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花都狼王〕〔影帝的天命少女〕〔来自山里的孩子〕〔冷君嗜宠,太子要〕〔超能外卖系统〕〔黑科技研发中心〕〔未来生存系统:男〕〔冷王的绝宠医妻〕〔军婚燃情:九零小〕〔傻妻种田:山里汉〕〔大唐技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暴君,你家王妃翻〕〔横刀〕〔最强医妃:邪王,〕〔一把吉它镇天下〕〔异能小毒妃:王爷〕〔穿越变成老爷爷〕〔星际大头条〕〔重生甜妻请签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73章 退场
    :

    蔡馨媛说:“希望你有空向商绍城传达一下,我对他的衷心日月可鉴。”

    岑青禾翻白眼儿,“请你不要侮辱日月。”

    蔡馨媛穿着真丝睡袍走到沙发处坐下,无聊拎起桌上的一袋威化,她吃了一块儿,伴随着清脆的声响,出声说:“我以为你有异性没人性,今晚绝对不会回来呢。”

    岑青禾说:“你以为我是你?”

    蔡馨媛笑得没心没肺,“那倒是,搁我我准不回来。”说罢,她切换一张大写的八卦脸,‘欸’了一声,开口问:“你昨晚跟商绍城怎么样,过程愉快吗?”

    岑青禾满脑子都是一帧帧少儿不宜的画面,她想的挺好,原本打算淡定回应,可事实上她却脸红到像是关二爷一样,忍不住挑眉瞪眼,扬声回道:“你不三八会死啊?我们愉不愉快干你屁事儿,你个单身狗。”

    “呦呵,干嘛恼羞成怒,这是特别愉快的意思了?”蔡馨媛尽情的打趣,岑青禾被她说的想死的心都有。

    蔡馨媛盘腿坐着,挤眉弄眼的问:“说实话,城城表现咋样,有没有槽点,或者直接让你惊艳?”

    岑青禾气得要拿沙发垫打她,蔡馨媛跟她拉扯,谆谆教诲的口吻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就咱俩,而且有些话题重在交流,一回生两回熟。”

    岑青禾被她拽坐在沙发上,脸颊通红,视线飘忽又躲闪,垂着头,小声嘀咕:“我又没有对比,怎么知道好坏。”

    蔡馨媛一想,确实,岑青禾没跟过萧睿,商绍城是她第一个男人。

    “那你俩昨晚几次?”她换了个切入点询问。

    “哎呀!”岑青禾要抓狂了。

    蔡馨媛波澜不惊的道:“淡定,在过来人面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会说给别人听,重在探讨。”说着,她自己开始做选择题,“两次还是三次?”

    岑青禾跟蔡馨媛认识这么多年,以前一个公共浴池混大的关系,什么不能聊?她以为蔡馨媛就是另一个自己,任何话题都能说得‘麻木不仁’,可直到今天她才发现,对于男女之事上,又是一个新的挑战。

    低着头揪着抱枕边缘,岑青禾磨叽了半天,这才细若蚊声的说:“五次。”

    “啊?几次?”

    “五次。”岑青禾还是嘴巴不张,声音几乎从唇缝下挤出来的,但是这一次,蔡馨媛听清楚了。

    她吃惊的瞪大眼睛,“五次?!”

    岑青禾用抱枕挡住脸,身体往旁边一栽,没脸见人了。

    蔡馨媛急着去拉她,连声道:“欸欸欸,你赶紧起来给我说说,五次?我去,你们是怎么做到的,没从床上下来过吗?还是城城他……时间特别短?”

    问到后半句的时候,蔡馨媛显得不那么有底气,一来商绍城是她老板,二来她不愿意相信那么帅的人,万一那方面不行,那真真是遗憾到心碎。

    岑青禾护短心切,当即拿开抱枕,言辞坚决的回道:“他才不短呢。”

    以前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男人最怕说不行,其次就怕时间短,岑青禾必须替商绍城保住男人的尊严。

    蔡馨媛眼睛都亮了,迫不及待的问:“一次多久?”

    岑青禾的脸皮渐渐被磨厚了,虽然依旧血气翻涌,但她尚且能维持正常状态,轻声回道:“第一次和第二次差不多是连在一起的,能有一个半小时?反正就那样。”

    蔡馨媛听到high,双眼冒金光,拉着岑青禾道:“后面几次呢?”

    岑青禾不跟蔡馨媛对视,自顾自的说:“浴室里面我不记得了,第二天早上有一次,下午也有一次。”

    “我去!恭喜恭喜,祝贺祝贺,你真是捡到宝了!”蔡馨媛双手拱拳做拜贺状。

    岑青禾嗔怒着道:“你行了啊,烦不烦?”

    蔡馨媛满脸抑制不住的兴奋,激动地说:“文能提笔写情诗,武能上床定娇妻,果然是我偶像,崇拜,不对,是膜拜,顶礼膜拜。”

    岑青禾看着蔡馨媛在自己面前耍宝,拿她没辙,只能任由她一次八卦个够。

    她问:“就我偶像这身子骨,我觉得他不可能放你回来,你是怎么办到的?”

    岑青禾想了想,还是决定不瞒蔡馨媛,如实回答:“今晚我们在一起吃饭,商绍城让我叫上你,我知道轩哥也去,叫你你也不会来,所以就没找你。吃饭中途小白给我来了个电话,我半道就去见她了。”

    提到小白,果然蔡馨媛马上表情就静下来了,眼中带着纠结和欲言又止,过了会儿才说:“她找你干什么,让你帮忙劝陈博轩复合吗?”

    岑青禾道:“我原来也这么想的,去了之后她先是哭,最后给了我一张卡,让我还给轩哥,她不要轩哥的钱,分手她接受,但她不接受‘补助’。”

    蔡馨媛脸上没有太大的表情波动,只眉头一蹙,无奈的口吻说:“这事儿整的我心里特别过意不去,总觉得对不住小白。”

    岑青禾说:“你跟轩哥又没什么,我看出你一直在躲他了,他喜欢你是他的事儿,你别心里压力太大。”

    很多时候,事情的结果没有对错,细究原因,也不过是个契机罢了。蔡馨媛没有故意跟小白抢陈博轩,陈博轩对蔡馨媛也不是一见钟情,他也没想过主动伤害小白,但是爱情来了,任是谁都阻挡不了,所以陈博轩选择快刀斩乱麻,蔡馨媛选择避而不见,至于小白,她看似是这场战局中受伤最大的人,但是换个说法,她的痛苦已经结束了,可陈博轩和蔡馨媛的磨难才刚刚开始。

    岑青禾平时伶牙俐齿惯了,但是对于这件事儿,她不敢轻易给意见,只让蔡馨媛自己想好,她不帮陈博轩说话,也不会给他抹黑,一切都看蔡馨媛怎么权衡。

    两人坐在沙发上面聊天,聊着聊着,蔡馨媛忽然道:“对了,差点儿忘了跟你说。”

    “什么?”

    “萧睿出院了。”

    岑青禾闻言特别意外,挑眉道:“他怎么出院了,医生不说他的情况得住院观察几天的吗?”

    蔡馨媛也纳闷,“我昨天晚上过去看他,他已经不在医院了,护士说他下午就办了出院手续,我也是担心会有什么事儿,所以赶紧给他打个电话问问,萧睿说是有急事儿要处理,我问什么事儿他又不说,就叫咱们别担心,他会照顾好自己。”

    岑青禾眉头一蹙,“这不闹呢嘛。”她是眼睁睁看着萧睿从手术室推出来的时候,身体有多虚弱,她陪在医院那一晚,他疼了一整夜,第二天早上眼圈下面都是乌的,就这身体还提前出院,说是叫人不担心,那是说不担心就不担心的吗?

    从旁边包里掏出手机,岑青禾兀自念叨:“我给他打个电话。”

    她没存萧睿的号码,是直接拨过去的,就这么一个小动作,就挺让一旁的蔡馨媛唏嘘,到底是这么多年的感情,可以不是爱情,但情义已经渗透到生活中的很多小细节里。

    手机贴在耳边,岑青禾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声响,响了良久,久到岑青禾以为萧睿一定不会接的时候,电话忽然被接通,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喂,青禾。”

    是萧睿的动静,岑青禾马上道:“你有什么急事儿非要出院,你那脑袋医生说得住院观察几天才行,你突然跑出去,半道出事儿怎么办?“

    萧睿回道:“家里临时有事儿叫我回来,我已经到安泠了,白天也去市医院检查了一下,没事儿,别担心。”

    此话一出,岑青禾更为诧异,瞪眼道:“你回安泠了?”

    身旁的蔡馨媛同样面露惊讶。

    萧睿很平静的应声,岑青禾问:“家里出什么事儿了?”

    萧睿说:“也没什么,我妈身体不怎么舒服,我回来看看,你跟馨媛都别担心了,我在家里你们还有什么好惦记的。”

    岑青禾对萧芳影还是心存芥蒂,并且芥蒂不轻,闻言,不好多说什么,只能象征性的说了句:“那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安泠比夜城还冷,你出门的时候戴个帽子,把伤口的地方护好了,别冻着。”

    “嗯,知道了。”

    岑青禾欲言又止,最后唯有轻声道:“那你早点儿休息,我们明天也要上班,有事儿随时电话联系。”

    “好,你们快去睡吧,拜拜。”

    “拜拜。”

    岑青禾挂了电话,心中五味杂陈,蔡馨媛刚才凑近也听了个七七八八,后知后觉的说:“萧睿这动作够快的,说来就来说走就走,这一晃眼又回安泠了。”

    岑青禾不出声,双眼有些出神的看着一处。

    蔡馨媛见状,伸手搭在她腿上,出声劝道:“哎呀,你也别太担心了,萧睿回安泠更好,那边有他家里人照顾他,也省得你觉着大家工作的地方这么近,多少会有些尴尬。”

    岑青禾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感觉像是有些人注定要从自己的生活中退场,有些是预料之中,但有些是猝不及防。

    她是真的做不到原谅萧芳影,但是对萧睿,她满心遗憾,只希望他以后会过得更好。如果有可能的话,也不要再来夜城,他看着没脾气,其实是个犟死理儿的人,与其时不时的碰面,互相尴尬,倒不如彼此慢慢消失在对方的视线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