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今世仙巅〕〔锦堂归燕〕〔警官杨前锋的故事〕〔孽海狂徒〕〔海贼之妖姬〕〔总裁老公,宠妻忙〕〔重生之城市修仙〕〔抗日之少年战将〕〔无限恐怖风暴〕〔八零之神医有毒〕〔荒村莫入〕〔逆心斗神〕〔凤门嫡女〕〔初心依可行〕〔岭南宗师〕〔绝世剑魂〕〔都市红粉图鉴〕〔武道即我道〕〔武道天狼〕〔残存者游戏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72章 化险为夷
    :

    原本岑青禾以为小白来夜城,是想让她帮忙撺掇复合,说实话她心里很为难,一来木已成舟的事儿,她说也没有用;二来陈博轩看上的不是别人,是蔡馨媛,现在蔡馨媛也是水深火热,她根本顾不过来,这个忙是怎么都不能帮的。

    可是小白这次来,是让她把银行卡转交给陈博轩,她接受分手,但不接受交易。岑青禾心里特别难受,很心疼小白,但她自己的身份着实尴尬,所以明哲保身是唯一能做的。

    两人在店里面坐着聊了一个多小时,小白看了眼时间,说:“我要走了,我订了回海城的机票。”

    岑青禾有些意外,“这么晚还回去,我以为你能在夜城多待两天呢。”

    小白淡笑着说:“我现在心情还没调整好,不想待在有他的城市,你等我养好了伤,我来找你们玩。”

    心里那么疼,还要笑着说话,岑青禾也跟着心情低落,出声道:“我送你去机场。”

    小白说:“不用了,我打个车就过去了,青禾,谢谢你这么晚还出来陪我聊天,我特别高兴能认识你,就算我不跟陈博轩在一起,我也希望咱们能一直当朋友。”

    岑青禾真心实意的回道:“那当然了,咱们的关系不会变,你有空就来夜城,我去海城也会打电话联系你的。”

    小白微笑,“行,那我先走了,你要不要打电话叫商绍城来接你?”

    岑青禾应声:“我一会儿打给他,你到机场给我来个电话。”

    两人在星巴克门口告别,岑青禾眼看着小白推门离开,她忽然心头一涩,这么冷的夜,一个女孩子跨省跨市飞过来,只为了还一张银行卡。她口口声声说着不想待在有陈博轩的城市,其实岑青禾觉得不是,如果真是这样,她大可以把卡寄过来,有许多办法都不用她亲自来一趟,也许小白只是放纵自己这最后一回,最后一次主动,明知没有结果,只为以后即便想起,也可以没有遗憾。

    这街上行人如梭,千姿百态,皮囊包裹下的心也是各式各样,有人愿意为了金钱低头,同样也有人为了尊严抬头,小白今天的行为更让岑青禾心中笃定,爱情从来都是美好的,脏的是某些人的心。

    小白已经拦了辆计程车走了,岑青禾收回视线,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正好夜里十点半。她打了个电话给商绍城,商绍城几乎秒接,“完事儿了吗?”他问。

    岑青禾应了一声,然后道:“我直接打车回家了,告诉你一声。”

    商绍城道:“你在哪儿,我去接你。”

    “不用,你们玩儿吧,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商绍城听出岑青禾心情低落,他似是换了个地方,出声道:“怎么了,谁惹你不高兴了?”

    岑青禾手里还拿着小白给她的银行卡,有些话不吐不快,憋在心里也是堵,所以她吸了一口气,尽量心平气和的口吻说道:“欸,我特纳闷一个问题,怎么都弄不明白,你给我解解惑呗?”

    商绍城一听她这话,已经明确猜出没好事儿,只是这坏事儿的具体内容让他多少有些忐忑。

    岑青禾不等他出声,继续道:“你们谈恋爱之前,是看准哪个女孩子一脸爱慕虚荣的样,还是你们觉得,分手之后给一笔分手费,是‘绅士’的象征?”

    商绍城闻言,停顿两秒才道:“白冰跟你说什么了?”

    岑青禾直言不讳:“她让我把银行卡转交给轩哥,告诉他,她的爱情他买不起!”

    商绍城说:“那你是什么意思,心疼白冰,谴责陈博轩?”

    岑青禾道:“我谴责人家干嘛,人家怎么做事儿用不着我在旁边指手画脚,我就是弄不懂,我刚才问的问题,你给我解解惑,分手不是给钱就是给房子给地,这是你们圈内人的传统还是什么?”

    商绍城这么聪明,马上就听出她是在借题发挥,给钱给房子,这事儿他都干过,并且都是经了岑青禾的手,这是他二十多年最大的失误,甚至可以说是败笔,如果时间能倒流,打死他也不会做这种落人话柄的事情。

    为今之计,他也只能态度良好,老老实实的回答:“以前大家年纪小,不懂事儿,在一起前没有太多的了解,所以等到了解觉得不合适,也只能分手,不好耽误对方的时间和精力,力所能及范围内的一些补偿,我觉得这是男人应该做的。陈博轩跟白冰的事儿,我没多问,也不知道他们具体什么情况,但陈博轩的为人你也应该清楚,他不是拿钱羞辱人的性格,白冰现在是什么意思,只让你还卡,还是不想分?”

    岑青禾原本有些焦躁的情绪,被商绍城不急不缓的回答慢慢平复,顺着他的话,她出声回道:“小白接受分手,让我把卡还给轩哥,她意思很简单,她是因为喜欢轩哥才跟他在一起的,不是因为钱。”

    商绍城道:“她挺好的,是陈博轩没福气。”

    他这话看似说的没什么技术含量,其实水平特别高,因为岑青禾也是这个意思,他无意中站在她这边,让她心底不平的躁火瞬间平息。

    果然她下一句话明显就软下来了,“这事儿我不方便直接跟轩哥联系,等明天见面,我把卡给你,你给轩哥吧。”

    商绍城说:“什么明天,你在哪儿呢,我去接你。”

    岑青禾道:“都这么晚了,你别来回折腾了,我打车回家,咱们明天再碰面。”

    商绍城道:“我已经叫人把家里收拾好了,你晚上不去我那儿睡?”

    他问的旁如无人,岑青禾顿时臊得声音压低,嗔怒着道:“我又不是没家,还老去你那儿睡了?”

    商绍城理所当然的口吻回答:“你不来我怎么睡?”

    岑青禾让他问得血气翻腾,她能清楚感觉到脸颊在发烫,找了个拐角,她拿着手机,压低声音说:“你差不多得了,不怕猝死吗?”

    商绍城同样低声说:“分怎么个死法儿。”

    岑青禾心里一荡一荡,终于明白什么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了。有些事情的魅力,真的大过生死。

    他哄着她说:“来我这儿,我不想一个人在家。”

    岑青禾心都软了一半,出声回道:“小二呢?你把小二接回来陪你。”

    商绍城道:“我有你还要它干什么?”

    岑青禾差点儿笑出声来,要不说他重色轻狗,知道她要来家里,特地把小二送出去,她都一整天没看到小二了。

    他软磨硬泡,岑青禾险些着了他的道,但是明天还要上班,而且真的没有换洗衣服了,所以她出声说:“等这个周末的,我今晚得回去。”

    商绍城一听就炸了,“今天才周三,你想让我等几天?”

    岑青禾马上道:“我可从来没说要搬去你那儿住,你不能狮子大开口。”

    商绍城心里又急又郁闷,这闸口一开,他完全关不上,才尝到甜头的人,怎么能说不给就不给了。

    好多话想说,但话到嘴边,他只沉声问:“你在哪儿?”

    岑青禾故意逗他,“你猜。”

    商绍城道:“我不用猜,我现在去天府花园,有本事你别回去。”

    岑青禾一听马上说:“欸,你别去,你去了馨媛怎么想?”

    商绍城说:“我不管,你不跟我回去,那我今晚就住你那儿了。”

    “我去,连这么厚颜无耻的话你都说得出来,商绍城,自尊呢?脸面呢?你那与生俱来的高傲呢?”

    岑青禾确实震惊,她都想问问他,他是不是疯了。

    商绍城跟她心有灵犀,她刚想完,他紧接着回道:“我让你逼疯了,是你来我这儿,还是我去你那儿,你自己选一个。”

    岑青禾隔着手机都听出他的狗急跳墙和势在必得,她知道他说得出做得到,被逼无奈,她只能软下口吻好好跟他商量,“我们明天就见面了嘛,而且我回家还有事儿,现在也没有换洗的衣服,你舍得让我明天起个大早现回去换?我跟你说,小别胜新婚,成天腻在一起就没意思了,你听话,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商绍城故意阴晴不定又充满揶揄的口吻说:“哦,现在是嫌我腻人又无聊了?咱俩到底是谁过河拆桥?”

    岑青禾说:“我是为你好,你需要好好休息,我担心你的身体。”

    商绍城说:“用不着,我身体好得很,你赶紧给我过来。”

    岑青禾道:“这样,我跟你打个商量,我周五周六都去你那儿住,但我今天真得回去,你今天放我一马,赶明儿我还你一个奇迹。”

    商绍城问:“什么奇迹?”

    岑青禾哪知道什么奇迹,顺嘴胡诌,“包你满意。”

    商绍城是自己想歪了,总觉得岑青禾在暗示他什么,被她哄得五迷三道,最后也不强迫她非得去他家了。

    岑青禾出门拦车,两人一路聊天,直到她到家,跟他报平安。

    “你们去玩儿吧,明天再联系,拜拜。”

    跟商绍城话别,挂了电话,岑青禾刚放下包,蔡馨媛就从卧室里面出来,出声问:“你怎么回来了?”

    岑青禾瞥眼回道:“你这话说的,我真怀疑你是不是商绍城安我这儿的卧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她娇软可口[重生]〕〔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