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能召唤〕〔林诗曼肖凡〕〔巫师自远方来〕〔谍影〕〔王者侵入漫威〕〔科技传播系统〕〔我的灵光幻境〕〔魔帝归来之都市至〕〔道士的无限之旅〕〔重生西游之证道诸〕〔AI西游记〕〔世人畏我〕〔晚明之逆流而上〕〔重生七零王牌军妻〕〔仙界清洁工〕〔隐婚萌妻,轻轻抱〕〔医路坦途〕〔龙神至尊〕〔万古最强宗〕〔魔王奶爸的幸福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69章 上瘾
    :

    怪不得孙筱菲轻易不来夜城,也没听过她去海城找沈冠仁,一直都是他去江城找她,岑青禾终于弄明白怎么回事儿了,是沈家父母不喜欢她。

    商绍城见岑青禾一脸的怅然若失,他拿起筷子,给她夹菜,出声道:“现在心里舒服了,赶紧吃吧。”

    岑青禾低声回道:“筱菲姐也挺不容易的,仁哥又那么喜欢她,是不是仁哥家里吐了口,他俩随时都能结婚?”

    商绍城下意识的说:“结婚哪有那么容易,你以为是谈恋爱这么简单。”

    说完之后,但见岑青禾眼里很快的闪过一抹什么,商绍城暗道说错话了,她一向对这个话题比较敏感,所以他面不改色,又补了一句:“自家有自家要解决的问题,他们又不是我们,你就别跟着皇上不急太监急了。”

    岑青禾一撇嘴角,没接话,径自低下头吃饭。

    从饿极到撑极,岑青禾只用了二十分钟,她捂着胃靠在椅背上,蹙眉说:“撑死我了。”

    商绍城道:“让你最后一个狮子头别吃,你非要吃,难受都不值得可怜。”

    岑青禾道:“我不喝那杯水就好了,喝完水才撑得慌。”

    他说:“待会儿运动运动就消化了。”

    两人在饭店坐了不到十分钟,起身结账往外走,她挽着他的手臂,出声说:“我们去打球吧?”

    商绍城说:“今天不打。”

    岑青禾道:“那什么时候打,你不说去运动一下的嘛?”

    商绍城道:“先回家拿点儿东西。”

    岑青禾问:“拿什么?”

    商绍城说:“你哪儿来那么多好奇心,也不怕知道的越多死得越快。”

    岑青禾马上侧头瞪着他道:“哇,你这人心太黑了,卸磨杀驴也没你这么快吧?”

    昨晚刚刚尝到甜头,天一亮就咒她死得快。

    商绍城听出她话中含义,偏头回视她,满眼促狭的道:“有没有危机感,是不是觉得以后得好好对我了?”

    岑青禾马上曲起手肘去撞他,商绍城都习惯了,挡得飞快,她马上出另一边拳头作势打他肚子,他用另一手扣住她手腕,一番动作下来,跟拍武打片似的。

    两人闹着上了车,他开车回盘古世家。她一双过膝长靴不好脱,所以站在玄关处说:“你去拿东西吧,我在这儿等你。”

    商绍城默不作声,自己换了拖鞋,然后突然转过身,一下子将她拦腰扛在肩膀上。

    “啊!”岑青禾完全阻止不了他,一秒钟双脚离地,整个人被他扛着往房内走,她手上的包都来不及放下,脸憋得通红,大声说:“商绍城,你放我下来,我要吐了!”

    她的胃正好顶在他肩头,人又是倒着的,当真是分分钟要呕。

    商绍城似笑非笑的声音打身后传来,“给你消消食儿。”

    至此,岑青禾终于恍然大悟,说什么回来取个东西,都是假的,她就是那个‘东西’。

    活活被商绍城扛到楼上客房,人被他往床上一扔,她外套都没脱,行动不便,愣是没能马上爬起来。

    费劲巴力的撑着手臂坐直身体,她看到站在身前的商绍城,他脱下外套回手扔在沙发上,又当着她的面脱了毛衣,伸手去解腰间皮带。

    她想下地阻止他,但是脚上靴子还没脱,床边又都是长毛地毯,她只能眼神急切诚恳的说道:“城,城城,你冷静一点儿,咱们光天化日的……”

    话还没说完,商绍城裤子已经脱了。他浑身上下只剩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岑青禾不好意思直盯着看,脸臊得通红,干脆往床上一倒,拉过被子蒙住脸。

    商绍城见状,满眼笑意,他亲自过去帮她脱了靴子,岑青禾双腿能随意动了,马上翻起来爬着要跑,商绍城怎么会给她溜走的机会,直接抓着她的脚踝,一把将她拽回来。

    岑青禾蹬腿跟他撕扯,商绍城把她按在床上,扒了她的外套,随手往床下扔。不消片刻,她已经被他压在身下,他灼热的呼吸扑洒在她脸上,岑青禾也是自己得瑟的头发散乱,隔着凌乱的发丝与他对视,他漆黑的瞳孔中浸染着浓郁的渴望,毫不遮掩,她看得心跳加速,只两秒就忍不住别开视线。

    商绍城把她脸上的头发拨开,然后压下头去吻她,岑青禾起初还很是紧张,毕竟是大白天,她总觉得不好意思。

    紧闭着眼睛,她试图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商绍城的吻依旧霸道缱绻,技巧勾人,让她忍不住沉沦,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紧绷的身体逐渐变软,任由他的手探入后背,拉开裙子拉链……

    正所谓‘人欲无穷,食髓知味’,有些东西一旦开了头,就像是毒品一样容易上瘾。岑青禾都给商绍城定义了,丫就是死性不改,恨不能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床上度过才好。

    起初是他主动的,岑青禾以为自己面子这么薄,一定不屑于跟他同流合污,但是后来她才发现,原来她的脸皮真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薄。今早他说她昨晚在浴室里面‘逼’他,她还不信,因为昨晚她喝了不少酒,但今天她滴酒未沾,而且青天白日,她耍赖不了,她紧紧地缠着他,早已分不清是他想要的更多,还是她想要的更多。

    她怕亮,躲在被子里面不出来,逼得商绍城也闷在被子中,满脸满身都是汗,汗水化成水滴落在她鼻尖,唇瓣,锁骨和胸口处,真不晓得是帮她消化还是自己消化。

    良久,被子和床单尽数变得潮湿难忍,浑身水洗过的某人掀开被子,抱着另一个要死不活的软体动物下床。

    洗澡的时候,商绍城问她:“还撑吗?”

    岑青禾闭眼靠在他胸前,小声回道:“饿了。”

    他笑说:“走啊,穿衣服出去吃饭。”

    岑青禾颤声道:“腿疼。”

    其实明确的说,是腿抖大腿根儿疼,她还有一些运动的底子在,平时筋也挺开的,下叉什么的都没问题,可如今经了人事才明白,运动跟‘运动’不同,她平时可以下叉一下,但不会连续腿开一个多小时。

    商绍城劝她,“没事儿,多几次就好了。”

    岑青禾连翻白眼儿的力气都没有,心底只盘旋着一个词:造孽啊。

    给她裹上浴袍,他抱着她往外走,岑青禾享受着宠妃的待遇,脚不沾地,隐约中感觉他在下楼,她眯眼看了一下,果然是。

    “下楼干嘛?”她轻声问。

    商绍城道:“楼上房间睡遍了,换下面的睡。”

    她当真是臊到了极处,恨不能原地隐身,也就是他家里面大,房间多,不然照这个频率,还真有些倒腾不过来。

    两人在楼下客房相拥而眠,一觉再睁眼,天都黑了。

    岑青禾迷迷糊糊的动弹了一下,人枕在他一条手臂上,被他圈在怀里,她手臂穿过他腋下,抱着他的后背,一条腿也骑在他腰上,整个人呈现出八爪鱼的样子。

    半晌才回过神来,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岑青禾暗道自己真要在纵欲过度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了,她都快数不清从昨晚到现在,到底来了几次。

    先把腿从他腰间滑下来,岑青禾伸手拍了拍商绍城的后背,轻声道:“绍城,醒醒。”

    商绍城很低的哼了一声,人却没什么反应。

    岑青禾努力想要从他怀里坐直身体,他却手臂一捞,把她抄进自己怀中,紧紧地抱着。

    岑青禾说:“我起来看看几点,天都黑了,你不是约了仁哥他们一起吃饭嘛。”

    商绍城又哼了一声,他只有在睡觉的时候才能呈现出一股子牲畜无害的气息,慵懒的可爱。

    床头灯开关在他那边,岑青禾爬上他的身体,从他右边滑到左边,伸出手臂开了灯。

    灯光一亮,她眯起视线,商绍城也微微蹙眉。

    两人的手机都没在这边,岑青禾看了眼墙上的精致钟饰,上面显示着七点四十五刚过。

    待她看清楚之后,她赶紧晃了晃商绍城,急声说:“起来了,都七点四十五多了,不是约了七点半吃饭嘛。”

    商绍城被迫睁开眼睛,入眼的就是岑青禾光裸滑腻的后背,尤其是灯光一照,荧荧发亮。他马上从后面抱住她的腰,把脸贴上去。岑青禾按着自己腰间的手臂,哄着道:“赶紧起来,都迟到了。”

    在她一再的催促下,商绍城懒懒的从床上下来,两人穿着浴袍往楼上去,他开她玩笑,“再这样下去,我真的要死你手里了。”

    岑青禾忍着脚下虚浮的步伐,低声怼道:“你自找的。”

    他笑说:“你呢,累不累?”

    岑青禾想也没想,铿锵有力的回道:“不累!”

    他笑容更大,“果然这事儿只有男的损耗,看你,生龙活虎的。”

    岑青禾忍不住侧头瞪眼问他:“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生龙活虎了?”

    商绍城说:“还中气十足。”

    岑青禾气得伸手打他,他仗着自己腿长,蹭蹭几步就上了楼,她不敢把腿抬得太大,只能慢慢在后面磨蹭。

    他上了二楼,站在雕花的栏杆旁边往下看,一脸感慨的表情道:“完了,我刚才上楼的时候,竟然觉得有些腿软,你看你把我折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农家子〕〔他从深渊捧玫瑰〕〔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