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妃不可欺:妖孽王〕〔山沟里的制造帝国〕〔超凡贵族〕〔蜜妻来袭,高冷bo〕〔快穿:节操收集手〕〔天才捕手〕〔魂牵红颜之飞仙〕〔娇女种田:山里汉〕〔重生校园商女:最〕〔隐婚甜蜜蜜:总裁〕〔神话里有钢铁侠〕〔六合天师〕〔掠夺两界〕〔妖武之门〕〔扛着鲛肌闯木叶〕〔女扮男:博士,抱〕〔高冷学霸撩妻365式〕〔我当太子那些年〕〔唇唇欲动:总裁大〕〔给三个反派当继妹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03章 六亲不认
    :

    岑青禾晚上吃个饭煞是热闹,不仅徐莉跟薛凯扬他们来了电话,就连岑海军也是亲自来电,这在岑青禾头二十三年,可是从未有过的稀奇事儿,她当然知道这个电话的目的,明为提醒她明天过生,实则是询问岑青青的情况。

    岑青禾跑到包间外面接电话,因为岑海军跟万艳红都不是什么心眼儿大的人,听到这边闹哄哄的,回头一准儿说她没心没肺,妹妹还在局里面关着,她自己就先跑出去吃喝玩乐了。

    满口答应,说晚上会去接岑青青出来,挂断电话,岑青禾回了包间,又坐了差不多半小时,她主动道:“今天就先到这儿吧,我得去局里接我堂妹。”

    就她们四个人,什么说也没有,一起出门,吕双跟金佳彤一路,剩下蔡馨媛陪岑青禾打车去警局。

    路上蔡馨媛接了个电话,一听她说话的语气跟内容,不难猜出,是陈博轩。

    岑青禾问过蔡馨媛,现在她跟陈博轩的状态属于男未婚女未嫁,一个追一个被追,不需要马上在一起,互相看的过程。

    岑青禾心里头高兴,眼看着蔡馨媛又活过来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就连下午艾薇薇嘴欠挑事儿,她都没往心里去。

    不像她,别人是否极泰来,她这两天可有点儿连续走背字,也许是盛极必衰的道理,一想到中午的尴尬境遇,岑青禾不着痕迹的抖了个激灵,可要小心了,人要是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

    从饭店打车去警局,路上大半个小时,蔡馨媛这个有异性没人性的,一直在跟陈博轩打电话,有说有笑。

    终于到了地方,岑青禾给钱,蔡馨媛说:“我们到了,先不跟你说了,回聊。”

    她挂断电话,岑青禾揶揄她,“别停啊,耽误你们增进感情,我多不好意思?”

    蔡馨媛说:“想打也快没电了,剩不到百分之十。”

    岑青禾横了她一眼,两人一起下车。

    进了警局,岑青禾找人询问了一下,“您好,我是来接岑青青的。”

    穿着制服的男人道:“夜大美院的那个女学生是吧?”

    “对。”

    “她刚走。”

    “走了?”岑青禾美眸一瞪,诧异的说:“她怎么走的?”

    “我们例行关押三十六小时,到时间了,刚才几个年轻人一起来,给她交了赎金,接走的。”

    岑青禾有些懵,身边蔡馨媛催促道:“你给青青打个电话,问一下怎么回事儿。”

    岑青禾赶紧掏出手机打过去,“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岑青禾当即眉头一蹙,“她关机了。”

    蔡馨媛也是拉下脸说:“这孩子怎么回事儿?”

    男人问:“你们是她什么人?”

    岑青禾说:“我是她堂姐。”

    “我看来接她的人应该是她同学,要不你们去她学校看看?”

    没辙,半夜三更的,岑青禾心里担心,道谢之后,赶紧跟蔡馨媛出门,打车去夜大美院。

    上车之后蔡馨媛就忍不住抱怨,“青青太不懂事儿了,她不知道你今天过来接她吗?”

    岑青禾蹙眉回道:“我跟她说了的。”

    “她怎么回的?”

    “她能怎么回?电话还关机……”正说着,岑青禾手机屏幕亮起,她定睛一看,不由得沉声说:“完了,我二叔又打电话过来了。”

    不敢耽搁太久,岑青禾滑开接通键,“喂,二叔。”

    “姣儿,接到青青了吗?”

    岑青禾都不知道怎么说才好,这功夫只能忍下怒气,安抚说:“二叔,青青跟她同学先回学校了。”

    “回学校了?不是说好你去接她的吗?”

    “是,她同学也有关系好的,先把她接走了,我刚给她打电话,估计她手机没电,没开机,我现在去她学校一趟,等会儿联系上再给你们打电话。”

    “欸,行,那你半夜注意点儿安全。”

    “嗯,我跟朋友在一起,没事儿的。”

    安抚完这头,岑青禾挂了电话,当场就怒了,“等我找着她的!”

    蔡馨媛也觉得岑青青太过分,大半夜的,这不折腾人嘛,就算要走,也得跟岑青禾打声招呼再走,不声不响,手机还关机,存心给人找麻烦。

    路上,商绍城给岑青禾打了个电话,说是今晚不能回来了,岑青禾满心装着岑青青,都没问为什么,只应声说好。

    商绍城不乐意了,“好什么好?我不回去,你都不生气?”

    岑青禾忙糊涂了,反问道:“有什么好生气的,你有事儿嘛。”

    商绍城一时语塞,顿了几秒才道:“今晚你生日。”

    岑青禾晃了一下,然后道:“我快让岑青青给气死了,都忘了这茬,你现在回来我也陪不了你,我还忙着找她呢,你有事儿先忙你的,我们明天约。”

    瞧瞧她这大气的样子,商绍城心底失笑,一般女人把生日看得跟重生一样重要,哪怕是他,自打跟她在一起后,那也是把生日提上了议事日程,难免有些矫情。

    今天他原本要坐十点多的飞机回夜城的,但柴红玉突然说明天周兆贤回海城,周兆贤点名留他明天吃饭,这个面子,商绍城也不敢拂,这不想着给她打电话商量一下,结果她倒好,完全没当回事儿。

    “你自己还是跟蔡馨媛在一起?”他问。

    岑青禾说:“我跟馨媛在一起。”

    商绍城说:“你们两个也不安全,我给陈博轩打个电话,让他去找你们。”

    “不用麻烦轩哥……”话说一半,岑青禾余光瞥见蔡馨媛敏锐看来,她又改了口,“来吧来吧,反正轩哥乐意,我这边还有个翘首以待的。”

    商绍城又说:“事儿办完给我打电话。”

    “嗯,知道了。”

    挂断没多久,车停到夜大美院门口,两人下来就往里走,眼下已经晚上快十点,门卫自然不能让两人进去,岑青禾在门口把事情一说,门卫只好帮忙联系导员,导员跟岑青禾通了电话之后,又派人去查寝,结果发现岑青青没在寝室。

    一边是家里不停的打电话催问,岑青禾瞒着说还没到学校,另一边又得向导员打听,跟岑青青同寝关系好的人有谁,同班还有没有一起不在学校的。

    这个过程就耗费了二十几分钟,陈博轩都开车赶来了。

    无论事情多紧急,蔡馨媛跟陈博轩的碰面还是分外开心的,两人眼睛一对,皆是不自觉的扬起唇角,再一看身旁忙着联系人的岑青禾,这才收敛笑容。

    不知道导员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只见岑青禾站在校门口,连声道:“好,好,我现在过去看看,一会儿跟您联系,麻烦了。”

    她挂了电话,陈博轩跟蔡馨媛都问:“怎么样?”

    岑青禾拉着脸道:“导员说她对面寝室还有两个女生也没回来,同寝的人说在校外百鲜阁吃饭。”

    蔡馨媛说:“百鲜阁在哪儿啊?”

    陈博轩道:“我知道,我来的时候看见了,就在那边。”

    他带着岑青禾跟蔡馨媛风风火火的找到饭店,推门往里进,伴随着一阵白色热气,紧接着就是一阵闹哄哄的声音传来,都这么晚了,饭店里面人不多,而最打眼的唯有最里面一张桌子,喧闹声也是从那里传来的。

    岑青禾放眼看去,圆桌一圈坐了约莫能有六七个人,男男女女都有,她看了几秒才分辨出,背对她的那个是岑青青。

    桌上无论男女,都在抽烟,岑青青也是,一手搭在身旁男生椅背处,另一手夹着一根烟,岑青禾怒气冲冲的打身后走来,她浑然不知,嘴里还骂着:“凭他么什么关我三十六小时啊?这要是在我家,我看谁敢关我?!”

    话音落下,她对面的人已经朝她身后看来,岑青禾一把抢过岑青青手里的烟,狠狠地扔在地上,拽着她的手臂,硬把她从椅子上拖起来。

    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本能的站起身,岑青禾拽着岑青青往外走,有人想跟出去,蔡馨媛拦着说:“岑青青她姐有事儿找她。”

    一个女生蹙眉道:“有话说话,她这是什么态度?”

    蔡馨媛拉着脸回道:“人家自己的家事儿,自然是做错了才要说她。”

    “青青做错什么了?错也有她爸妈管着,你们算什么?”

    蔡馨媛嗤声回道:“现在小孩子说话都这么没家教的吗?我比你大,用不着你管我叫声姐,但你说话给我注意点儿。”

    女生被蔡馨媛这么挫,面子下不来,当即露出嘲讽表情。

    陈博轩开口说:“我们不是来吵架的,都消消火。”

    他长得好看,说话也好听,几个女大学生已经盯他半天了,正所谓不看僧面看佛面,一时间也都没出声。

    门外,岑青禾直接把没穿外套的岑青青拽出来,怒声道:“你是不是有毛病?出了警局你不会给我打个电话告诉一声?不告诉我,你也不知道跟家里面说一声?”

    岑青青喝得脸色发红,极其不耐烦的回道:“你都打电话跟我爸妈说了,你还让我说什么?”

    岑青禾瞪眼道:“岑青青我发现你现在真的有点儿六亲不认,你不知道我们会担心吗?!”

    岑青青闻言也怒了,大声说:“咱俩谁六亲不认?我给你打电话让你捞我出来,我就是不想让家里人知道,你倒好,一转头就给我爸妈打电话,你是存心不想让我好了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人间极乐〕〔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