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甜妻来袭:傲娇帝〕〔快穿攻略:妖孽男〕〔绝地兵神之藏界风〕〔吞天龙王〕〔神界红包群〕〔一胎三宝:总裁老〕〔[综]卫宫家能不能〕〔豪门天价宠:最强〕〔创世农场〕〔邪王盛宠:萌妃逆〕〔我才不是你们妈呢〕〔带着百鬼穿聊斋[综〕〔天朝女国师〕〔浮尸院〕〔异能军嫂逆袭日常〕〔烧烤大魔王〕〔炼天圣尊〕〔太平洋超级帝国〕〔军事承包商〕〔斗破之分身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53章 攒够了失望
    :

    三人吃完饭已经后半夜两三点了,岑青禾跟蔡馨媛收拾了两袋垃圾往外走,等出了病房,蔡馨媛这才对岑青禾说:“这边我盯着,你去找商绍城吧。”

    岑青禾道:“算了,都这么晚了,估计他都睡了,等会儿我给他发个短信,告诉他不用等我,反正明天也要见面,不差这一晚。”

    蔡馨媛说:“还什么明天啊,现在已经是六号了。”

    岑青禾身心疲惫,折腾到现在总算吃饱了肚子,之前真是饥困交迫,她觉得自己分分钟都要晕厥。

    “一会儿你去沙发上睡,我在床尾趴会儿就行,明天早上会有人来接应我们,能睡多久算多久。”岑青禾说。

    两人一起往前走,蔡馨媛道:“商绍城生日,今天一整天你都得挺忙的,晚上一起吃饭,吃完饭你就安心陪商绍城吧,医院这边我过来看着。”

    岑青禾心里也挺为难,但是没办法,她出声回道:“行,你先帮我盯一天,要是萧睿问起来……你就跟他实话实说吧。”

    她做不到当着萧睿的面,亲口告诉他,她已经有男朋友的事实,这样对他而言太过残忍。但这个事实萧睿早晚都要知道,算她自私,她只能通过其他人的嘴告诉他。

    蔡馨媛看出岑青禾的两难,她低声回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说,你也别太往心里去,早晚都得捅开了。”

    两人去扔了垃圾,回来的路上,岑青禾给商绍城发了条短信,说她明天再去找他,让他早些睡。

    等了半天,商绍城没回,岑青禾猜他一定睡着了,不然他一定秒回,这样更好,省得她还要费力安抚隐瞒。

    站在病房门口,岑青禾没有马上推门而入,而是忽然道:“馨媛。”

    “嗯?”

    “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岑青禾垂着视线,为难都写在脸上。

    蔡馨媛还以为她后悔了想走,所以很快回道:“你快去找商绍城吧,萧睿一会儿就睡着了,咱俩都在也没什么用,留一个守着就行。”

    岑青禾说:“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我没跟商绍城说实话,心里挺不好受的。”

    蔡馨媛闻言,沉默几秒才道:“你要是跟商绍城说萧睿是你前男友,他还不得炸了?”

    岑青禾蹙眉回道:“但我总觉得这么瞒他也不是个事儿,我们前阵子刚说好的,以后有话一定要直说,不能撒谎,而且现在我跟萧睿已经分手了,我拿萧睿当我好朋友,当哥们,甚至当亲人,他有事儿我不能不在,我……”

    万语千言,岑青禾却不知道到底该用什么样的词汇,才能准确表达这种情绪。

    蔡馨媛却能懂,毕竟是相识七八年的好朋友,他们一起走过了青春年少的时光,从不谙世事到俗世里摸爬滚打,从整天厮混到各奔东西,虽然时间拉开了距离,但却拉不开他们多年来积淀下的感情。

    岑青禾有句话说的很对,即便分手了,不是爱人,也是亲人。

    “那你是什么意思,你要跟商绍城说吗?”蔡馨媛问。

    岑青禾向来无事不可对人言,除了她跟萧睿分手的真正原因,就连对最亲近的家人和朋友,她都不曾吐漏过半个字。因为这事关两家长辈的脸面,关乎萧睿能不能承受,她有太多的顾及,所以没办法讲。

    但她也不能欺瞒商绍城,因为他也是她很重要的人,她今晚已经撒了谎,她觉得很对不住他。

    “等他明天生日,不对,是今天,等他今天生日过完,我会跟他说,我不想瞒他。”岑青禾到底还是做了选择。

    蔡馨媛说:“也好,你们两个想认真处,就不要有什么隐瞒和误会,你跟萧睿都是过去的事儿了,你跟商绍城好好说,相信他能理解你。”

    岑青禾也吃不准商绍城到底会是什么态度,反正她要坦白从宽的,心里藏事儿实在是太憋屈了,坐立难安。

    她这边已经想好坦白从宽,却不知商绍城已然误会,更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并不在盘古世家,而是在医院大门口,等她。

    她说过忙完会去找他,所以他在下面等着她,只要她出来,他会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但是等了许久,他只等到她的一条短信,告诉他不要再等了,她今晚不会去他那里。

    商绍城看到这条短信的时候,心里竟能理解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究竟是什么感受。那是自以为是的觉得,一颗心已经疼到了极点,心情已经坏到了极处,应该没有什么还能让他心乱心寒,但她的一条短信过来,轻而易举就做到了。

    果然没有最讽刺,只有更讽刺;心也没有最疼,只有更疼。商绍城垂目看着手机,刹那间气到了极致,他以为自己会暴跳如雷,但事实上,他竟然伤心的没有了力气。

    浑身都是软的,仿佛四肢被捆绑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伤自己的心,人却无能为力。

    她怎么会这么心狠……给了他这么大的梦,让他沉迷其中,让他觉得他很幸福,就在他全心全意乐在其中之时,她又狠心把他叫醒,告诉他,不过是梦境一场而已,不必认真。

    喉咙卡紧,心疼到眼眶发热,鼻子泛酸,商绍城这辈子第一次有这种感觉,他竟然想哭。

    这样的反应让他自己都难以置信,几乎是下意识的,他抬头别开视线,张嘴呼吸,让寒气压下几欲涌上喉咙的酸涩。

    车窗是降下来的,因为他一直在抽烟,车里的温度就是室外温度,差不多零下十度。

    商绍城关了手机甩到副驾,从烟盒中抽了一根烟点上,这已经不知道是他今晚抽的第几根烟了。

    隐隐白雾下,他俊美的面孔一片模糊,侧头望着医院大门口,他明知道她在里面,也明知道她不会出来,可他还在固执的等,与其说在跟她较劲儿,不如说是在跟自己较劲儿。

    他很怕他前脚一走,岑青禾后脚就出来了,他还想给她一个机会。

    这一等,从夜里一点多一直到凌晨五点半,天蒙蒙擦亮,环卫工人陆续出来清扫街道,黑色的卡宴车边满地烟头,他等了她一夜,她一整夜都没从萧睿的病房里面出来。

    还是误会吗?

    他还要自欺欺人多久?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贱了?

    商绍城心底暗问了三个问题,问完,他自己都答不上来。失望攒够了,他终于可以毫不犹豫的离开。

    陈清禾是早上五点四十五分到的病房,当时蔡馨媛正窝在沙发上面睡觉,岑青禾坐在椅子上,上半身趴在床尾,这样的姿势睡不熟,基本睡个半小时就要醒一回,她这才刚刚睡着。

    萧睿身体虚,本来会很贪睡,但后脑实在疼得不行,他几乎一夜没怎么合眼。不过这样也好,这样就能肆无忌惮的看着趴在床尾处的人,他心疼想让她睡得好一点儿,但是屋中又没有其他地方,他也没有资格像是从前一样,挪半张床给她,他只能默默地看着,数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他知道,天亮她就要走的。

    陈清禾推门进来时,动静不大,她看见三人里面只有萧睿是醒着的,所以笑着对他摆了摆手,她手上拎着好多袋子,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这一晃发出轻微声响,把浅眠的岑青禾给弄醒了。

    她手臂稍微哆嗦了一下,随即慢慢睁开眼。趴了太久,脖子都拧了,缓缓直起身,余光瞥见身旁有人,侧头一看,不由得道:“你来了。”

    陈清禾小声回道:“你们昨晚累坏了吧,快点儿回去休息,我来接你们的班。”

    萧睿也是醒着的,岑青禾问萧睿:“怎么样,伤口还疼吗?”

    萧睿摇摇头,“不疼,好多了。”

    蔡馨媛也睡得不实,最后一个醒来,陈清禾终于可以放声讲话,她让她们两个回家补觉,萧睿也道:“你们都回去吧,今天不用来医院了,我没事儿。”

    蔡馨媛说:“晚上我过来,青禾就不让她来了,她还有其他的要忙。”

    岑青禾马上补道:“我明天过来看你。”

    萧睿说:“好,你们快走吧,别耽误上班。”

    大家打招呼的时候,蔡馨媛已经去到一旁把蛋糕盒子拎起来,岑青禾也拿了包和礼品袋,出声告别,离开病房。

    走在走廊中,蔡馨媛忍不住大打哈欠,根本没睡足。岑青禾更是,熬的心力交瘁,脸色煞白。

    对面一名穿着白色衣袍的女医生迎面走来,岑青禾看见了,却累得没什么反应,直到双方擦肩而过,蔡馨媛有气无力的道:“刚才那个女医生长得挺漂亮嘛。”

    漂亮?

    岑青禾开始运转大脑,她好像在哪儿见过似的,但她实在是想不起来,也懒得去想。

    出了医院大门,迎面冷风袭来,人也清醒了不少,蔡馨媛说:“回家洗个澡,我今天还要见客户,你是直接请假还是去上班?”

    岑青禾困得两眼发直,慢半拍回道:“我好像心脏病犯了,不能去上班了,你帮我请假吧。”

    蔡馨媛道:“你赶紧回去补个觉,今天商绍城生日,除了他之外就你是主角,你别一副身体被掏空的样子,晚上还得一起吃饭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