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几率系统〕〔极品神印少主〕〔天下为聘:重生娇〕〔末世执法官〕〔隐婚蜜爱:老公V5〕〔心尖蜜宠:帝国总〕〔金玉良医〕〔惊世医妃,腹黑九〕〔郡主难惹〕〔地球纪元〕〔都市之最强快递员〕〔异界之我的私人召〕〔都市至尊邪少〕〔老婆快对我负责〕〔老天让我享受人生〕〔穿越从恶魔城开始〕〔御道阴阳录〕〔神御九天〕〔傲天圣帝〕〔农家妃长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83章 英雄本色
    :

    躲了能有三五分钟的样子,黑暗中,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是商绍城打来的电话,岑青禾忍住笑,不接也不挂,就这么挺着。

    屏幕亮了能有二十几秒,不知道是他挂的,还是自动断的。总之岑青禾屏气凝神,竖起耳朵听着门口的动静,约莫过了能有半分钟,门外出现钥匙开门的声音。

    她把玄关跟客厅的电闸给关了,所以商绍城进门后开不了灯,家里面黑灯瞎火的,他扬声叫了句:“青禾?”

    岑青禾躲在角落处,兀自沉浸在恶作剧当中,伸手捂着嘴,她害怕自己笑出声。

    听着动静,他关了门,正在玄关处换鞋。当视力不占主导的时候,人的听力会异常灵敏,岑青禾能根据听到的声音,准确的判断他正在做什么。

    此时他把钥匙放在门口柜子上,迈步往里走。

    岑青禾的视线已经适应了黑暗,模糊中,她看到一抹熟悉的高大身影从走廊走到客厅,他伸手去按客厅开关,灯还是没亮。说时迟那时快,她从他背后的角落拐出来,蹭一下子窜上他后背,双腿盘住他的腰,二话不说,搂紧脖子就去亲他的侧脸。

    商绍城早在听见动静的刹那迅速转身,可她还是快一步窜到他身上,他知道家里除了她没别人,所以本能伸手扣住她的腿,怕她掉下来。

    她的吻毫无章法,密密麻麻,如雨一般落下来,亲在他的额头,眉骨,眼睛,还有鼻梁上面。商绍城只稍稍往后退了半步便站稳身体,搂着她的腰,他将她从背面挪到正面来。

    她环着他的脖颈,双腿用力盘在他腰间,黑暗中,两人均用本能寻找到对方的唇瓣,然后一触即发。

    他等不及带她去卧室,直接转身把她压在沙发上,岑青禾一身柔软浴袍,裹着充满熟悉香味的柔软身体,商绍城渴望的吻顺着她的唇瓣一路向下,感觉呼吸都是甜甜的味道。

    扯开她腰间浴袍带子,商绍城身上的衣服猝不及防的触碰到她的皮肤,岑青禾马上一激灵,低声道:“冷。”

    可不冷嘛,他连外套都没脱,身上还带着外面的寒气。

    商绍城闻言,登时从她身上起来,她睁着眼睛,看着他飞快的速度脱下外套和内里毛衣,只剩一件看不清楚具体颜色的贴身衬衫。

    他原本想一次性脱完,所以伸手解了一颗衬衫扣子,岑青禾却起身缠住他,抱着他亲他侧脸。

    偌大的静谧空间里,唯有他越发低沉的喘息声,商绍城以前没发现自己有选择困难症,可眼下他却犯难了,到底是先回应她好,先脱衣服好,还是先脱裤子好?

    他恨不能一下子生出四只手来。

    一边回吻她,一边伸手钻进浴袍里面,当掌心的温热触碰到柔软滑腻的腰肢,那股熟悉的悸动再次兜头袭来,撩动着身体内四处流窜的不安渴望。

    上面唇舌抵死缠绵,下面商绍城的手顺着她的腰肢慢慢下滑,来到她弹性紧绷的大腿处。本以为会一片顺滑,却意外摸到其他东西,他仔细感受了一下,摸了摸,又拉了拉……

    突然停下激烈的吻,商绍城忍不住低头往下看,在没有灯光的‘艰苦’环境之下,他还是用裸视一点五的超好视力,辨别出她腿上穿的是渔网的吊带蕾丝袜,怪不得摸起来是这种触感。

    岑青禾不好意思被他看,所以搬过他的脸,主动扬起下巴吻他。商绍城的身体在隔着一层衬衫的前提下,还是滚烫滚烫,回吻着她,他按捺不住的轻笑从中传来,到底还是低声说道:“奇迹。”

    岑青禾浑身燥热,血气一阵阵的上涌,虽然灯是黑的,可她还是觉得看见了商绍城脸上得意的笑。他越是得意,她越是囧,甚至有些后悔穿上这玩意儿讨好他。

    她抬手去堵他的嘴,商绍城的手穿过她丝袜上的吊带,往上一弹,‘啪’的一声响,不轻不重,却好似有什么东西,瞬间在岑青禾耳边炸开了花,她浑身上下所有的汗毛在顷刻间竖起,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伴随着商绍城的笑,岑青禾头皮发麻,伸手去锤他胸口,商绍城抓着她的手腕往沙发上一压,与此同时,人也沉下身去,准确无误的吻在她的唇上。

    他家里又是空调又是地暖,温度在二十六七度,就算两人什么都不穿,也完全不会觉得冷。小别胜新婚,据他上次碰她,一晃已是过了五天,身体的诚实度多过嘴巴里说出的‘我爱你’,他用实际行动向她证明,他到底有多想她,有多想要她。

    岑青禾是情场新手,在这方面完全要靠商绍城主动带,她像是寄生在他身上的依附品,一直紧紧地粘黏着他,浑身上下,从头到脚,严丝合缝。

    她记得她给他解衬衫扣子的时候,手指都在轻微发抖,不是怕,是激动的。有些事儿一旦开了头,那就是食髓知味,不仅他急,她也急。

    反过来,商绍城就要麻利的多,她腿上的吊带袜连着腰间的蕾丝底裤,中间又是卡扣又是吊环,他懒得一个个解开,关键体内躁火成灾,他分分钟走火入魔,已经等不及徐徐图之了。

    在彼此交缠的沉重呼吸之下,突然出现撕裂之声,岑青禾很低的‘啊’了一句,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他硬生生扯开了网袜与底裤之间的相连。岑青禾有瞬间的舍不得,新的啊,第一次穿,可紧随其后他带给她的愉悦,顷刻间弥补了这种遗憾。

    ……

    他家沙发又宽又长,岑青禾第一次来的时候就爱上了,但是当时真的没想过,有一天她会在这上面,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两人原本倒在靠右边的位置,但是当一切尘埃落定之际,他们却相拥躺在最左边的贵妃榻上,岑青禾的头是冲着贵妃榻脚下,长发尽数披散下垂,落在地上。

    商绍城覆在她身上,两人身体一侧就是巨大的落地玻璃窗,房间内没有灯,但是楼下小区却亮满路灯,星星点点,一如星空铺在了地面。视线早已适应黑暗,商绍城凝视着岑青禾的脸,伸手刮了下她的鼻尖,都是汗。

    从她身上起来,也从她身体中退出,他翻身下去给她拿浴袍。岑青禾眉头轻蹙,强忍着没出声,直到他转身回来,用浴袍把她盖住,出声道:“别感冒了。”

    岑青禾翻了个身,从平躺变成侧躺,声音比以往要娇柔,轻声说:“我把客厅跟玄关电闸拉了,你去打开吧。”

    她看到商绍城迈着长腿往前走,宽肩窄腰翘屁股。虽然两人已是这种亲密关系,可她仍旧受不了他这么开放,开口道:“欸,你能不能先穿上衣服?”

    商绍城说:“我哪儿你没见过?”

    岑青禾说:“你不知道要给对方留点儿神秘感吗?”

    商绍城说:“想要神秘,我天天能给你神秘。”

    说着,他走到电源管理处,提起客厅跟玄关电闸,两个地方的灯都被他事先开过,所以突然大亮,岑青禾‘呀’了一声,伸手挡住脸。

    商绍城的笑声传来,“干嘛,要现原形了?”

    岑青禾闭眼道:“休得无礼,你个小妖!”

    商绍城走到贵妃榻处,将她连人带浴袍,一起拢了抱走,不是打横抱,而是大人抱孩子那种,抱着腿,举得高高的。

    岑青禾害怕,浑身僵直,一手按着胸口浴袍防走光,一手抱着商绍城的头。在他上楼的时候,她颤颤巍巍的说:“你慢点儿,别把我掉下来。”

    商绍城道:“这可说不准,我腿有点儿软。”

    岑青禾马上改为揪住他头发,蹙眉道:“谁让你不节制了?”

    商绍城说:“你穿成这样勾引我,我要是不给你面子,你还不得跟我提分手?”

    岑青禾面红耳赤,白眼儿道:“自己没定力还说别人的不是,不要脸。”

    商绍城说:“你刚才比我还着急呢,咱俩谁不要脸?”

    “呀!商绍城!”岑青禾瞬间恼羞成怒,下狠手揪他头发。

    商绍城说:“赶紧给我松手,一会儿不想下床了是吧?”

    对比她的外强中干,商绍城走的向来是实力路线,此话一出,岑青禾立马松手,然后帮他捋顺头发,边摸后脑勺边道:“有说好好说嘛,动不动就威胁人算什么?”

    商绍城把她抱去主卧浴室里洗澡,甭管她好说歹说,到底还是又来了一次,这才肯放她出门。

    她裹着浴袍从浴室里跑出来,一下子扑倒在床上,一动不动。过了会儿,商绍城同样穿着浴袍从里面走出来,站在床边,他压在她后背上,轻笑着道:“怎么了?”

    岑青禾闭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回道:“饿,饿得前胸贴后背,脑袋嗡嗡的。”

    商绍城拿起她的一缕头发戳她的睫毛,逗着道:“赖谁?我饭都没吃上就被你拖着压榨,再这么下去,我都怕我英年早逝。”

    岑青禾反手要打他,被他按住,她睁开眼睛,怒声说:“我逼你了?我拿刀架你脖子上了?”

    商绍城笑着回道:“你拿情趣内衣跟吊带袜逼我了,这可比刀管用的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