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房东系统〕〔相爷宠上天,狂妻〕〔重生七十年代:军〕〔重回大明之还我河〕〔异世神棍〕〔夜鸦主宰〕〔顾少的独家挚爱〕〔最后一个强者〕〔他身上有宝贝〕〔仙武之无限小兵〕〔超级逍遥狂少〕〔美女总裁的近身战〕〔末世之猎魂人〕〔修真小妖民〕〔官路圣手〕〔十字星城〕〔美女教师的鬼医高〕〔宠妻成狂:闪婚总〕〔绝世天尊〕〔傻妻种田:山里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64章 惊喜一次给足
    :

    商绍城被打也不生气,他现在完全是从心里往外泛着甜,看着她披散着长发,穿着浴袍站在他面前,他勾着唇角,笑的满眼渴望。

    岑青禾不好意思跟他对视,说不紧张是不可能的,轻垂着视线,她选择安安静静的站在原地。

    商绍城一看她那副柔弱娇羞的样儿,登时浑身上下的血气一股脑的往下腹窜,他迈步走到她面前,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身前,岑青禾都疯了,前所未有的紧张,她深深地垂下头。

    商绍城觉得好笑,所以故意把头歪到下面,几乎是从下往上注视着她,对上他充斥着不怀好意的笑,岑青禾当即臊红了脸,忍不住伸手推了他一把。

    商绍城顺势抓住她的手腕,将她拉到自己身前,另一手去抬她的下巴,低头吻在她唇上。

    岑青禾闭上眼睛,浑身僵硬而阵阵发麻,她暗自告诉自己,淡定,大气,从容,别露怯。

    商绍城睁着眼睛,垂目打量她脸上的表情,她眉头轻轻蹙着,明显是在紧张。黑曜石般的瞳孔下尽是促狭的笑意,他张嘴含住她的唇,舌尖撬开她的唇齿,深深探入。

    她老老实实,奈何商绍城一进来就开始撩拨,纠缠,追着她跑,她躲无可躲,避无可避,只能从羞涩到顺从,再慢慢地沦为交融互动。

    商绍城把她搂在怀里,一手揽着腰,另一手扣着她的后脑,越吻越深,恨不能将她一股脑的吞进肚子里。当深吻已经不能满足之际,他推着她往后移步,岑青禾迷糊着睁开眼,发现商绍城是闭着眼的,他黑色的长睫毛就在她眼前,她看得太专注,险些对眼儿。

    终于来到大床边上,他压着她一起倒下去,他的吻顺着她的唇瓣往旁边移,灼热的唇落在她耳根和脖颈处。岑青禾浑身又软又麻,像是有千万只蚂蚁一同爬过,胳膊痒,腿痒,后背痒,心里更痒。

    她想伸手去抓,但手腕却被商绍城轻柔又不失重量的压住,他今儿是打定主意要把她拆皮入腹,怎么都不会让她跑掉。

    他牙尖咬着她的耳垂,感觉她浑身都在绷紧,他马上又松开,转而用舌尖轻轻扫过,一下又一下,时轻时重,却每一下都恰到好处的撩过她的心房。

    岑青禾是初识情滋味,哪里禁得住他这般挑逗,浑身都敏感到一触即发,她终是耐不住,缩了下脖子,很低的声音说:“痒。”

    商绍城的唇瓣就贴在她右耳边,闻言,他低沉着声音问道:“哪儿痒?”

    他这话的歧义太大,不说还好,说完之后,灼热的呼吸扑洒在她侧脸上,她顿时浑身发麻,整张脸上的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她不出声,他就恶劣的逗弄她敏感的耳垂,一会儿咬一会儿舔,磨蹭着问:“跟我说,哪儿痒?”

    岑青禾都要疯了,她是真受不了他这番挑逗。关键屋中还亮着灯,哪怕是暧昧的暖黄色,可她依旧觉得不好意思。

    “把灯关了吧。”她憋了半天,低声说了句。

    商绍城说:“害羞?”

    他明知故问,岑青禾通红着一张脸,嗔怒着回道:“你赶紧关了。”

    商绍城道:“那你说句好听话哄哄我。”

    岑青禾在这种时候就不跟他犟了,老实说道:“求你了。”

    哎呦喂,商绍城骨头都酥了,当场从她身上一跃而起,迅速去按下开关,室内顿时一片黑暗,下一秒,他整个人重新压在她身上。

    整个过程能有个两三秒?

    岑青禾都怀疑他是怎么做到的。

    灯终于暗了,黑灯瞎火,岑青禾卸掉了一半以上的压力,人也敢大胆的睁开眼。商绍城的手正在解她腰间的浴袍带子,她没阻拦,甚至有些隐隐期待,待他看见她的身体之后,到底是怎样的一种反应。

    商绍城日盼夜盼,打从跟她谈恋爱开始到现在,不对,明确的说是在喜欢上她的时候,那时他还在跟袁易寒谈恋爱,可他没碰过袁易寒一根手指头,就这么一直为她守身如玉,熬到今天,小三个月了吧?

    过了三个月吃斋念佛的和尚日子,如果不是那晚在乡下,她替他用手解决了几回,他真担心这种关键时刻,他会不会兴奋到不好用。

    不过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商绍城什么时候都不会不好用,更别说是在这种关键时刻。就没听过哪个人饿极了,突然闻到饭香就一下子撑死的,他绝不做这种亏本的买卖。

    气氛正好,位置也对,剩下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只是当他准备一举攻城之际,她突然抠着他的手臂,说了声:“疼……”

    她这反应……商绍城顿时如遭雷击,从头麻到了脚。

    她的推拒不同寻常,他足足愣了五秒,这才不可置信的口吻,试探性的问道:“你,第一次?”

    岑青禾没回答,只是用实际反应告诉他。

    商绍城不敢相信,她竟然是第一次,哈,惊喜来的太过突然,他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话语来表达内心的极度喜悦,他想当然的以为她必然不是第一次,她跟萧睿谈恋爱的时间也不短了……

    之前总觉得她的坚守甚至带着几分恼人的固执,尤其是萧睿突然出现在夜城,他一度觉得她是放不下萧睿,所以才迟迟不肯把自己交给他。如今一看,他简直糊涂,他竟从未想过,她的保留只因为她是第一次,一辈子只有一次的东西,当然会慎重,也自然会小心翼翼。

    明明特别简单的理由,可因为他自己不具有,所以他从没想过。

    如今身下的人是完好如初的,从未被任何人占有过,他是第一个,这种感觉几乎让商绍城兴奋到疯狂。她紧紧抠着他的手臂,想把他推走,可他却寸步不退,只俯下身吮吻她的唇瓣,岑青禾身体紧绷,随时随地都在提防。

    他不急,她整个人都是他的,他还有什么好急的。他压下所有的冲动,耐下心来降低她的防备,岑青禾也是爱他的,所以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女人,当看他满头大汗浑身肌肉紧绷如铁之时,她到底是心软的抱住他,在他耳畔轻颤着声音说道:“进来吧。”

    这世上最美的情话,也就不过如此,商绍城所有的理智在刹那间崩碎,唯剩下一腔本能的火焰,燎原之势,一发而不可收拾……

    两人上楼时还不到夜里十二点,所以她还是如约送了他一份最想要的生日礼物,本来她自己已经算是惊喜,但如今喜上加喜,商绍城简直是高兴地不能自已,说是乐此不疲也毫不为过。

    当岑青禾如一条滑溜溜的鱼,柔软的瘫在床上,连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时,商绍城翻身开了床头灯。暖橙色灯光乍亮,她马上眯起眼睛,一边去拽被子,一边急声说:“关灯。”

    商绍城很听话,马上关了灯,眼前还恍惚出现黄色亮光,过了会儿才逐渐一片漆黑。

    黑暗中,她听到商绍城低沉略沙的声音传来,“我去放水,一会儿洗个澡。”

    岑青禾闭着眼睛,柔弱的声音,有气无力的道:“我困了。”

    商绍城伸手划着她的鼻尖,轻声说:“不用你动,我去。”

    她没张嘴,只是哼了一声,他凑过来亲了下她微微肿胀的唇瓣,随即翻身下床。

    岑青禾太累了,终于知道身体被掏空是什么滋味儿,刚刚陪他折腾了好久,他要了两次,第一次时间倒不是很长,她以为终于可以歇歇,但他马上重振旗鼓,卷土重来,这第二次……真是要了老命了。

    她之前开玩笑说,只要给她留口气儿就行,他说到做到,真的只给她留了一口气儿。

    眼睛闭着,岑青禾好像一恍惚就睡过去了,迷迷糊糊中,有人把手臂伸进她腰下,她懒得睁眼,任由身体腾空。

    事实上商绍城正打横抱着她,转身往浴室方向走。她害羞,不喜欢开灯,所以他连浴室的灯都没开,索性眼睛适应了黑暗,自家又轻车熟路,所以他抱着她,一路畅通无阻,待站在圆形的按摩浴缸边缘时,他脱了鞋,一脚跨进去,待自己坐好之后,才把她慢慢沉入温水之中。

    岑青禾在他生日宴上喝了不少酒,这会儿是又困又累,加之酒精对大脑的麻痹,她整个意识都是恍惚的,依稀感觉到自己身在何处,也仿佛听到他在跟她讲话,但是具体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她一概不知,唯独一件事儿……

    他好像可以随时随地兴起,她第一次在浴缸里面做这么亲密的事儿,仿佛周身一片温柔的海藻,将她包裹其中,她身体很轻,唯有攀住身前之人,才能确定不被海藻吞没。

    人已经困到极致,奈何总有一条神经是清醒的,岑青禾不知自己是做梦还是真的骂过他一句,“你也不怕累死!”

    她是真的记不得了,记不得自己身在何处,记不得以前种种,也不晓得以后会怎么样,她只知道,被她紧紧缠抱的人是商绍城,他紊乱的呼吸在她耳边盈盈绕绕,经久不停。

    他跟她说:“我爱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