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妃有喜:魔尊请〕〔星际金仙帝国〕〔绝世仙尊,夫人如〕〔随身淘宝:皇家小〕〔都市全能仙医〕〔腹黑萌宝:亿万爹〕〔高调示爱,hello,〕〔基金会大游戏〕〔报告教官,回家煮〕〔最强特种兵之龙医〕〔我有一个大空间〕〔最强小民工〕〔圣天古道〕〔妻子的欲望〕〔官方救世主〕〔快穿之有求必应〕〔甜宠不停,男神纵〕〔仙武之无限小兵〕〔鸿运滔天〕〔万妖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4章 战争都是聊出来的
    :

    蔡馨媛跟金佳彤都有够三八的,为了等岑青禾回来八卦一下,两人愣是把马上要见面的客户往后推迟了两小时,三人约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岑青禾单独坐一面,对面是蔡馨媛,右手边是金佳彤,等她把医院病房中的对话说完,两人的表现也是不尽相同。

    金佳彤眼露同情,低声说:“青禾,你受委屈了,我听着都觉得尴尬。”

    岑青禾伸手指了指自己的脸,“现在还红着呢吧?”

    金佳彤点头。

    蔡馨媛则直盯着岑青禾问:“欸欸欸,你说他长得帅,是哪种帅?”

    岑青禾道:“冷帅,板板正的样子,你感觉他好像挺好说话,可他说什么都是早就想好的,告诉我也就是例行公事的客气一下,并没有想跟我商量的意思,也没什么回旋的余地,从我进门到出来,他脸上基本没什么表情变化,我都觉得他像机器人。”

    蔡馨媛迫不及待的道:“说说长相,像谁,哪种范儿?”

    岑青禾琢磨了一下,“还真说不好像谁,双眼皮,眼睛很亮,鼻子跟嘴都长得好,秀气但不女气,反正整体风格……”

    说着,岑青禾脑子里面忽然闪过一个人,她拍了下大腿,“我想到了。”

    蔡馨媛问:“想到什么了?”

    岑青禾也纳闷自己为什么会突然想到他,嘴角略微撇起,她出声回道:“周砚之,周安琪二哥,我跟你们说过的。”

    金佳彤问:“你说他长得妖里妖气的那个?”

    岑青禾道:“就他。”

    蔡馨媛说:“今天那人像周砚之?也妖里妖气的?”

    岑青禾道:“他俩长相上有些异曲同工的地方,比如鼻子跟嘴巴,但周砚之身上妖气冲天的,我每次看到他,都担心他会分分钟脱了人皮现出原形,可今天这人不邪气,非但一点儿玩笑不开,还通程像是国家元首给下级分派指令似的,我吓得一身汗,出来手心都湿了。”

    蔡馨媛笑说:“一本正经老干部范儿啊,我喜欢。”

    岑青禾瞥眼道:“你要是看见就笑不出来了。”

    金佳彤道:“最尴尬的就是被长得好看的人骂,要是长得一般也就算了,这样总觉得更没面子。”

    金佳彤简直说到岑青禾的心缝里,岑青青连连点头,苦着脸说:“佳彤,你懂我,就是这感觉,当时我想死的心都有了,你说如果不是这场合见面,我哪能让人一通数落啊,跟孙子似的。”

    蔡馨媛阴阳怪气的‘呦’了一声,然后道:“怎么着,如果不是这种场合见面,你还想有什么想法?”

    岑青禾挑眉回道:“我当然有想法了,我想法多了去了,一辈子能遇见几个长得这么好看的人,怎么着也得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吧?”

    蔡馨媛似笑非笑的道:“这事儿我偶像知道吗?”

    岑青禾坦然回道:“少挑拨离间,我早就跟城城打过招呼了。”

    蔡馨媛问:“对于你在挨骂期间还有空琢磨对方长得帅不帅的问题,你家城城是怎么想的?”

    岑青禾傲娇的道:“能怎么想,我好色也不是一天两天,他正庆幸自己长得还算过得去。”

    “啧啧啧,这牛逼吹的,房顶没盖你都得上天。”蔡馨媛表示很不信。

    三人聊天中途,尚上的陈助理给岑青禾打了个电话,岑青禾接通,客气的道:“陈助理。”

    “岑小姐,不打扰你吧?”

    “没关系,我现在不忙,你说。”

    “是这样的,魏总想请你吃饭,让我来跟你约一下时间。”

    岑青禾说:“上次说好的,下回我做东请你们,不好老让魏总破费。”

    陈助理带着歉意,欲言又止的道:“岑小姐,今天马继辉来公司跟我们把合同签了,本来是个挺开心的事儿,但魏总一直觉得挺对不住你的,原本说好这单给你做,结果……”

    岑青禾一秒都没停顿,直接笑道:“合同签啦,太好了,恭喜恭喜,你替我给魏总带句话,我这边什么说头都没有,本来就是魏总提携我,合作这种事儿,成不成都是各占一半,我还怕因为我跟某些人的个人恩怨影响到魏总的生意,这下知道合同签好了,我特别开心,那我更得请魏总吃饭了,提前预祝你们新产品大火。”

    岑青禾在电话里面跟陈助理敲定吃饭时间,等到电话挂断,对面的蔡馨媛问:“那土大款跟尚上签了合同?”

    岑青禾放下手机,‘嗯’了一声。

    金佳彤问:“所有的单也都签给方艺菲了?”

    岑青禾眸子微挑,表情嘲讽,笑着点头。

    蔡馨媛皱眉开骂:“靠,这个贱人!”

    金佳彤看着岑青禾道:“我正想跟你说呢,昨天馨媛让我打听方艺菲,我给我朋友打了个电话,我朋友说方艺菲在正南也很出风头,刚去没多久就签了几个大单,应该是手里老客户捧场,大家都知道她是从盛天跳槽过去的,自带光环,据说最近他们公司人事调动,她很可能会升职。”

    蔡馨媛瞪眼道:“她怎么从盛天出去的,正南的人都不知道吗?还自带光环,她哪儿来的脸?”

    看向岑青禾,蔡馨媛气势汹汹的道:“最近就整她,她要是升了职,我真能活活气死!”

    岑青禾当然是最不爽的一个,方艺菲属于半路出来抢单的,以前在盛天的时候就玩儿阴的,如今出了盛天,她还敢抢。

    “我觉得我们国家很多老话都说的在理,除了那句‘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我就纳闷了,已经有了再一,为什么再二没把她弄死,非要等三四?”

    岑青禾此话一出,蔡馨媛跟金佳彤都听出来,这次势必要跟方艺菲死磕到底了。

    蔡馨媛说:“又不能直接找她打她一顿,赶紧想个招,我要急死了。”

    岑青禾问金佳彤,“你那个在正南的朋友对方艺菲是什么评价?”

    金佳彤说:“烦死了,我朋友也是个老实人,本本分分上班工作,所以对方艺菲使的那些招,她特别看不惯,可看不惯也没办法,只能眼不见心不烦,每个月月底清算业绩的时候,自己干生气。”

    岑青禾又问:“你跟她关系有多好,靠得住吗?”

    金佳彤道:“我俩是高中同学,好多年没见了,之前偶然有一次碰见,才知道我们都在夜城,以前上学的时候关系挺好的,现在再见面也很亲,她没事还总打电话约我。你想跟她这里打探方艺菲的消息吗?”

    岑青禾道:“对,如果你这朋友愿意帮咱们,那以后我们可以部分利益共享,而且我要是帮她扳倒方艺菲,也算是帮她在正南除了一个眼中钉,咱们跟她没有利益冲突,我们都有一个目标。”

    金佳彤道:“那我晚一点打电话探探她的口风,看她是什么意思。”

    蔡馨媛嘱咐,“先别透露咱们这边是谁要整方艺菲。”

    金佳彤说:“放心吧,我一直都跟她说,是我和方艺菲之间有矛盾,她都不知道青禾。”

    蔡馨媛竖起大拇指,赞赏道:“越来越滑了。”

    金佳彤故意叹了口气,“哎,离以前那个单纯的我越来越远了。”

    蔡馨媛说:“被骗的次数也越来越少了。”

    大家心里都有感慨,到底什么是成熟,什么是市侩,是单纯的像一张白纸,成天被人左涂一下,右画一下的好?还是被社会磨砺得像是一张砂纸,别人一碰,就会刺手的好?

    想活得坦荡荡,又偏偏要机关算尽;想不争不夺两袖清风,又偏偏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人活着本来就是矛盾的存在,一时间想不通,岑青禾就会反问自己几个问题。

    比如方艺菲到底该不该收拾?如果不收拾,她咽不咽得下这口气?方艺菲这种人,以后会不会蹬鼻子上脸?

    结果很明显,该收拾,咽不下,一定会。

    如果是这样的话,岑青禾找不到理由不反击。

    下午抽空,姐妹几个聊聊天,岑青禾顺道吃点儿东西,蔡馨媛问她:“青青要在警察局关三十六个小时,你不再过去看看?”

    岑青禾道:“看什么看,她一副不知悔改的样子,关关她也好,就像常姗她哥说的,小事儿不管,早晚有一天出了大事儿,就没人惯着她了。”

    蔡馨媛说:“你要不要给她爸妈打电话只会一声?毕竟记大过啊。”

    岑青禾也正犹豫,打吧,家里人担心,不打,万一以后出什么事儿,家里人再埋怨她知情不报。

    “等我晚上跟绍城商量一下。”

    岑青禾说的很随意,蔡馨媛跟金佳彤却同时笑了。

    岑青禾眼皮一掀,“怎么了?”

    蔡馨媛光是砸吧嘴,一脸可闻不可说的气人样;金佳彤显然要善良的多,她轻笑着道:“青禾,你真听商绍城的话。”

    岑青禾后知后觉,挺直腰板,瞪眼道:“哪有,我说了商量一下,听听大家的意见嘛,我也有问你们啊。”

    蔡馨媛说:“可得了吧,什么商量啊,说白了就是去接受指令的,还不是他说怎么做,你就怎么做。”

    岑青禾死不承认,“我平时主意可正了,都是他听我的。”

    蔡馨媛道:“那你现在给他打电话,让他给我升职。”

    岑青禾一脸嫌弃,“你这趁火打劫的行为还能再明目张胆一点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