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海贼王之完美妹妹〕〔大明海图志〕〔宅男奶爸〕〔极品全能学生〕〔覆殷商〕〔启陈〕〔冷画沉欢〕〔最强护花兵王〕〔决皇〕〔农家小皇妃〕〔恐怖沸腾〕〔科技戮仙〕〔宠妻108式:韩少,〕〔帝道独尊〕〔逐天大帝〕〔邂逅〕〔逍遥小村医〕〔光灵行传〕〔隋書〕〔我的冰山美女老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600章 最尴尬不过如此
    :

    何以解恨?唯有暴揍。

    果然岑青禾就不是什么能沉得住气的人,对付方艺菲,她等不及玩心眼儿,管她后果如何,这一秒先把气撒出去再说。

    方艺菲踩着细跟恨天高,哪能跟岑青禾这种成天跟商绍城比划拳脚的人对抗,两下就被耸倒在地上。

    她呜嗷喊叫,岑青禾嫌烦,像是电影里男人捏女人一样,一手卡住她的两侧脸颊,生生掰得她喊不出来。

    蹲在她面前,岑青禾面色阴冷,眼神中却满是痞意,唇瓣开启,低声恐吓道:“方艺菲,你是不是记吃不记打?”

    方艺菲长发凌乱,怒视着岑青禾,却聪明的没敢还手。她打不过岑青禾,更何况岑青禾还带着帮手来的。

    此刻蔡馨媛没动,因为一切尽在掌控,她只叉着双臂站在一边看热闹,对上有些人诧异看来的视线,她微笑着颔首,“没事儿,聊聊天。”

    “你看什么看?不服还手,别说我们两个欺负你。”

    岑青禾嫌弃的抽回手,目光满是挑衅。

    方艺菲仍旧不出声,虽然狼狈的坐在地上,但却不喊也不闹,一副打算息事宁人的状态。岑青禾才不会单纯的觉得她服了,“心里琢磨什么呢?想着出门报警,还是回头跑去土大款那儿告状?我跟你说,人不是你这么做的,你以前在盛天的那些事儿,我没打算再跟你追究,但你一而再再而三就不对了,找个土大款就想狗仗人势,你是不是把所有人都想得跟你一样眼皮下浅?”

    方艺菲垂着视线,一声不吭。

    岑青禾真是讨厌这种人,当面就装哑巴,一回头马上讲人是非,说她识时务都脏了这三个字。

    如果她狠一点儿,岑青禾还能赞她是个对手,但她这样……

    岑青禾唯有冷声说:“方艺菲,上次你匆匆离开盛天,我没机会跟你说一声,我这人向来不惹事儿,但我也不怕事儿,你要是再敢惹我,我保证,当初你怎么离开的盛天,往后我就让你怎么离开正南,我说到做到。”

    岑青禾在说这话的时候,心里想的是商绍城,真要是把她气急了,大不了她找商绍城出来平事儿,弄个方艺菲还是易如反掌的,所以她底气特别足,一点儿都不心虚。

    方艺菲跟聋子似的,什么反应都没有,岑青禾心底火大,忍不住伸手推了她一下,“听没听见?”

    方艺菲低着头,小声回道:“听见了。”

    “差不多行了。”岑青禾还不等开口,忽然一个低沉的男声传来,岑青禾狐疑到底是不是说她,所以抬眼去看,这一抬头倒好,身前不远处站着一抹高大身影,浅色的休闲裤,棒线的奶茶色毛衣,男人面色很淡,看不出是冷是嫌,一双好看却莫名慑人的眸子,盯着岑青禾的脸。

    是他?!

    岑青禾登时就懵了,怎么会是他?

    男人跟岑青禾四目相对,依旧是不辨喜怒的声音,淡淡说:“这里是公共场所。”

    蔡馨媛跟方艺菲都看向不远处的俊美男人,前者不说话是以为男人跟方艺菲认识,后者则干脆是被男人的气质跟相貌所吸引,马上一副更加楚楚可怜,被奸人所迫的委屈模样。

    岑青禾只觉得浑身血气争相上涌,她看不见自己的脸,却能清楚觉察到双颊滚烫。

    这种感觉并不难解释,简单地说,就是丢脸。

    她昨天刚见过这男人,当时是去医院帮岑青青道歉求情,如今在这儿被他撞见,偏偏是这样的场合,人家该不会觉得,她们是家传的不良少女吧?

    想到此处,岑青禾恨不能原地刨个坑给自己活埋了,怎么这么寸!

    极度尴尬的站起身,岑青禾脑子有些空白,没有跟面前的男人打招呼,也没有搭理仍旧坐在地上扮可怜的方艺菲,她径自回身折到沙发处,拎起包跟外套,掉头大步往前走,看背影,不无仓皇而逃的意思。

    做这一行的,每天跟人打交道,蔡馨媛一看这男人,就知道他一定不普通,更何况他一句话吓得岑青禾掉头就走,看来这里面有事儿。

    聪明的不做声,蔡馨媛拎着包跟外套,紧随其后,快步离开。

    方艺菲见状,硬挤下两滴眼泪,一副受尽了委屈的样子,其实心里想的是,没想到遇见怜香惜玉的,还是个这么极品的男人。

    原地坐着,她一直在等男人主动上前来扶她,可是等了半晌,身后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她不着痕迹的转头去看,只见男人已经坐回到斜对面的沙发上,正低头翻书。

    心底暗诧,方艺菲只好自己站起身,拎起手边的包,还有混乱中被她甩到两米外的文件夹。文件夹散落的方向,正好距离男人所在的位置不远,方艺菲顺势走至男人面前,微笑着颔首,“刚才多谢你。”

    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不客气。”

    方艺菲穿着被泼了一身咖啡的白色大衣,不无狼狈,怕自己这样子会影响初次见面留下的印象,所以她不等男人发问,自顾自的说道:“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怎么还会有这么野蛮不讲道理的女人,因为工作上的一些事,动不动就背地里泼咖啡,还动手打人,幸好你出声帮忙,不然还不知道她们会怎么为难我呢。”

    娇滴滴的语气,可怜的样子,方艺菲这招对所有男人都屡试不爽,只要她愿意,没有男人会不上钩,果然,面前男人出声道:“你在正南工作?”

    方艺菲先喜后诧,不由得出声问:“你认识我?”

    男人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文件夹上,透明的塑料皮,里面第一页就有正南房地产的字样。

    方艺菲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随即微笑着回道:“是,我是正南房地产的销售,我叫方艺菲,你好。”

    她趁势跟他攀关系,本以为下一步就是正式认识,但男人的回答却让她大失所望,他面色不改的说道:“今天是周四,上班时间,希望方小姐在工作中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把私人恩怨牵扯到工作中来,也不要影响大家对正南职员的印象。”

    方艺菲闻言,顿时懵了,满眼诧色,不知该如何回应。

    男人也没想要她的回应,如果不是恰好看到正南地产的字样,他也不会多管闲事。

    拿起桌上书,他起身,微微颔首,礼貌离开,留下方艺菲一个人兀自惊诧,不晓得他到底是什么人。

    “他是谁啊?你走这么快干嘛,认识?”

    蔡馨媛穿上外套,疾步跟在风风火火的岑青禾身边,岑青禾脚下跟踩了风火轮似的,一路飞出酒店侧门,外面一阵冷风袭来,跟她脸颊上的滚烫多少综合了一下,她闪到酒店圆柱背后,一脸悔不当初的表情,懊恼的说:“真是出门没看黄历,怎么遇上他了!”

    蔡馨媛急得不行,连声问:“谁啊?看给你吓得,什么来头?”

    岑青禾蹙眉回道:“昨天我去医院给人道歉,就是他,青青给打住院那女生她哥!”

    “啊?”蔡馨媛闻言,眼睛瞪大,“是他?”

    岑青禾已经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赶得早不如赶得巧,她昨天在医院病房表现的那么和蔼可亲,平易近人,一副嫉恶如仇,视恶势力如社会毒瘤的姿态,今儿她这表现,在外人眼里看来,可不就是不良少女,社会毒瘤嘛。

    “完了,你看那人的表情,他一定以为我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指不定以为我们全家都是小混混呢。”

    岑青禾急得直跺脚。

    蔡馨媛也心疼她,撇嘴回道:“你也真是倒霉,我还以为他是方艺菲那头的人,看你走得这么急,我也赶紧跟着出来了,都是误会,你跟他解释一下不就完了?”

    岑青禾挑眉道:“还解释什么啊?这事儿解释的清嘛,人家跟我非亲非故的,乐意听我跟他长篇大论,讨论一下职场上的谁是谁非?”

    蔡馨媛说:“那就是陌生人,以后也不用再见,怕什么,尴尬也就是一瞬间的事儿。”

    岑青禾满脑子都是男人那张淡漠的脸,差不多行了,这里是公共场所。别说,还真是他说话的风格。

    “哎……”岑青禾长叹一口气,“我现在只希望他别一怒之下,再关青青十天八天的。”

    蔡馨媛劝她,“不会的,不过话说回来,是蛮尴尬,我都能想象到你昨天去见他的时候,一副乖宝宝装孙子的样子,这一回头就跟恶霸家亲闺女似的,是个人就得觉得你两面三刀了。”

    岑青禾瞥眼道:“你这是安慰我吗?”

    蔡馨媛忍不住笑,“我想起你刚才掉头就走,那速度,插上翅膀你都能飞起来。”

    岑青禾有气没处撒,呲牙道:“你别跟这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我要是主谋,你就是帮凶。”

    蔡馨媛面不改色的说:“我无所谓啊,他又不认识我是谁,顶多以为你是小混混,你身边的人都不是什么好饼呗。”

    一听这话,岑青禾更是欲哭无泪,苍天啊,谁帮她跟那人解释一下,其实她真是好人,只不过人有很多面,昨天他看到的是好说话的她,今天看到的是愤怒中的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隐婚蜜爱:傅先生〕〔太古龙神诀〕〔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我在万界送外卖〕〔乱伦大杂烩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