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变身绝色女友〕〔灵狐妖妃:邪性鬼〕〔暴力小萌妃:皇叔〕〔九星帝主〕〔篮下我为王〕〔明日传奇〕〔正牌辅助装置〕〔我有一个工业世界〕〔我家农场有条龙〕〔修罗剑神〕〔重生复仇:年爷霸〕〔特工娇妻:总裁,〕〔卧底有毒:教主太〕〔快穿男配:寻找精〕〔我家宝宝你惹不起〕〔甜蜜年代:娇妻抱〕〔喵系小萌妻:我的〕〔我们相爱吧:错嫁〕〔大国旗舰〕〔异世界旅行手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90章 谁是套路王
    :

    暗自惊诧之余,心底深处也不免失落,她人都来了,难道只睡觉?

    想着,岑青禾在被子下面脱了浴袍,然后伸出手扔在一边,她里面穿着内衣的,肩膀处露出两条蕾丝的蝴蝶边肩带。余光瞥着商绍城,他目不斜视的低头看手机,仿佛真打算让她先睡。

    嘿,这不柳下惠嘛。

    岑青禾一边躺下,一边在被子下面翻动调整睡姿,心想他该不会是怕她觉不够睡,所以故意憋着的吧?

    他正面靠坐在床头处,岑青禾侧躺面对他,闭上眼睛等了十秒八秒,见他丝毫反应没有,她在被子下面的手往前一伸,触到他的腰,他身上穿了件白色的纯棉t恤,她寻到衣摆边缘,然后手指挑开,伸进去摸他的肉。

    商绍城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干嘛?”

    岑青禾闭眼回道:“你看你的,我摸会儿。”

    商绍城没再应声,岑青禾就自顾自的摸来摸去,细嫩手指顺着他的侧腰一路往上,经过中间轮廓明显的腹肌,最后覆在他弹性极好的胸口处。

    她胳膊不够长,摸到后来已经不够用,所以整个人往他身边挪了一大块儿,几乎相当于贴在他身上。

    她伸进他t恤下的手一直在作乱,一会儿摸摸这里,一会儿又撩撩那里,同样是滑腻的肌肤,她是温凉,而他是越发的滚烫,她觉得自己好像贴在了火炉上,一阵阵的热气,蒸腾的她面红耳赤。

    商绍城看样子坐怀不乱,其实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手机屏幕亮着,可他却看不懂屏幕上的东西。他从来就没想放过她,只是她总想办法逃避,所以他必须治治她的臭毛病,这回他不主动,他倒要看看,她是真纯洁还是装羞涩。

    不过她的定力还真是意料之外的浅,他以为她会装会儿的,没想到……

    从最初的两人中间隔了半个人的距离,到现在她紧紧的贴在他身侧,手从最初试探性的触碰,到现在有暗示的摩挲,商绍城快要笑出声了,他就说嘛,难道是他没有魅力,征服不了她?

    他成天想她想得快要疯魔,没道理她躺他身边只想睡觉的。

    拿着手机的手已经好半天都没动过了,屏幕由亮转暗,忽然间全部变黑。商绍城的视线早就从手机转到了岑青禾脸上,她猫在他身侧,被子一如既往的遮住大半张脸,从他的角度,他只能看见她的头顶和一小半光洁额头。

    此时她被子下面的手已然变本加厉,由上往下,来到他纹身所在的位置。他很清楚纹身的形状,所以能清楚感知她用指尖在勾勒描绘莲花的外部轮廓,好似在轻描淡写的勾画,一笔一笔,极致的细腻,但也难耐的心痒。

    喉结上下翻滚,商绍城突然扔了手机,关了床头灯,然后掀开被子一把将她压在身下。意料之中的事情,两人谁都没有说破,岑青禾环着他的脖颈,他深深地亲吻她,急不可耐,像是绷得太久突然间撒出来,一发而不可收拾。

    岑青禾早在他霸道压上来的那一刻,心里就清楚明白,她真是假清高,其实骨子里比谁都不正经。可她不知道,她永远走不完的,尽是他的套路,他略施小计,她立马原形毕露。

    完了,从此以后在他面前,再也装不了高冷禁欲范儿了。

    两人都很情动,加之是岑青禾主动撩的,所以她今晚比以前更放得开,商绍城在刚开始不到十五分钟,就遇上了不止一次的‘时间危机’,黑暗房间中,他呼吸粗沉,手臂上肌肉紧绷,动作也在刻意变慢,甚至濒临停顿。

    岑青禾低柔的声音说道:“不许两次,就一次,我真要早起上班的。”

    商绍城难耐的上下翻滚喉结,她看不见,他心里想什么,她同样猜不到。她只听见他隔了几秒之后,低沉的回了一个字:“好。”

    好,就是答应她今晚只一次。岑青禾放心了。

    但她不太懂男人,不知道有些东西,事在人为,是可以调节的;她也不知道商绍城为了一晌贪欢,究竟可以做到什么地步,到底该怎么形容呢……岑青禾觉得这一次过得,仿佛跟宇宙存在的时间一样漫长。

    商绍城拥有超强的自控能力,她说一次,那就一次,但他要一次要个够。最后不是他不行,而是他看岑青禾要死了,她带着哭腔求他,他只好秉持着不赶尽杀绝的友好理念,暂且放她一马,毕竟两人这关系,他也不好‘杀鸡取卵’,要存续发展。

    托他的福,她累到昏睡过去,一晚上连个梦都没做,再睁眼直接是手机闹钟响。他们在客卧床上,不过商绍城这次还算地道,帮她把手机也拿过来了。

    岑青禾翻身越过他去够手机,整个上半身趴在他身上,闹钟关了,商绍城也迷瞪着蹙起眉头,低声道:“这么快?”

    他是想说这么快就到上班时间了?

    岑青禾困得只剩下一具身体,魂儿已经飘了,嘴上说不出来话,她在心里面回应他:昨晚折腾的时候怎么不想想早起有多费劲儿?

    他竖躺着,她横趴在他胸口处,一头黑色长发铺散在白色被罩上,离远一看,特别像凶杀现场。

    都不是能起早的人,不同的是,商绍城有选择,岑青禾没得选。挣扎了一分钟的样子,她猛地抬起头,准备长痛不如短痛,刚要起身,商绍城却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她重新跌到他身上,顿时一腔热血全都散了,哼唧着说:“你别拖我后腿,我本来就没多少勇气……”

    商绍城闭着眼睛,低声道:“给我唱首《勇气》。”

    岑青禾心累,可嘴巴却不受控制,开口便唱:“我们都需要勇气,来面对每天早起,只要你勇敢的松开手,我保证我能起,真的能起……”

    商绍城乐出声,身体一颤一颤,岑青禾趴在他身上,也跟着一抖一抖。

    “别去卖房子了,我送你去唱歌,自己作词,创作型歌手。”

    岑青禾有气无力的接道:“我是灵魂型歌手,创作都是由心而发,很能引起共鸣。”

    商绍城搂着她的腰,大手抚摸着她柔软滑腻的皮肤,低声蛊惑道:“这么不想去就别去了,不差这一天。”

    岑青禾闻言,再一次鼓起勇气,猛地抬起头,虽然头晕,可她还是语气坚定的道:“请你以后一定要这么劝我,你这么一说,我更坚信了必起的决心。”

    说着,她扒开腰间手臂,自顾自往起爬。

    商绍城说:“你这什么毛病?”

    岑青禾倾身拽过浴袍披在身上,边起身边道:“人在牛逼的时候才能想干嘛干嘛,我就拿你当我目标,努力,加油!”

    她从要死不活到生龙活虎,也就是一眨眼的功夫,看着她跨下床,商绍城翻了个身,手臂撑着脑袋,饶有兴趣的道:“一大早上跟上了传销课一样,拿我当目标,你准备让我爸收你当干女儿?”

    岑青禾系上腰间浴袍带子,转头瞪着他道:“我才不走后门呢。”

    商绍城笑说:“有骨气。”

    岑青禾紧接着说了句:“有种让你爸收我当亲女儿。”

    商绍城眸子一挑,出声道:“你是真豁的出去,那我怎么办?”

    岑青禾站在原地,表情无辜的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牺牲一下。”

    商绍城掀开被子,从躺着到坐着,随即站起身,赤条条的身体,旁若无人的说道:“枉我每天尽心尽力毫无保留的对你,我算是看出来了,喂不熟的白眼儿狼。”

    岑青禾看见他下腹处的莲花纹身,当然也看见其他不宜观看的物件,咻的转过头,她边往外跑边骂:“呀,不要脸!”

    两人收拾好,他开车送她上班,岑青禾问他:“待会儿你还回家补觉吗?”

    商绍城说:“懒得折腾。”

    她问:“那你直接去公司?”

    他应了一声,她忽然笑道:“你突然转性,公司的人没觉得诧异吗?”

    商绍城说:“我能感觉到,他们很努力地想要摸清我的套路,找到我早去的规律。”

    他说的一本正经,岑青禾忍不住笑,“我都不忍心告诉他们,你都看不透你自己。”

    商绍城酸酸的道:“可不是嘛,我还等着别人翻牌子呢。”

    岑青禾弯着眼睛看着他,打趣道:“城贵妃?”

    商绍城立马挑理,“贵妃?我上头还有谁?”

    岑青禾说:“谁告诉你,你一上来就能当皇后的,那还不得有个上升空间?而且我还要看你表现呢,你表现不好,我分分钟给你降成民女。”

    商绍城说:“昨晚是谁哭着喊着求我……”

    他话还没说完,岑青禾马上尖声打断,不让他说,商绍城等了几秒,似笑非笑的道:“皇上总得有个皇上的样子,不矜持。”

    岑青禾满眼警惕的瞥着他,低声说道:“床上床下两码事儿,你别总混在一起说。”

    商绍城道:“说的跟你床下打得过我似的。”

    岑青禾被激怒,挑衅的问:“有空我们约一架?”

    商绍城不答反问:“输了怎么办?”

    岑青禾道:“输了我听你处置。”

    “那别等有空了,就今晚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人间极乐〕〔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草莓印〕〔吾乃六耳猕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