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在漫威世界〕〔穿越到1931〕〔奕王〕〔EXO之十二殿下〕〔从过气到大牌〕〔韩硕传〕〔木叶之封火连天〕〔信用卡球星系统〕〔玩家信条之锦时少〕〔宸王宠妃枕上书〕〔甜宠专属:小太太〕〔我的极品女神〕〔水浒之风云再起〕〔重走生死路〕〔鹰扬美利坚〕〔大秦游戏攻略〕〔暖婚似火:陆少,〕〔美食诱获〕〔超级捉鬼公司〕〔缔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8章 一切都在变好
    :

    不等蔡馨媛主动问,陈博轩自己先说:“我知道你为什么一直躲着我,因为白冰,没有人比你我更清楚,哪怕到这一秒为止,你也没做过半分对不起她的事,所以我说你够义气。”

    蔡馨媛已经收回眼泪,唯有睫毛上带着几分湿润,回视陈博轩,她开口道:“既然大家都这么坦诚,那我也不妨说几句心里话,我躲着你确实有小白的原因,但也不全是,不抢别人男朋友是我自己的道德底线,但我确实没有抢,就算今天小白站我面前,我也能坦然跟她对峙,我没做什么对不起她的事儿。”

    “我只是单纯对你这个人还不够了解,你能因为我跟小白提分手,保不齐跟我在一起之后,哪天再看到其他人,就会跟我提分手,大家都是女人,所以我更能理解小白的心情,我不想哪天落得跟她一样的结局,想发泄都找不到你的人。”

    这话听着难免有些锋利,但不得不说,陈博轩跟蔡馨媛本质上有些类似的地方,都是快刀斩乱麻,想好的事情,说做就做,绝对不会遮掩。

    陈博轩面不改色的回道:“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三观有什么问题,我觉得大家喜欢才在一起,不喜欢当然要分开,当然了,结婚除外,有了那张纸,两个人过得就不仅仅是爱情,还有责任。但现在我们毕竟都在谈恋爱阶段,如果现在就要难为自己,那是不是我从小学第一次谈恋爱,就得谈到长大结婚?我不大明白,你有什么高见?”

    他目光真诚,像是真的在向蔡馨媛取经。

    蔡馨媛心想,天杀的,这不跟她想得一模一样嘛,当初她跟大学那任分手,也差不多是同样的感觉,突然间就不喜欢了,爱情没了,那还坚持个什么劲儿?

    所以面对陈博轩的提问,她除了哑口无言之外,唯有自我反省,难道她三观也有问题?

    时间仿佛卡在了这一刻,一时间两人都没出声,直到房门被人推开,伴随着岑青禾跟商绍城的说话声。

    蔡馨媛做贼心虚一样,生怕别人看见她跟陈博轩坐这么近,所以咻的起身往屏风外面迎。

    岑青禾看到她,诧异道:“呀,你这么快就到了?”

    蔡馨媛道:“你说跟钱有关,我还以为你抢了银行,赶紧过来看看。”

    岑青禾瞥眼回道:“你掉钱眼儿里面了,我说跟钱有关,是你考试过了,马上就能升高级销售,工资跟提成都能翻。”

    蔡馨媛一看到岑青禾就high,忍不住兴奋道:“晚上我请客,你们随便吃啊。”

    岑青禾看到陈博轩从屏风后面出来,笑着道:“轩哥说他请客,你俩商量吧。”

    蔡馨媛转头对陈博轩说:“今晚我请,你别跟我抢。”

    她语气爽朗,仿佛回到最初两人刚认识的时候,陈博轩觉得久违了,他真心想念她风风火火的样子,唇角勾起,他笑着回道:“我不跟你抢,今天你请,明天换我。”

    蔡馨媛说:“往后我连请一个星期都没问题,我现在心情好到爆,要不是怕你们吓着,我真要面朝北给佛祖磕一个了。”

    陈博轩赶紧拍马屁说道:“能考过是靠你自己,又不靠别人。”

    提到这个,蔡馨媛瞥了眼岑青禾,随即酸酸说道:“这可真是,某些人说去蓉城给我拜大佛,结果回来自己弄个男朋友,压根没把我考试的事儿向佛祖转达,也幸好我在考试的时候自己心里默念‘佛祖保佑’,指望她?黄花菜都凉了。”

    岑青禾一脸歉疚懊悔,就这样背上了重色轻友的黑锅。商绍城脱下外套,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说道:“有些事儿只能靠自己,就说你跟陈博轩的问题,我跟青禾想帮也帮不上。”

    什么叫平地一声雷?

    商绍城慢条斯理的话音刚落,顿时炸的蔡馨媛面红耳赤,抓耳挠腮,完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岑青禾也跟着紧张,左看右看,心想商绍城怎么还当面说出来了。

    再看陈博轩,他神色不改,果然男人在这方面,脸皮永远比女人要厚,他甚至还出声说了句:“我跟馨媛慢慢来,不急。”

    蔡馨媛的脸通红通红,这可是难得一见的,岑青禾心里发笑,面上还得顾着姐妹感受,赶紧主动拉她去里面坐。

    也不晓得之前陈博轩跟蔡馨媛聊了些什么,反正饭桌上,蔡馨媛已经恢复往日风采,谈笑风生,插科打诨,大家欢声笑语一片,借着庆祝蔡馨媛考试通过,几人喝酒庆祝,属岑青禾喝得欢。

    她高兴蔡馨媛高兴,替姐妹开心。

    陈博轩打趣说:“你少喝点,喝太多晚上耽误事。”

    岑青禾红着一张脸,无所谓的口吻说:“我今晚不去他那儿,我跟馨媛回家。”

    陈博轩说:“你回家,绍城怎么办?”

    蔡馨媛也跟着起哄,“你不用迁就我,我一人住的挺好的,清静。”

    岑青禾说:“你以为我回家是为你?我两天没换衣服了。”

    蔡馨媛似笑非笑的道:“要不你干脆收拾收拾,搬去商绍城那儿住得了,我那头虽然小,但你也不能拿它当换衣间啊。”

    陈博轩对蔡馨媛说:“这事忍不了,她在侮辱你。”

    商绍城看他们两个合起伙来揶揄岑青禾,他淡定的开口反击,“她拿我那儿当酒店,我说什么了?“

    陈博轩说:“怨气这么大,一看就是欲求不满所致。”

    商绍城说:“劳你费心,我们自己会安排时间,你这当光棍的就别替有老婆的闲操心了。“

    说完,不忘把蔡馨媛也捎上,“都是单身狗,身上的酸气都是同一种味道,这么嫉妒,干脆你俩凑合凑合过得了,也免得成天寂寞空虚冷。”

    陈博轩虽然喝了不少酒,但意识仍然清醒,他听得出来,商绍城这是变相在帮他说和,所以他轻笑着道:“我倒是想了,馨媛不点头。”

    商绍城跟岑青禾都看向蔡馨媛,蔡馨媛微笑着别开视线,不说话。

    岑青禾不会在这种时刻帮腔,她是向着蔡馨媛的,商绍城自然向着陈博轩,他主动开口说:“馨媛,你看不上陈博轩什么,是不是嫌他傻?只有这点没办法,天生的。”

    蔡馨媛唇角勾起的弧度变大,笑着回道:“他还傻?我看他奸着呢。”

    商绍城道:“觉得他奸的人可真不多,果然你是用心在包容他。”

    蔡馨媛一个劲儿的笑,陈博轩也笑,岑青禾见状,同样跟着笑。

    商绍城侧头看向喝得面色发红的岑青禾,低声道:“你笑什么?”

    岑青禾回视他,眼睛亮晶晶的道:“我高兴。”

    商绍城说:“傻样儿。”

    说完,他控制不住的唇角勾起。

    其实喜欢一个人很简单,看见对方笑,自己也想笑;看见对方难受,自己也跟着心疼。人生在世,谁能免俗?

    四个人在水月居待了两个半小时,连说带笑,岑青禾好久没这么尽兴,当真是高兴。

    喝到最后,她困得眼皮子抬不起来,商绍城说:“太晚了,你们明天还要上班,今天先到这儿。”

    起身的时候,她身形略微打晃,商绍城一手揽着她的腰,亲自给她穿衣服。对面蔡馨媛见状,满眼渴望的道:“真幸福。”

    陈博轩侧头看来,认真问:“我给你穿?”

    蔡馨媛跟他目光相对,本想瞪他一眼,但不知道是不是喝多了没力气,这一眼实际效果出来,满是嗔怒,像极了小情侣之间的打情骂俏。

    陈博轩受到了鼓舞,起身凑到蔡馨媛身旁,倒是没敢给她穿衣服,而是帮她拿着包。

    蔡馨媛低声说:“不用。”

    陈博轩说:“我帮你拿,不沉。”

    四人前后脚往外走,商绍城跟陈博轩的车都停在外面,因为喝了酒,所以各自找代驾。

    蔡馨媛说:“我跟青禾坐一辆。”

    这话自然是说给陈博轩听的,陈博轩不敢惹她,所以没出声。

    岑青禾倚靠在商绍城怀里,笑着道:“别跟我俩凑近乎,我跟绍城有悄悄话要说,你跟轩哥坐一辆。”

    “切。”蔡馨媛瞥了一眼,“重色轻友。”

    陈博轩打开后车门,有眼色的说道:“馨媛,上车。”

    其实蔡馨媛心里怎么想,岑青禾门儿清,她不过是给了一个台阶。眼看着蔡馨媛跟陈博轩进了同一辆车,她也心满意足的跟商绍城上了另一辆。

    车门关上,代驾问地址,商绍城搂着岑青禾说:“真不去我那儿?”

    岑青禾忍住心里的冲动,摇头回道:“我得回家了。”

    商绍城对代驾说:“天府花园。”

    路上,她一直猫一样钻进他大衣里面,搂着他的腰,把脸贴在他锁骨处,腻着他。

    商绍城伸手抚着她的头,低声问:“明天就过生日了,想要什么?”

    岑青禾闭着眼睛却没睡着,低哼着道:“我后天生日。”

    商绍城说:“已经过十二点了,现在十五号。”

    岑青禾说:“我要什么你都给吗?”

    商绍城‘嗯’了一声:“只要我有的。”

    她唇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手臂收紧,凑近他耳边,低声说:“我就要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