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爹地超给力〕〔超星大导演〕〔十里医香:携子妃〕〔新世纪篮球狂潮〕〔漫威实力派英雄〕〔捡到一个异界〕〔奶爸戏精〕〔最强商女:韩少独〕〔佞难为〕〔还看今朝〕〔将军抢亲记〕〔警察攻略〕〔明朝浮生记〕〔优雅杀手〕〔大唐不良人〕〔网游之王者再战〕〔变身之萌鬼上身〕〔暴君,你又被逼婚〕〔震痛随笔〕〔无限之穿越异类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总裁的贴身特助 第544章 忍耐是有限的
    :

    屋中有暖气,按理说穿着一层薄薄的睡裙也不会觉得冷,但岑青禾却由内而外的发寒,总想哆嗦。

    简单的擦了身体之后,她赶紧穿着拖鞋往红色大床处走,掀开被子,她整个人钻进去,把被子一路盖到脖颈处。

    商绍城起身来到她身旁,看着她道:“很冷吗?”

    岑青禾忍不住在被子下面哆嗦,轻轻点了下头,她小声道:“可能下午有点儿感冒了。”

    他伸手去探她的额头,她自己说:“没事儿,不热。”

    商绍城说:“我去找顶天,问他有没有感冒药。”

    岑青禾说:“算了,他们都睡了吧,别麻烦了。”

    商绍城说:“才八点睡什么觉,我去找他。”

    岑青禾确实难受,头很沉,身体一阵阵的发寒,商绍城转身往外走,等到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盒感冒胶囊。

    桌上有矿泉水,他拧开瓶盖来到床边坐下,把药喂到她嘴里。岑青禾撑着手臂稍稍起身,接过矿泉水瓶,只喝了一口,一低头,两颗胶囊滑进嗓子眼儿。

    重新倒下去,她哼唧道:“完了,革命的本钱就这样轰然倒塌了。”

    商绍城帮她掖好被子,出声揶揄:“没出息,平时还跟我叫板身体有多好,一天都扛不住。”

    岑青禾拔高声音说:“那赖我嘛,你去雪地里疯跑个几百米试试?”话音刚落,她马上伸手去揉太阳穴,声一高,脑袋疼。

    商绍城睨着她问:“能不能挺住?不行叫人过来接我们。”

    岑青禾马上无所谓的口吻回道:“小事儿,用不着劳师动众,睡一觉就好了,估计就是昨晚睡得少。你赶紧去洗澡吧,我要眯一会儿。”

    说完,她又道:“帮我把手机拿来一下。”

    商绍城起身帮她拿手机,她选了首歌,把手机放在一旁,然后平躺着闭上眼睛。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看过大海亲吻鲨鱼,看过黄昏追逐黎明,没看过你……

    平缓清幽的歌声从手机中流出,整个房间霎时变得很是安逸,商绍城去洗澡,岑青禾躺在床上闭目养神。

    不多时,涌入耳中的不仅是歌声,还有水流声,她闭着眼睛也能猜出他在干嘛,这是倒热水呢。

    紧接着,他开始洗毛巾了,竖起耳朵,她仔细的听,摒去歌声之外,房间中还有簌簌声响,他应该在脱衣服。

    她见过他赤着上身的样子,宽肩窄腰,肌肉线条硬朗却不硕大,不是那种在健身房里硬练出来的块头肌,是常年运动打拳,自然而然的运动肌肉。

    她私下里跟蔡馨媛八卦过,她很喜欢商绍城的胸腹那一块儿,并且第一次用胸型去形容一个男人的胸。很难想象,男人的身体也会让人那么着迷,过目不忘的性感沟壑,连着下面几块方形腹肌,人鱼线勾勒出倒三角的盆骨,一路延伸,引人无限遐想。

    终于知道身材好有多重要了,身材不仅是女人的第二张脸,也是男人的。

    想着想着,岑青禾就有些小激动,喜庆婚房,孤男寡女,耳边水声连连……她忽然色心起,偷着抬起头往前看了一眼,嚯!

    这一眼真没白看!岑青禾顿时吓得闭眼躺下,可眼前满是商绍城那副全裸的身体,他背对她,拿着湿毛巾在擦手臂。

    岑青禾感觉脑袋一阵阵的充血,原本就头晕,这下可好了,病入膏肓。

    耳边还是小清新的歌声,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拒绝未知的疯狂,拒绝声色的张扬,不拒绝你……

    她拒绝不了商绍城,拒绝不了他的脸,拒绝不了他的身体,拒绝不了他整个人。前一秒还浑身发冷,这一刻莫名就身体滚烫,不行,她得拒绝,绝对不能一时色迷心窍,如果这儿是自己家,哪怕是酒店,她也都认了,可这里是别人的新房,她心里那关过不去。

    想着,岑青禾从平躺到侧躺,翻身把半张脸隐在被子中,两耳不闻窗外事,睡觉睡觉。

    床上躺了能有十分钟的样子,困意兜头袭来,兴许是药劲儿到了,岑青禾耳边连歌声都听不见,整个人昏昏沉沉。

    她不知道手机歌声是什么时候被关的,也不知道屋中的灯是什么时候暗的,她只隐约觉得身边被子被抻起来,轻微的一阵风,不多时,一具模糊了微凉还是温热的身躯靠近她,伸手将她抱住。

    岑青禾鼻间满是香香的味道,像是洗发水,又像是沐浴液,总之很好闻,她没动,任由这具身体紧紧贴着自己。

    黑暗里,商绍城整个人都是绷紧的,原因有二。第一,他怕岑青禾把他推开;第二,他几乎在刚触碰到她的时候,身体已经起了反应,速度之快,完全不受他控制,他怕自己稍稍一动就惊着她,连这点儿福利都没有,所以说来说去还是第一点原因占多数,他怕她推开他。

    维持着同一个动作,毫不夸张的说,他忍了足足二十几分钟。静谧又黑暗的房间中,他睁着眼睛,活像是一只潜心狩猎的豹,猎物近在眼前,但他等了太久,所以势必要求一击即中,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每一分每一秒,身体最真实的反应都在折磨着他,商绍城觉得自己难受的快要疯掉,怀中抱着柔软温热的身体,他心心念念,盼了这么久,等的眼睛都绿了,今天要是不讨点儿便宜,他都怕自己回头就废了。

    怀里的岑青禾动都不动,呼吸也逐渐低沉稳健,似是睡着了。商绍城试探性的凑上前,轻吻她的唇瓣,从极度的轻柔到慢慢伸出舌尖描绘,再到撬开唇齿,长驱直入。

    他今天格外的有耐心,像是把二十五六年的耐力全都汇聚到今天晚上,这么久他都熬了,也不差这一会儿。平日里他都予取予求,但现在他却极尽温柔。

    吻着她的唇舌,他被子下面的手也没消停,原本只是拢在她腰间,此时却悄悄拿到了她的胸前。老天作证,他从没这么小心翼翼的摸过一个女人的胸,不对,都不能叫摸,顶多也就是放上去,都没敢动一下。

    但掌心下瞬间被充盈的柔软和弹性,刹那间让他眼前一片花白,原来这就是求而不得的滋味儿,他越想要,她越是不给,他就越是想要……仅仅是触碰一下,他整个人已经有七成以上的满足感。

    喉结上下翻滚,他呼吸陡然粗沉,唇瓣还贴在岑青禾唇上,他停顿数秒,终是忍不住,大手收紧,用力握了一下。

    岑青禾才刚刚睡着,被他给折腾醒,感觉他在亲吻她的脖颈,手也企图伸进她睡衣里面作乱。

    她一边按着他的手,另一边抵着他的胸口,唇瓣开启,软绵绵的道:“商绍城……”

    商绍城知道她要说什么,所以毫无顾忌,栖身上前,沉声说:“我忍不了了。”

    他要翻在她身上,岑青禾浑身无力,急声求道:“别在这儿,这儿是别人新房。”

    他早已被欲望冲昏头脑,机械回道:“没事儿……”

    他力气比她大,按着她的手腕,腿一跨,翻身压在她身上,低头去吻她的脖颈。

    岑青禾浑身火一样的热,脑袋也不清醒,她也想要的,但真的不想第一次在这里,所以她折中一下,低声商量,“我帮你,绍城,你先下来。”

    她怕他突然忍不住非要她,商绍城听到她这话,简直就是晴天劈下来的惊喜,他马上抬起头,黑暗中注视着她的脸,低沉着声音道:“你怎么帮我?”

    岑青禾胸口上下起伏,他压在她身上,她快要喘不过来气,所以声音也是短促的道:“反正我不想在这儿,你实在难受,我帮你解决。”

    商绍城脸上的表情,她看不清楚,她只能听见他明显得意的声音,低沉中带着诱惑,问:“怎么帮?”

    她很低的声音回道:“你说怎么帮?”

    他俯身亲了下她的唇,轻笑着道:“用这儿。”

    岑青禾立马说:“不要。”

    商绍城说:“那怎么帮?”

    他压在她身上,两人之间只隔着一条薄薄的睡裙,他到底有多想要她,全都体现在身体某处上。

    她太害怕,知道今晚是逃不过了,只能豁出脸去,极低的声音回了一句:“用手。”

    “什么?”他凑近她,两人鼻尖贴着鼻尖。

    岑青禾以为他故意的,所以本能的一挺身,想要把他翻下去。商绍城简直快要疯了,几乎是立刻,他从她身上翻到一旁,然后抓着她的手腕,直奔自己快要废掉的某处。

    岑青禾指尖刚一触到,立马紧握成拳,他拉着她的手腕,把她的拳头按上去。

    岑青禾要死了,另一手死死揪着身下床单,感觉自己正在做一件特别难以启齿的坏事儿。

    正想着,身旁商绍城的低音炮再次传来,他压抑着道:“手打开,摸摸。”

    岑青禾发誓,她这辈子再也不幻想撩帅哥了,心里想想是一回事儿,当真要做,就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儿。

    她心里连紧张带怕,拳头攥的死死地,商绍城掰都掰不开。

    他试了几次之后无果,低声说:“你不想帮我,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