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前试爱:总裁太〕〔超级工业霸主〕〔水墨田居小日子〕〔神的试练〕〔魔鬼法约〕〔LV99级的村民〕〔捡到一本三国志〕〔馥郁春满〕〔凰上在上,臣在下〕〔我真的是个有钱人〕〔进化之路〕〔刀镇星河〕〔上神,夫人逃婚了〕〔农女火辣辣:神秘〕〔我有一个工业世界〕〔联盟之佣兵系统〕〔熊生从越狱开始〕〔都市神豪之一夜暴〕〔神通不朽〕〔二次元之真理之门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60章 一刀切
    :

    岑青禾也是受够了,她给商绍城面子,所以一直忍着不发作,但有些人就是给脸不要,她不出声就拿她当病猫。如今她就怼了,她倒要看看这帮人能掀起什么风浪。

    被怼的几人毫无防备,一时哑口无言,更关键的是,岑青禾拉着商绍城的手,这主权宣示的特别明显,商绍城是什么人,即便是从小认识到大,旁人等闲也不敢触他的霉头,免得被挫的更惨。

    周安琪一口气已经吸回去,眼看着要出声说话,周砚之不着痕迹的抢先笑说:“春宵苦短,那我们可不敢耽误你俩的大好时光,稍后的局我们自己撺,我叫人送你们回去。”

    他的手臂搭在周安琪肩膀上,看似随意,其实暗地里用劲儿,示意她不要出声乱说话。

    周安琪气得眼都红了,要她亲眼看着商绍城跟岑青禾一起回家,这不是要她的命嘛。

    周砚之捏着她的肩头,面不改色的道:“除了他俩之外,其余的人都没什么事吧,没事晚上我做东,换个场子继续玩起。”

    蔡馨媛说:“我还有事儿,我就不去了,你们玩儿的开心。”

    金佳彤紧随其后说道:“我也不去了,我们明早还要上班。”

    周砚之看着两人道:“一起去呗,青禾跟绍城不在,还有我们呢,还怕我们这么多人照顾不了你们两个?”

    陈博轩没有明目张胆的往蔡馨媛那里看,可心里一直在琢磨,当然也是希望她一起去的。

    蔡馨媛待会儿要去医院看萧睿,所以婉言拒绝的,至于金佳彤,岑青禾跟蔡馨媛都不在,她一个人不得尴尬死,所以也跟着一同谢绝。

    都说好之后,大家穿上衣服准备往外走,沙发处好多礼品,沈雨涵,蔡馨媛跟金佳彤帮忙拎着,一直等到乘电梯下楼,来到停车场,商绍城把车锁打开,她们把所有礼物都放进后备箱。

    代驾坐在驾驶席,岑青禾跟商绍城坐在后面,蔡馨媛在临走之前轻笑着道:“我走了,祝你们两个‘难忘今宵’。”

    岑青禾但笑不语,沈雨涵又闪身凑过来说:“今晚我们谁都不会打扰你们,你们加油!”她一边说,一边还做了个加油打气的动作,拳头攥的紧紧地。

    这动作怎么看怎么色,岑青禾失笑,低声道:“赶紧走。”

    蔡馨媛说:“嫌我们烦了,我们赶紧撤,春宵一刻值千金,这会儿我们都耽误他们好多金了。”

    两人在车门边絮絮叨叨,最后是岑青禾强行关上车门,硬把她们给赶走的。

    车门一合上,四周顿时安静了不少,车内有些凉,岑青禾打了个寒颤,前面代驾出声问:“咱们去哪儿?”

    岑青禾在等商绍城回答,可他却一直没应声,侧头一看,他靠在后座,眼睛闭着。

    她心里不是很舒服,毕竟这个生日过得不如她想象中那么开心,中途好几次她甚至气顶脑门。

    可能他喝多了,所以口不择言吧。岑青禾不想在这种时刻跟他计较,所以主动出声应道:“盘古世家。”

    代驾发动车子离开盛天酒店门口,余下停车场上的另外一帮人,他们大多是从海城飞过来的,自己没开车,所以去到路边拦车。

    蔡馨媛跟沈雨涵和金佳彤在一起,沈雨涵问她们去哪儿,樊尘开了车,可以送她们过去。

    蔡馨媛说:“我不用,你们送一下佳彤吧,我还有事儿,先不回家。”

    说着,不等他们细问,她一边打招呼一边快步往路口走。陈博轩已经盯她半天了,见她自己离开,他迟疑了几秒,还是大步跟上前去。

    蔡馨媛掏出手机看时间,现在晚上十点半不到,估计萧睿还没睡,她去了正好可以跟他谈谈,免得岑青禾重情义,夹在他跟商绍城中间,两头为难。

    正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男声:“馨媛。”

    蔡馨媛转头一看,见是陈博轩,心底顿时慌了一下,但她努力没表现在脸上,而是神色如常的打招呼:“欸,你怎么过来了?”

    陈博轩说:“你去哪,我送你。”

    蔡馨媛道:“不用,我去见个朋友。”

    陈博轩第一反应就是,大半夜的见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

    心里如此想,他面上不动声色,径自说:“我送你过去,他们都在拦车,到你这也不好打,天这么冷。”

    蔡馨媛一味拒绝,“真不用,你快点儿走吧,他们都在等你呢,我也不着急,拦个车就走了。”

    陈博轩说:“跟我还客气什么,樊尘跟雨涵去送佳彤了,我送你,这么晚你一个人不安全。”

    他这执着劲儿让蔡馨媛心里无端焦躁,正所谓无利不起早,他对她的心思,她已经感觉到了,可她不想背负促使他跟小白分手的坏名声,更何况岑青禾已经说了,小白在电话里面哭得特别伤心,不知道陈博轩为什么突然跟她提分手。

    同是女人,蔡馨媛更能理解小白的心情,所以无论是她主动还是被动导致的,她都难辞其咎,也不想事情愈演愈烈。

    一时情急,她当场出声回道:“谢啦,真不用,我去找我男朋友,他就在附近,我打个车很快就到了。”

    话音落下,蔡馨媛清楚看到陈博轩脸上明显的语塞,像是一腔热血突然被一盆冷水兜头打湿,也像是猝不及防,所以难掩狼狈。

    他硬是被她堵得无话可说,生生噎了几秒,这才呼出气来,淡淡道:“这样,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他不是故意冷下来,只是表情一时间绷不住,仿佛前一秒还是兴致勃勃的样子,这一秒就变得灰头土脸。

    蔡馨媛心里也很难受,她到底是选择这种一刀切的方式,让彼此都断了念想。

    两人心思各异,却都要佯装没事儿的样子,陈博轩还跟她隔着一段距离,并肩站在一条水平线上,直到帮她拦了一辆车,看她上车,这才微笑着告别。

    司机踩下油门往前开,蔡馨媛实在没控制住,顺着倒车镜往后看了一眼,陈博轩还站在马路边,望着她离开的方向。她忽然心里特别难受,明明两人从没开始过,但她已经体会到分手的滋味儿。

    注视着她乘坐的车,直到很多相似的计程车模糊了她的定位,陈博轩无奈收回视线,他倒不会真以为她这么快就交了新男朋友,但她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她拒绝了他,而且是生怕他黏上她,迫不及待想要明哲保身的态度。

    他心里憋屈又心酸,还挺想自嘲,他人品有这么差嘛,她要这么急着躲?

    另一边,岑青禾跟商绍城并肩坐在宽敞后座,他身上穿着军装款大衣,没有系扣,衣摆敞开,露出内里的白色棒线毛衣,长腿自然的往两侧分放,手就垂在大腿边上。

    岑青禾余光瞥着他的脸,虽然他一直闭着眼睛,可她觉得他没有睡着,只是在生气。平时哪怕是开车的时候,他都会腾出一只手来握她的手,可这么半天了,他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像是要用这种方式来冷暴力她。

    如果不是代驾在前面,她真要忍不住问一问,有话就说,有脾气就发,至不至于这么气她?

    今天在生日宴上给她难堪,她忍了,如今私下里还是这样,原本她想好声好气的哄哄他,现在自己气都气饱了,他不搭理她是吧,她也不去主动哄他,看谁最后忍不住。

    两人一路无言,代驾把车开回盘古世家,岑青禾从包里拿了钱递给他,轻声道谢。

    等到代驾下车离开,岑青禾瞥着一动不动,眼睛不睁的商绍城,过了差不多五秒才说:“醒醒,困了上楼睡,别感冒了。”

    小区的路灯依稀照亮商绍城的脸,只见他隔了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睛,然后二话不说,推开车门,径自往外走。

    岑青禾还没被他这么冷过,登时压在心底的委屈和怒气一股脑的涌上头。紧随其后下了车,她站在车门边,看着大步往里走的商绍城道:“我回去了。”

    说完,她转身往反方向去。

    身后传来商绍城的声音,“你去哪儿?”

    她心里委屈的不行,眼泪在眼眶打转,头也不回,脚下步伐更快。

    意料之中的,她没走多远,商绍城就跟过来拽住她的手臂,岑青禾垂着头,眼泪流了一脸。

    商绍城说:“来都来了,还往哪儿走。”

    岑青禾喉咙酸涩,一肚子的委屈倒不出来,只是流泪不说话。

    商绍城拉着她往回走,路上他也没哄她,岑青禾以为等到回家之后,他一定会跟她好好说,所以即便心里不舒服,可她还是乖乖听话跟他一起走。

    他家她已经来了好多次,熟门熟路,他站在门口找钥匙,可是大衣兜里和裤兜里面都没有,岑青禾见状,闷声问:“钥匙忘带了?”

    商绍城不回答,也没看她。

    岑青禾从包里翻出一串钥匙扣,上面有她自己的,也有他家的。

    嫌弃的推了他一下,她低声道:“闪开。”

    最后房门是她开的,她跨步进去,先是打开廊灯开关,随即弯下腰要去给商绍城拿拖鞋,可是眼前突然一片黑暗,灯关了,她还没等回头询问,只听得关门声传来,紧接着身后人一把将她拽起来往墙上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老子是不周山〕〔炮灰的沙雕日常[穿〕〔总裁爹地超级宠〕〔农门娇女:神秘质〕〔逆袭少夫人:军少〕〔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万古丹神〕〔渣渣复渣渣,就应〕〔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