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炼神帝〕〔圣天魔帝〕〔女医师的修仙日常〕〔炎魂九转〕〔超级系统神话动物〕〔从魔纪〕〔豪门宠婚:帝少老〕〔绝世高手〕〔我的1982〕〔天武神帝〕〔王者荣耀:我家王〕〔文明的进化之路〕〔诸神永桓〕〔无耻术士〕〔虫群法则〕〔不完美艺人〕〔通天神捕〕〔电娱之黑暗血统〕〔穿梭在电视剧〕〔嫡女为谋:将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50章 生日快乐,我爱你
    :

    岑青禾当即一愣,还以为是听见别人叫自己。

    陈清禾看着岑青禾说:“哦,我跟你是一个禾,但我是清水的清,你是青草的青,你姓什么?”

    之前她在萧睿手机上看到青禾二字,还想有人跟自己撞了名字。

    岑青禾脑中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她没来得及细想,先出声回道:“我姓岑,山今岑。”

    陈清禾挑眉说:“我们的姓都好像啊,陈清禾岑青禾,乍一听还以为大舌头了。”

    她这句话提醒了岑青禾,让她把刚刚一闪而逝的东西重新抓住。她在来的路上还在纳闷,萧睿在夜城人生地不熟,总不至于为了见义勇为把自己弄到医院去,如今一看……从来就不是没有原因的。

    萧睿这会儿麻药逐渐散去,人也比之前清醒了许多,看到岑青禾脸上的诧异,他已经猜到她心中所想。

    没错,他就是在路上听见有人喊‘岑青禾’,所以才会停下脚步,后来发现几个男人拉着一个女人往车里塞,即便那个人不是她,但只要是同一个名字,也足以让他迷了视线,不顾一切的冲上前帮忙。

    陈清禾没看出萧睿跟岑青禾到底是什么关系,只是屋中一时间没人讲话,她就主动对岑青禾道:“今天谁过生日啊?”

    萧睿看向岑青禾,岑青禾心中难免尴尬,倒不是因为别的,眼下萧睿这样,她不想刺激他。

    所以她避重就轻的回答:“朋友。”

    提到生日,岑青禾紧接着又后知后觉,她没有把蛋糕和围巾拿上,之前只顾着看萧睿了。

    站起身,她左右看了一圈,陈清禾也发现屋中没有蛋糕盒,出声道:“是放手术室门口了吧?”

    岑青禾‘嗯’了一声,刚想说出去拿,恰好此时,房门被人敲响,陈清禾去开门。门口站着一名护士,手里拎着蛋糕盒跟礼品袋,柔声道:“这是你们落在手术室外面的东西吧?”

    岑青禾快步走上前,一边接过一边道谢。

    等到护士走后,陈清禾道:“晚上人少,幸好没丢。”

    岑青禾想到商绍城,赶紧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这一看心底更是着急,都十一点过了。

    萧睿将岑青禾一系列的动作看在眼里,他慢慢把手从被子中抽出来,拿掉氧气面罩,轻声道:“青禾。”

    岑青禾跟陈清禾同时朝他看去,不过陈清禾很快就发现,萧睿的眼里只有岑青禾,即便她们两个站得不远,但他的目光太过执着,像是除却岑青禾之外,任何其他的人都容不下。

    岑青禾赶紧走到床边,看着萧睿道:“怎么了?”

    萧睿很虚弱,无力说道:“你走吧,我没事儿。”

    他话音落下,她心底顿时一片酸涩,原本还纠结是留是走,他这么一说,她强忍着哽咽,红着眼眶回道:“走什么走,你睡你的,不用管我。”

    说完,她随手把蛋糕盒跟礼品袋放在一旁,又帮他重新把氧气面罩扣上。

    “你躺一会儿,我出去打个电话。”

    萧睿看着岑青禾,漂亮的眼睛中蒙着淡淡湿润,说不出是欲言又止,还是留恋不舍。只有一点可以肯定,他浑身上下都笼着一层浓浓的悲伤。

    他的悲伤从来都不是给谁看的,只是他过得太不快乐,这种情绪已经渗透了骨髓,如影随形。

    岑青禾托陈清禾暂时照看萧睿,她拿着手机去到外面给商绍城打电话。号码拨出去的前一刻,她还在迟疑到底如何跟他解释,如果直说前男友住院,怕以他的性格,真的要闹翻天,明天就是他生日了,她不想在这种时候惹他不高兴。

    想着,电话已经接通,商绍城难掩激动的声音传来,“到了吗?”

    他平时难得直接表露喜悦的心情,岑青禾听着,心里也觉得抱歉,不来的话更是不好说出口。

    没听到她的声音,他再次道:“喂?听不见吗?”

    岑青禾被逼到旮旯,只能吸了口气,出声说:“绍城,我跟你说你别生气,我今晚去不了你那儿了,我朋友出事儿住院,我在医院呢。”

    商绍城闻言,明显的顿了两秒,然后恢复如常的声音说:“谁出事儿了?”

    岑青禾道:“你不认识,他脑震荡还缝了针,我实在是走不开,你晚上别等我了,早点儿睡,明天我去给你过生日。”

    商绍城问:“你在哪家医院?”

    岑青禾哪儿敢让他来,只好随口回道:“你别来了,这边好多人,不方便,我就是跟你打电话说一声,你别生气,我也想去找你,但我这边真的走不开,你卖我个面子。”

    她近乎求他,商绍城听出她声音中的急迫,出声回道:“你有事儿就先忙你的,真不用我过去?”

    他好声好气,并没有发脾气,岑青禾说:“不用,你在家吧,要是还没吃饭就赶紧吃饭,我怕你等的着急。”

    商绍城说:“你那边儿要紧,先忙吧,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岑青禾心中歉疚,低声说:“绍城,生日快乐。”

    商绍城轻笑着回道:“现在还不到十二点呢。”

    岑青禾道:“我现在就想说。”

    “好,我收下你的祝福了。”说罢,他又自嘲的补了句:“我裤子都脱了,就等你过来,结果你打电话跟我说这些,早知道我就穿上点儿,都冻凉了。”

    岑青禾哭笑不得,低声回道:“行了,成天不正经,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好,去吧。”

    临挂电话之际,她不知怎么,忽然又叫了他一声:“绍城……”

    “嗯?”

    “……生日快乐,我爱你。”

    岑青禾平时脸皮挺厚的,但其实没什么大能耐,关键时刻就犯怂,像是‘我爱你’这种话,她真心讲不出口,今儿也是真心觉得歉疚,所以连带着补偿,一并送给商绍城。

    说完,不待他回答,她赶紧挂断。

    不过是说了句表白的话而已,岑青禾心跳如鼓,手里攥着手机,她站在走廊没有马上回病房。忽然手机响了一声,她低头一看,上面是商绍城发来的一条短信,很简单,四个字:我也爱你。

    岑青禾看着这四个字,心底瞬间化开了一片暖流,仿佛所有的委屈和伤痛都在刹那间被治愈。

    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儿,她能重新开始,萧睿也能,不过是个时间长短的问题。

    原地平复了一会儿,岑青禾又给蔡馨媛打了个电话,蔡馨媛以为岑青禾今晚去找商绍城,指定不会回来,所以老早就上床躺着准备睡觉,可是因为陈博轩,她一直没睡着。

    岑青禾电话一来,响了两声她就接了,“喂,青禾。”

    岑青禾道:“馨媛,来一趟中心医院吧,萧睿为了帮别人,脑袋缝了针,还脑震荡,正在这边住院呢。”

    “啊?怎么回事儿?”蔡馨媛当即炸了。

    岑青禾没力气也没心情再解释一遍,只能轻声道:“你先过来,到了给我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都联系好了,岑青禾挂断电话回去病房。原本萧睿一直闭着眼睛,但听到门响,他重新睁开。

    陈清禾坐在一旁沙发处,也侧头看向岑青禾。

    岑青禾对她说:“你先回去吧,这边我来照顾。”

    陈清禾马上道:“不用,我来看着,你要是有事儿,你就先走吧。”

    岑青禾道:“我刚打电话叫了朋友过来,今晚我们留下来照顾他,明天白天我们要上班,还有其他事儿,只能麻烦你过来顶着,所以今晚你还是早点儿回去休息,等白天再过来。”

    陈清禾想了想,又看了眼床上的萧睿,点头说:“那好吧,明天一早我就来接你的班,今晚就辛苦你了。”

    岑青禾微微一笑。

    陈清禾跟萧睿打了声招呼,又跟岑青禾告别,离开病房。房间中只剩他们两人,萧睿又拿下氧气面罩,低声说:“你明天还要上班,留下来干什么,我没事儿,你回去吧。”

    岑青禾道:“我刚给馨媛打了电话,她正过来,你怎么样,好点儿了吗?”

    萧睿现在已经能点头,“我好多了,等会儿馨媛过来,你跟她一起回去。”

    岑青禾说:“我发现你现在越来越客气了,还拿不拿我们当哥们儿?”

    她本想说,难道分手后连哥们儿都不能做了?但害怕他敏感分手二字,所以话到嘴边还是改了一版。

    可其实他们彼此心里都清楚,话无论说的多么漂亮,都改变不了既定的事实。她尽一切办法想要减少分手对他带来的伤害,而他时时刻刻活在挣不脱过去的痛苦之中,仿佛是个死结,一个想解,另一个不想解。

    病房内气氛努力营造着平静如常,病房外面,穿着酒红色大衣的周砚之出现在夜班医生值班室门口,路过的小护士看见他,漂亮的皆会挺胸抬头,羞涩的皆会垂目屏气凝神。

    最近几天他常在医院出现,大家都晓得他跟谁是一对。

    他打了个电话,女医生从里面出来,已经换了便服,脸上也画好了精致妆容。

    她出声说:“我还以为你在楼下,怎么上来了?”

    周砚之轻笑着回道:“想早点看见你。”

    女医生被他撩的唇角勾起,关上门,两人并肩往前走,路上,她随口说道:“我今天看见昨天晚上吃饭时碰见的那个女人了。”

    周砚之侧头问:“谁?”

    女医生回道:“就是在天德福,你朋友的女朋友,喊你二哥的那个。”

    周砚之眸子中带着狐疑,“岑青禾吗?”

    “嗯,今天我给个年轻男人做手术,她哭着过来的,还帮忙签了手术同意书,看那样子急得不行,如果不是知道她有男朋友,我还以为出事儿的是她男朋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医世神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