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然心动:总裁老〕〔战道成圣〕〔宿主别作妖:反派〕〔宠婚101式:厉少,〕〔快穿:恶毒女配要〕〔唐时月〕〔军婚蜜爱:甜妻,〕〔古董下山〕〔宠妻108式:韩少,〕〔重生影后娇妻:江〕〔洪荒之神龟〕〔九龙圣祖〕〔哈利波特之死神权〕〔穿越变成老爷爷〕〔隐婚甜宠:大财阀〕〔都市阎罗狂少〕〔重生军婚宠妻:时〕〔都市天龙至尊〕〔造化神尊〕〔系列之仙棍护妻日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59章 彼之蜜糖,吾之毒药
    :

    沈冠仁说完,陈博轩也马上帮忙托着,“切,用不用这么宝贝啊,赶上心头肉了。”

    “想吃就吃,没人拦着你们。”商绍城面色淡淡的回了一句。他把她当心头肉,她回头在他心上戳刀子。

    陈博轩没想到商绍城抽疯,拦都拦不住,暗道他是不是喝高了?

    这会儿瞎子都看出商绍城貌似有意冷淡岑青禾,除却跟她关系好的人在暗自惊讶纳闷之外,其余人等都在看笑话。

    岑青禾可以不反击,但她控制不住身体的本能反应,脸刷一下子就红了。蔡馨媛跟金佳彤也跟着着急,但碍于商绍城喜怒无常,所以不敢贸然开口,怕火上浇油。

    沈雨涵激灵又胆儿大,赶忙笑着说了句:“我想吃青禾做的蛋糕。”说完,她侧头对岑青禾说:“青禾,我们能吃吗?”

    岑青禾怎么会好赖不分,沈雨涵在给她台阶下,她脑子一片空白,依稀记得自己脸上挂着笑,声音如常的回道:“当然能了,现在就打开,大家想吃的都尝尝。”

    孙筱菲微笑着捧场,“我也想吃。”

    沈冠仁,陈博轩,蔡馨媛跟金佳彤都跟着附和,生怕岑青禾丢面儿。

    岑青禾这会儿已经分不清心里是暖还是冷了,准确的说,是冰火两重天。她从没想过商绍城会当众怼她,她以为他对她的喜欢是足够包容她所有的不对和小错误的,再不济,她有错,他可以私下里说,何必当众撂脸子。

    她从小到大最要面子,常说不争馒头争口气,就连徐莉那暴脾气,都不太敢当众数落她,就怕她翻脸,可眼下让她当众下不来台,她心底震惊,也有焦躁,但却没有想当场发飙的想法。

    他今晚喝了不少酒,她就当他是酒后失言,她不跟他计较。

    几人去到一旁拆蛋糕盒,岑青禾扯带子的手都在发抖,蔡馨媛他们看在眼里,却不好马上安慰,都只能装作一副没事儿人的样子。

    蛋糕盒子打开,里面是一个八英寸的心形蛋糕,上面洒满草莓干和处理过的玫瑰花瓣,中间一个白巧克力做的牌子,上面用黑色果酱写着:城城,happyrthday,貌美如花。

    岑青禾看到上面的字,一瞬间差点儿眼泪掉下来,心酸的不行。为了做这么个小东西,她废了二三十个巧克力底板,弄了一个多小时,字怎么都写不好,她做了一遍又一遍。

    蛋糕师傅说可以帮她写,反正蛋糕都是她亲手做的,不差这个小装饰,像是写字这部分比较专业,平常人大多弄不好,但她希望一切都是亲力亲为,所以她费力试了好多次,才勉强做出现在蛋糕上的这一版。

    几个女人都夸蛋糕做的好漂亮,岑青禾强颜欢笑,心里就一个念头,千万别掉眼泪。

    鼻子已经在泛酸了,岑青禾偷着攥拳,指甲戳在掌心中的软肉上,疼痛多少转移了心头上的酸涩,她笑着道:“来,都谁要,我给你们切。”

    她想去拿刀,但脑子已经一片空白,看见刀也不认识,还在兀自翻找。

    蔡馨媛跟沈雨涵同时去拿桌上的刀,岑青禾道:“看我这眼神儿,就快瞎了。”

    拿过刀,她毫不迟疑,直接在心形蛋糕的中间切了下去,旁边几人心里都挺难受的,这个蛋糕本应该是商绍城来切,吃也不应该他们几个先吃。

    岑青禾利落的切开,分成几份,分别递给身边的几个人。

    沈雨涵特地道:“青禾,把中间那块切下来给我哥。”

    岑青禾面色无异,切了中间带生日快乐字样的蛋糕,放在盘子里面。

    沈雨涵接过,转身往商绍城的方向走。

    “哥,尝尝青禾做的蛋糕。”

    商绍城余光瞥着岑青禾的背影,她没回头,可他却突然心疼的不行。他也是一时酒精上涌,控制不住情绪,此时看到沈雨涵手中的蛋糕,城城,貌美如花。

    他不怎么认识她的字,却太熟悉她的风格。

    刚刚听他们几个说蛋糕好漂亮,他都没见过她做的蛋糕是什么样的。

    放下周安琪做的蛋糕,商绍城接了沈雨涵递来的盘子,吃了一口。

    沈雨涵眼巴巴的问:“好吃吗?”

    蛋糕是甜的,就连上面本应该是微酸的草莓干,都在岑青禾的强烈要求下,用砂糖裹了好几层,就怕他会觉得酸。软软糯糯的口感,本应该是甜腻在口中化开,但商绍城却尝到了酸涩的味道。

    岑青禾直到现在都没回过头,也没来他这边,她在跟孙筱菲和蔡馨媛她们说话,听着声音无异,但他知道,她一定是生气了。

    点了头,他出声说:“她做的能不好吃嘛。”

    她伤了他的心,可回头给他一颗甜枣,他仍旧不忍心说不甜,他有他的脾气,可哪怕在这种情况下,他仍旧舍不得看她落寞,看她难过。

    商绍城又吃了一口她做的蛋糕,心想,他可能真的疯了吧。

    旁边总有人看热闹,见商绍城拿起岑青禾的蛋糕吃,笑着问道:“谁做的好吃一些?”

    商绍城这会儿已经没了怒气,心丢了一半,余下的一半也尽是无可奈何。闻言,他开口回道:“岑青禾就是做毒药给我,我也会吃。”

    说罢,伴随着他大口吃蛋糕的举动,着实惊到了一帮人。

    要知道,商绍城可从不是个开口就说情话的男人,他不是周砚之,他从不哄女人,向来都是别人哄着他。

    刚刚还看似要冷淡岑青禾的,这么会儿功夫,突如其来的表白是几个意思?

    没人懂商绍城的心思,他只是在说实话。明知道岑青禾昨晚彻夜陪着萧睿,今儿他还得跟她表演你侬我侬,不是她戏有多好,是他愿意自欺欺人。

    沈雨涵听后马上乐了,瞥见周安琪瞬间吃瘪的脸,以及一帮看热闹人悻悻的表情,她马上转头叫道:“青禾,听见了没有,我哥跟你表白呢。”

    岑青禾听见了,转过身来,她脸上带着若无其事的表情,笑着说:“他明知道我不舍得毒死他。”

    算了,她原谅他了,谁让他平时对她那么好,今儿他生日,她大度一回。

    沈冠仁跟陈博轩见状,先后试着搭了搭话,商绍城都没说什么,看样子是抽疯的劲儿过去了。

    蛋糕吃完,到了送礼物的环节,其实大家最想看的无外乎是岑青禾跟周安琪的。

    岑青禾作为商绍城的女朋友,被大家拱着第一个送,她也没什么好扭捏的,将礼品袋递给他,轻笑着说:“生日快乐。”

    商绍城接过袋子,把围巾从里面拿出来,蔡馨媛说:“青禾原本给你织了件毛衣,都快织完了,前阵子小二来家里面住了一晚,毛衣瞬间变脖套,要不是我们拦着,她跟小二只能剩一个。”

    沈雨涵一把抓起岑青禾的手,摸着她的指尖,语气夸张的道:“看看,手指头都磨破皮了。”

    不知道商绍城是不是喝了太多的酒,他今天整体的反应都比平时要慢上许多,拿着岑青禾送给他的围巾,听着蔡馨媛和沈雨涵的话,他脸上并没有意料之中的惊喜,反而是类似出神一般的平静。

    岑青禾是真的猜不到他心里想什么,只能出声问:“喜欢吗?”

    商绍城点了下头,低声说:“喜欢。”

    沈雨涵道:“一会出门就让我哥戴上,一定暖在心里。”

    岑青禾打量商绍城脸上的表情,他仍旧看着围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陈博轩说:“绍城喝的有点多,估计要明天醒酒才能乐出来。”

    沈冠仁轻笑着道:“用不了明天,等会回家就乐了。”

    周砚之笑着打量岑青禾,出声问道:“你们确定今晚能成事?”

    岑青禾也喝了不少酒,脑袋晕乎乎的,乍一听还没懂,她是从周砚之眼底的戏谑中联想到,他说的今晚是什么意思。

    今晚,她要把自己当大礼送给商绍城的。

    经过刚刚的那番尴尬,岑青禾已经不想当众再提这个话茬了,所以她装作听不懂的样子,但笑不语。

    可总有人要故意挑开了说:“绍城喝这么多,别晚上回去心有余力不足。”

    马上有人道:“女方出力呗,怎么还不给个‘生日特权’什么的。”

    周安琪脸色越来越差,是极力在绷着。

    身边女人笑道:“今晚成不了,大不了再守身一晚呗,这么久都熬过来了,还差这一时半会?”

    商绍城越怕什么越来什么,他觉得自己快被逼疯了,他感觉所有的人都在嘲笑他,嘲笑本应该是他的女人,却在为其他人守身如玉。

    岑青禾烦透了这帮起刺儿的人,如果是平时还好,商绍城如果没心里赌气,还会替她讲话,但这种当口,他只能越听越来气。

    忍无可忍就无需再忍,岑青禾也是借着一股酒劲儿,就没抱着以后还跟他们接触的心思,当即拉住商绍城的手,出声回道:“我们现在就回家,你们真不用为我俩床上那点儿事儿操心,自家有自家谈恋爱的方式,我们都不着急呢,你们跟着急什么?”

    话音落下,之前嬉笑的几个人皆是一脸尴尬,没想到岑青禾会当众揶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