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豪门少夫人〕〔重生最强商女:首〕〔护花高手在都市〕〔神医狂妃:傲娇鬼〕〔重生九零小军嫂〕〔穿越自带神攻略〕〔穿越蛮荒:拐个野〕〔魔音狂妃:千面邪〕〔仙武都市〕〔民国大特工〕〔穿越,作死,玩脱〕〔军门枭宠缠绵不休〕〔科技图书馆〕〔大反派魔王〕〔风中雨〕〔国民男神宠妻成瘾〕〔异世收割〕〔农门小富婆:带着〕〔女帝在上〕〔变身少女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66章 一晚上没发现
    :

    虽然人是他的了,但脸还是自己的,岑青禾受不了商绍城开她玩笑,哪怕他说的是事实,她拼命地捂他的嘴,后来还嫌不解气,起身用枕头闷他,商绍城后来说,没死在浴缸里面,差点儿死在枕头下面。

    两人闹够了,又在床上腻歪了半天,岑青禾肚子咕噜噜的叫唤,声音大到商绍城发笑。

    她枕在他手臂上,他撩起她的一缕头发在指尖把玩,口吻戏谑的道:“从昨晚到现在,都是我在出力,你一副又累又饿的样子给谁看?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主导呢。”

    岑青禾因为四肢酸疼,所以老老实实的平躺在床上,闻言,当即翻眼回道:“我不出力,我还不消耗吗?说的跟你一人儿劳苦功高似的,有本事你自己来。”

    商绍城唇角勾起的弧度更大,笑着说:“那我还真来不了。”说着,他被子下面的一只手企图探向她的胸,岑青禾反应很快,一把挡住,轻蹙着眉头,低声说:“别闹,我饿死了。”

    商绍城说:“饿你倒是起来啊,我们出去吃饭。”

    从睁眼到现在,俩人最起码在床上磨蹭了四十分钟,她一边喊饿一边赖床不肯起来。

    岑青禾说:“你帮我把包拿来,在楼下。”

    他问:“干嘛?”

    她说:“我带的新衣服在里面。”

    商绍城立马笑了,满眼促狭的道:“这是早有预谋。”

    岑青禾撇嘴说:“谁让某些人天天念叨,我耳朵都长茧了,我宁愿一劳永逸,买个清静。”

    商绍城认真脸,“说得好,局气,做女人就得像你这样,一言不合就给‘惊喜’。”

    岑青禾曲起手肘去撞他胸口,他很快往后一躲,顺势掀开被子,翻身下床。

    他所有动作一气呵成,岑青禾的视线还停留在他身上,她看见他光裸健硕的身体,宽的肩,窄的腰,翘的臀,精瘦而修长的双腿。还有小腹处那一瞥而过的……

    “欸。”商绍城弯腰拎起床尾处的浴袍,岑青禾叫了他一声,他转身面向她,特别坦然,像是完全不在意自己浑身上下不着一物。

    岑青禾也大大方方的盯着他瞧,甚至还翻身坐起来,双眼直盯着他下腹处看。商绍城顺着她的视线往下一瞥,看到自己私密处的纹身,他知道她在看纹身,却故意抬眼打趣她道:“你这么色干什么,吓着我了。”

    岑青禾不管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他小麦色的皮肤上,跃然而出的一朵茶色莲花,莲花是含苞出放的姿态,因为周围纹了些许缭绕青烟,所以看起来佛教气息浓郁。

    提到佛,人的第一反应都是清心寡欲,可丫偏偏纹在这么个位置……

    岑青禾起初还只是好奇他身上有纹身,可是定睛看了数秒,立马就躁火上升,脸色通红,忍不住重新翻身倒在床上。

    商绍城见状,笑着穿上浴袍,一边系着带子一边往床边处走,待站在她身边,见她半张脸让被子盖住,眼神慌乱,他出声说:“怎么了?”

    岑青禾发闷的声音从被子下面传来,“你不要脸。”

    商绍城无辜挑眉,“我怎么不要脸了?”顿了两秒,他自问自答,“是你看我,又不是我看你,我还没说你不要脸呢。”

    岑青禾脸没动,只是眼睛瞥向他,瞪着他道:“你玷污了莲花在我心目中的纯洁形象。”

    商绍城哭笑不得的道:“我纹的又不是白莲花,它本来就不纯洁。”

    岑青禾红着脸道:“在你身上也是一朵色莲花!”

    商绍城俯下身,手臂撑在她身体旁边,垂目睨着她,语气暧昧的问:“喜欢吗?”

    岑青禾想说不喜欢,但心里却特别喜欢,硬是说不出违心的话来。看着她无比纠结的一张脸,商绍城笑着亲了她一下,然后起身道:“我去给你拿衣服,色胚,这是早就预谋把我吃干抹净了。”

    岑青禾双腿在被子下面扑腾,“你才是色胚呢,论色,你是我师祖!”

    商绍城道:“幸亏你没说我是你祖宗。”

    “滚!”

    他下楼去拿包,岑青禾一个人躺在客卧床上,望着棚顶的灯饰发呆,她心里几乎要溢出来的幸福感,原来失去一样重要的东西并不可怕,关键是赢来一样更重要的东西。

    她不后悔把自己给了商绍城。

    不多时,商绍城重新回来,左手夹着烟,右手拎着她的包。

    岑青禾不喜欢闻烟味儿,所以毫不掩饰的一脸嫌弃,瞥眼道:“上一边儿抽去。”

    商绍城把包给她放在床边,然后走到浴室门口,倚着门框,把烟往浴室里面吐。

    岑青禾翻身坐起,两条白皙滑腻的手臂拿到被子外面,把被子挡在胸前,拎过自己的包,她从里面掏出一个袋子,袋子里面有一套新内衣和新裙子。

    新内衣是一套全黑的,没有任何花纹,样式也极简,商绍城见状,出声问道:“怎么不穿昨天那种的?”

    岑青禾想到自己昨晚的那套内衣,不说全情趣吧,但也是带着心机的,透视薄纱加蕾丝,是男人就喜欢。她当然也是为了讨好商绍城才这么穿的。

    “不舒服。”她坦言回道。

    商绍城反应很快,马上就笑说:“特地穿给我看的吧?我很喜欢,没白受罪。”

    岑青禾顿时红了脸,烦躁的说:“上一边儿去,我换衣服。”

    商绍城抽了口烟,伴着烟雾回道:“以前你让我走,我当你是脸皮薄还情有可原,现在都这关系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岑青禾不理他,自顾自把内衣拿到被子里面,他看她反手扣扣子,出声道:“用不用我帮你?”

    “不用,谢谢您嘞。”

    她把内裤也拿到被子下面穿,双腿往起一抬,又酸又沉,连带着拉扯被折腾了一晚上的地方,简直要了命。

    商绍城看她龇牙咧嘴,低声说:“很疼?”

    岑青禾不好意思,小声回道:“没事儿。”

    他心里心疼,嘴上又忍不住打趣,“我就喜欢你这种刚强的。”无一例外,收到了岑青禾的大白眼儿。

    内衣裤都穿好之后,她也不计较其他的地方被他看到,关键新裙子是毛呢的,她不想在床上粘毛,所以起身欲从被子里面出来。腿酸,岑青禾下床的动作并不利落,双手撑着床面,双膝跪着,她是一下一下从被子里面爬出来的。站在洗手间门边的商绍城一直盯着她看,明明是有些小狼狈的动作,可在他眼中,却该死的性感。

    她好不容易伸腿从床上下到地面,刚伸手拿起裙子,商绍城把抽到还剩两口的烟扔进马桶中,迈步朝她走过来。

    双臂张开,将她揽到怀里,他低下头蹭吻她的脖颈,岑青禾又麻又痒,低声道:“别闹,我穿衣服。”

    商绍城低声说:“不急。”

    他抱着她,手在她腰间和后背处游走,岑青禾被他撩到浑身泛起鸡皮疙瘩,感觉到他的气息似曾相识……熟悉的危险,她马上扣着他的手臂道:“别亲了,赶紧换衣服出去吃饭。”

    商绍城低沉着声音回道:“是你先勾我的。”

    岑青禾下意识的想要反驳,但是话到嘴边,她马上反应过来,这功夫跟他吵嘴没什么用,吵赢了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关键是要打消他这随时随地兴起的念头。

    扣着他的手臂,她软声求着他说:“我饿了,你没听见我肚子都咕噜咕噜直叫嘛,先出去吃饭,再不吃饭你将会失去可爱的我。”

    商绍城抱着她,垂头埋在她温软香甜的脖颈处,过了几秒才抬起头,吸气道:“快穿衣服,收拾好出去吃饭。”

    岑青禾马上露出笑脸,当他面穿裙子。一条红色的毛呢裙,不长,下摆略微散开,也是简单的样式,但她长得好,身材也好,所以穿上就显得腰细腿长,处处都是优点。

    商绍城亲自拢起她的长发,帮她拉上后面拉链,岑青禾道谢,然后迈步往外走。

    先来到隔壁客卧,她掀开被子找东西,商绍城问:“找什么?”

    岑青禾左右看着,“我连裤袜呢?”

    商绍城说:“在主卧呢吧。”

    他这么一提醒,她有些懵,直到他在一旁面色如常的复述道:“我们昨晚先在主卧来的,衣服也在主卧脱的,我抱你来这边的时候,你身上什么都没穿,只有浴袍。”

    岑青禾又让他说的有些火气燥,但也没有反驳的理由,只能红着脸出了客卧,转向主卧。

    到了主卧,岑青禾才发觉商绍城说的没错,一看这屋床上和地毯上凌乱的程度,不难判断这就是第一‘案发现场’。

    她很轻易的找到黑色连裤袜,一条腿垂在床下,另一条腿被被子盖着,她走过去想着把裤袜抽出来,结果一抽还把白色的蕾丝内衣一并带出来了。

    内衣的扣子挂到连裤袜上,她低着头解开,不敢去看身后商绍城的脸色。

    商绍城从后面走来,抱着她的腰,下巴抵在她头顶上,柔声道:“一会儿想吃什么?”

    岑青禾低声说:“都行。”

    商绍城说:“今天不吃烧烤火锅,对身体不好,带你去吃补身体的。”

    岑青禾耳根子都红了,平时可以伶牙利嘴,但这会儿只觉得浑身发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