生[快〕〔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