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总缠情娇妻宠上〕〔正一道秘闻〕〔狂兵归来在都市〕〔皇陵守墓人〕〔都市之神王归来〕〔这个地球有点凶〕〔穹顶之上〕〔重生弃少之天尊归〕〔我有一个进化系统〕〔我是至尊公子爷〕〔总裁大人要闪婚〕〔闭嘴,你这学婊〕〔魔皇,您的夫人会〕〔BOSS生猛:席少,〕〔首席老公,强势爱〕〔高冷帝少,惹不起〕〔我创造了一个网游〕〔重生豪门:预言女〕〔重生八零之娇妻有〕〔重生八零之军少的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74章 要让他希望落空了
    :

    商绍城后半夜回家给岑青禾打电话,当时她都睡着了,被他拖起来聊天,起初她都是闭着眼睛,用意识‘嗯啊’的跟他交流,后来听到水声,他进浴室洗澡,又过了会儿,他的声音再次清晰传来,带着低沉悦耳的蛊惑和浓郁的酸味儿,“让你来你不来,我现在一个人躺在床上,以前怎么没觉得,这床这么大,空落落的。”

    岑青禾含糊着说:“寂寞空虚冷吗?”

    商绍城道:“嗯,急需你来陪伴。”

    岑青禾忍不住唇角一勾,“穿上衣服滚啊。”

    她已经渐渐被他拖的清醒了,之前都不讲话,如今已经讲句子了。

    商绍城也感觉到,沉声问:“你不想我?”

    岑青禾窝在柔软的棉被中,舒服的哼了一声:“还行吧。”

    商绍城说:“你等着,明天见面我让你下不去床。”

    岑青禾被他直白的话语撩得心底一颤,足足顿了几秒才道:“别光说不练,腿软的也不知道是谁。”

    天晓得,她就是嘴欠,爱激他,其实心里压根儿不是这么想的。

    商绍城闻言,不急不怒,只让人头皮发麻的冷静口吻,一字一句的说:“好,人善被人欺,我就是不能对你心存善念。”

    岑青禾问:“你想干嘛?”

    商绍城回了一个字:“你。”

    她登时臊得眉头蹙起,嗔怒着道:“哎呀,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别跟我撒娇耍赖,没用,我记住你的话了,光说不练,嫌我假把式是吧?”

    岑青禾说:“认什么真啊,人家跟你闹着玩儿的。”

    “我不认识人家,我就认识你,中午时间短,明天晚上,我约你,不见不散。”说完,不等她回答,他径自道:“睡吧,距离明晚下班还有不到十七个小时,好好休息。”

    他故意加重了‘好好休息’四个字,岑青禾头皮都麻了,急声说:“你先别挂。”

    商绍城淡定的口吻说:“干嘛?”

    岑青禾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忽然就说了句:“干你。”话音落下,伴随着手机那头的谜之安静,岑青禾恨不能鞋拔子抽自己的脸,干嘛火上浇油。

    果然,商绍城格外低沉的声音透过手机传来,问道:“你是不是想让我现在过去找你?”

    岑青禾忙道:“不用不用,您老快睡吧,保重龙体,明天见,拜拜。”

    迅速挂断电话,血气上涌,她脸上一阵阵的烧红。

    手机还攥在掌心,突然震动加铃声,她吓了一跳,低头一看,是商绍城发来的一条短信,打开之后,上面只有寥寥数字:爱你,睡了。

    岑青禾想都不想,立马给他回复:同志,别给我发色情短信好吗?信不信我截图以后勒索你?

    过了会儿,商绍城回了她一条,上面写道:我说我要睡了,你想什么呢,流氓。

    岑青禾赶紧往上一看,爱你,睡了。靠,她看成爱你,想睡你。

    啧啧,就听过相由心生,没想到眼睛都不好使了,全凭脑子做主。

    岑青禾一个人躲在被窝里面骂着,硬着头皮回了句:跟你开玩笑的,嘻嘻。

    商绍城回她:正常笑。

    她马上打了一串:哈哈哈哈哈。

    正等他回复呢,商绍城把电话给她打过来了,岑青禾满心欢喜的接通:“喂。”

    商绍城道:“不困了?”

    她心里美,裹着被回道:“想你了。”

    商绍城平静中带着些许埋怨的口吻回道:“假,晚上让你来你不来。”

    岑青禾撒娇道:“那我不是想让你好好休息嘛。”

    商绍城说:“休息完明天继续是吗?”

    她脸红心跳,却没有否认,只是道:“这是你自己说的。”

    商绍城低沉着声音道:“半宿半夜的,你不在我身边就别撩我。”

    岑青禾小声说:“是你打回来的,我都要睡了。”

    商绍城是又气又喜欢,如果她在他身边,看他不给她骨头渣子都碾没的,可是眼下说什么都没用,说得越多越想她,他催促着说:“赶紧睡觉去,我挂了。”

    岑青禾应声:“晚安,爱你。”

    “嗯,准了。”

    挂个电话也得费二遍事,岑青禾把手机闹钟设好,心满意足的闭眼重新酿造睡意。

    一觉睡到闹钟响,岑青禾迷迷糊糊的,前一秒还做梦跟商绍城在床上翻云覆雨,耳鬓厮磨,意识逐渐清醒,她心思还停留在梦中,久久不能平静。

    伸手拿过手机,关了闹钟,她闭眼趴在枕头上独自回味,哪怕是梦里,那种蚀骨的快感也分外真实,她现在浑身上下还酥酥麻麻的,腿在被子下面有意无意的蹭着,像是要寻求一些现实中的安慰。

    今天是要上班的,岑青禾没敢耽误太久,躺了会儿就翻身起来。一定是昨晚做了不正经的梦,所以现在身下才湿乎乎的,进了洗手间,她脱了内裤往马桶上坐,内裤中间的一片红吓了她一跳,原来是来了大姨妈。

    以前来大姨妈,岑青禾不会觉得有什么,顶多是睡觉的时候不踏实,不能肆意翻身,但是如今来了大姨妈,她心里第一个反应竟然是,商绍城怎么办?

    是啊,那厮还等着今晚约起呢。愣愣的坐在马桶上,岑青禾心想要怎么以一种让他可以心平气和接受的方式告诉他呢?

    哎,貌似怎么都不能心平气和了。

    收拾好之后叫蔡馨媛起床,两人一起坐车去公司,中途路上金佳彤已经给她们打过电话,早餐她已经准备好了,自己做的三明治还有买的豆浆。

    到了公司,三人往茶水间沙发上一坐,边吃边侃。金佳彤问岑青禾,“昨天过的怎么样,有没有私下的什么活动,我跟你们取取经。”

    岑青禾嘴被三明治填满了,还没等出声,一旁的蔡馨媛就忍不住低声笑道:“床上活动,你想取经也可以,首先你得有个男人。”

    金佳彤闻言,立马圆眼睛一瞪,看了看岑青禾,又看向蔡馨媛。

    岑青禾囫囵吞枣的咽下去,噎得脸都红了,急声道:“菜包子你信不信……”

    蔡馨媛打断道:“佳彤又不是外人,你害怕跟她说?”

    金佳彤眼巴巴的瞧着岑青禾,岑青禾停顿几秒,索性破罐子破摔,“哎呀,说吧说吧,爱说什么说什么。”

    遇人不淑,交友不慎,都是她的错。

    蔡馨媛凑在金佳彤耳边,窃窃私语,岑青禾隐约听见什么五次,一次一个小时,所有房间都睡过一遍之类的字眼,再配上金佳彤那张仿佛受到了惊吓的面孔,岑青禾这顿早餐吃的很是心塞。

    关键两人八卦完之后,金佳彤还转过脸来,一本正经的对岑青禾说:“青禾,爱运动就是对身体有帮助,你看你体力多好。”

    岑青禾正在喝豆浆,伴着蔡馨媛笑抽的声音,她一口豆浆险些顺着吸管再吐进去。

    抽了张纸巾擦擦嘴,岑青禾语重心长的说:“关爱身体,从我做起。”

    闲话聊完了,三人收拾一下往外走,走至一楼大堂中间,忽然听得楼上隐约传来争吵声。

    大家都知道,盛天特别注重公司形象,是绝对不允许职员在公司里面大吵大闹的,尤其是上班时间,所以这会儿争吵声从二楼传来,就更是让人匪夷所思,一时间,所有人都跟定住一般,当即站在原地,目光顺着楼梯往上看。

    争吵隔着房门跟一层楼的高度,传到下面已经听不清细节了,不过一男一女的声音倒是有人分辨出来,是张鹏跟章语。继上次两人吵架之后,这才隔了几天?

    而且上次是张鹏单方面的发飙,章语不接招,如今两人对吵,听着动静,还是章语说得更多。

    一帮人在下面直接炸了,纷纷互看面色,大家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开启刨根问底儿的八卦模式。

    蔡馨媛看见吕双,使眼色让吕双过来,压低声音问:“怎么回事儿?”

    吕双总有一手消息,闻言,她低声回道:“我不知道消息准不准,貌似是章语捅了篓子。”

    岑青禾几人均是惊讶,连声问:“她捅什么篓子了?”

    吕双道:“章语手上一个大客户,看上西山枫林那边的别墅,是给情人买,这事儿是交给章语来办的,以他们的私交,这也是信得过才会给她大单,但这事儿不知怎么就被客户老婆给发现了,估计是后宫失火,现在大客户不仅不买了,还把章语给拉进黑名单里了,你们说章语气不气,眼看着煮熟的鸭子,就这么飞了。”

    岑青禾很快反应过来,“是张鹏做的?”

    吕双耸肩,“谁知道。”

    几人面面相觑,说话间听得身后有动静,赶紧回头一看,是一身职业装的章语气势汹汹的从二楼下来,一层的人赶紧该干嘛干嘛,可别在这种时候惹事上身。

    岑青禾几人也迅速散开,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实则内心波涛汹涌。

    章语这次是真的被气到了,就岑青禾来公司这小半年,从未见过她当众失态,更别说是一直拉着脸,进办公室之后怒摔门,吓得外面人声都不敢出。

    房门一关,众人马上像磁铁似的,又互相吸到一起,低声讨论。

    约莫着能有一分钟的样子,张鹏也从办公室里出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阴阳鬼帝〕〔渡鸭之宴〕〔这个快穿有点甜〕〔嫁给反派小叔子(〕〔(综武侠网游)没有〕〔引凤决〕〔小奶狗养成日记-朦〕〔总裁的贴身特助〕〔老师太霸道〕〔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凝脂美人在八零[穿〕〔总裁爹地超级宠〕〔炮灰的沙雕日常[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