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嚣张萌宝:傲娇妈〕〔位面复制大师〕〔中国密电码〕〔问冥客〕〔死到大唐搞互联〕〔妖神武帝〕〔无限之升级系统〕〔那年刀锋正寒〕〔女总裁的特种保镖〕〔豪门争霸〕〔全能跨界王〕〔国产英雄〕〔灵异版红楼〕〔末世大药师系统〕〔重生之天命太子妃〕〔极品美女守护灵〕〔绝色美女的贴身顶〕〔我的邻居是女妖〕〔绝对荣誉〕〔家有纨绔子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6章 走心
    :

    岑青禾觉得特别羞愧,总觉得最近被他给带坏了,做的事儿一次比一次刷新底线。

    商绍城不是她第一个男朋友,却是她第一个男人,她在这方面可以说是完全没有经验,一直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对于他突如其来的冲动,她可以理解,所以她说回家,可商绍城却说,他等不到回家,在这儿就非要她不可。

    她清晰记得他脸上陡然冒出的诸多汗珠,也清晰记得他说‘忍不了’时,脸上的表情和眼中的深沉。什么叫急不可耐,他现身说法,身体力行的给她讲解了一遍。

    她被他牵着手拉回休息室,房门才刚刚关上,还不等她出声,他已经迫不及待的将她压在墙壁上,疯狂吮吻。

    岑青禾原本打算商量回家的话语,就这样被他尽数堵住,他身上的灼热温度跟熟悉气息,都是让她心安又悸动的存在,仿佛片刻,他的热情就唤醒了她压在心底的小恶魔。

    双臂攀上他的脖颈,她仰着头张嘴回应他,商绍城的大手隔着一层薄薄的t恤,罩在她胸前傲人的曲线处,她抓着他后脖颈的衣服,用力往上拽,他稍稍俯下身去搂她的腿,岑青禾马上会意,窜起环在他腰间,他抱着她的腰,带她一起往室内床边走。

    他有多渴望得到她,同样,她就有多渴望被他得到,岑青禾从未有过如此强烈的冲动,希望跟身上的人融为一体,她想看到他开心快乐,只要他高兴,她就跟着高兴。

    房间没开灯,漆黑一片,簌簌的声响是衣裤剥离身体发出的细微声音,伴随着几声‘哐’,那是鞋子垂直掉在地板上的动静。

    黑暗里,两人彼此看不见对方脸上的表情,唯有同一频率的低沉呼吸,当他挺身而入,回应他的是岑青禾难耐的轻哼。

    几近让他颤栗的蚀骨温柔。

    他已经憋了半晌,所以一发而不可收拾,岑青禾的身体被他挤压,体内的空气控制不住的化作呻吟溢出口中,她慢半拍抬起发颤的手臂,伸手捂住嘴,然后抬起另一只手去拍他肩膀。

    商绍城呼吸很重,动作没停,低声问:“怎么了?”

    岑青禾死死地捂住嘴,一点儿声音都发不出来,其实她是想让他慢点儿,这里又不是他家,也不知道隔音效果怎么样,万一被人听见,她还活不活了?

    商绍城自顾自沉浸在极致的欢愉当中,殊不知岑青禾已经憋得快昏过去了,实在是憋不住,她张嘴喘了口气,与此同时,难耐的声音再次响起,她一把拉过身下的被子,把头蒙住。

    这回商绍城总算察觉她在担心什么了,他放缓动作,想要掀开被子,她死死拽着不撒手,他唯有出声哄道:“出来,别闷坏了。”

    岑青禾在被子里面咬着牙,真恨自己定力差,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万一被人发现,人家也只会觉得是她不正经,又怪不到商绍城头上。

    商绍城看不见她的脸,她把整颗头都藏在被子下面,他真怕她憋坏了,所以哪怕在这种时刻,他还是耐着性子先停下来,哄着说:“出来透口气儿。”

    岑青禾一把掀开被子,大口大口的呼吸,商绍城说:“不用憋着,没人听墙角。”

    岑青禾道:“我们是门口第一间房,谁过来都得经过这里,万一被人听见了,你让我怎么出去?”

    商绍城说:“没事儿,就说我叫的。”

    岑青禾又气又急,“滚一边儿去。”

    他怎么会滚,已经在外头晾半天了,说话间就又凑过来。

    岑青禾快速往后挪,用膝盖顶着他,不让他过来。

    商绍城沉声道:“你干嘛,别说让我自己去洗澡,我不去。”

    岑青禾还没那么残忍,这功夫让他自己解决,这不是存心找分手嘛,她低声回道:“你进来,我要盖被。”

    说实话房间很暖和,两人赤条条的也没什么问题,但商绍城忍不了了,与其跟她费时间掰扯,他更倾向于忍着热,先灭了火再说。

    她翻身让他把被子抽起来,伴随着一阵风,下一秒,他跟被子一同罩在她身上……

    良久,商绍城掀开被子跨步下床,他打开灯,岑青禾咻的闭上眼睛,听见他说:“我第一次觉得缺氧快死掉是这种滋味儿。”

    两人一直躲在被子里面,待了快一个小时,中途好几次商绍城都忍不住掀开一面出来透透气,如果不是环境如此恶劣,他也不会提前鸣金收兵,若是再不结束,他真的快要死了。

    岑青禾浑身上下湿透,像是从河里打捞上来的一样,商绍城站在床边掀开被子,把她打横抱起来,她闭着眼睛瘫在他臂弯中,他好心情的笑说:“懒死你算了。”

    岑青禾说:“上完就想走?售后服务是你应该做的。”

    商绍城说:“听你这意思,是我占你便宜了?我还没让你给我点儿售后呢。”

    岑青禾道:“你要是有这要求,那我一开始也不能要你。”

    两人一路犟着进了浴室,他把她放下来,单手揽着,另一手开水试水温。洗澡的时候,他出声道:“第一次领你来这儿,你就企图色诱我,看来你对我图谋不轨也不是一天两天,现在吃到嘴里,心里是不是特别踏实?”

    岑青禾问:“我什么时候色诱你了?”

    商绍城下巴一抬,示意玻璃墙处,“你换衣服都不拉帘的,这么明目张胆的行为,还不是故意的?”

    岑青禾说:“谁知道你在外面能看见里面?这设计根本不合理,赶紧跟樊尘说,快点儿换了,想想我都来气。”

    商绍城说:“看你一眼,我几个月没睡好觉。”

    岑青禾正在洗脸,脸上都是泡沫,闻言,她抬头看向商绍城,笑着道:“我美吗?”

    商绍城抬手挡住,一脸嫌弃的道:“丑死了,走开。”

    岑青禾死皮赖脸的蹭在他身边,掬了水把脸洗干净,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他,连声追问:“我美吗,美吗?”

    商绍城敷衍道:“美美美。”

    岑青禾说:“不走心,重来。”

    商绍城定睛看着她,几秒之后,说了句:“美。”

    “切,想这么久,心里指不定把我跟谁做对比呢。”

    商绍城明知她是故意的,可还是忍不住一把捧住她的脸,低下头狠狠地亲她。

    岑青禾推着他的胸口,推不开,任由他最后咬了下她的唇瓣。

    “你虽然丑,但胜在丑的有特点,我喜欢。”他笑着看向她,满眼促狭。

    岑青禾皱眉瞥着他,伸手摸嘴唇,“疼死了。”

    他说:“没坏,少装。”

    岑青禾不服,扬着下巴说:“那你要让我咬一下。”

    商绍城闭上眼睛,主动把头低下来,岑青禾抱住他的头,张大嘴巴,一口咬在她左边脸颊处。

    “啊……”商绍城闷哼一声,本能的睁开眼,抬手要打她。

    岑青禾蹭一下子弹开,见他吃痛的伸手揉脸,她终于露出大大的笑容,满浴室都是她咯咯的笑声。

    洗完澡,两人各自穿着浴袍,围着浴巾从里面出来,屋中熟悉的手机铃声在响,岑青禾本能的走到包包处,从包里翻出手机,屏幕是黑的,她转头对商绍城道:“是你手机。”

    商绍城从裤袋中摸出手机,“喂。”

    陈博轩问:“吃饭了吗?”

    商绍城说:“还没。”

    陈博轩又问:“跟青禾在一起呢?”

    “嗯。”

    “你把手机给她。”

    商绍城回手把手机递向岑青禾,“陈博轩。”

    岑青禾正在整理床上被子,闻言,抬手接过,“喂,轩哥。”

    陈博轩说:“青禾,你知道馨媛考试过了吗?”

    岑青禾当即一愣,随即道:“什么考试?”

    陈博轩说:“韩语能力考级啊。”

    岑青禾眼睛瞪得很大,“你说馨媛过了,真的假的,你怎么知道的?”

    陈博轩说:“今晚八点公布成绩,我托人查的,还以为你们知道。”

    岑青禾激动的说:“你确定馨媛过了吗?我不知道具体哪天出成绩,估计馨媛马大哈也忘了,我们今天还在一起聊天,她也没说,一定还不知道呢。”

    陈博轩道:“我确定,她身份证后四位不是7623嘛。”

    岑青禾笑道:“轩哥,你对馨媛这关注可不是一星半点,我都不知道她身份证后四位是什么。”

    陈博轩说:“我对她是认真的,她应该还不知道,你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一下。”

    “嗯,我现在就给她打,她一定高兴疯了,因为这次的考级,她可没少吃苦头。”

    “青禾,再帮我一个忙。”

    “好,你说。”

    “我请你们吃饭,你约馨媛出来,别说是我请,我怕她不来。”

    岑青禾心软,忽然觉得心里酸酸的,蔡馨媛对陈博轩也不是没想法,只是碍于小白的面子,不得不躲着。

    如今恰逢好事,岑青禾道:“ok,这事儿包我身上,我会替你跟馨媛说好话的。”

    陈博轩轻笑着说:“不愧是我禾姐,局气。”

    两人侃了一会儿,岑青禾挂断电话,自顾自的叨念,“看来轩哥对馨媛还真是上心了。”

    商绍城从旁说道:“赶紧把蔡馨媛弄出去,她有人接手,你就能安心搬我那儿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特品圣医〕〔人生若能两相忘〕〔军妻鲜嫩:权少宠〕〔一胎二宝:冷血总〕〔首席大人,战不休〕〔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