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2章 道歉
    :

    岑青禾出了警察局,赶紧打车直奔总医院,总医院跟警察局正好是相反方向,加上路上堵车,前前后后一个多小时才到。

    下车快步往里走,路上买了鲜花跟水果,等来到住院二部vip病区,她站在服务台前询问常姗住几号病房,护士报上房号,岑青禾道谢,随即疾步往右边走廊走。

    来到408号房间门口,岑青禾看见门边站了个年纪轻轻的高个小伙子,看穿着打扮,还带着几分学生气息,两人四目相对,岑青禾主动道:“请问常姗是在这间病房吧?”

    男生点了点头,“是。”

    岑青禾问:“你是她同学?”

    男生又应了一声:“朋友。”

    岑青禾说:“我现在方便进去探望吗?”

    男生道:“常姗她哥在里面,你是?”

    岑青禾说:“我是岑青青的堂姐,我堂妹不懂事儿,我是特地过来跟常姗和她家里人道歉的,不知道常姗现在怎么样了。”

    闻言,男生神色微变,随即道:“原来岑青青是你堂妹。”

    岑青禾打量男生脸上的表情,一看他跟岑青青就是认识的,岑青禾没有马上说话,是男生主动说:“你好,我叫许诚毅。”

    “你好,我是岑青禾。”

    “姐,初次见面,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介绍,我跟青青谈过一段恋爱,但最近闹得挺不愉快的,我跟她提了分手,但她不答应,我也不好用前男友来称呼自己,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你大概清楚我跟她之间的关系就行。”

    岑青禾暗叹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坦然,一点儿都不拖泥带水,岑青青那边还一口一个男朋友叫着,这边都已经定性为前男友了。

    心中如此想着,岑青禾面上没有过多的意外,只顺势说道:“我刚去警察局看了眼青青,她有跟我提过你,我看她那意思,这次的事儿好像有什么误会。”

    许诚毅眉头一蹙,眼底深处尽是压抑不住的厌烦跟不耐,开口回道:“她现在肯承认是误会了吗?我已经跟她说过很多次了,我跟常姗就是关系很好的朋友,而且我跟常姗认识的时间,比跟她认识的长太多,可她总是要跟常姗比,隔三差五就要闹一场,我真的是解释都嫌累,加上我最近要准备出国留学,也不想耽误彼此的时间,我们性格不合,我跟她提了分手,她大吵大闹,非说是常姗跟我说了什么,我因为常姗才要跟她分开。”

    “今天她更是不知道发什么疯,我有事儿没去学校,她打电话我没接,她就背着我去找了常姗,听同学说,她当着几百人的面跟常姗又哭又闹,说常姗是小三儿,破坏我跟她之间的感情,最后还动了手。常姗从小身体不好,心脏病的药都是随身带着的,这次闹到要住院的地步,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她,面对她家里人。”

    许诚毅满脸懊恼,懊恼之下也尽是对岑青青的厌恶跟嫌弃,岑青禾在生气岑青青的同时,也庆幸岑青青不在现场,不然许诚毅的反应将是戳她心窝子的最好一把利剑。

    这件事儿岑青禾没有目睹全部经过,之前听了岑青青跟警察的各自版本,只了解片面,如今当事人也发了话,看来确实没有常姗的错,怪只怪岑青青太过愚蠢,这已经不是年少无知的问题,而是自视甚高,张扬跋扈。

    “许同学,真是对不起,我平时跟青青联系的不多,也不知道她在学校里面惹了这么多的事情,给你和常姗造成的困扰和麻烦,我替青青跟你们说一声对不起,真是对不住了。”

    岑青禾抱着花,拎着袋子,跟比自己年纪小的许诚毅连连颔首致歉。

    许诚毅道:“姐,你别这样,不关你的事儿,你只是她堂姐,又不是她爸妈,我作为这件事儿的导火索和中间人,有必要跟你把事儿说清楚,以免再有其他的误会。”

    岑青禾连连道:“是,这事儿错不在你跟常姗,都是青青不好,现在也不知道常姗身体怎么样了。”

    许诚毅道:“有心脏病的人最怕情绪波动太大,常姗刚送过来的时候已经吸氧了,不过现在没什么大事儿,她家人也在里面,你可以进去看看。”

    幸好岑青禾在门口把事情经过弄清楚,不然到里面都不晓得怎么说,先是跟许诚毅诚心道歉,岑青禾随即抬手敲了敲病房房门。

    “请进。”

    门内传来一声男声,岑青禾左手拎着水果,右手抱着鲜花,推门轻轻走进去。

    入门是一个装修清新的小客厅,有沙发有茶几,所有的颜色都是浅淡的彩色,并不是医院故有印象的白色,给人生机盎然的感觉。转头向左,不远处一扇门边站着个颀长高大的背影,看身高跟商绍城差不多,穿着藏蓝色的休闲裤跟纯白色的净面毛衣,他闪身从门内出来,轻轻带上房门,等他转过头看向她的刹那,岑青禾吓得心底跳漏了一拍。

    确实是吓了一跳,不是因为男人长得难看,恰恰相反,是因为长得太好看,因为始料未及,所以猝不及防的被惊艳到了。

    那是一张与商绍城,萧睿跟程稼和相比,都不遑多让的俊美面孔,男人的好看跟女人的大抵不同,女人可以化妆,靠打扮,但男人多靠五官跟个人气质。

    商绍城就胜在五官无可挑剔,本身气质也够张扬,但偏偏乍相处之下,气场又强又冷,让人过目不忘;萧睿为人就随和可亲的多,他很爱笑,对谁都是笑脸相迎,不会给人压力,是相处过一次就想相处一辈子的人;相比之下,程稼和跟他们又是完全不同的一种人,他乍看像是萧睿,感觉很好相处,但其实骨子里又给人凑近不了的疏离感,仿佛他的有礼跟绅士,是与生俱来的一种礼遇,对谁都如此,可谁也不是例外。

    岑青禾身边长相气质优秀的男人还真不少,尤其是成天跟商绍城相处,她现在在生活中已经很难见到让她觉得惊艳的男人,更谬论这男人一句话没说,却莫名的给她一股强大的压迫感,可能她心里对长得好看的男人有偏见,总觉得长相越出众,脾气越大,她这个歉越是不好道。

    两人四目相对,短短不过片刻的功夫,可岑青禾的内心时间却仿佛过了几分钟,男人一声不吭的盯着她看,一张好看的脸上丝毫表情都没有,也不问她是谁,也不惊讶为何她会出现在这儿。

    岑青禾没有看透人心的本事,但她不瞎,她从对方不苟言笑的面孔上,察觉出他此刻的心情,定是不好的。

    唇瓣张开,她先是不着痕迹的倒吸了一口气,随即颔首叫道:“常先生您好,我是岑青青的堂姐,我叫岑青禾,刚知道我堂妹这么不懂事儿,闹到您妹妹住院的地步,实在是不好意思,对不起,真是对不起。”

    道歉就得有个道歉的样子,岑青禾点头哈腰,虽然平日里也时常会被一些难搞的客户弄成这样,但最起码客户还是有过交流的,不会像现在这种,初次见面,她连对方叫什么都不清楚,上来就是对不起。

    低着头,岑青禾越想越尴尬,脸颊滚烫通红。

    “先坐吧。”静谧房间中,男人不急不缓的声音传来,跟他的人一样,淡漠到像是一片白色,莫名的让人觉得后脊梁发寒。

    岑青禾拎着东西走到客厅沙发处,果篮跟鲜花放下,她没敢坐,只看着男人道:“您妹妹现在怎么样了,身体还有大碍吗?”

    男人说:“吃了药,刚睡下。”说完,他径自坐在单独沙发位,抬眼看向仍旧站着的岑青禾,主动道:“可以耽误您一些时间,跟您聊聊吗?”

    岑青禾再次跟他目光相对,也许是他长得实在是太好看,浓墨色的眉毛跟瞳孔,漂亮的双眼皮,高挺而隽秀的鼻梁,颜色淡淡偏粉的唇瓣……她又有片刻间的晃神。

    暗骂自己不是过来赏人的,岑青禾赶紧收回八卦的心思,赶忙回道:“啊,好。”

    她在他斜对面的长沙发上落座,他问:“要喝水吗?”

    岑青禾后背绷直,连连摆手,“不用不用,谢谢,我不渴。”

    天知道她现在口干舌燥,折腾了这么久,连口唾沫都没咽过。

    对面男人道:“我想知道岑小姐准备怎么处理这次的事?”

    男人脸上始终表情不变,声音也听不出喜怒,明明客气,可却公式化的疏离。一坐下就开门见山,也是没想跟她多废话。

    岑青禾本就莫名的慌张,闻言,更是下意识的背脊一挺,端坐着回道:“我刚才在门口碰见常姗的朋友,也从他嘴里听到整件事情的全部经过,这次的事儿的确是我堂妹的错,责任全部在她,说实话常先生,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事情,所以除了赶紧过来探望,说一些无法挽回过错的道歉话,我真的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如果常姗还愿意见岑青青的话,我随时把她叫过来给常姗道歉,还有学校那边,给常姗带来的不好影响,也一律都由岑青青负责,学校该处置处置,她该道歉道歉,这么恶劣的事件,必须要严肃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