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妃有喜:魔尊请〕〔星际金仙帝国〕〔绝世仙尊,夫人如〕〔随身淘宝:皇家小〕〔都市全能仙医〕〔腹黑萌宝:亿万爹〕〔高调示爱,hello,〕〔基金会大游戏〕〔报告教官,回家煮〕〔最强特种兵之龙医〕〔我有一个大空间〕〔最强小民工〕〔圣天古道〕〔妻子的欲望〕〔官方救世主〕〔快穿之有求必应〕〔甜宠不停,男神纵〕〔仙武之无限小兵〕〔鸿运滔天〕〔万妖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61章 爆发
    :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岑青禾脚下都没站稳,整个人踉跄着被商绍城推到墙上,身体和后脑同时撞击硬物,脑袋顿时嗡的一下,她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出,商绍城的吻已经强势落下。

    他像是从饿极了的野兽,挣脱出笼,浑身上下散发着暴戾之气,岑青禾的双臂被他死死地按着,动弹不得,她吓坏了,本能的偏头要躲,他马上跟上来,像是惩罚她的躲避,霸道的吻瞬间变成啃噬,咬着她的唇瓣,不管不顾,硬是要撬开唇齿,长驱直入。

    他们是男女朋友,平时也常做亲密的事,可他眼下的举动让人打从心里害怕恐惧,所以岑青禾用力的想要挣脱,手臂动不了,她就用身子往前顶他,试图把他推开。

    她越是反抗,商绍城就越是暴躁,漆黑一片的空间里,他高大的身体像是一堵墙,牢牢地将她罩在他的势力范围之下。她睁着眼睛,却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鼻间唯有他呼出的灼热气息,带着浓重的酒精味道。

    他把她咬疼了,岑青禾心里又怕又委屈,想叫他停下来,但他连讲话的机会都不给她,凶狠的霸占她的唇舌,与其说是吮吻,不如说是变相的折磨。

    岑青禾拼了全力往前顶,终于把右腿从他身下挪出,抬脚踩在他鞋面上,她身子一扭,挣着要跑。商绍城被她激烈的反抗推离了几分,他听见她急促的声音说道:“商绍城,你疯了?”他把她弄疼了。

    商绍城同样看不见她脸上的表情,看不见她眼中委屈的眼泪,他只听见她带着不悦和埋怨的口吻。

    她不愿让他碰。

    心底骤然一疼,像是有一只手直穿过他胸前的皮肉,把他的心脏一把握住,他疼到说不出话来,眼前一片漆黑,分不清是愤怒,是委屈,是求而不得,亦或是其他感情。

    总之她彻底把他惹翻了。

    岑青禾以为他借酒发疯,却不知他是心疼的要疯。他忽然拽着岑青禾的手臂,大步往里走,岑青禾又一次始料未及,趔趄了一下,几乎被他拖着前行。

    她又惊又怒,大声道:“商绍城,你干什么!”

    很快她就知道商绍城要干什么了,他拽她走至客厅沙发处,二话没说,一把将她抡过去。岑青禾的身体像是飘起来一般,转瞬间就倒在宽大柔软的沙发上。

    沙发是真皮的,人栽在上面一点儿都不疼,但毕竟动作大了,岑青禾只觉得天旋地转。人还没等爬起来,视线所及之处,一抹高大的身影栖身压下,岑青禾才撑起小半的身体,登时被压平在沙发上。

    混杂着浓重酒精味道的热吻,铺天盖地的压下来,吻在岑青禾的鼻子,眼睛,脸颊,还有唇瓣上面。大手撩开她身上的外套,直接隔着她里面的毛衣摩挲,在腰间和胸前用力捏过。

    身上的疼让岑青禾惊慌失措,她想过无数种跟商绍城第一次的画面,其中也不排除他会迫不及待,会疯狂迷乱,但绝对不是现在这样,他一句话不说,一声不吭,对待她的方式粗暴到超出情侣间的正常亲密范围,这种方式她接受不了。

    她抬手阻止商绍城,去推他欲压下来的脸,商绍城马上抓住她的手腕,抬高至头顶,灼热的吻落在她脖颈处,滚烫滚烫,让她瞬间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

    他另一手在她身上用力抚摸,她拦不住,只能急声叫道:“商绍城,你别这样,你吓着我了。”

    商绍城吻着她的耳根,用牙尖去咬她的耳垂,岑青禾又痒又怕,本能的缩脖子往里躲。

    他锲而不舍,与此同时,长腿一屈,分开她的双腿,大手顺势而下,待摸到裙摆边缘,马上灵活的往里探。

    他摸到她腰腹间的皮肤,如细瓷一般滑腻,触手生温。一路往上,指尖马上触到她内衣边缘,岑青禾的手隔着毛衣要按住他,但他却跟她较劲儿一般,抓着内衣用力往下一拽。

    她感觉胸前一松,像是跳脱了既定的桎梏,商绍城的手不管不顾的覆在上面,肆意揉捏。

    岑青禾彻底被他激怒了。

    抬起不受钳制的左手,她一把推在商绍城的侧脸上,把他从自己脖颈处推开,厉声说道:“你拿我当什么了!”

    商绍城的头被岑青禾推得往左一偏,手上动作也跟着骤然停下,她胸口剧烈起伏,他的手隔着一层毛衣,握在她一侧胸上,弧度明显。

    她气到拽着他的手往下拉,紧接着就要推开他。

    黑暗中,商绍城极度低沉的声音传来,“你拿我当什么了?”

    对比岑青禾的感叹句,商绍城是问句的口吻。

    他压在她身上不动,她也推不开他,只能压抑着怒气,沉声回道:“你喝多了我不想跟你吵架,你起来。”

    她当商绍城是耍酒疯,商绍城却已然疯了。

    身体一动没动,他出声道:“我是你男朋友,跟你做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

    岑青禾皱眉道:“你现在不正常,我不想跟你讨论这个。”

    其实她的意思是,他现在喝多了,而且明显带着怒气,她不想把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一个愤怒的酒鬼。

    商绍城却觉得她又在推脱,唇角勾起嘲讽弧度,他声音中充斥着鄙夷,“跟我回家,衣服都脱了,你说不想跟我讨论这个,你逗我玩儿呢?”

    岑青禾不聋,听出他话语中浓浓的嘲讽,她当即沉声回道:“商绍城,你是不是喝高了耍酒疯?”

    商绍城前一秒还是冷淡的口吻,闻言,却忽然提高声音,怒声道:“岑青禾,是你玩儿我,我特么看起来就这么傻逼吗?!”

    他陡然间翻脸,愤怒的声音吓得岑青禾浑身一抖,心都跳漏了一拍。

    等他吼完五秒,岑青禾这才回过神来,分不清是委屈还是怨怒,唯有更高的声音质问道:“商绍城你讲不讲理,我怎么你了?我不就是昨晚答应你来结果没来嘛,天大的事儿,你要这么埋怨我,饭桌子上你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外人面前我忍你,回家你还这样,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好欺负,我没脸没皮啊?”

    她满心欢喜的给他准备过生日,结果被别人怼,被他怼,心心念念以为回家之后,他能温柔对她,结果他是怎么做的?她今天要是不吭声,那跟小姐有什么区别?

    “我告诉你,我跟你回家不是伺候你生理需求的,你别想跟我这儿发泄!”

    岑青禾也是越说越来气,用力伸手推他的身体,想要翻身起来。

    商绍城被她的动作和言语刺激到,当即回手按住她的胳膊,黑暗中他盯着她的脸,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道:“你昨晚去哪儿了,跟谁在一起?”

    岑青禾闻言,登时脑袋轰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炸开了花,明明应该是万紫千红的颜色,可她眼前却唯有一片白茫。

    她一言不发,商绍城等了她几秒,见她沉默,他嗤声说道:“怎么哑巴了,去见初恋男友有什么不能说的,不就是在人病房里面守了一夜嘛,他又是缝针又是脑震荡的,你心疼坏了吧?”

    商绍城离她太近,他口中呼出的温热呼吸,尽数扑洒在岑青禾脸上,明明那么灼热,可她却刹那间觉得,心都凉了。

    她仍旧一声不吭,商绍城彻底被她的沉默激怒到六亲不认,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他沉声道:“岑青禾,我一直觉得你挺傻的,什么都要巴巴的跑过来问我,好像没有我日子都过不好了一样,但我现在才发现,原来傻的人是我,你真是会扮猪吃老虎,你是不是觉得把我耍得团团转,心里倍儿开心,倍儿得意。就你这样的,还天天提醒我不要脚踩两条船,来,你告儿我一声,你这种行为叫什么?你特么站在萧睿门前说爱我的时候,心里想的到底是我还是萧睿?!”

    说到最后一句时,商绍城是真的伤心了,他的愤怒全都在不经意间化作力量,恨不能把她的手腕子给捏碎了。

    他这么喜欢她,努力的用心用力爱她,尽量呵护好这段感情,她说她特别认真,所以他也严格要求自己,他从没试过如此认真是什么滋味儿,可到头来,变卦的人竟然是她。

    岑青禾早已被商绍城的一迭声质问给吓着了,她想跟他说的,就等他生日过后,也许是今晚,最晚就是明天。她不怕别的,她怕他误会。

    “我跟萧睿已经分手了,我怕你多心……”他的话很难听,但岑青禾想先跟他解释清楚。

    商绍城打断她的话,“别在我知道之后跟我玩儿马后炮,岑青禾,你知道你这种行为叫什么吗?”说完,他自问自答,“你这叫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怎么我跟你就是灵魂上的伴侣,咱俩只谈心不走肾呗?那你跟萧睿是什么,你俩是梁山伯与祝英台,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跟他分手就这么让你无法释怀,如果你爱他爱的这么放不下,你干嘛还答应跟我在一起,你拿谁当替代品呢?”

    他一句说的比一句难听,岑青禾心里委屈比天大,顿时眼泪涌出眼眶,哽咽着回道:“商绍城,你是不是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