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沈柒贺逸宁〕〔在时光深处相爱〕〔妖孽至尊兵王〕〔妖孽娘子:拐个师〕〔八零军嫂有点苏〕〔我在古代卖内衣〕〔喜剧大世界〕〔请爱我,苏小姐〕〔黄庭道主〕〔池净〕〔我真是个富二代〕〔[综漫+刀乱]今天也〕〔重回下岗时代〕〔绿茵峥嵘〕〔仙界最强狗仔〕〔大魏霸主〕〔工业之王〕〔魔法仅仅只是开始〕〔最强女王:早安,〕〔神王无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7章 表白
    :

    岑青禾闻言瞥了眼商绍城,“什么人吧,居心不良。”

    商绍城心想,他这是煞费苦心,曲线救国,忍辱负重。

    岑青禾还没等换衣服,就急着先给蔡馨媛打了个电话,蔡馨媛已经吃过晚饭,正一个人在家孤独寂寞看韩综练语言。

    岑青禾道:“你赶紧穿衣服去水月居,订的包间是翠悦阁。”

    蔡馨媛问:“什么事儿?”

    岑青禾说:“大好事儿,保证你去了乐得找不到北。”

    蔡馨媛狐疑着道:“要介绍什么大客户给我吗?”

    岑青禾说:“反正跟钱有关,你赶紧去,我也正往那边赶。”

    蔡馨媛前阵子失恋,已经把生活重心转移到工作上头,她想当然的以为岑青禾一定是约了什么重大的客户,所以挂断电话,立马飞下沙发冲进卧室,自打上班以来,她就练就了一身的好本领,可以边开车边化妆,一个看上去分外体面地职业妆,她急起来五分钟就能搞定,连带着换衣服的时间,前后十分钟就已经出门了。

    打车赶到水月居,跟店员说翠悦阁有约,店员微笑着引路,说里面已经有人在等。

    来到包间门口,蔡馨媛敲了敲门,随即推门往里进。包间正对面就是一扇巨大的翠绿色屏风,屏风既是装饰也做障景,将包间巧妙地分割成两部分,饭桌在屏风后,她隐约听见动静,正迈步往前走,一抹人影已从屏风后闪出。

    男人穿着一件白底咖色格纹的fendi毛衣,同样浅咖色的休闲裤,帅气的面孔再熟悉不过,是陈博轩。

    蔡馨媛怎么都没想到是陈博轩在这里,四目相对,当即露出惊诧之色。

    陈博轩也没想到她这么快就来了,看到这张朝思暮想的脸,他难免露出出神的表情,到底是顿了几秒才勾起唇角,笑着说:“从哪来的,这么快?”

    蔡馨媛脑子有些懵,只本能微笑,出声回道:“我从家过来的,青禾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来这儿。”

    陈博轩说:“她跟绍城也正在来的路上,估计还得等一会儿。”

    说罢,见她直直的站在原地,他开口道:“过来坐,外面冷不冷?”

    蔡馨媛前一秒还觉得身上寒气很重,可见到陈博轩的瞬间,她就觉得体内躁火上升,大衣里面暖烘烘的。

    很努力地维持着面色坦然,她笑着回道:“不冷。”

    两人先后来到屏风背后,偌大一个圆桌,蔡馨媛心虚,所以不自觉的选了个距离他最远的正对面位置坐下,陈博轩没说什么,让她把杯子递过来,他给她倒茶。

    蔡馨媛笑道:“没事儿,不用麻烦,我不渴。”

    陈博轩说:“客气什么。”

    蔡馨媛也暗骂自己,紧张什么。

    她把杯子放到转盘桌边上,他转过去帮她倒了一杯茶,她轻声说:“谢谢。”

    陈博轩面色坦然,随口问道:“青禾跟你说了吗?”

    “嗯?”

    他抬眼看向她,“青禾还没告诉你?”

    蔡馨媛满眼迷茫,她以为是岑青禾这个叛徒故意给她骗来,就为了让她见陈博轩的,可听他这话,好像还有其他事情。

    她主动问:“告诉我什么?”

    陈博轩道:“你韩语能力考试成绩下来了,已经过了。”

    他话音落下,蔡馨媛当即美眸圆瞪,不可置信的表情,直盯着他,紧张的确认,“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博轩道:“你身份证后四位是不是7623?”

    蔡馨媛稍稍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是。”

    他说:“那就没错了,你之前说有考试,我想着最近差不多放榜了,所以一直有关注,今晚八点网上公布成绩,我找人帮你查了一下,是已过,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蔡馨媛难掩激动喜悦之情,不知该如何是好,呈现出的状态就是坐立不安。陈博轩见状,轻笑着道:“要不你自己上网查一下,落个心安。”

    “对对对,我查一下。”

    蔡馨媛当即掏出手机,登陆查询网站,在她低着头的时候,陈博轩一直明目张胆的盯着她看。

    最近一段日子,她故意躲着他,避而不见,甚至还搬出有男朋友这种烂借口。他起初觉得可笑,他是什么洪水猛兽,还是瘟疫细菌,就这么不招她待见?

    他也能想到,这其中一定有小白的原因,所以他快刀斩乱麻,先跟小白分了,这样他是单身,一切才有可能。

    他没太过主动的追她,不是吊着,一来想给她一些时间,二来也是想给自己一些时间,看看自己对她是一时新鲜,还是真的非她不可。事实证明,这些天的沉寂过后,他更加坚定自己是喜欢蔡馨媛的,毕竟每天除了正事儿以外,他脑子里唯一想过的女人就是她。

    那天商绍城跟他说了一句话,他觉得挺逗的,商绍城说:“你要想好了追,就麻溜儿追,别吊着人家胃口;要是不想追,也趁早找下家,让人死了这份心。”

    陈博轩说:“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公德心了?”

    商绍城道:“你是当流氓还是当和尚,我管不着,但你别撩青禾身边的人,我丑话说在前头,你跟蔡馨媛之间怎么样,千万别影响到我跟青禾,不然我跟你没完。”

    瞧瞧,这还没怎么样呢,就先把丑话说前头了。

    可是这话糙,但理不糙。商绍城跟岑青禾的关系跟感情摆在这里,蔡馨媛也逐渐融入到圈子中,大家不说彼此交情有多深厚,但俗话说得好,兔子不吃窝边草,有种吃了就别吐,这一吐就影响感情了。

    商绍城这话也是在提点陈博轩,要追蔡馨媛不难,只是蔡馨媛身份不同,不是说分就能分的,所以这个开始,还是要想好。

    可陈博轩到底是什么时候想好的?

    他每天琢磨蔡馨媛,想她在干什么,他不确定这到底是喜欢还是求而不得的执念;

    他不想接受身边主动投怀送抱的艳遇,可仍旧不确定这是喜欢还是不想退而求其次的骄傲;

    他开始关心她的生活跟工作,之前无意中听她们提到韩语考级,他不自觉的默默关注,并且时刻追踪动向,终于在他打听到她过了,那一刻心里的开心和雀跃,不晓得的还以为是他考试过了。

    帮他查成绩的人都忍不住揶揄道:“博轩,你要是向我打听某人的三围,我信;你现在跟我查考试成绩,我怎么觉得那么瘆人呢,是你要从良,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

    没错,他是疯了,陈博轩已经快要忘记喜欢一个人,那种爱屋及乌,喜她所喜的感觉。他尚且如此开心,可想而知她会有多高兴,所以他冷静之后,郑重的决定,他还是要追蔡馨媛,然后就有了他给岑青禾打的那个电话。

    双眼盯着对桌的蔡馨媛,不消片刻,陈博轩见她忽然抬手抵在鼻尖处,头垂得很深,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很快开口,紧张问道:“怎么了?”

    蔡馨媛鼻子泛酸,眼前的视线也有瞬间的模糊,手机屏幕亮着,那上面清楚标注着她的姓名跟身份证号,成绩那栏写着已过。

    为了这次考试,她当真是头悬梁锥刺股,每晚睡觉都插着耳机在听韩语听力,如今‘已过’二字,更显贵重。

    拿起面前的柔软餐布擦了擦湿润的眼眶,蔡馨媛看着陈博轩,努力笑道:“没事儿,是过了,我开心的。”

    说话间她眼泪往下滚,止都止不住,陈博轩站起来来到她身边,拉出她左手边的椅子坐下,看着她道:“别哭了,过了是好事。”

    蔡馨媛点头,她也不想哭的,更不想在陈博轩面前掉眼泪,可心里越是忍,泪腺越是不争气。她很难用一种语言去准确形容此刻的心情,如果面前坐着的是岑青禾或是其他人,她一定高兴到爆粗口,但面对陈博轩,她只能搂着。

    陈博轩又抽了一张餐布递给她,轻声问:“开心吗?”

    蔡馨媛连连点头。

    陈博轩又问:“心情不错?”

    “挺好的。”她闷声回答。

    陈博轩帅气的脸上鲜少的认真,看着她,唇瓣开启,声音不急不缓的道:“那我再跟你说件事。”

    蔡馨媛眼眶略红的盯着他看,低声问:“什么事儿?”

    陈博轩说:“馨媛,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蔡馨媛已经好久没听到过如此正常简单的表白了,之前夏越凡追她,两人也是默认在一起,并没什么特殊的话语和既定的场合。

    她知道他喜欢她,但他真的当面说出来,蔡馨媛还是难免不知如何招架,唯有安静的不说话。

    陈博轩见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继续说道:“我承认我有些心机,之前一直没敢跟你说,怕你心情不好直接拒绝我,所以我挑了今天这样的时候,也许你心情不错,考虑我的机会也会大一点。”

    他好看的脸上带着一丝微笑,可他的话却让蔡馨媛心里酸酸的疼。

    这段时间他没表示,她还以为他放弃了,原来是在等她心情好。

    “你喜欢我什么?”蔡馨媛问。

    陈博轩目光炯炯,认真回答:“长得漂亮性格好,关键够义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