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女素心在玉壶〕〔红窗月孤眠〕〔阴命难违〕〔好久不见,季先生〕〔亿万爹地天价宠〕〔无限之十倍积分〕〔婚意盎然:绝色娇〕〔顶级权门:黑暗系〕〔重生之捉鬼天师〕〔厨妻当道:调教总〕〔邪骨仙风〕〔金融帝国之宋归〕〔女配的另一种打开〕〔喜上眉头〕〔道天之上〕〔变身异界大法师〕〔王者荣耀之枪神纪〕〔海贼之海军鬼神〕〔重生之完美未来〕〔大仙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71章 他买不起我的爱情
    :

    岑青禾出门的时候打了个电话给小白,等到了星巴克,进门往里一瞧,里面的人并不是很多,可她没有看到小白,刚想给她打个电话,结果无意中一瞥,墙角处露出一圈毛茸茸的衣领,岑青禾迈步走过去,等看到女人侧脸,这才出声叫道:“小白。”

    小白一个人背身坐在角落靠墙的一桌,闻声侧头看来,着实把岑青禾吓了一跳。距离上次见面也没几天,就一个礼拜的光景,小白整个人仿佛瘦脱了相,其实说是瘦吧,也可能是没化妆,整张脸特别素,白到没有气色,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颓靡的气息。

    岑青禾眼带担忧,忍不住问了句:“小白,你没事儿吧?”

    其实问也是白问,明知道小白不可能没事儿,只是岑青禾不知道如何开场,亦不晓得该如何安慰,毕竟木已成舟。

    她在小白对面坐下,谁料小白看见她的瞬间,立马眉头一蹙,眼圈泛红,眼泪就掉了下来。岑青禾见状更慌,忙抽了纸巾递过去,小声道:“小白,你别这样,你这样我心里怪难受的。”

    小白接过纸巾擦着眼泪,边擦边说:“青禾,我不想给你添麻烦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声音极度哽咽,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噼里啪啦的往下坠。岑青禾是女人,可看到此景,仍旧觉得心里特别心疼,她蹙眉说:“小白你别哭,心里有什么难受的,你跟我说,我陪你聊天。”

    小白边哭边道:“青禾,你知道博轩为什么突然跟我提分手吗?”

    她这个问题来的猝不及防,加之眼神可怜,像是迷茫的孩子在寻求帮助,岑青禾顿时坐立难安,足足顿了三秒才出声回道:“我不知道,我也是听你跟我说,才知道轩哥跟你提分手。”

    小白眼眶中的泪水聚集了太多,眼中放不下,只能化作滚圆的泪珠一颗一颗的滑落。

    她委屈极了,声音都浸泡在酸涩之下,又低又哑的说道:“我不明白,我不知道我哪里做错了,他突然就这样,我以为你会知道。”

    岑青禾心里慌,嘴上急于撇清,“我真不知道,我们也不是总在一起,而且他也不会跟我说这种事儿。”

    小白眼巴巴的看着岑青禾,低声说:“青禾,你说商绍城会不会知道,你能帮我问问他吗?”

    岑青禾心知肚明怎么回事儿,只是这话她死都不能说,所以她直接打消小白的念头,出声回道:“你那天给我打电话,说你们分手,商绍城就在我身边,他也是当时才知道,如果他早听说什么,一定会跟我说的。”

    岑青禾的话彻底让小白绝望,她又开始掉眼泪,眼泪像是怎么流都流不完,岑青禾心里也难受,出声劝道:“小白,别哭了。”

    小白哽咽着说:“青禾,我不想跟博轩分手,我爱他。”

    岑青禾一下子伤心了,不晓得是小白的眼泪,还是她的话。

    你爱他。

    但是他已经不爱你了。

    岑青禾在心底无声回应。也许从一开始,陈博轩就没有爱上小白吧,如果上升到爱的地步,又怎么会轻易间就不爱了呢。岑青禾不信爱情那么快就可以消失,所以她宁愿相信,从一开始就没爱过。

    看着小白在自己面前几乎泣不成声,又想到陈博轩在包间中的谈笑风生,还真是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可岑青禾生不起陈博轩的气,她护短,毕竟她先跟陈博轩认识,他对她够仗义,而且现在更跟蔡馨媛之间牵扯不清,所以于情于理,岑青禾都不能帮着小白。

    她只能用一种伤人的实话,快刀斩乱麻,“你别爱他了,地球没有谁都能转,套用一句烂大街的话,没他你还能找到更好的,又不是非他不可。”

    小白哭着说:“我就觉得他好,我只爱他。”

    岑青禾说:“你怎么这么轴啊,我是怕你伤心难受,不好意思直接告诉你,他要是爱你,会跟你提分手吗?他根本就不爱你,你说你这眼泪流的亏不亏?”

    话音落下,小白似是受不了这份打击,当即埋首在胳膊上,闷声大哭。星巴克里面不止她们这一桌客人,小白的哭声响彻了半个大厅,一些客人闻声望来,岑青禾见状,压低声音道:“小白,你有点儿出息行吗?”

    小白大哭了近二十秒,待到浑身无力,这才哭声渐息,岑青禾抽了纸巾递给她,看她哭到眼中布满红血丝,心疼的道:“大家都是女人,你拿我当朋友,我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别为不爱自己的男人掉眼泪,不值。”

    小白心头酸,刚要哭,岑青禾马上道:“憋回去,有时候别太放纵自己的感情,心狠一点儿,没什么过不去的事儿,是天塌了还是人死了?你知不知道对于战乱的地方而言,只要没死人,每天都是结婚。看看人家对幸福的定义和要求,再看看咱们,无病呻吟,平时手划破一点儿也能郁闷三小时,失个恋赶上要命了,我现在就问你,陈博轩铁了心要跟你分手,你还活不活的起,是不是没他你就活不了了?”

    小白让岑青禾数落的一愣一愣,想哭又不敢哭,她强忍着,慢慢摇头。死不了,就算陈博轩不跟她处了,她也不至于出门就跳楼。

    岑青禾见状,继续道:“失恋是痛苦,但你俩又不是蓝色生死恋,爱还在,人挺不住了,你俩这是一个落花有意,一个流水无情,你要是实在觉得难受,想他想的发疯,那你就问问自己,你这么想他,为他哭的泪流满面的时候,他在干嘛?他有没有在想你,会不会拿出十分之一,百分之一的心思对你?”

    小白心里清楚的很,陈博轩不爱她了,他连她的电话都不想接,人也不见,生怕她黏上他似的,但凡有爱,也不会做的这么绝了。

    可有些事儿,心里想的清,不代表人就能放下,她不甘心,也不服气,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了。

    “我就想弄明白一件事,他为什么突然跟我提分手,我不是不能接受,但他要给我一个理由,不是敷衍的话,什么我很好,我能找到更好的,我就要一个最真实的理由,他到底为什么跟我分,或者我问的再明确一点,他最近是不是看上谁了。如果他有其他喜欢的人了,没关系,直接跟我说,我不是那种死皮赖脸的人,我不会耽误他谈新恋爱,我就想死个明白。”

    眼睛通红,眼泪在眼眶打转,小白强忍着,目光犀利的看着岑青禾。

    其实她是瞬间把岑青禾当成了陈博轩,可岑青禾却因为心虚,总觉得小白是在敲打她,坐立难安,芒刺在背,她强绷着一张脸,不动声色的道:“你觉得轩哥喜欢上别人了?”

    小白回道:“我不是傻子,他也不是突然间跟我提的分手,其实有一段日子了,他回海城不会主动找我,是我朋友无意中看见他,我给他打电话他才说。他来夜城,我打给他,十个电话他顶多接三个,接了不是在忙就是在睡觉,没三句话就要挂,我隐约猜出他可能是外面有人了,我问他,他特别淡定的跟我发誓,如果他劈腿,他往后做什么毁什么,我信了,但我就是没再问一句,他是不是有其他喜欢的人,其实不用发生什么实质性的关系,我能感觉得到,他心已经不在我这里了。”

    岑青禾暗叹女人的第六感,果然是与生俱来,哪怕小白平日里看起来特别单纯可爱,可一旦上升到爱情层面,依旧敏锐的惊人。

    最难过的是,她明知道小白猜对了,可却要装傻充愣,一脸茫然的附和,“原来你们闹这么久了,我都不知道。”

    小白没有怀疑岑青禾,她只低声说:“我最不能接受他跟我提分手的理由,还有他对我的态度。”说着,她从包里面拿出一张卡,递给岑青禾说:“你帮我还给他,我不要他的钱,大家谈一场恋爱,我是因为喜欢他才跟他在一起,我不卖自己,我的爱情他也买不起。”

    岑青禾看着那张银行卡,当真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心底有一瞬间的来气,怎么有钱的男人都爱用钱去买单爱情?当初她亲手拿着一大牛皮纸袋的钱去替商绍城善后,他跟苏妍分手,也是给了一套四百万的房子。

    有钱怎么了?有钱了不起啊?

    接过银行卡,岑青禾压着心底无端的躁火,低声道:“也许轩哥就是想补偿你,你也别太多心了。”

    小白说:“你还给他吧,这样以后大家要是还有机会见面,我也可以挺直腰板,我是跟他谈恋爱分手,不是让他用钱买来,玩剩下就踹的。”

    岑青禾不是第一次觉得小白是个好姑娘,却是在这一刻,清清楚楚的认定,小白不跟陈博轩在一起,往后也一定会找个更好的,最起码一定会真心实意的对她好。

    “小白,别难受,你一定会幸福的。”

    小白勾起唇角,肿着的眼睛略微弯起,闷声说:“我努力,等我找到新男朋友,带过来跟你和馨媛她们一起吃饭,你们有空也常来海城,反正这么近,到海城我招待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老子是不周山〕〔医世神凰〕〔总裁爹地超级宠〕〔逆袭少夫人:军少〕〔炮灰的沙雕日常[穿〕〔金庸绝学横行洪荒〕〔英雄?我早就不当〕〔食霸天下:傲娇夫〕〔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锦绣田园:独宠农〕〔农门娇女:神秘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