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女素心在玉壶〕〔红窗月孤眠〕〔阴命难违〕〔好久不见,季先生〕〔亿万爹地天价宠〕〔无限之十倍积分〕〔婚意盎然:绝色娇〕〔顶级权门:黑暗系〕〔重生之捉鬼天师〕〔厨妻当道:调教总〕〔邪骨仙风〕〔金融帝国之宋归〕〔女配的另一种打开〕〔喜上眉头〕〔道天之上〕〔变身异界大法师〕〔王者荣耀之枪神纪〕〔海贼之海军鬼神〕〔重生之完美未来〕〔大仙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80章 身不由己
    :

    最近这几天岑青禾忙得跟哪吒似的,恨不能生出三头六臂来,自打大姨妈第一天被商绍城给骗回家之后,接下来的几天,她是死活都不再去了,管他是软磨硬泡还是坑蒙拐骗,他甚至使出什么小二生病了,游戏要跟她一起才能打通关等等借口,她就是不去。

    让她睡四个小时顶一天可以,让她每天都睡四个小时再出去来回奔走,她做不到,关键有什么重要事儿也行,因为色心……她舍不下这个面子,这不典型的色迷心窍,贪爽不要命嘛。

    好在商绍城这两天也挺忙的,两人有时候一整天都见不到面,只能靠电话联系。但他们正在热恋期,所以做什么都是好的,套用蔡馨媛的一句话说:“我最近再也不吃香油了,看你俩都给我腻歪吐了。”

    每到这种时刻,岑青禾都好想怼回去,你个正处于迷茫期的单身狗。不过出于人道主义,她还是忍了,毕竟蔡馨媛因为陈博轩的事儿,挺愁的。

    好不容易熬到周末,岑青禾已经做好去商绍城那里住上两晚的准备,结果他突然有事儿要飞外省,整个人无比的焦躁,一副谁故意要破坏他好事儿的样子。

    岑青禾好劝歹劝,反正她大姨妈还在,等他回来她差不多也走了,这才安抚下他濒临发燥的情绪。

    以前上学的时候,对忙于不忙的概念仅限于是不是考试周,如今自己出来工作了,岑青禾特别理解身在职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是什么滋味儿。她一个小职员尚且这么忙,更何况商绍城了,好几次跟陈博轩和沈冠仁他们吃饭,陈博轩都会用打趣的口吻跟她说:“绍城真要为你‘荒于朝政’了,现在能请动他的人可真不多。”

    说实话,岑青禾因为商绍城而推掉客户的时候真的很少,一来是答应了不好失约,二来她好胜心强,不想白白浪费送上来的机会,毕竟卖房子的人多,买房子的人少,且不说客户挂断电话会不会找盛天之外的公司,就算找她同事也再正常不过。

    但就最近这阵子而言,一直都是商绍城在配合她的时间,给她打电话,中午饭约不成就约晚上,若是晚上她也没空,他就约宵夜。有时候岑青禾是真累,出门跑了一天,晚上回家躺在床上,一动都不想动,但是一想到能见商绍城,她还是会半宿半夜化妆换衣服出去,陪他一起满夜城跑,吃各种好吃的。

    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爱情盲目之处,它让人跟打了鸡血一样,不管不顾,只要见到对方,就连雾霾满布的夜空,也能闪出万点繁星。

    一晃,今天已经是大姨妈来的第五天,岑青禾早上出家门之前,把卫生巾换成了护垫,以备不时之需。

    开车去公司路上,蔡馨媛问她:“城城今天就回来了吧?”

    岑青禾应声:“说是晚上七点半才能到。”

    蔡馨媛说:“那正好,下了班你就去机场接他,别忘了穿我给你买的那套新内衣。”

    说起这套新内衣,岑青禾真要给蔡馨媛跪了,那哪是能穿的啊,内衣内裤所有布料加起来,都不如她两个手掌大。她还以为商绍城生日那天,她穿的已经算是情趣款,如今一比,啧啧,真是小巫见大巫。

    “我求你了,你能不打扮我了吗?”岑青禾不好意思,语气也是无奈伴随着无语。

    蔡馨媛说:“你俩是小别胜新婚,不是我说你,不带你这么玩儿的,哪有给人开了头之后,忽然戛然而止的?别说商绍城,我听得都抓心挠肺,你赶紧打扮漂亮点儿,给我偶像一个惊喜。”

    岑青禾被蔡馨媛说的既心虚又心跳,关键是想到商绍城那副求而不得的样子,还真是蔡馨媛说的,抓心挠肺。

    侧头看着窗外,岑青禾踟蹰了半晌,这才低声说:“那我今晚不回来住了啊,你下班跟佳彤她们去吃饭吧。”

    蔡馨媛马上笑着骂道:“看你个小浪蹄子样儿。”

    岑青禾的脸腾一下子就红了,恼羞成怒的反击:“滚,信不信我跟你同归于尽?”

    她说话的时间,正赶上堵车,蔡馨媛说:“就夜城这交通状况,你骑自行车自杀的成功率都比开车要高。”

    岑青禾看了眼时间,然后道:“能不能赶上了?别迟到了,最近张鹏跟章语都跟疯了一样,我们可别把小辫子落他们手上。”

    蔡馨媛感慨的说:“还真是人心惶惶啊。”

    岑青禾道:“这几天你觉不觉得有点儿奇怪?”

    “怎么了?”

    “你没发现嘛,张鹏对明显站他的人,态度都特别好,李蕙梓就不用说了,他们背地里一定有利益往来,还有其他人,比如韩梦,姜雪,甚至是吴欣怡,她们最近都是签单不断。那天我跟双儿聊了几句,双儿当时就说了,韩梦,姜雪还有吴欣怡拿到的单,都是张鹏手里面的资源,所以很明显,现在势力分化已经逐渐摆到台面上来,开始明目张胆的笼络人心了。”

    蔡馨媛没什么讶异的,只平静中略带嘲讽的口吻说:“老把戏,拉帮结派,故意做给跟他对立面的人看,证明他资源广,销售部还是他说了算,好事儿他想给谁就给谁,至于那些不站他的,只能在一边看着。”

    岑青禾说:“他是这种人,我完全不意外,我就纳闷章语这边是不是太安静了点儿?”

    蔡馨媛说:“轮人脉,章语跟张鹏之间路子不同,我还真不好下评断,但光说资历跟办公室的权术,张鹏毕竟比章语早进公司好几年,他能做到这个位置也不是光靠手段,实力绝对是有的。而且他现在跟章语闹得这么凶,所有人都能看得到,他要宣示主权很正常,章语本来又是扮猪吃老虎的人,这种时刻,除非她有绝对的把握能取而代之,不然就得低着头忍一时不快,如果两个人对着干,一个是主管,一个是组长,你说谁吃亏?”

    岑青禾说:“就两人抢客户这事儿来看,张鹏显然下手更狠一些,那是断章语的后路,这是逼着兔子咬人呢。”

    蔡馨媛笑说:“兔子?你看咱们部门里面有食草动物吗?就连佳彤昨天不还说嘛,艾薇薇背地里撬李蕙梓的客户被她赶个正着,如果是以前,她躲还躲不及呢,结果现在她会主动上去打个招呼,吓得艾薇薇下午马上跟她打电话,说介绍一个新客户给她。”

    岑青禾闻言不由得勾起唇角,“佳彤也是,以前那么老实一人,现在活活给带的有心眼儿了。”

    蔡馨媛说:“如果我们是事业单位,每个人都拿固定工资还好,那不说其乐融融,最起码也能混个表面和气,怪就怪利字当头,争先是人的本能,更何况咱们这地儿,落后就等于淘汰,好不容易削尖了脑袋才挤进来的,谁愿意让人给踢出去?所以有时候不是我们选择市侩,是环境逼得我们这样。”

    每次聊到这种话题,岑青禾总会有那么会儿的心情沉重,就像她刚入公司的时候,总是不乐意向现实低头,总觉得低头就变坏了,变成了从前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但是现在她会慢慢调节心情,毕竟人都是要长大的,不可能一辈子活在童话世界里,更何况哪怕是童话故事,里面也会有坏人出现。

    前面红灯转绿,蔡馨媛开车继续,两人还是赶在八点半之前打卡上班。

    这两天岑青禾挺顺的,如她所料,susan杨隔天就带了朋友来找她,自己还是买了美隆二期的复式,而她朋友相中了平城公馆的错层,所以岑青禾一起卖了两套。

    susan杨还说过阵子介绍其他朋友给岑青禾,岑青禾也答应联系行内最好的室内设计师给她们,反正就是相谈甚欢,网红这条路线,也基本算是入了门。

    上午十点多,岑青禾接到一个电话,对方是尚上食品公司的总经理助理。提到尚上,岑青禾先是觉得耳熟,紧接着马上想起来,之前她大晚上陪金佳彤跑了趟海城,要见的客户其中就有尚上的总经理魏裕安。

    助理以魏裕安的名义约岑青禾今晚出来谈公事,岑青禾抱歉说道:“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我可能没空,您看魏总明天或者其他什么时间方便?”

    助理说去问一下魏裕安,过了会儿又打回来,商量饭局最好还是定在今天,时间可以提前一下,因为还有其他人也要到。

    人家已经做出让步,岑青禾也不好拂了面子,更何况她跟魏裕安还有过一次合作经历,所以权衡双方时间,饭局定在晚上六点,在鸿门官府。

    公事谈妥之后,岑青禾赶紧给商绍城打了个电话报备一下,说好去机场接他的,估计现在时间来不及,她让他下飞机先回家等她。

    商绍城也没难为她,先是酸了她几句,说在她心里工作比他重要,听着她一个劲儿的软声求和,他气消了,转而低沉着声音说:“晚上好好补偿我。”

    大白天的,岑青禾禁不起逗,下意识的垂下视线,小声回道:“哎呀,不跟你说了,我先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